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495章 比赛(一)
    哈利知道有700余种在比赛中犯规的手段,并且这些方法都在1473年世界杯赛中被用上了。

    然而,搜索员通常是最小最敏捷的选手,几乎最严重的比赛事故都发生在他们身上。

    虽然说快迪斯比赛中很少会出人命,但过去有些裁判曾在赛后失踪,几个月后才在撒哈拉抄漠被人找到。

    自从吴墨、哈利和罗思把赫敏从洞窟巨人手中救出来后,她对犯校规已不那么紧张了。

    在吴墨和哈利比赛的前一天,他们四个在冰冷的后院待到天亮。

    她为他们变出一束蓝色光亮的可以装在果酱瓶里提着的火。

    他们背着火取暖,哈利发现史纳皮已进入院子,正一瘸一拐地向他们走过来。

    他们连忙靠拢起来,把火挡住。

    但是,他们心虚的表情引起了史纳皮的注意。

    他跛行过来,虽然没有看到那束火,但好像要找借口斥责他们一顿。

    “你们在那里捣什么鬼,藏着什么东西,波特?”

    “《快迪斯大观》这本书。”哈利把书拿给他看。

    “图书馆的书是不准带出学校的,”史纲皮说,“快给我,扣你们格林芬顿五分。”

    “那条规矩真是无中生有,”史纳皮走后,哈利生气地咕哝着,“奇怪,他的腿怎么啦。”

    “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这次有得他消受。”罗恩憎恨地说。

    那天晚上,格林芬顿的公共休息室热闹极了。

    吴墨、哈利、罗恩和赫敏在靠窗的位置上坐在一起,赫敏正在检查他们两个的符咒功课。

    她从不让他们抄袭。

    但是叫她检查过之后,哈利和罗恩却总是能得到正确答案。

    哈利觉得很烦燥,他想将《快迪斯大观》要回来。

    不然的话,他明天就会整天记挂的。

    为什么要害怕史纳皮呢?

    他站起身,告诉罗恩和赫敏,他想把书要回来。

    “我们想法与你的一样。”他们俩异口同声地说。

    哈利有个主意,如果到时有其他老师在旁的话,史纳皮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吧。

    他向教工房屋方向走去。

    敲了敲史纳皮的门,没人应答。

    他再敲一下,难道房间里没人?

    说不定史纳皮将书留在里面呢?

    值得试一试,他把门推开一条细缝,眯着眼睛往里面看——一幕恐怖的情景摄入他的眼帘。

    只有史纳皮和费驰在里面。

    史纳皮把他的长袍拉高至膝盖。

    他的一条腿受伤了,正不断地流着血,费驰在旁递绷带给他。

    “该死的,”史纳皮说,“你怎么会认为你看得住那只三头狗呢?”

    哈利试图轻轻地掩上门,但——“波特!”

    史纳皮迅速放下他的长袍藏住腿伤,他的脸因愤怒而扭曲着。

    哈利紧张地咽着口水。

    “我只是想知道能否要回我的书。”

    “滚!滚!”

    趁着史纳皮还没来得及再扣格林芬顿分数以前,哈利迅速地离开,冲回楼上。

    “你拿回书了吗?”哈利一回来,罗恩就问,“你怎么回事啦?”

    哈利低声告诉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哈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试图在万圣节的时候蒙过那只三头狗!我们那晚看到他时,他要去的正是那里。他在寻找那只狗守卫的东西!我以我的扫帚打赌,他一定是先让那个洞窟巨人进去,分散其注意力!”

    赫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不,他不会,”她说,“我知道他人不太好,但他是不会想偷丹伯多保护得很安全的东西的。”

    “老实说,赫敏,你是不是认为全部老师都是圣人或什么的,”罗恩打断她说,“我和哈利一样,认为史纳皮会做出些不寻常的事来。但他在找什么?那条狗又在守卫着什么呢?”

    哈利满头嗡嗡声,带着罗恩的问题上了床。

    尼维尔鼾声如雷,而哈利则无法入睡。

    他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他需要睡眠,几小时后,他就将要参加他的第一次快迪斯比赛——但是哈利难于忘记当他看见史纳皮的伤腿时他脸上所显露的表情。

    第二天早晨,天亮得早而且天气非常冷。

    学校大厅充满了美味的油炸香肠的味道,兴奋地喋喋不休的人们正期待着一场精彩的快迪斯比赛。

    “你必须吃些早餐。”

    “我不想吃任何东西。”

    “就吃一口吐司吧。”赫敏哄着他说。

    “我不饿。”哈利觉得很害怕。一个小时后,他就要上场了。

    “哈利,你要振作起来,”谢默斯说,“搜索者总是那个被别队算计的对象。”

    “谢了,谢默斯。”哈利说,望着他把善茄酱堆在香肠上。

    十一点钟左右,整个学校的学生好像都集中到快迪斯比赛场的看台上了,许多人还带着双简望远镜。

    座位好像升高了一点,但由于人太多,有时还是很难看到赛场上的情况。

    罗恩和赫敏坐在一起,而谢默斯和迪姆则坐在最上层的一排。

    使哈利惊讶的是,他们在一张破纸上画了一支大旗,上面写着“波特必胜、小龙必胜”。

    画画高手迪恩还在旗下画了一只巨大的格林芬顿雄师。

    然后赫敏施了一个小魔咒,使图画闪烁着不同的颜色。

    同时,在更衣室里,哈利和他的队友们换上鲜红的战袍(史林德林队将穿绿色的)。

    负伤的伍德虽然无法参加比赛,但是却依然作为队长一起来了,他清了清喉咙,示意大家安静。

    “好吧,先生们。”他说。

    “还有女士们。”女捕手安戈琳娜·约翰逊说。

    “对,还有女士们。”伍德同意。

    “大的那个。”弗来德·威斯里说。

    “我们都在等待着的那个。”乔治说。

    “我们牢记奥利佛的话,”弗来德对哈利说,“我们去年在同一队里。”

    “你们两个闭嘴!”伍德说,“我们是格林芬顿几年来最棒的一支队。我肯定我们会赢。”

    他瞪着队员好像在说,“否则……”

    “时间到了,祝大家好运!”

    哈利跟着弗来德和乔治走出更衣室,他双脚无力,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他们走上球场,迎来阵阵欢呼声。

    胡施夫人是这次比赛的裁判。她站在赛场中央,手中握着扫帚,等着两队队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