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5章 小杂毛
    孙望对于刘清明的关照,他也是记在心里。这个在许多人有些顽固的老头儿,或许并不是那么可爱,甚至于可以说有点讨厌。特别是,孙望对于公司的纪律、制度平日里头那种包公似的铁面无私。可谓是油盐不进,无论是给钱,还是那些年轻小姑娘有意无意的媚眼。

    但是对于张熙瑶这个没人管的晚辈,他却无法对刘清明硬下心肠。

    刘清明有些不忍心的看了看孙望,“老孙啊,你丫就老糊涂了,我明明就不需要你改什么鸟考勤,你自己个傻愣愣的还改,不知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孙望差点一口气没提过来,给气晕了过去。这小子丫的竟然还不承情?心里暗暗的想道,你当我愿意给你改啊,要是不改,你丫还工资呢,连毛都没有了。不过想想,这小子以后被开除了也不用再违反纪律了也松了口气。

    不过这小子要是被开除了,干啥呢?孙望又头疼起来给这刘清明安排工作了。

    “听话啊,以后别改了”刘清明认真的说道。

    “……”孙望怒气冲冲的看了看刘清明,却是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

    张少阳是跟刘清明同一批进公司的。他家世不怎么好,但是知道努力,考上了国内的一流大学。毕业后,由于父母都已年迈,哥哥早已在大城市安家,却因为嫂子的问题,对父母基本上不闻不问。他果断留在家乡照看父母,县城工作不好找,大多数是低技术没发展还工资低的小企业一线工作。当时张少阳都逼的差点去当普工了。

    或许是上天怜惜他这份孝心,天成集团公司招聘把他招了进来。虽说没有把他留在集团总部,而是把他分到了旗下的广告公司。但是,他还是十分知道努力的。天成集团招聘的大多都是精英,张少阳的努力并未让他出类拔萃。但是,他很满意,底薪三千,双休,逢年过节放假,而且各种福利可谓是令人羡慕。加上他的业务提成,他一月拿一万块钱都不成问题。

    张少阳跟刘清明关系不错。不为别的,张少阳第一个月工作,生活费比较少,电瓶车坏了,连修的钱都没有。别人由于都是刚认识,没啥人敢借给他钱。张少阳又不想像本来生活就艰难的爹妈要钱。搞的差点跑步上班。刘清明借给他了一些钱,还隔三差五请他这个上大学就节俭吃咸菜吃的面黄肌瘦的有志青年吃顿大餐。

    对于,头个月刘清明对他照顾,张少阳是很感激的。

    他常常劝刘清明努力点,而且他时不时还把他的业绩分点给刘清明。不过,刘清明这家伙每次都搞黄了。搞的他也是郁闷的头疼。

    甚至怀疑,刘清明这小子不会是个二世祖来公司就为了泡妞吧。

    不过凭着这几个月的观察,张少阳发现,这小子从穿着还是饮食,亦或者其他生活习惯来看,这小子跟他一样,活脱脱一.丝。除了跟副总孙望有点关系,孙望比较照顾他,也没别的了。

    “清明啊,我问明白了,是我们二科科长长钱刚搞的鬼,他对你很不满。”

    张少阳走到刘清明桌子前,坐到他跟前,低声说道。他这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如果是他们科科长钱刚知道了,他肯定是要被穿小鞋的。不过,在他心里,天大地大,义气最大。他并不介意,别人发现他是跟刘清明站在一起的。

    刘清明裂开嘴笑了笑,“钱刚嘛,他对我不满不是一天两天啦”

    “你小子可别大意,别以为有孙总护着你就稳如泰山了。钱刚找了杨总,让杨总直接递给了周总,据说杨总递上去的还有证据。是沈总改你考勤记录的证据。这次搞不好连孙总也给坑了”张少阳皱了皱眉头说道。

    “放心吧,没多大事,只当是钱刚放了个屁”刘清明无所谓的说道。

    张少阳看见刘清明满不在乎的样子,郁闷不已,说道,“你小子栽就栽在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了。你也不瞅瞅,这多大阵仗啊。证据确凿,人证物证都在。你就是周天成的女婿,这次也得栽?”

    刘清明脸色此时很奇怪。张少阳是个神算吗?虽说他不是周天成的女婿,但是已经快了。而老婆,就是这个周怡如。虽说他极其不愿意,但是,奈不住那个整天为这个国家操碎了心的师侄的苦劝。

    跟张少阳闲扯了几句,张少阳就忧心忡忡的无奈离去。他知道,他也没辙了。只能等刘清明被开除了,再帮他介绍个好工作了。他在跑业务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不少人脉了。已经帮同村的几个发小找了工作了,在村里头他这个大学生兼天成集团业务员已经算是个人物了。

    “喂,是小杂毛吗?”刘清明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京城,某座深山里。烟雾缭绕,山清水秀。这里曾经是个有名的景点,不过建国后渐渐的就很少人来了。不是别的,是这地儿总是鬼打墙。跑到这儿,不管怎么搞,都得原地踏步。虽说不伤人,有时候能把人吓个半死。前些日子某个网上有名的大胆儿,来这儿探险,最后竟然被吓的住院了。

    一个头发和胡子都发白的,牙齿都快掉完的老道士正在给一群西装革履的家伙们讲课。

    这帮家伙有佛、道、巫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协会会长,甚至还有几个洋鬼子。还有宗教委相关各部门的大员门。

    这些平日里头在各个领域都是跺跺脚颤三颤的家伙们一个个拿着小本本恭恭敬敬的记着笔记。老道士突然面色一变,下面这些听课的家伙们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

    阿嚏~~~阿嚏~~

    老道士打了两个喷嚏,下面的的人才算送了口气。原来道长不是生气了,是打个喷嚏而已。只见老道士皱了皱眉头,“奶奶的,哪个狗日的骂老道呢”

    突然之间,一个小道童急冲冲的拿着电话冲了过来,“师祖,师祖,电……电话”

    老道士一脸寒霜,大声喝道,“干嘛呢,没看到给领导们讲课呢。听没听说过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们。没看到底下这帮狗官们最小的官儿都比令尹大啊,把你灭门了啊?”

    那群拿着小本本做笔记的家伙们一个个满头的黑线。领导?哪个是领导啊?才你这老杂毛跟前,有人敢称领导吗?要是领导还拿着小本本小心翼翼的听你这老王八蛋讲什么啊?不过,听到后面,那群家伙们一个个又是紧闭嘴巴,一个个谁也不敢说什么了。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这种封建社会的东西哪能适用于现在啊。

    而且,他们这些管宗教的家伙们跟县令和令尹扯个毛关系啊。虽说,他们的级别在哪摆着呢。但是跟那些个县令啊、令尹的扯什么关系啊。倒是有几个家里的晚辈当个县长什么的却是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查查,哪个狗日的干鱼肉百姓的事了,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纠正过来。不然,让台上这老王八蛋知道了,谁能挡得住他的雷霆之怒。

    “师……祖,上面显示是必接?”小道士诺诺的说道。

    老道士皱了皱眉头,他电话里必接的号码是有几个。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必接你还不接,跑这么远送过来啊?”

    小道童委屈的说道,“师祖您说的,这个电话打来,谁也不能接,只能您接”

    老道士还想再骂两句,看到屏幕上的电话号码,一张刚才还满是威严的臭脸立马就变成了谄笑,“哎呦喂,我是小杂毛,我是小杂毛,刘师叔,您老怎么想起给我电话啦,嘿嘿”

    底下那群拿着小本本的领导们目瞠口呆,这尼玛在科幻电影吗?

    小杂毛?还我是小杂毛,连着重复了两边。那屁颠屁颠的模样,就是他们的秘书拍马屁的时候都赶不上。

    这老道士疯了吗?

    竟然说自个是小杂毛啊。

    那群家伙们一个个忍着笑,有几个忍不住了,捂着肚子拱到了桌子底下,捂着肚子张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就那个小道童也笑了起来,小杂毛?师祖太搞笑啦。

    噗~~噗~~~~噗~~~~~~~

    那群忍着笑忍得受不了的家伙们竟然有人忍不住下面放了个屁。

    而刚好,有人低着头张嘴忍着声音正在笑……

    那几个正在笑的家伙,完整的把前面那家伙的屁给吞了个干干净净。

    几个平日里头在办公室除了放屁让别人闻的家伙,竟然吃了个屁,还是那么臭的屁。几人立马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了,跟前面放屁的那个家伙扭打在了一起。

    “干什么呢,都他妈的不想活了”

    老道士突然冲着那几个打架的人吼道,两双本来垂垂老矣的眼睛突然迸发出只有在老虎眼里才看得见的锋利目光。

    几个人立马停手,吓得瘫坐在那。别说是他们了,再比他们高几个级别的领导,问老道问题都得用‘请教’二字。他们竟然在他讲课的地方打架。这不是找死吗?几个人全部是一身冷汗,全然忘了自己刚才吃屁的事。

    “吼什么吼,小杂毛,长本事了啊,你让谁不想活呢”电话里突然传出一个暴怒的声音。

    老道士锋利的目光立马收敛了起来,露出慈眉善目,“刘师叔,您误会了,您误会了,刚才几个小崽子有点闹腾,我教育教育他们”

    “误会你个球,你厉害个球你啊,教育是这么教育的吗?现在讲究师生平等,知道不,有你这么教育人的吗?我以前怎么教育你的,你是不是都忘了”

    老道士一脸郁闷,怎么教育的?你当年把我的腿打折了多少次啊。想起无数次,他被电话那头那家伙打折了腿,他师父含着泪给他接骨的过去。老道士就想跟他吵吵,不过瞅瞅自己这把老骨头,要是再被打折了,别说是他师父了,神仙也接不上了。

    比起电话那头那家伙的教育方式,他的教育方式真的是很温柔了。

    虽然,没有电话那头那家伙残酷无比的教育方式,就没有他如今的成就。他也是打心眼里感激那个人,但是,他真想跟那个人理论理论教育方式。

    不过想来想去他也没胆子去跟那家伙理论。

    “刘师叔,您就饶了我吧。”老道士谄笑着说道,“您老到底有什么事啊?”

    “什么事?说起这个,我又想教育教育你了。你怎么搞的啊,没跟人家讲清楚啊,我帮他们看家护院,那娘们儿竟然给我脸色看。你还说让他做我老婆呢,有这样对老公的老婆吗”电话那头怒气冲冲。

    “师叔,师叔,是假的,是你假装是他丈夫。我刚才听周天成那小子说,他把结婚证已经给您办好了”

    “假的也不能这么玩啊,不行,我不干了,这活干的太窝囊。不行,你来干,再不行,让你师傅,还有你那几个师叔伯干”

    老道士脸上又露出谄笑,声音尖的就跟太监似的,“师叔,您看,我和我师傅这张老脸不被人吓死也就行了,还假装人家老公。您说笑了,至于说,我那几个师叔伯,您也不是不知道,除了王师叔十年前我远远的见了他一面。其他几个,至少已经二三十年没见了,谁知道还活着没有啊?除了您老都一百岁了还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还能有其他人选吗?”

    “我不管,我就是不干了,那娘们还让我下午去他办公室,估计是要开除我了,太tmd受窝囊气啦”

    “师叔,您知道的,天成集团那个医药研究所究竟有多重要。那是关乎天下黎民百姓的。要是出了什么差池。您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那些洋鬼子们的病毒究竟有多可怕。今年年初东北就出现一例吃人脸病毒的事儿。要是不护住那些研究成果。他们一旦发生攻击,电影里那些丧尸僵尸满地的情景可不仅仅是电影。我代表天下黎民求您了。更何况,那周怡如长的还蛮漂亮了,要是换成六七十年前我就直接自个上了。哪还能留给您啊。”

    “我去,你知道吗,你前边义正言辞的都快把我说服了,可是你竟然又提起了那娘们……”

    “师叔,我给周天成点压力,让他管教管教他的女儿”

    “你得给我好好记着,我要是牺牲了,你得把我名字刻在纪念碑上,可不能辱没了我的功劳”

    “……”老道士一阵无语。照着他这位师叔现在的身体机能,鬼才知道他能活的什么岁数。他和师父的牙都快掉完了。他这师叔竟然还跟青春美少年似的,人比人气死人。他那师叔居说也没什么绝世的天赋,可以说当年还是个资质烂到渣那种。不过,这家伙竟然练功练岔气了,俗称走火入魔了。结果,竟然练城了一身纵横几大洲强横力量。

    据说前几十年他给某小国国王带了顶大绿帽,被人家用五十多辆坦克轮番轰炸都没被轰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