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动物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497章 比赛 3
    “不知道哈利在捣什么鬼,”哈格利用双筒望远镜盯着他,咕饿着说,“我怀疑他的扫帚失控了……但应该不会吧?”

    突然间,看台上的人们全指着哈利,他的扫帚开始往下掉,观众们屏住呼吸。

    哈利的扫帚又滚动了起来,他勉强地扶着,摇摇欲坠。

    下面的观众们倒吸了~口冷气。

    这时,扫帚又剧烈地颠簸了起来,把哈利摇摆出去,现在他只有一只手抓住扫帚,悬吊在那里。

    “当夫特林拦截他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谢默斯低声问。

    “不会的,”哈格力说,“除了黑巫术外,没有什么能干扰扫帚——没有人能对‘灵光2000’作出这样的影响。”

    听了这话,赫敏夺过哈格力的双筒望远镜,她不是向空中望哈利,而是紧张地搜查着观众群。

    “你在干什么?”罗恩咕哝着,灰沉着脸。

    “我知道了,”赫敏大声说,“史纳皮——看!”

    罗恩夺过望远镜。

    史纳皮正坐在对面看台中,他的眼睛锁住哈利,喃喃地念着什么。

    “他在给扫帚施咒语。”赫敏说。

    “我们该怎么办?”

    “看我的。”

    还未等罗思开口说话,赫敏便跑开了。

    罗恩把望远镜再次对着哈利,发现他的扫帚震动得更加厉害,他就要掉下去了。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担心地观望着。

    真是太惊险了。

    威斯里兄弟飞上前去试图将哈利拉到他们的一支扫帚上,但没有成功——每次当他们靠近时,扫帚便会升高一点。

    他们下降到哈利的下方,如果他掉下来的话,大家便能接住他。

    这时,趁他们注意力分散,对方的马库斯、夫特林又得了五倍的分数。

    “快点,赫敏。”罗思绝望地轻声低语。

    赫敏向着史纳皮背后的座位冲去,她在他的后一排快速行进着,如此匆急,甚至碰倒了屈拉教授也没停下来道歉。

    接近史纳皮时,她蹲伏了下来,拉出她的魔杖,对着他念了念咒语,一束光亮的蓝色火焰从她的魔杖喷出来,射到史纳皮的下摆上。

    大约过了三十秒,史纳皮才发现他身上着火了。他嗥叫了一声。赫敏成功了,她把火收回一个瓶子里放在口袋,沿着座位跑回去——史纳皮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空中的哈利突然间能够攀回他的扫帚了。

    “尼维尔,你看!”罗恩说,尼维尔激动得扑在他的皮夹上哭了五分钟。

    哈利快速地向地面降落。

    他双手捂着嘴巴,好像病了。

    他四脚朝天地跌了下来,咳嗽着。

    这时,一块金色的东西掉进他的手里。

    “我抓住史尼斯球了!”他大叫着,手在头上挥舞,比赛结束了,人们仍然迷惑不解。

    “他不可能抓住史尼斯球!”二十分钟后,夫特林还在号叫着,但却无济于事——哈利没有任何犯规,李·乔丹正在高兴地大声宣布比赛结果:格林芬顿以的优势赢了史林德林。然而,哈利却没有听结果,他和罗恩、赫敏回到哈格利的小屋,享受一杯浓茶。

    “是史纳皮在捣鬼,”罗恩解释说,“赫敏和我看见他一直盯着你,他在诅咒你的扫帚。”

    “胡说,”哈格力说,他根本不知道台上发生过什么事。“史纳皮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

    哈利,罗思和赫敏面面相觑,不知该怎样告诉他。哈利决定告诉他事实。

    “我发现他的一些秘密,”他告诉哈格力,“他设法想在万圣节绕过那只三头狗,但是被它咬了。我们认为史纳皮一定是想方设计想偷那条狗守卫的东西。”

    哈格力放下茶壶。

    “你们知道弗拉菲的事吗?”他说。

    “弗拉菲?”

    “是的——他是我去年在一问酒吧从一个希腊人那里收买来的,我把它借给丹伯多守卫那……”

    “守卫什么?”哈利殷切地想知道。

    “好了,不要再问我了,”哈格力粗暴地说,“那是绝密。”

    “但史纳皮企图把它偷走。”

    “胡说,”哈格力又说,“史纳皮是霍格瓦彻的教授,他才不会干那种事。”

    “但为什么他要谋害哈利呢?”赫敏笑着说。

    下午比赛的事使她对史纳皮的看法完全改变了。

    “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不是有人在施咒语,哈格力,恶咒的书我全都看过!施咒语的时候你的眼睛必须紧盯住目标不放,连一刻也不能停,而史纳皮完全没有眨过眼,我看得非常清楚。”

    “我告诉你,你错了!”哈格力怒气冲冲地说,“我不知道哈利的扫帚是怎么回事。但史纳皮是不会想要谋害一个学生的。听我说,你们——你们三个现在正在干预不关你们的事。这是很危险的,你们忘了那条狗,忘了它在守卫着什么。这是关于丹伯多教授和尼可拉斯。弗兰马尔教授两人之间……”

    “啊哈,”哈利说,“哦,与一个叫尼可拉斯·弗兰马尔的人有关,是吗?”

    哈格力很为自己说漏了嘴生气。

    圣诞节快来临了。

    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早上,霍格瓦彻城地面覆盖了几英尺深的雪,结成冰的湖水被冻坚了,威斯里俩兄弟因为堆雪堆贪玩,受到惩罚,因此,他们只得整天地跟着屈拉。

    几只送信的猫头鹰奋力飞进暴风雪中,哈格力只得对它们进行悉心的照顾,不让其再往风雪里冲。

    人们急切地盼望假期的到来。

    格林芬顿公共休息室和学校大厅里开始燃起了温暖的炉火。而外面通风的走廊变得冰冷,刺骨的寒风刮得教室的窗户格格作响。

    最糟糕要数史纳皮在地牢里的教室了,在里面,学生们呼出的气在面前形成了阵阵雾气,为了取暖,他们尽可能地靠近大汽锅。

    “我觉得很遗憾,”药剂班的杰高·马尔夫说,“所有那些不得不留在学校过圣诞的人都是被家里遗弃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斜睨着哈利。

    克来伯和高尔在旁窃笑,而哈利在称量着狮子鱼骨末,根本不理睬他们。自从上次那场快迪斯比赛后,马尔夫显得比往常更加闷闷不乐。

    他对史林德林在比赛中的失败极为气愤,因为他本打算通过让人们看一只大嘴的树蛙怎样在下次比赛中替代哈利来娱乐观众。

    但是他发现没有人认为他的把戏有趣,人们都为哈利在比赛中尽力停留在扫帚上的“表演”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