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3章 吹牛吹傻了
    “刘……刘先生,您叫刘清明?”

    杨修结结巴巴的问道。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满不是味的。刚才还以为人家是骗子,还说要找几个人让他涨涨眼。现在人家很有可能在跟前。

    他快恨死蒋峰了,什么狗日的玩意儿啊。害死他了。

    他心里很明白,要是这个姓刘的不高兴了,蒋天明肯定会像扔擦屁股纸似的把他更扔的远远的。甭管是什么原因,即使是他的儿子惹的货。他也不会念半点旧情的。

    “别紧张,我姓刘,但我并不是刘清明”

    刘清明拍了拍杨修的肩膀。

    事实上蒋天明认识刘清明这些年,他都不知道刘清明究竟是谁,叫什么。更何况是他的秘书杨修呢。如果不是蒋天明视杨修为心腹,什么事都不瞒着他。他恐怕连见刘清明的资格都没有。

    杨修满头的雾水。他不是刘清明,但他还是姓刘,总归是有关系的。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刘清明呢?刚刚才打过的电话而已。

    他从蒋天明这里隐隐知道,这个年轻人讨厌仗势欺人的人。喜欢清官,喜欢那种毫无私心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的人。他平日里官声也挺不错的,无偿献血捐款这都是小事,希望小学也没少建。很少玩弄权术,虽然借着蒋天明的势谋取了不少私利。但是,除了你死我活的敌人,总体没坑过无辜的老百姓。反倒打着何天明的旗号做了不少惠民的事。

    只是,这回怕是撞到枪口上了吧。

    ‘噗嗤’

    张熙瑶忍不住笑了出来。刘清明竟然说自个不是刘清明,难不成刚才吹牛被戳踹心里烦闷憋傻了。这俩人看起来应该跟他是不太熟的朋友。她也搞不清楚他们打什么哑谜,不过今天晚上刘清明让他尴尬的郁闷,刘清明刚才的表现却是把她逗笑了,心里的郁闷也散了去。

    “你笑啥呢”刘清明皱了皱眉头。

    “没事,没事……”张熙瑶还是忍不住笑,冲蒋天明他们说,“你们别介意啊,这小子今晚吹牛吹傻了,这会儿精神不太正常?”

    吹牛吹傻了?精神不正常?

    杨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正吓得五体不附,突然听到这话。想笑又不敢笑,心里又怕的要死。脸上的表情着实奇怪。

    蒋天明喜怒不怎么形于色的老脸上肌肉布满了黑线。不过他还是蛮理智的,知道这个女孩儿跟刘先生似乎关系匪浅。马上露出了笑容,说道,“没事,没事,我们几个挺熟的,经常这么开玩笑”

    “你先去那边等会儿,我跟天明他俩有点悄悄话”刘清明琢磨着,有些事让张熙瑶听了去,都是麻烦,就冲她说道。

    张熙瑶秀目一蹙,冲刘清明说道,“我去,我还不高兴听呢,三个男人的悄悄话,你们真有意思。嘿嘿”

    张熙瑶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她就朝着走廊的边缘走去。

    刘清明皱了皱眉头,冲杨修说道,“我想你心里也应该明白,你们手里的权力是为老百姓谋福利的。不是给某个领导的孩子作威作福用的。用不用找几个人给你们涨涨记性?”

    说完,刘清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蒋天明。蒋天明吓得身上猛的一颤,两腿开始哆嗦。这是质疑的眼神,虽然他不明白刘清明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这种质疑让他有种这么多年心血毁于一旦的感觉。

    他在这个小县城甘心当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为的是什么?

    伺候好他,他现在对他产生了质疑。

    给某个领导的孩子作威作福?找几个人涨涨记性?

    杨修却是两腿发软。如果不是此时此刻在公众场合,他都有种跪下的冲动了。

    杨修或许是对于未来忐忑的畏惧的。蒋天明却是明白,刘清明要是找人给他涨记性是怎么回事。不说别的,就是疗养院那个老头儿用拐杖夯死他,也没人会说什么,最多说几句为国除害。

    “我希望这是我第一回说你们,也是最后一回”刘清明冲着两人说道,“什么九爷之类的早该进监狱了。”

    蒋天明双目放出精光。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这条臭虫惹了刘先生了。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那个自称九爷的家伙,碍于杨修的面子,他一直没说什么。一个混混,竟然那么招摇,号称九爷。什么称霸中原南部,三市十六县公认的大哥。他是什么讨厌的。

    杨修吓了一大跳,那个九爷跟他可是过命交情的,无论再怎么怕,他也得保一保,“刘先生,县长,赵九现在可不止是在咱们县有势力啊。据说,他连京城的人都能搭的上关系。而且,他手下现在有一帮子亡命之徒。”

    “闭嘴”蒋天明从来没有这样严厉的对杨修说过话。有他身为一方大员的修养在,也有杨修的机灵在。平日里头可以说只要蒋天明皱皱眉头,杨修就能知道蒋天明在烦什么。今天杨修不是傻了,是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在这个年轻人跟前耍花枪。

    蒋天明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他有冷血的时候,但是,每当他冷血的时候,他心里也很难受。他对杨修严厉也是留下最后一丝希望。

    九爷虽然平日里确实蛮听话的,但是尾大不掉也是事实。最重要的是,至今都没有抓住他什么把柄。他犯下的各种罪行都没有证据是他干的,不管怎么说,他随便推出来个替死鬼就能把事搞定了。而且九爷跟他的势力实在牵扯的太深了,他要真下决心拿下他,到不是说做不到。而是需要一些时间,理清一些事。

    无论如何,九爷是留不下了。

    ”刘先生……”蒋天明欲言又止。

    刘清明摆摆手,连理都没理他就转身离开了。显然是对他蛮失望的。

    蒋天明的儿子蒋峰如果只是有些官二代目中无人的习气倒也罢了,杨修这个秘书竟然跟黑社会沆瀣一气。这让刘清明很不满。

    黑社会之所以是黑社会,就是因为其不受法律,欺行霸市,欺压良善。九爷那个娱乐城的上千小姐里头,难不成都是心甘情愿放下脸面去出卖自己的?如果是的话,九爷还会有九爷这个名号吗。他手下那些如狼似虎的打手闲着没事吃干饭吗?

    这些年县城里那些警察连查都不敢查的伤残命案是无中生有吗?

    夏天的雨一般都下不久。

    小电驴在雨后新风里缓缓驶过,前面是个长的普通的青年。后面是如雨打芙蓉般的女孩。蒋天明想要追上去说些什么,却一脚踩在光滑的台阶上滑了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杨修赶紧来扶,蒋天明慈眉善目之中透出冰冷的光芒,猛的把杨修摔倒一边,“滚开,不用你扶。”

    ……

    阳光透过略显陈旧的老式居民区,透过几颗梧桐树茂密的叶子,落在车库斑驳的铁门上。

    刘清明骑在潮湿的电瓶车上,一阵郁闷。这车竟然打不着了。

    估摸着昨晚回来的时候电瓶沾着水烧了。

    把车推进车库,瞅着张熙瑶那辆粉红色的小自行车。刘清明贼贼一笑,活该那小妮子走路上班了。谁让她们竟然是九点上班。自己都迟到了,她竟然还没起床。人比人,气死人啊。

    刘清明还没走到公司,电话铃就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张熙瑶的大骂声,“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你害死我了,你知道不,我要迟到了,刘清明,我和你没完……”

    刘清明嘿嘿笑了两声,把电话挂了。丝毫不理会电话那头气的快发疯的张熙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