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诛心之语
    “先看看聊天群升级之后的礼包是什么吧,说不定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吴墨将搜查证据的悬赏发布出去之后,本来是打算上网看看舆论情况的,可是忽然间想到了今天的那个升级礼包还没有领。

    这手机随时都有可能被警方没收,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多点资本才行,看看礼包之中有没有可以帮到自己的好东西。

    想到这里,他没有再犹豫,直接就把那个礼包给点开了。

    “恭喜你变形卡一张、遥控卡一张,运气不错!”

    看到手机上的文字提示,吴墨又陷入了困惑之中了,变形卡是什么?遥控卡又是什么?

    他很不解啊。

    不过两张卡片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上面应该会有说明,所以他也并不担心。

    吴墨先看了看那变形卡,上面的确是注明了效果、持续时间,以及使用方法。

    使用方法比较简单,将卡片拿在手里心中默念“使用”就可以了。

    变形卡的持续时间是二十四小时,跟租赁能力的持续时间是一样的,看起来这个动物聊天群似乎将很多东西都设定在二十四小时以内了,至于什么原因,吴墨不理解,也懒得去搞清楚。

    自从得到这动物聊天群之后,遇到的怪事儿就接二连三,如果每一件都要劳心费神地去调查清楚,那还不得累死啊。

    效果说明文字比较长一点,不过大概的意思吴墨明白了,这张变形卡可以让吴墨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随时随地变成一只蜘蛛。

    卡片的右上角有一个蜘蛛图案,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这说明变形卡应该还有别的,可以变成别的动物。

    变形之后还可以随时恢复,然后随时变化,反正只要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随时都可以进行转换。

    吴墨觉得这个设定不错,如果是变化之后一直持续二十四小时成为蜘蛛,那就太危险了,搞不好被人用杀虫剂给杀了都没办法。

    另外一张遥控卡的持续时间也是二十四个小时,使用方法跟变形卡一样,估计所有的卡片都是这么用的吧。

    当然,遥控卡的使用效果就不一样了。

    这张卡片竟然是可以远距离控制动物帮自己办事儿,而且还没有距离限制,也就是说,使用这张遥控卡,吴墨就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控制任何动物为自己办事儿。

    但是也有注意事项,本卡片属于单体效果,一次使用只能针对一个动物,不过可以反复使用,也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更换任何动物。

    他之前对这动物聊天群升级之后的大礼包就非常的期待,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奖励,倒也有意思。

    只是这礼包里面的东西是随机的,能得到多少,得到的东西好坏,就只能看使用者的手气了。

    无疑,吴墨的手气不算差,但也算不上好,只能是还凑合吧。

    等等,人类算不算动物呢?

    吴墨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人类是动物的话,那遥控卡就太可怕了。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动物聊天群”的设定之中,人类应该并不算动物,否则的话,他吴墨作为人类为什么不能跟其它动物一样直接通过脑电波来进行沟通,而只能通过这个聊天群?

    他跟动物的一切交流,只能存在于聊天群之中。

    当然了,究竟是不是这样,那还是要做个试验的,但吴墨现在肯定不会浪费遥控卡去做试验,关键时候,这两张卡能够起到很关键的作用呢。

    将卡片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吴墨倒是不怕外面监视他的警察看到了,这种卡片看起来就跟小孩玩的卡片一样,警察不会连这东西也给没收了吧。

    如果真要没收,那他干脆就直接用了,现在还不到时候。

    放好了两张卡片,吴墨就点开了手机去查看今天的新闻。

    微博是个大集散地,很多网媒都有自己的官方微博,所以在这里,自然就能看到人们对于他这件事情的评价了。

    打开微博的时候,吴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警察会压力那么大了。

    铺天盖地啊,各种大V、媒体的口径就好像是提前经过商量似得,基本都是在声讨吴墨。

    虽然话说的不太一样,但意思大概都一样的。

    “英雄就可以杀人吗?吴墨救了无辜的人不假,可是我们是法治社会,吴墨犯罪,就必须得到严惩!”

    “本报记者已经调查到了,警方在死亡现场发现了吴墨的指纹,可以肯定吴墨杀了人,可是警察在干什么?到现在也不肯将吴墨绳之以法,居然还让他玩手机!”

    “吴墨你是个英雄,可你为什么跟我丈夫过不去啊,我丈夫是说错话了,可他也道过谦了,也受过唾骂了,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啊,你这个披着英雄皮的狼!”

    “告诉大家一个确切消息,吴墨其实跟巴黎恐袭分子是一伙的,只不过因为分赃不均,所以才演了那么一出。”

    “我也听说了,査先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才被吴墨灭口的,吴墨很专业啊,用的是杀手用的那种特质的匕首,而且是一刀封喉,太可怕了。”

    “这种人就该去死!”

    “没错,记者之中的败类!”

    “大家还是要冷静一下的,吴墨犯下如此罪行,一定会想办法给自己开罪的,他认识那么多的媒体人,尤其是海河电视台的人,以后海河电视台的新闻咱们绝对不能信,肯定都是给吴墨洗地的。”

    “我听说吴墨跟那个刑警队的方冰雨好像是男女朋友关系啊,这海河警方调查这事儿靠谱吗?”

    “肯定不靠谱,必须得要求公布所有细节,让大众舆论监督!”

    说实在的,看到这一条条诛心之语,吴墨整个背脊都在发凉,有些愤怒,但更多的却是不寒而栗。

    这都什么啊,事情还没有调查,舆论就已经认定他杀了人,认定他有罪了,甚至连许多阴谋论都出来了。

    他跟恐袭分子有关系?

    他跟方冰雨是男女朋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支持和点赞,天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

    让吴墨稍微安心的是,支持他的人也有不少,只是相比于大范围内的舆论,这些支持简直微不足道,再加上没有什么证据,这就导致了说服力不足,反而被大众当成是给杀人犯洗地。

    不行,事情绝对不能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了。

    想要靠警方来澄清自己没杀人的事实,他觉得那就太天真了,现在说实在的,很多人都不相信警方的结论,即便最后证明了他没罪,还是会有大部分人认为警方袒护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