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4章 人家周董事长知道你是谁吗?
    天成广告传媒。

    这个就是刘清明工作的地方。一个在县城中心区域废弃的国企院子。占地面积达三百多亩。虽说,天成广告传媒用的地方,仅仅只有一幢临街的写字楼。但是,后面那几百亩厂房,宿舍,还有家属院都属于天成,准确的说应该是天成集团。天成广告传媒的母公司。

    占据城市最为繁华地段的这一片荒废之地,足以显示天成的不凡了。

    虽说,因为老职工,还有本地城中村土地的遗留问题。天成集团不得不搁置这片土地的开发。但是,这些开发都是迟早的事。

    刘清明把张熙瑶那辆小自行车停靠在公司门口之后。几个前台小姐全都捂着嘴笑了起来,刘清明虽说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壮汉,但怎么也是看起来颇为结实的大男人。竟然骑了个小女孩才会骑的粉色自行车。关键是那车小的,估摸着刘清明伸腿都不自在。

    “你这人天天迟到已经够奇葩了,竟然还骑了个这么奇葩的车”公司的前台李欣,刚毕业,一张脸圆圆的,笑起来总是让人感觉一股很幸福的味道。

    “欣欣啊,吃早餐了没,一起吃早餐吧”刘清明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胡辣汤和油条。

    李欣俏脸一红,说道,“你想害死我啊,没看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规定里写的清清楚楚,上班时间吃东西,罚款二百元。我一天的工资也就才一百来块钱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今天白给公司干活啊?”

    “欣欣啊,你看人家刘清明多有心,还给你买早餐”李欣跟前的前台小姐,笑着碰了碰李欣,说道,“你真不识好人心啊”

    “你想吃你吃呗,只要你不怕罚钱,哼”李欣的脸已经红的跟西瓜瓤似的了。可爱的,娇艳欲滴。

    “唉,看这胡辣汤多香,是楼下那家逍遥镇的吧?我们倒是想吃啊”站在李欣右侧的前台小姐摇摇头,一脸的幽怨,“可惜,这是人家刘清明给你买的”

    刘清明看着这群逗闹的花枝乱颤的美女们瞎起哄,心里一阵纠结。至于吗?不过是礼貌性的让让,只有一碗胡辣汤和两根油条。要是真给那李欣,他就得饿肚子了。虽说李欣长的蛮漂亮的,但是,刘清明觉得这份早餐也仅供礼貌性的让让而已。

    “小刘”一个憨厚的男声从不远处响起。

    “早啊,孙总,嘿嘿”刘青一眼望去,正是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孙望。他是天成广告传媒的副总,是个刚正不阿的人。公司里的规章处罚什么的,一般都是他负责的。

    小县城不大,总能碰见个熟人,其他不熟的,搞不好还有沾亲带故的。

    孙望跟刘清明没多大关系,但是他是张熙瑶的长辈,早些年跟张熙瑶的父母是同事,两家关系蛮不错的。后来张熙瑶父母双双出车祸身亡,他对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蛮照顾的。特别是他老婆陈梦琴对张熙瑶更是亲的跟自己亲侄女似的,时不时送点肉菜之类的。

    年数到了,长的又是花枝招展,给张熙瑶说媒的也多了。张熙瑶不厌其烦,时常把刘清明当挡箭牌。这不,孙望这儿就以为刘清明是她男朋友。

    本来嘛,孙望还想栽培下这刘清明。毕竟这小子看起来白白净净,虽然不是长的特好看,但是看起来总归是个好人。张熙瑶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嫁给刘清明可能亏了,但是,看张熙瑶那态度,孙望也没辙。

    可是,刘清明这小子竟然这么不靠谱。

    干了四五个月了,每月领三千块的基本工资。但是,三个月加起来的单子不到一千块钱。

    这是个何等奇葩的业务员啊?

    更扯淡的是,这家伙一周里头能迟到五天。除了周六周日休息不迟到,他天天迟到。

    当孙望看到考勤表的是,他的嘴角每次都想抽筋。公正如他,想到那个没了父母的小侄女,也不得不假公济私,把他的考勤记录给改了。

    不然,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这小子不但三千块基本工资没了,甚至还得倒贴。

    更可恨的是,这小子还在公司勾搭别的女孩儿。这让孙望几乎忍无可忍,如果不是怕张熙瑶知道了伤心,他早就把刘清明抖出来了。他现在是恨不得扒了这小子的皮。

    “今晚跟熙瑶一起来我家一趟,你婶儿最近新学了几道菜,嚷嚷着非让你们尝尝”

    不管心里怎么恨,孙望决定还是敲打敲打这小子。总的来看,刘清明没干过什么坏事,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他觉得,年轻人,有错误不怕,知错能改就行。

    哒哒哒~~~~~

    一阵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传来。脚步声间距段,但没有仓促的感觉。显然是个很沉稳、自信的女人。

    走过来正是公司的总经理周怡如,身后是她精明干练的秘书琳琳。

    周怡如,年龄23岁,身高165,纤腰丰臀,酥胸饱满。尤其是她那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把凹凸有致的尤物身材彰显的淋漓尽致。头发乌黑,露出粉嫩的颈部,微微昂起的头,让人在她跟前不由得有些自惭形愧。

    她天成集团董事长周天成的独生女。可以肯定的是,这家扎根县城,目前业务遍及全球的巨型工业资本,以后肯定是要落到她的手上的。

    而且,目前有传言。周天成虽然年岁只有五十出头,却得了肺癌。时日怕是无多。

    从初中开始,周怡如就是身边男生的梦中情人。此时天成集团,更不用说了。别说那些还没有结婚的年轻精英们跃跃欲试。就是那些已经到迟暮之年的老家伙竟然也春心萌动。

    刘清明不止一次的在公司里听到别人的议论。

    更扯淡的是,有好多回,他都看到,孙望这个满身争气的头发都有些发白的老家伙竟然在周怡如后面盯着周怡如走路时微微扭动的翘臀。

    “周总”孙望恭恭敬敬的说道。其实,本来天成广告传媒总经理的位置,他是最有资格做的。但是,很不巧,周怡如一屁股扎了进来。但是,孙望自打年轻时候当兵开始,服从命令就是他的本能。不论年纪和资历,他只认领导。更重要的是,整个公司都是周怡如他们家的。

    几个前台小姐一时都有些忐忑,她们刚才那样不顾形象的开玩笑这是不允许的,这刚好碰到老总,不知道老总看到没有,也赶忙调整好表情,恭恭敬敬的喊道,“周总好”

    特别是刚才那个李欣,心中十分纠结,很担心周怡如看到刚才的一幕。

    公司不允许员工之间谈恋爱,这是明文规定。虽说这种东西大多名存实亡,但是,撞枪口上,老板杀一儆百也不是没有。即使是刘清明跟她并没有谈恋爱,但是刚才同事们起哄总让事情有些麻烦。

    周怡如冷冷的扫一眼刘清明,看到他手上提着的胡辣汤和油条,脸上更是泛起一层寒霜,“刘清明,下班前到我办公室一趟。”

    “周总……”孙望想说些什么。

    “孙总,我对你很失望”周怡如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孙望,“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位值得尊重的长者,不会有任何徇私的行为。”

    孙望皱了皱眉头,难道周怡如已经知道他给刘清明改考勤记录的事了?

    “我警告一些自以为为公司做贡献的老人们,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大的功劳,也不要以为自己在某个位置上坐久了,就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无论你能力多强,资历多老,天成广告传媒不缺你一个,这话适用于整个天成集团。”

    周怡如淡淡的看了一眼刘清明,便转身从楼上走去。她的那个秘书却是给刘清明留了个不屑的眼神。

    孙望却是一脸的落寞。不得不说,他这一辈子也是风波不断。早年他在国企里头已经做到不错的位置了,甚至做到了一把手的位置,也提拔接济了许多亲戚朋友。可是,他为人刚直,没有给家里捞什么好处,后来国企倒闭,他们一家的生活陷入困顿。他忍着心里的难受去攀附那些早年靠着吃他饭的亲戚们,却也是只能挣扎着过日子。

    后来天成集团把这个废弃的国企收购了,可谓是救济了一大批下岗职工。他身为这个国企的一把手,虽说,国企已经倒闭了。但是,还是被政府赶鸭子上架,参与了与天成集团的谈判。后来收购完成。周天成看他忠厚刚直,对这个国企各种关系问题也熟悉,就让他继续担任这里的一把手。后来天成广告传媒成立,并且在这个院子里的写字楼里办公,就又给他挂了个公司的副总。这些年,他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想要报效周天成的知遇之恩。不管天成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天成集团都把这个国企的大多数工人从泥潭里拉了出来。不但,大多数人都进入了天成集团下属的企业里工作。而且,各种社保问题,天成集团也一应解决。甚至于,当年因为政府财政陷入困境,那些退休职工养老金停发,天成集团都揽了过去。

    身为那些下岗职工一员的孙望对于周天成的感激可谓是深入肺腑。在跟随周天成之前,他的日子是一日不如一日,甚至于连妻儿温饱问题都得头疼。甚至于,儿子当年摔断了腿的医疗费,他都得抱着儿子像讨饭似的朝着亲戚挨家借。不知道多少次夜晚无人的时候,他和妻子抱头痛哭。而进入天成集团之后,他家里不但日子改善过来了。而且,依靠优厚的待遇和各种福利,前些年,日子不但缓过来了,而且比当初好上十倍。

    周怡如刚才的警告是很严重的。虽说,这个废弃的国企开发问题一日未解决,周怡如,甚至于整个天成集团都不会把他轻易解雇。最多解除天成广告传媒副总的职务,让他继续在开发委员会里挂职。但是,孙望很羞愧。毕竟人家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来着,他反而徇私,破坏了公司的制度。虽说,这种事平日里公司里的其他领导也没少干。毕竟水至清则无鱼,要是没露出来也没多大事。可是,被周怡如这样大庭广众的说出来,让他的颜面几乎扫地。

    “老孙,放心吧,没多大事”刘清明笑着拍了拍孙望的肩膀。

    孙望气的都想抽这小子两巴掌了,“放屁,什么没多大事,你不知道这事多严重吗?就算他们不动我,但是你呢?天天迟到,搁哪也给你开除了。你知不知道啊,周总接手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在他还是这里总经理的时候得到她赏识的机会是多么不易。她进入集团总部,大多都是她不熟悉的人。这些天成广告传媒的跟她熟悉的人,有许多十有.都是有机会跟着她进入高层的,你明白吗?可你倒好,唉。”

    “你孙老德高望重,刚好这个破院子开发在即,周总上台第一件事肯定是要解决这个集团接受十年都未解决的烂摊子来树立威信,刚好你孙老又是这个院子里各种关系最熟悉的人,是开发的关键。帮助周总顺利巩固权威,这样的拥立之功。我想想,退休十有.能混个副总裁的待遇。现在呢,帮我徇私篡改考勤记录被周总发现了。刚直忠实的形象没了,孙总肯定会重新考虑你以后在集团的位置的,是吧?”

    刘清明冲孙望嘿嘿一笑,眼里却更是玩味。

    “唉,我到老了也没啥了,也不求啥功利了,毕竟现在的境况比我前几年想象的好多了,就是有点对不起天成集团,对不起周天成先生”孙望一脸的失落,突然怒气冲冲的看了看刘清明,“倒是你,这下子开除了,不止机会没了,连工作也没了。天成集团的职位,你到哪找去。熙瑶跟着你,真是瞎了眼了”

    关于他和张熙瑶的关系,刘清明已经解释了不下十遍了。但是,这老家伙似乎一直在装聋作哑,也懒得跟他说了,看他一脸落寞,倒是跟他讲了讲,“老沈,你想多了,周天成那家伙哪那么小气啊,改个考勤记录算个屁啊,你没看大家都在改,谁没个迟到啊。你老沈蛮不错的,周天成看在眼里的。别说迟到不迟到的问题了,就是你老沈截留广告公司利润周天成也没意见的。你没见他旗下那几些个厂子的老总没,谁没有损公肥私啊?你啊,就是忒老实了,要不然,早些年倒闭,别的倒闭一把手个个吃的肠满腰圆的,你老婆孩子会连个看病的钱都没有吗?最重要的是,周怡如那娘们儿不会开除我,她要是开除我,周天成周董事长也不会答应啊。”

    孙望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刘清明说的那些他老实这类话是真的。他当年甚至也后悔过为啥在位的时候多少不拿点这种事。但是,每次他的这种念头都会让他羞愧的无以复加。后来他也明白过来了,他命里就是那种忠厚的人,干不了损公肥私的事。虽然早些年苦了老婆孩子,但是,总算也熬过来了。

    可后来刘清明竟然说周怡如不会开除他,还娘们?还就算她开除他,周天成董事长也不答应,可把他又气坏了,“周天成董事长知道你小子是谁吗,还他不会答应?”

    孙望皱了皱眉头,他是真为这不务正业的小子有点头疼。这小子这么不成器,以后熙瑶那丫头可怎么办。现在要是刘清明真被开除了,别说其他了,回家他那个疼张熙瑶疼的比自己家孩子还要厉害的老婆都能跟他闹翻天。怎么干的副总,连个业务员都保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