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1章 吹牛?
    1933年5月15日,灯塔国《时代杂志》(time)一篇名为《龟雀狗》(tortoise-pigeon-dog)的文章报道了他的故事和历史,张清云留给后人长寿的秘诀:“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坐如龟,行如雀,睡如狗”。

    这是网上关于一位清代长寿者的简介。

    从古至今,没有人不想长寿。历史上也有太多关于皇帝寻仙求长生不老药的故事。可大多数故事是没有结果的。或成了扯上政治,或扯上宗教,或是无疾而终。总之,但凡跟寿限扯上的东西,总是一团神秘的疑案。

    几乎找不到任何权威性的证据。大多只是传说,或是野史流传。

    刘清明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永远都是淡淡的笑笑。这世道上闷声发大财才是最正确的事。就是稍微有个钱都会成为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看看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首富有哪个能善终的多久明白了。更何况是连那些这片大地上最有权势的人都无法窥得门径的寿命。

    阎王让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那些对外宣称自己活了多少多少岁的,十有.都是江湖骗子。为自己街边膏药似的假药,或者三脚猫的气功增加点神圣光环。就像那些不孕不育医院早些年的套路一样,总有个看似专家的家伙在讲些谁也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今天就是刘清明的百岁大寿。虽说这个生日跟身份证上的不太一样,但是刘清明记得很清楚。今天就是他的生日。毕竟百岁大寿是个很特别的日子。搁普通老百姓家,得摆大桌,唱大戏,搞不好还会有个领导来慰问慰问。

    但是,刘清明只在家里自己炒了几个菜。没有人陪着他。有些孤独,的确是有些孤独。他都习惯了。他不是没有朋友,而是,他很少会跟朋友们长期接触的。毕竟,三五年可能看不出来,十年八年,一个人的相貌还是没啥变化,就有点妖孽了。毕竟荧光灯下那些不知道抹了多少粉底的明星都能看出一些岁月的痕迹。

    “摸摸你的腰,好风骚;摸摸你的腿,好多……”

    刘清明令人无比鄙视的手机铃声响了。

    一个百岁老人装的这样猥琐着实有些令人瞠目结舌。不过,刘清明都已经习惯了。他可以是叱咤风云的枭雄人物,也可以是个默默无闻的小青年。

    为了尽量让自己不为人知,他大多时候都很平淡。平淡的让人几乎都记不起他的存在。

    “晚上别忘了早点来啊,我同事她男朋友也来,就是那个在县政府上班的那个,他认识好多老板呢,让他给你介绍一些客户,嘿嘿。”电话里传来一个狡黠的女声。

    刘清明愣了愣说道,“谢谢你了,不过,我不用……”

    “好了,好了,别假清高了,我清楚你们这些业务员的道道。多认识个人多条路,他在政府里上班,求着他办事的人老多了。他随便说句话,人家多少回给些面子。你也省的这么热的天骑着个电瓶车在街上挨家挨户的跑了。我挂了,晚上给我准时到,不然,我饶不了你,哼哼,你懂得”

    刘清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拿着筷子吃起了自己的‘寿宴’。

    他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业务员。其实就是做做样子了,他并不缺钱。虽说,他没身份证,没法办银行卡。但是,他这些年积累的金银财宝,要换成现金,或许跟福布斯的富豪们有些差距,但是,比着这座县城的土豪们还是不遑多让的。更何况,他的柜子里单现金就有几十万。而且,只要他想要钱,方法实在太多了。

    那个打电话的女孩叫张熙瑶,是他的房东,父母双双亡于车祸。叔叔舅舅们把肇事者赔的钱瓜分的一干二净,还想打她家房子的主意。好在,她家的两套房子处于拆迁状态被冻结了,无法过户,更无法买卖。总算给她留了点家底。

    刘清明租了他家的房子之后,时不时的帮她干点力气活。抬个东西啊,背个煤气罐啊等等。时间久了,俩人也熟了。

    但他着实不想去,她那个同事的男朋友她见过。可能家里有点小钱,有点小关系,给安排到了县政府里打杂。估计领导都不怎么认得他。但是拽的跟二五八玩似的,好像手眼通天跟市委书记秘书似的。

    别说那小子没那么大能耐,就是真有,他也没啥可巴结的。

    可是张熙瑶总觉得她有帮助刘清明的义务,让刘清明每次都苦笑不已。

    饭局安排在市中心一家新开的饭店。这些年经济发展快,大家生活水平也都蛮不错的。吃的也多了,饭菜的味道也没啥追求的了。出去宴请什么的,大多也就是看个档次什么的。大多选择新装修的饭店。过个一两年,饭店要么重新装修,要么门庭冷落。

    当刘清明骑着小电驴带着张熙瑶到饭店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没到。刘清明皱了皱眉头,请客吃饭,客人比主人先到,这事主人明显有些失礼了。而且刚才张熙瑶在电话里跟他们沟通的时候,他说他们已经到了。

    现在刘清明到了,身为主人的他们竟然说还得一个小时才能到,让他们先在那找个地方等着。

    这明显太过分了嘛,正常情况下扭头就走,这饭不吃也罢。

    不过,张熙瑶脸上却没露出什么不满。人在这世道上打滚,各种侮辱、刁难都免不了遇到。要是随便遇到个事就暴跳如雷,这人要么是实力雄厚到了可以随意对身边人乱发脾气没人敢惹。要么是那种假清高到了变态的白痴。前者一般没啥人敢惹,没多少人敢让他发脾气。后者,大多一事无成,要么在亲戚朋友跟前窝里横横。要么是一时冲动。不过,大多都是一事无成。

    但凡能博出点地位的人,谁没有个看清自个位置的本事?

    没点本事还想让人当大爷供着的大多只能在心里幻想下自个是大爷了。

    睁开眼,亲戚朋友聚会时候你还是空气。你生气想走?走吧,不缺你这号白吃白喝对人没半点帮助的废物。

    父母离世后,张熙瑶面对的很多。别说是朋友失约这种小事了,就连从小到大看起来都值得信赖的亲叔叔舅舅都在打她那点可怜家产的主意。更何况外头的世态炎凉呢?她虽然还没太多能力改变这些,但是,她已经习惯了在叔叔舅舅跟前露笑脸。时不时再拎点水果到他们那去看看,给他们打扫打扫卫生,洗洗衣服啥的。

    不然怎么的,让她一孤苦女孩儿去跟家里长辈争个你死我活?

    没意思,争赢了又如何,争输了又如何。当年,爹妈死后天塌了一般,谁去给她爹娘讨个公道,谁去给她爹娘料理后事。一个还在上高三的小女孩?

    她能做到的就是,不在这滚滚红尘里沉沦下去。利用她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干丢她已故去爹娘脸面的事。虽说,那样可以让她活的更容易一些。

    夜幕降临。本来还是砖红色夕阳铺满的台阶,此时却是被五颜六色的霓虹闪烁。

    张熙瑶拉着刘清明出来迎接姗姗来迟的同事她们。

    她的同事叫赵颖,她们现在都在一个珠宝店工作。她男朋友叫何亮,家里搞机械制造的,花钱给他在县政府安排了个职位。还有一个青年,似乎是何亮的朋友。他们没怎么介绍,只称呼‘蒋少’,看何亮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显然是个人物。

    “今天是请你吃饭呢,你怎么还拉着个人”赵颖皱着眉头对张熙瑶低声说道,说完还冷冷的看了一眼刘清明。

    张熙瑶笑了笑,“你们每次都让我当电灯泡,我怎么也得找个男伴吧”

    “这不是给你找个男伴嘛,这位蒋少可是个大人物。他爸是咱县里的副县长,你好好把握机会啊。不过,你带个男人过来,让他怎么看你啊。本来是想帮你呢,你看你,怎么弄成这样子啊”赵颖一脸嘟囔的说道。

    还没等张熙瑶反驳,蒋少冲着她伸出了右手。

    “你就是熙瑶吧,听赵颖提起你,我叫蒋峰,很高兴认识你”

    张熙瑶礼貌性的跟他握了握手。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蒋峰略过了刘清明。就好像没他这个人一样。

    这顿饭明显是,赵颖和何亮在给蒋峰牵线。虽说,以蒋峰的家世,不可能娶像张熙瑶这样死了爹妈的女孩的,又没什么资本的女孩的。不过,玩玩并不妨碍啥的。像何亮对张熙瑶心里就痒痒的,要不是有赵颖在跟前,他早就伸手了。不过,前些天蒋峰在跟何亮一块玩的时候,远远的看了一眼张熙瑶,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

    蒋峰看上的女人,借何亮个狗胆,他也不敢再垂涎了。

    不过,这个饭桌的中心明显是张熙瑶。张熙瑶明里暗里也冲蒋峰表明了态度。蒋峰似乎也变成了谦谦君子,发乎情,止乎礼。很能给人好感。没有好多官二代追女孩那种咄咄逼人以势压人的感觉。让赵颖都有些心花怒放,时不时趁何亮不注意给蒋峰一个媚眼。

    张熙瑶适时的把话题往刘清明身上引。

    “蒋少啊,这是我男朋友刘清明,他现在在做业务,您以后多多帮助啊”

    男朋友?蒋峰嘴角微笑的肌肉突然颤了一下,这小妮子可真是不给面子啊。不过,他还是保持了风度。

    “刘兄弟在做哪方面业务啊,说出来听听,要是能帮上忙,就凭熙瑶的面子,不管多难,我都会出手。像熙瑶这么漂亮的女孩,得用钱养着,没钱可不行啊。”

    蒋峰的话其实有些激烈了,态度太过鲜明。让张熙瑶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蒋天明的儿子吧?”刘清明微微笑了笑,“你爸还算是个清官,我听你爸提起过你”

    蒋峰眉毛一挑,脸上猛的憋的通红。何亮似乎正在喝水,一下子就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天明俩对视一眼,脸上全是那种又气又笑的表情。

    丫的,这也太能吹了吧?认识他爹蒋天明?这也太他妈的能装了,语气好像跟他爹平辈论交似的。

    见过吹牛的,没见过这么能吹的。也没见过这么毫不加掩饰的吹牛。

    就算要挽回自己的女朋友,也不能这么打肿脸充胖子吧。也不怕在自个女朋友面前丢个大脸。

    就连张熙瑶脸上也是一片通红,这家伙太能冲了。还在人家儿子面前吹认识他爹,这下怎么下的来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