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7章 碰瓷
    碰瓷这种事,平日里随处可见。

    这种事大多是地痞流氓混口饭吃。欺行霸市,被称之为黑社会的那些人把钱收了就了事了。不熟悉的人就得碰碰瓷了。有人或许说,黑社会那是敲诈勒索。碰瓷是碰瓷,两回事。

    也有人说,碰瓷的大多是苦命人。不是老就是弱,要不谁愿意干这个?但是,你怎么不说黑社会是苦命人啊,恐怖分子是苦命人啊?要是能有安生日子,谁去玩命啊。碰瓷就是敲诈勒索,就是黑社会,就是地痞流氓。黑社会遇到熟人,大多收了保护费了事,要是不熟的人,想要硬抗,那也没几个黑社会直接打上门这种白痴行径。大多是摸着人的小辫子,狠狠嘞着。趁没人的时候砸你的窗户,砸了你的门。

    你要是敢找上门去理论,或者想要去报复?得了,你估计只张张嘴骂人家几句,人家就躺地上了。警察来了,你还受害者?人家认证物证俱在,你丫的还活蹦乱跳的。

    想要公了,继续跟人玩?

    在街上专干碰瓷这种事的人,大多是没混出头的。你看那些年老体衰玩碰瓷的家伙,这辈子估计都是街面上没几个惹的起的泼皮。混出头的大哥们都坐车里玩女人去了,谁上街干这累活啊。

    别嫌那些干碰瓷的老头儿老太没啥出息,但实打实的敲诈勒索。但是这种人,别说警察不想治。有恒产者有恒心,那些道上大哥们见了警察估计心里会发憷,因为他们的车子、房子,还有女人们等着他们去享受呢。要是派出所真下手收拾他们,他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但是,那些在街头搞碰瓷的家伙们。尽是些留不住钱的家伙们。不管坑来多少钱,十有.多挥霍完了,哪来的恒产。破罐子破摔,谁也不怕。警察抓他们?把他们关监狱?得了,浪费国家粮食,这种人也没啥大错,判不了几天。出来来了更皮。估计,这辈子没少跟看守所和监狱打交道,他们也没啥可怕的。

    如果再来个什么苦命的老头儿老太儿家里没人管了,或者走投无路了才干这个。要是警察把他们抓起来,得了,搞不好又一出欺压百姓的大戏。

    总之啊,警察见了他们也是挺头疼的。

    看着车窗外那老家伙又哭又骂跟打死了他老爹似的,张熙瑶一脸愁容,有些紧张的抓住了刘清明的手,她还是很少遇到这种事的。可以说基本上就没遇见过。

    “刘清明,怎么这么倒霉啊,早知道不让你来接我了”

    “关你接你啥事儿啊,该我倒霉,哪都能遇见”刘清明拍了拍张熙瑶的手背,开车门下车。

    就这么一小会儿,已经不少人围了过来。毕竟交通事故这种事大家都喜欢围观。

    “我去,刚才忘了拍下来啦,这种碰瓷简直就是奇葩啊,倒车跑了这么远,又扑了上来,这老头儿简直碰瓷界的奇迹”

    “嘿嘿,我拍下来啦,回头发网上”

    “唉,怎么整的啊,你看把这老头儿撞的,疼成这样了”

    “我去,你不知道现在这路人都不守交通规则,特别是老年人,根本不管红绿灯”

    “你有没有同情心啊,你看人家都疼成那样了,你还说人家。开车慢点怎么了,人家老年人前些年就没红绿灯”

    说什么的都有,总之,有好些个人还是不明白事情的真相的。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老头儿被撞了,开车的人有不谨慎。

    刘清明没吭声,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了老头儿。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老头儿抓过钱塞进兜里,竟然还坐在那哭闹。

    刘清明眉毛一挑,这里老头儿也不道德了,刚才他倒车跑了这么久,老头儿扑上来,他的碰瓷行动可谓是失败了,而且扯上也有行车记录仪,真闹开了,老头儿估计也占不住什么理,就是太麻烦,而且刘清明还给了他几百块钱,也够意思了,这老头儿竟然还不罢休,“我说,你还不走干嘛呢?做人可不能太过分了啊?”

    老头儿却是撒泼撒的更厉害了,大骂,“王八蛋,把老汉撞成这样竟然还说老汉过分”

    说着,老头儿抓起一块砖头朝着车子上狠狠的砸了过去,一下子把崭新的扯上砸了一凹陷,砖头在车头上跳了几下差点砸到车玻璃上,把张熙瑶吓得也赶忙跑了下来。

    刘清明大怒,尼玛的也忒过分了,给脸不要脸。特别是张熙瑶从车上慌慌张张的样子可把他气的不轻,抓住老头儿的衣服就把他像拎小鸡一样从地上拎了起来,狠狠的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老头儿看到刘清明竟然敢打他,似乎也是气的不轻,挣扎着要跟刘清明对打。

    可是别说老头儿已经年老体衰了,就是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又怎样。刘清明大耳巴子一巴掌一巴掌的朝着老头儿脸上抽了起来,“我让你砸劳资的车,我让你碰劳资的瓷,我让你收了劳资的钱还撒泼,我去你妈的,打死你个老东西”

    刘清明把老头儿扔到地上,两只脚狠狠的朝着他身上踢了起来。

    似乎还不解恨,刘清明一下子蹦到老头的脑袋上,双脚在老头儿的脸上猛踹了一下。

    知道老头儿碰瓷的个个暗中叫好,这tm太解气了。老头儿碰瓷的区域基本上就没变过,这地方别说外地来的车了,就是这附近的人也深受其害,不少人都被老头儿敲诈过。

    老头儿作恶时间不短了,但是却没人敢制他。就连那些在道上声威赫赫的大佬们被老头儿堵了车,也乖乖交了钱了事。老头儿也懂事,明白不可过分,不然肯定死的连渣都不剩。

    不过,今天似乎是遇见硬茬了。

    刘清明虽然打的狠,但是力道控制的也准,只是让老头儿感觉到疼,但是并没有伤他的身体,甚至于连表面也看不出他受什么伤。

    但是,老头儿现在那滋味啊,比被打残了好受不了多少。

    疼的他只想求饶,不过刘清明把他打的连喊疼都喊不出来了,只能嘴里断断续续的惨呼。

    不过,不明白情况的人却是暗骂。这年轻人也太嚣张了吧,把人撞了,不赔钱不给人看病,连句好话不说也倒罢了。竟然还打人家,还把人打的这样狠。

    到底是哪里的官二代富二代啊?难不成他爸是某刚?

    就是某刚他儿子也仅仅是把人撞了想要逃避责任啊,这丫的竟然把老头儿打成那样?

    有好多人都跃跃欲试想要阻止刘清明,毕竟这家伙实在是太残暴了,太过分了。你就是再嚣张也不能这样啊。

    可是,好多人看到刘清明张狂的再打老头儿,却是大多心里打鼓,却没人敢真正上前。

    “说,以后还碰瓷不碰瓷了?”刘清明放慢了动手的速度,给了老头儿喘息之机。

    “我错了,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碰瓷了”老头儿一边呜呜的哭着一边求饶。

    刘清明琢磨着给这老家伙的教训应该也够了,正琢磨着要停手,远处却是传来一个女声。

    “住手,你干嘛呢,还不停手”没过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人和两个警察过来了,“你再不停手我就开枪了”

    刘清明瞅了瞅三人,两个警察年纪都四五十岁,女人手里拿着枪,虽然穿着便服,但是估计也是个警察,而且俩老警察一直跟在女人身后,估计这女人还是个领导。

    他一直都是一个守法公民。如果不是警察违法欺负人,他一般还是愿意把实情交给警察处理的。毕竟警察象征着政府的权威,要是没了权威,出了乱子,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你也太嚣张了,把人撞了,还把人打成这样”女警察冷冷的看了一眼刘清明。

    “老赵,老王,把他烤起来,回去审审”女警察冲后面两个老警察说道。

    老赵和老王有些犹豫,他们都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对于这儿的事儿基本上是了如指掌,虽然没有看到事情经过。但是,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吓得发抖的老头儿他们却是认识,丫的碰瓷专业户嘛。就连老王的亲戚都被这老东西讹诈过,当时老王说情,这老头儿竟然一点情分都不给。

    这小子打人虽然很过分,不过老赵和老王心里其实还蛮解气的。而且,他们也觉得这小子估计还是个受害者,瞅着车上那被砖头砸的坑,搞不好还是被老头儿砸的。

    现在要把人拷回去,人心都是肉长的,俩老警察觉得有点过分。

    “哎呦喂,青天大老爷啊,您可得为我做主啊,这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把我腿都撞断了,竟然又把我的另一条腿打折了,可把我疼死了,哎呦喂,我估计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老头儿看警察来了,似乎还偏向于他,立马就大哭起来。搞的跟受了莫大冤屈似的。

    “老人家,您别哭,您别哭,我们肯定会把犯罪份子绳之以法的”女警察看着老警察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忍心,恨恨的看了一眼刘清明,然后冲着两个警察说道,“你们俩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他铐起来”

    “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啊,没看到这老东西是在装的吗”刘清明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不信你闻闻周围的人,你再不信你把监控调出来看看,我丫的根本就没撞他……。”

    女警察根本就给刘清明辩解的机会,看两个老警察没动静,冷冷的说道,“老王,老赵,我不管他是不是有什么背景,你们先走要是不铐了他,我停你们的职。回去之后给老人做司法鉴定,然后让刑警队对他进行刑事拘留,这次不把这恶徒判了,我誓不罢休。”

    老王和老赵相视苦笑,得了,她竟然以为刘清明有什么背景,他们不敢动手。领导话说这份上了,不管怎么个情况,他们也得动手了,走到刘清明跟前,说道,“对不住了兄弟,我们于所长正在气头儿上呢,到所里我们帮你解释,不过你也打的也忒狠了,我老远都看到了,你竟然在他脑袋上蹦,也不怕蹦坏了麻烦啊。”

    张熙瑶急的都快哭了,赶紧跑了过来,冲着女警察喊道,“你们不能抓他,不能判他的刑,是这老头儿碰瓷的。”

    女警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谁,你看到了全部经过,要为他作证?”

    “我看到了全部经过,我跟他一起的,我是他女朋友,我要为他作证”张熙瑶紧张的说道。

    刘清明一脸无语,这白痴女人,竟然说是他女朋友。女朋友做个毛证啊。

    “女朋友?”警察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他女朋友,你不能作证,带走。”

    可就在张熙瑶紧张的只想跺脚的时候,那个在地上哭的老头儿,看到张熙瑶突然瞳孔收缩,然后在地上大吼,“是我错了,我不是东西,我昧了良心,我碰瓷,我有罪,求政府抓了我吧,别抓他了,呜呜,我错了。是别人指使我碰瓷的,刚才小伙子明知道我碰瓷还给我钱,我不是东西,昧了钱,还要折腾他。”

    老王和老李差点没被老头儿的表现惊的摔倒了,这老王八蛋怎么回事啊?

    难道是被打傻了?

    别说是老王和老李了,就是其他围观的人,也都傻眼了。

    这老头儿难不成得了失心疯?

    刘清明和张熙瑶也是目瞠口呆,这老头儿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