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罪恶之花
    尽管这是节目里头,可是吴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站起来对着视频电话连线的那个人吼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过刚刚接到我朋友发来的一条信息,你所在的附近可能会遭受爆恐袭击,赶紧离开那里,回到家里或者酒店躲起来,同时把这个事情通知附近的人,一定要快!”

    “吴墨你疯了!”张毅行气得脸色发白,他一直就担心吴墨会毁了他的节目,没想到这家伙真这么干了。

    “吴老师你突然间这是怎么了?”老王也有点惊呆了,他也不明白吴墨突然间这是怎么了。

    “来不及解释了,电话那头的,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这个消息确凿无误,我朋友也在巴黎,亲眼看到一伙武装分子朝你们那边去了。”

    人命关天,吴墨可没时间去解释。

    “哦,哦。”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随即回应了一句,可是突然间又问道:“可是吴老师,要是没发生什么事儿,我会不会被认为是散布谣言而被抓起来啊?”

    “哎呦卧槽!你能把手机声音放大一些吗?我找个会法文的通过你的手机通知那些人,这你就不用担责了吧。”吴墨倒也能理解这人的担忧,毕竟爆恐袭击不是小事儿,不能你说什么人家都相信的,他只能是另想法子了。

    “这个没问题,这边有人带了音响放音乐呢,我借用一下就好。”对面那人说道。

    “好,你先别挂手机,我去找台里会法语的人帮忙。”吴墨站了起来,就朝直播间外跑去。

    谁知道却被张毅行给拦住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突然间闹出这么一出,正播放节目呢。”其实张毅行更想说的是——巴黎的爆恐袭击关咱们屁事啊,又不是海河发生的,别说未必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又如何?

    只是这话不能说出来,不然肯定要被网民炮轰了。

    “让开!”吴墨一把推开了张毅行就冲了出去。

    “我靠,吴老师真够霸气的,不过这也太暴力了吧!”

    “就是,节目正播出呢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出,闹哪样啊。”

    “这是炒作吧。”

    “炒作你妹啊,吴老师还需要通过这种方式炒作?他应该是得到什么确切消息了,连线的这位可是咱们中国人,估计那边游客还不少呢,这事儿不管真假,都该通知一下,我支持吴老师。”

    “我女儿还在巴黎旅游呢,这可怎么办,希望不要被吴老师不幸言中吧。”

    “巴黎前段时间还发生过这种事儿呢,我看吴老师应该不会是瞎说,只能祝福这些人了。”

    吴墨回来很快,因为他没找到肯帮忙的人,这种事情牵扯到的事儿太复杂,谁也不愿意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帮他。

    他心急如焚,干脆自己上马了。

    “教授,帮我翻译一句话‘快跑,这里被爆恐分子盯上了!’要语音的!”

    “这样我会暴露的啊。”

    “放心,不让你喊,我学着你的音调喊就行而来。”吴墨知道金刚鹦鹉的担心,动物有时候太过聪明了,人类就肯定会害怕的,做出一些事情,他们可就后悔莫及了。

    “小伙子,麻烦你把手机声音放大,我要喊了。”

    “已经搞定了!”

    就在吴墨忙着准备警告那些人的时候,张毅行把电话打给了刘雪和副台长刘约为,他并且在电话里痛斥了吴墨的行为,简直就是胡闹。

    刘雪是疑惑不解。

    刘约为是有些恼火,其实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往这边跑了,因为他也在看节目。

    吴墨用普通话喊了三遍,然后又用法语重复了三遍,不过很可惜的是,真正听他的人不多,只有几个经历过上一次爆恐袭击的巴黎民众急忙跑了。

    但是大多数人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在那里又是有说有笑的,完全没当回事儿。

    “妈的,这帮人真是不要命了,小伙子,你先逃命吧,这事儿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我距离太远,做不了别的事情,你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多劝走一些人吧。”

    吴墨心里头生气啊,自己被迫中断节目,不就是为了救他们吗,一个个怎么跟二傻子一样,竟然不知道害怕啊。

    “我知道了吴老师,我现在就走,您的话我相信。”小伙子大概是看过《亲情友情爱情等着我》节目,所以对吴墨还是比较信任的。

    “如果可以的话,临走的时候报个警吧,警察来了,最起码能少些伤亡。”吴墨也没办法了,他能做到的就是这些,那些离开的人,就是他救下的性命。

    “嘭!”

    直播间的门突然间就被推开了,此时的直播信号已经被刘约为吩咐节目组给掐断了,取而代之的是插播了广告。

    “吴墨你干什么,你知道你这样做会给台里造成多大的损失吗?简直胡闹!”刘约为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估计网上已经有许多人在议论这件事儿了吧。

    有些话还很难听,说什么海河电视台有个神经病主持人,正直播节目呢,突然间就做起了恐怖袭击的预告,简直莫名其妙。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问候吴墨的祖宗了,说什么吴墨毁了张毅行的节目,反正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许多跟海河电视台不对付的媒体这个时候也是落井下石,有网络上的、电视上的报道,都在说这个事儿,基本上都是在批判。

    央视有一个驻巴黎的记者很不客气地说道:“我在巴黎,都没有看到什么爆恐袭击,这位叫吴墨的记者在海河的直播间里就敢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想出名想疯了?”

    还有一个过去跟梅天亮关系很好的微博大V表示:“现在就是有些记者啊,成为了记者里的害群之马,什么事情没调查清楚就敢胡乱说话,要是没有爆恐袭击,你这可就是造成恐慌了啊,会丢咱们中国人的脸的!”

    可是他却没想过,万一这情况是真的,最后结果会如何,那就不是丢脸的问题了,而是流血,是死亡,到时候估计他可能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吧。

    另外有个叫姚之花的大明星对吴墨也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是梅天亮捧出来的,她不无讥讽地说道:“巴黎是浪漫之都,是美丽的城市,不像恶之花盛开的地方,这里虽然曾经有过灾难,可是却不是某些心灵肮脏之人随意喷粪的场所,如果有在巴黎的游客看到我的微博,一定要坚决抵制这个吴墨,不要听信他的谗言,不用离开,让他看看,你们不是傻子,不会听信这种无聊的谣言。”

    看到这样的微博,很多人都气炸了,觉得吴墨简直罪该万死,而原本准备离开现场的一些人,竟然真的留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