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太妖精了
    李明玉自然不用说,当代美国最著名的华人侦探,那是全世界响当当的人物。

    张毅行之所以会来,也是跟这个李明玉有关系,据说李明玉以前上过张毅行的《趣闻三人行》,结果就成了朋友了。

    至于谭韧为什么请吴墨,这道理也很简单,吴墨找失踪人口那么厉害,虽然熊熊不是失踪人口,可是道理也算是相通的吧,让他帮忙找,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吴墨是非常愿意帮忙的。

    首先他要跟动物聊天群里的动物都成为好朋友,这迷路的熊熊自然是要寻找的。

    其次这可是****的宠物啊,找到了之后,最起码也算是跟大人物有了那么一点关系了吧,以后万一去俄罗斯,搞不好还会受到总统接见呢。

    “吴先生,我看你就不必费心了吧,这个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在吴墨充满了热情想要帮忙的时候,李明玉却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吴墨没有搭理李明玉,虽然这人是世界名侦探,可是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是谭韧请来的客人,如果谭韧说他不用帮忙了,那他就可以放弃,至于李明玉,哪儿凉快哪儿去吧。

    谭韧笑了笑,看向李明玉说道:“哈哈,李先生,大家都是朋友,何必搞得这么紧张呢,您可能不了解小吴,他找人很厉害的,失踪人口寻找简直一找一个准。”

    “谭总!”

    李明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李明玉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办案,如果您非要让吴先生去处理这事儿,那我就只能退出了。”

    这是明摆着故意针对吴墨了,看着张毅行那得意的表情,吴墨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是张毅行搞的鬼,不知道背后说了他什么坏话,才让李明玉对他的印象如此不好。

    “波列诺夫先生,你觉得怎么办?”谭韧用俄语问道。

    “我的意思很明确,不管是谁,只要能找到总统先生的爱宠就行了,最好是一起找嘛,那样效果应该更好。”波列诺夫的话是谭韧帮忙翻译出来的。

    谭韧皱了皱眉,然后把李明玉的意思告诉了波诺列夫。

    波诺列夫沉默了许久才回答道:“那好吧,就麻烦李明玉先生了,吴先生就不要掺和这个事儿了。”

    谭韧没有直接翻译波诺列夫的话,而是又说道:“波诺列夫,我希望你明白,小吴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如果你这一次选择了李明玉而不是他,那么下一次要让他帮忙,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都一样不是吗?”波诺列夫耸了耸肩道:“李明玉更好面子啊。”

    谭韧叹了口气,其实他是更看好吴墨的,只是没想到李明玉对吴墨那么反感,这个事儿的确是他做的有些欠妥了。

    他将波诺列夫的话翻译给了吴墨,然后又不断的道歉,只希望吴墨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而疏远了他,毕竟在他眼里,吴墨是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吴墨笑了笑道:“谭总,说实在的我的确不高兴,不过这不是您的错,是有些人太自大了,探案跟寻找失踪的动物可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个李明玉为了压制我,非得把自己坑了不可。”

    说完话,这饭他也不想吃了,直接就给谭韧告辞了。

    刘雪是带吴墨来的,见吴墨要走,也不可能留下来了,于是就开车送吴墨回了欢乐园。

    这一路上刘雪都没说什么,她不懂俄语,但是谭韧的翻译她听得很清楚,只要是自尊心稍微强一点的人,听到那种安排,都不会怎么高兴的。

    她本来以为吴墨会因此消沉,谁知道吴墨回到欢乐园之后,居然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出去玩了。

    是曲晓晓带吴墨出去的,曲晓晓公司开张,而且办公用具什么的都已经买回来了。

    为了庆祝,曲晓晓特意让吴墨去玩的,顺便也是散散心。

    要说吴墨对谭韧家里的遭遇完全没感觉,那是骗人的,不过意志消沉还谈不上。

    “哥们,有件事儿可能还得你帮帮忙。”

    大概是喝得有点高了,曲晓晓完全没了淑女的样子,嗯,这丫头好像本来也就没淑女样。

    她居然揽着吴墨的肩膀大叫“哥们”。

    “什么事儿?”吴墨也有点喝高了,一点都不介意,只是闻着曲晓晓身体上的那种香味,总感觉有点意乱情迷。

    “德国那家公司的代表过段时间会来海河谈判,你也知道,我虽然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努力学习德文,可是水平提升没那么快,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实时翻译?到时候我戴着耳机就行了。”

    曲晓晓这段时间之所以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方面是因为忙于公司的事儿,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学习德语,这丫头真得很有天赋的,估计以前就是太贪玩了,现在稍微努力一下,这成效立马就来了。

    只是学外语这种事儿,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她努力是没错,简单的对话已经能说了,可如果要用德语直接去将自己的构想,那就有些难了,因此才会提出这样的奇葩要求。

    吴墨因为喝得有点多了,所以也就没多想,直接一口就答应了。

    曲晓晓当然因此很高兴了,又逼着吴墨跟她干了两杯,虽然喝得是红酒,可毕竟也是酒啊,所以两个人都有点醉得厉害。

    吴墨还好,只是有些困,曲晓晓简直疯了一样居然还跳起了舞。

    后来曲晓晓的朋友开车送两个人回了家,可这朋友并不知道吴墨跟曲晓晓并不住在同一个房间,稀里糊涂就把两人放一个房间了,反正一个在沙发上,一个在床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吴墨就发现自己被这疯丫头压在身子底下,他不由心惊,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不可描述的事儿了,酒后乱·性这种事儿可是很常见的啊。

    结果一看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

    麻蛋啊,吴墨真得是欲哭无泪,守了二十多年的童子身,就这么被破了?

    曲晓晓醒过来的时候却是一脸的不介意。

    “我是个女人都没喊吃亏呢,你怕什么,都什么年代了,男人女人那点事儿说开了也没什么。”

    吴墨一阵苦笑,曲晓晓不愧是曲晓晓啊,这思想够开放,不过他这心里头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总觉得跟人家睡了,这总得负点责任吧。

    结果曲晓晓竟然好像猜透了他的心思似得说道:“你可别想我对你负责啊,你不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今天这事儿,就当是你做了个美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