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2章 涨涨记性
    “喂,杨哥啊,你在陪我爸应付饭局啊,没啥事,就是问问你,我爸认不认识一位叫刘清明的青年人,年纪跟我差不多”

    蒋峰没搭理刘清明,脸上都是嘲弄,拿起手里的苹果手机,拨了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四声就接通了,虽然是他老爹的亲儿子,但是要是没啥急事,他还是不敢去打扰他老爹的。

    虽说常务副县长在整个体制内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小官,但是却掌握着一方水土的生杀大权的。县委书记高高在上,干个几年就去别地儿升官发财去了。但是蒋天明这个常务副县长却不一样了,他从乡政府计生办的小办事员开始,在这个县城已经扎根三十年了。

    上上下下如铁通一般。而且蒋天明特别会做人,对县长和县委书记的争斗从不插手。二人要是有什么差事,他也肯弯下腰去驾前听命。这么些年来,除了十年前一位据说很有背景的县委书记想要拿蒋天明这个地头蛇开开刀立威,后来因为许多莫名其妙,譬如污染之类的原因,搞的全城罢工大游行,甚至冲进县政府,连县委书记衣服都给扒了拉出来示众。

    个中原因,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后来的县委书记对蒋天明挺客气的。特别是现任县委书记和县长,俩人据说都很有京里背景,来县城只是来镀镀金。其实就是来摘桃子来了。这些年县城经济发展急速,谁占着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位置,谁屁股上都能写上政绩俩大字。

    蒋天明也乐得其成。他从来没有想上爬的.,只想造福养育他这一方水土。

    在这里,他经营了数十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去别的地儿,他恐怕难以在这乌烟瘴气的环境里独善其身了。

    这也是刘清明说蒋天明还算是个清官的原因。他不喜权,不爱财。虽说他在这个县城里已经权势滔天,财富嘛,他从来是不怎么沾的。让家人过好日子的钱还是有的,但是却从不多要。而且,县城里那些在省里都能排上号的巨富,哪个不是依靠他站起来的?虽说不至于到了他一句话破家纳财的地步,但是唯他马首是瞻还是能做到的。

    总之,他是个很复杂的官员。但是,在他的治下政治清明,老百姓安居乐业。房地产和高利贷都被消失在萌芽之中。无论是哪里来的过江强龙,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都得趴下。

    平时蒋天明还是比较忙的。毕竟这个县里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得让他拍板,县长和县委书记两位只晓得跟电视台那些漂亮主持人谈谈风花雪月。

    所以,无论是谁,都不敢轻易的打扰他的。即使是他的老婆孩子。

    那边接电话那个杨哥是蒋天明的秘书杨修。杨修跟着蒋天明十来年了,好多次蒋天明让他下去做镇里或者局里的一把手。但是,他就是不去。这么多年,对蒋天明一直忠心耿耿。

    暗地里,县里的人都喊他喊二把手,有的喊杨县长。蒋天明自然是一把手,县委书记了。

    所以,即使是蒋天明的儿子蒋峰对杨修也很是尊重。从来都得喊一声哥。

    “谁,刘清明?不认识,你爸应该也不会认识。要不这样吧,我一会儿问问你爸?毕竟,他老人家的事咱们不可能全知道,是吧?哈哈”电话那头发出了爽朗的笑容。

    “别介,别介。单位的事,您肯定没有不知道。至于说家里的,我爸有什么亲戚之类的,我这做儿子的还会不知道,我会不知道?您忙吧,杨哥,我知道了。我在我爸书房里偷了不少特供给省领导的茅台。回头给你捎过去,嘿嘿”蒋峰笑道。

    “你小子,嘿嘿。是不是有什么不长眼的骗到你头上了?用不用我找人让他涨涨记性?”

    以杨修和蒋天明的关系,不管蒋天明那有什么好东西都不会少了他的。蒋峰拿点东西,还得去‘偷’。杨修要是去拿点东西就是拿了。

    在这县城里,若说谁的能量最大。绝不是隐隐这县城里的最终话事人蒋天明,而是杨修。平时蒋天明的命令,都是通过杨修传达出去的。而且,县城里的三教九流,社鼠城狐,蒋天明早在进入副县级序列开始就不怎么搭理了。

    但是,这些势力肯定不会让不听话的人拿去了。

    县里最豪华的娱乐会所就是杨修的发小开的。虽说几乎上就没听说过什么负面的新闻,但是,江湖人称九爷。别说在本地了,就是附近几个县的道上,报上九爷的名字。就没人敢不给面子的。

    所以杨修这个常务副县长的秘书,说让他涨涨记性。绝对不是通过什么正当手段。像杨修发小那个娱乐城,可谓是远近闻名。号称‘青楼’。里面单单是小姐就有两千余,堪比省城那个顶级娱乐会所。

    杨修挂了电话之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刘清明。就不搭理他了。

    有些事说多了没意思。凭他的身份地位,不至于像那些没啥资本的小青年一眼,靠一张嘴跟人撕咬。

    事实如何,刚才的电话一清二楚。

    说认识他爹?在家里那叫意淫,在饭局上那叫吹牛。还是那种吹的铺天盖地的牛。出来吃个饭,喝个酒,吹个牛啥的无伤大雅。但是,吹到人家老爹头上了。还吹的那么一本正经了,这就有些白痴的令人发指了。

    看蒋峰不吭声。何亮和赵颖也懒得搭理刘清明了,不过眼里那种鄙视可是.裸的。

    就连张熙瑶脸上都一直都是红扑扑,吃个东西,好几次都差点呛着。

    刘清明这小子平日里挺靠谱的,今天怎么满嘴跑火车了,还放了那么大一空炮。比当众放了一个响屁,还令人尴尬。

    六月的雨说来就来。略显尴尬的饭局,没有维持多久。

    等他们出门的时候,滂沱大雨已过,但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让人烦闷。

    “你怎么过来的?”蒋峰冲着张熙瑶笑道,他长的白白净净,高高大大。家世又好,本就是女生眼中良好的伴侣。他也习惯了让人舒适的笑容。

    张熙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骑电车过来的,你们先走吧,我们等雨停了再走”

    “我先把你们送回去吧,这么晚了,我让这老板帮你看着车,明天再来取”

    蒋峰冲着张熙瑶说道,话里带着一种不容置疑。显然是平日里发号施令习惯了。

    张熙瑶摇摇头,态度坚决。或许这世道上有太多被诱惑的女人,张熙瑶觉得她不是。此时此刻的她也想要坐上一辆轿车,安安静静的回家。

    毕竟谁也不想在这儿等着雨停,或者冒雨之后的狼狈。

    看着刘清明淡定的表情,张熙瑶有种掐死的冲动。今天这人可是丢大发了,要是赵颖回公司之后跟他们同事一说,那得多尴尬啊。

    蒋峰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礼貌的跟他们告别,然后开着他的越野车离开。

    蒋峰刚走,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就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刘清明,眼睛一亮,大跨步走了过来,“刘先生,您也在啊”

    刘清明摇摇头,跟他们家真是有缘,这儿子刚走,就碰上老子了。

    刘清明没搭理蒋天明,和是看向了他后面戴眼镜的男人,“杨修是吧?你不认识刘清明?”

    看刘清明没搭理他,蒋天明没有任何不满,恭恭敬的在旁边候着。蒋天明不怕过江强龙并不是他这地头蛇天高地厚,而是他有能力摁住那些过江强龙。但是,不是所有的龙都是蛇能摁住的。虽然他不知道刘清明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离县城四十多里的山里头有个疗养院。那里住着一位子侄都已经是副国级大员的大人物。那位大人物在跟这个年轻人交流的时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平辈论交,但是凭着蒋天明察言观色几十年的本事还是能看的出,那位大人物不经意间对这个年轻人的恭敬的。

    这个年轻人每当说到一些重点的时候,那位大人物都会紧张。甚至有一次,蒋天明看到那位大人物头冒虚汗。原因仅仅是这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些困倦。

    他到底是何等人物,蒋天明没敢想象。但是蒋天明知道,伺候好了这个年轻人,前途必然远大。

    事实也证明,他可以跟这个年轻人说上几句话的好处是何等的泼天。疗养院那位大人物时不时会问问年轻人的情况。还很直接的表示,有事可以来找他。

    但是,只有一件事。把这个县城治理好。政治要清明,百姓要富足。更重要的是,他要做个情况。可以让家人过的好一些,但不可贪得无厌。

    那个年轻人对他蒋天明的第一印象就是,当年已经是乡政府办蒋主任的他,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每月定期给几个孤寡老人送米面粮食。

    蒋天明当年并不是做作,那个村那几个孤寡老人都是他战友的父母。他是发自内心的赡养。但是,在疗养院获得的信息,他却知道,他无意间的报恩行动可能给了他天大的机缘。

    杨修看到刘清明跟他说话,脸上满是受宠若惊的表情。

    不过当他听到刘清明话里的内容之后,傻眼了?难道这个让他的老板蒋县长都只能在旁边候着的年轻人就是刘清明。他只知道称呼他刘先生啊,至于说他叫什么名字,深明世事的杨修从来都不知道,他甚至不敢向蒋天明打听。

    因为厉害如蒋天明关于这个刘先生也是忌讳莫身。

    难道因为他说不认识他误了他的事?得罪他了吗?杨修头冒冷汗。别看他现在人称‘杨县长’,别看他的一些朋友依靠他的关系已经身价上亿。别看他的发小现在是威震中原省南部的九爷。

    要是惹的这个年轻人不高兴,究竟会有什么后果,他想象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