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不为收视率,只为公道
    “倪老师,找不到我也不会怪你们的,只是总得给我一个答案吧,我在拘留所苦等了这好几天,就只是想要知道我儿子的下落而已。”

    梅天亮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演了。

    这家伙做导演有一手,估计演戏也不会差的,那位姓冯的大导演不是还拿了影帝嘛。

    导演会演戏,好像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与此同时,网上的推手们也开始行动了。

    “什么烂节目,让人满心期待地来看,结果就这样卡住了?”

    “是啊是啊,我是听朋友推荐才来看这个节目的,怎么可以对观众这么不负责任啊。”

    “那个姓吴的呢?不会是跑路了吧?”

    网民是最容易被煽动的一群人,他们可以爱你爱到死,可一旦针对你,那也能骂你骂到死。

    只需要几个大V作为推手,很快就能带动一场网络狂潮了,甚至就连微博置顶话题也改成了“《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或许只是一场虚伪的梦!”

    这意思不言而喻了,也不知道收了梅天亮公关团队多少钱,这种话题也敢扔出来置顶。

    当然,也有一部分支持吴墨的人,他们心里头非常紧张,不知道吴墨去干什么了,只希望吴墨可以赶紧出来澄清。

    五分钟之后,吴墨终于出现了,不过他带来的不是梅天亮的儿子,而是一条狗,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

    方冰雨家里的警长!

    虽然之前吴墨已经跟方冰雨商量好了要借用一下警长,可是今天方冰雨竟然因为工作太忙给忘了,结果吴墨不得不打电话通知她,这样一来就耽搁了时间,他可真得不是有意想要让观众久等的。

    可上了台,话就不能这么说了。

    他面向摄像机,表情严肃而且凝重,长长叹了口气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还有通过网络关注我们这一期直播节目的朋友们,知道我为什么迟了吗?”

    “因为我痛心啊!”

    吴墨眼睛里似乎有眼泪在打转,这一幕,可以说是紧紧抓住了电视机前的观众,毕竟大家都很想知道,吴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了吗?

    “你们可能要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犹豫了许久,本不想说出来的,不过考虑到观众朋友们的支持,我还是鼓足勇气站出来了,但是在说出这个事情之前,我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可以让自己的小孩回避一下。”

    这番话一出口,观众们就更疑惑了,其实看这种节目,小孩一般都没什么兴趣的,不过抱着孩子的家长们还是把孩子背对着电视,不让他们看了。

    “经过几天的周密调查,我动用了自己几乎所有的社会关系,花费了不少的金钱,这才最终查出了梅天亮儿子的下落。”

    吴墨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今天选择在市美术馆直播节目吗?”

    “为什么?”

    问这个话的,是倪艳。

    当然她只是配合而已,事实她已经知道了。

    “就是因为那可怜的孩子就在这美术馆之内。”

    说到这里,吴墨松开了警长说了一声:“拜托你了警长,把那可怜的孩子找出来。”

    警长听不懂吴墨说什么,不过之前跟吴墨都在聊天群里面商量好了,自然知道这会儿应该干什么。

    它冲了出去,摄像机一直跟随,然后就看到警长扑向了美术馆门口的玻璃罩子,那里面放着一尊雕塑,小孩的雕塑,只有一米多高,这种石膏雕塑制作的非常精致,几乎每一个前往市美术馆的人,都愿意与这个雕塑拍一张照片。

    然而当雕塑被警长扑倒在地,打碎的那一瞬间,电视机前、直播现场都传出了惊呼声。

    因为有充分的准备,所以摄制组采取了现场打码的方法,把那雕塑里的东西挡住了。

    不过刚刚那一瞬间,电视机前只要是专心看节目的人估计都看到了——

    那是一具孩子的尸体,虽然已经被石膏糊住了,身体也部分腐烂,可是依然能够看清楚。

    “如果让大家产生了不舒适的感觉,我道歉,但是现在大家明白我为什么迟迟不肯上来了吧,我很担心啊,担心这么残忍的事情会不会让大家感觉到伤心,彻骨的伤心!”

    梅天亮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他看向倪艳问道:“倪老师,小吴记者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把我的认亲节目变成破案节目了?”

    “梅先生这个问题问得好!相信电视机前的大家也很像知道这是为什么?”

    吴墨深吸了一口气道:“道理很简单,因为这具尸体,就是梅天亮儿子的尸体!”

    “什么!”

    沸腾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沸腾了,这一瞬间,收视率达到了2.78%,而且正在迅速上升,估计很多人都得到了朋友们的安利,然后来收看节目了。

    “孩子的面部还比较清晰,梅先生可以过来看看,至于电视机前的大家,就不要看了,我们要尊重死者的权利,当然了,如果梅先生觉得这不是自己的孩子,警方过后会进行DNA比对的,结果如何,很快就会知道。麻烦您了,方警官!”

    摄像机转了回来,不再拍摄石膏像,方冰雨开始让警察处理现场,将尸体从石膏像里面取了出来。

    至于梅天亮,他看了那具尸体之后,则是跪在了摄像机前嚎啕大哭了起来。

    “是梅先生的儿子吧?”

    梅天亮只顾着哭泣,并不回答。

    吴墨叹了口气,看向摄像机说道:“可能有人觉得今天的节目就到此为止了,不过作为一个新闻人,我觉得我们节目还是有必要让大众知道事实真相的。”

    “什么意思?还有别的内容?”

    一些正在抹眼泪,同情梅天亮的观众愕然看向了电视机。

    “我知道大家都同情梅先生,不过我现在就要冒犯这位梅先生一次!他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不,甚至不配做一个人!”

    吴墨义愤填膺地吼道。

    这话一出口,办公室里刘约为率先坐不住了。

    “这吴墨话说过头了啊,作为一个记者,这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啊。”

    “或许他有自己的理由吧。”刘雪也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打算看下去:“反正是直播节目,市美术馆距离这里那么远,你想阻拦也来不及了,电话那边肯定不会接的。”

    “那就关闭直播信号!”刘约为说道。

    刘雪看向了贺前进,并未理会刘约为,她很认真地说道:“台长,目前节目的实时收视率已经再度破3了,您认为现在要掐掉直播信号吗,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向观众解释?”

    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直播却没有中断,而是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一段视频出现在了电视屏幕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