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08章 他能办什么事儿?
    “老先生,您别怕,有什么委屈您都告诉我,不管他的背景有多么的吓人,我都会为你做主的。你不用怕他,你看我都把他给他抓起来了”

    女警察也是愣了,不过,她想的更多的是老头儿肯定是害怕刘清明事后报复,蹲下身子冲他说道,然后又看了一眼刘清明,“你要是再敢威胁他,我拼着这工作不要,也要为民除害。”

    刘清明一脸无辜的看了一眼老王和老李。

    “不能啊,你不能啊,你这娘们儿怎么回事啊,都说了是我干的,我碰的瓷啊,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

    老头儿突然抓住女警察的胳膊,大声的说道。女警察吓得赶忙挣脱,站起来躲开,老王老李也赶紧堵住老头儿。

    而刚才还吼着两条腿断了再也站不起来的老头儿,竟然现在又蹦了起来。

    女警察这时候也迷茫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余所啊,这老头儿是个惯犯,平日里就在这儿靠碰瓷吃饭呢”老王低声的冲女警察说道。

    女警察一脸的纠结,这丢人啊,本来为民除害呢,怎么闹了这么一出帮助碰瓷惯犯碰瓷的事儿了,冲老王狠狠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啊。”

    老王一脸无辜,他倒是想说啊,刚才每次想说的时候,您余大所长都在为老头儿伸冤,说了不是让您下不来台嘛。

    谁知道那老头儿竟然来了这么一出啊。

    刘清明摇摇头,撇了一眼女警察,这智商也能当警察?老头儿那撒泼的样子,一般有点经验的警察都能看出来。这智商跟猪一样的女人是怎么干到所长的。

    女警察气闷。这事明显是碰瓷了,至于说刘清明打人,虽然刚才打的挺凶恶的,不过这头儿似乎身上不见伤啊,而且还活蹦乱跳的。

    简直就是糊涂账。

    就在女警察郁闷的时候,老头儿扑通一下跪倒了张熙瑶跟前,张熙瑶赶忙把老头儿扶了起来,老头儿哭着说道,“闺女,对不起,我不是东西,我昧了良心,竟然对恩人碰瓷。”

    张熙瑶皱了皱眉眉头,搞不明白老头儿说的是什么。刘清明也不太明白。

    原来这老头儿也是个苦命人。他叫张老二,本来一家五口人,妻子儿子儿媳妇,还有个小孙子。日子顺顺当当,虽说都是下力人,但是,这几年光景不错。一家人干的都挺带劲,都打算在县城买房了,却出了变故。

    张老二的儿子在外打工,儿媳妇在老家带孩子,却跟同村一个男人勾搭上了。张老二的儿子回来之后,村里都是风言风语,他那个媳妇竟然还死不认错,还讽刺他没本事,没钱什么的。竟然当着他的面子跟人家勾勾搭搭。张老二的儿子气愤不过,把他媳妇和那个情夫给捅死了,然后去公安局自首了。张老二的老伴儿一口气提不上来,心肌梗塞死亡。

    张老二年迈,去工地上都没人要了,就带小孙子孤苦伶仃的生活。

    前几年张老二的小孙子突发急病,靠他捡破烂挣的钱别说看病了,俩人吃饭都成问题。

    张老二抱着小孙子在医院门口大哭,遇到了张熙瑶。张熙瑶问清楚情况之后,给他们颠覆了医药费。其实也没多少钱,只不过一千多块钱。

    张老二的小孙子的病治好了,但是,他却只顾着给孙子看病没注意留张熙瑶的地址。问了好多人,医生,护士什么的,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位好心的姑娘。

    张老二想过无数次报恩的场景,甚至于想着自己老了可能还不了了恩,整天给孙子讲张熙瑶的容貌,让他长大了一定要报了这个恩情。

    却是没有想到,遇到恩人竟然是在这么个情况。

    他不止没能报恩,还要坑恩人。当看到张熙瑶,得知刘清明是他男朋友之后,张老二羞愤欲死。他基本上是家破人亡了,能活着就是指着那个小孙子了。那一千块钱或许不多,但是在他眼里当时却是比什么都重要。

    天都不管他们了,这个姑娘救了他们。他却要坑他们。张老二心里是真难受。

    张熙瑶对这个张老二印象不多,不过还是记得有这么一回事的。张老二家里的事儿让她心里也是泛酸,眼角多少有了一些晶莹剔透的东西,“老先生,以后别干这个了,好吗?回头我帮你瞅瞅看,看有什么适合你看的没有,就是没有也行,缺钱的话,我以后每月都给你们一些,虽然我挣的也不多,但是吃饭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成吗?”

    张老二鼻子泛酸,嘴角颤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熙瑶了。心里就一个事儿,不能对不住这个好心的姑娘。

    夕阳洒在这一老一少身上,总觉得张熙瑶精致的脸庞的发梢之末有些圣洁的东西在风中,一摇一荡。

    “闺女,我跟你们说,给我钱让我害你们的那人姓何,当时他还给一个人打电话的,喊什么蒋少,应该就是那个蒋少吩咐他的,你们心里得有个底。那个姓何的刚才还在这儿呢,这会儿走了。”张老二冲着张熙瑶说道。

    刘清明笑了笑,跳梁小丑的手段罢了。

    姓何,蒋少?张熙瑶心里也有底了,不就是那蒋峰跟何亮嘛。她其实本来对蒋峰的印象还蛮好的,倒是没想到竟然暗地里唆使人干出了这种事。

    真下作。张熙瑶心里也对刘清明产生了一些歉意,这些麻烦是因为她才惹上的。

    ……

    “这世上有太多令人悲伤的事,你管不完的。老头儿现在除了看大门儿,别的也干不了,再有个头疼脑热的,估计就得休息。他俩吃口饭看起来是没多少,但是你要是一直接济,你那一月那几个子的工资,日子以后估计得紧梆梆的”

    刘清明一边开车,一边冲着副驾驶座的女孩儿说道。

    张熙瑶撇撇可爱的嘴巴,说道,“你一个月也是那几个子儿的工资,邻居陈大妈家那七八万医药费是谁出的,还有每个月那一千多药钱,谁出的?”

    刘清明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沈望他们家是一幢天成家园的两层别墅,是天成集团给予一部分高管的福利。

    张熙瑶他们家与沈望他们家是邻居,可以说,沈望夫妇是看着她长大的。特别是,父母双亡之后,沈望夫妇对她是真心好。比那些只想贪图她那点可怜财产的叔叔舅舅要好的多了。

    平日里头,张熙瑶也经常来沈望他们家蹭顿饭什么的。

    “来了啊”孙望的妻子陈梦琴冲张熙瑶打了个招呼,却是连看都没看刘清明,只当他是空气。她对刘清明很不满。孙望跟妻子没什么遮掩的,刘清明在公司里的表现她是一清二楚。特别是,刘清明竟然在公司里勾搭其他女人,这让陈梦琴深恶痛绝。时刻想着让张熙瑶离开刘清明这个没本事,没出息,没前途,还不老实的男人。

    陈梦琴甚至都搞不懂,刘清明这家伙长的也不怎么样。而且要家世没家世,要钱也没钱。天成广告传媒的业务员算是个不错的工作,不过据他们家老孙说,这小子吊儿郎当的,时刻处于被开除的状态。可以说社会上最烂菜的那种男青年了。张熙瑶怎么会看上他的?

    而且,他在公司竟然还能勾搭上女人。据她们家老孙说,还是刘清明他们业务科的科长。

    陈梦琴琢磨着,刘清明那个上司情人,十有.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不然,怎么可能看上刘清明呢。当然,她这个小侄女张熙瑶肯定是年轻不懂事,被刘清明给忽悠了。

    “熙瑶啊,我们单位有个男孩儿,长的就跟电视里的明星似的,而且,上的是名牌大学,父母也是走的早,但这孩子很努力,我们局长都器重他,据说马上就要提拔他呢。”陈梦琴坐在沙发上冲张熙瑶说道。

    张熙瑶皱了皱眉头,瞅了瞅跟前的刘清明,说道,“琴姨,您这是干嘛呢”

    “熙瑶啊,你还年轻,不懂事,你慢慢就明白了,选择伴侣很重要”陈梦琴不屑的看了看刘清明,“有些人啊,就不适合当伴侣。没啥本事,而且还不知道努力。更重要的是,也没啥可依靠的东西。”

    “姨,你别说了”张熙瑶苦着脸说道。

    “熙瑶啊,我就明说了,刘清明这小子不靠谱”说着,陈梦琴又瞥了一眼刘清明,“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你说说你,要钱没钱,要学历没学历,要关系也没关系。据老沈说,你上个班根本就没啥业绩,这也倒罢了,稍微知道努力点也行。可是,你瞅瞅你在公司到底是啥样子,要被开除了吧?”

    “琴姨,谁说刘清明他不知道努力啊,他是他们公司的优秀业务员,他们公司还给他配了辆车呢”张熙瑶说着保住了刘清明的胳膊,“而且,就算他是您说的那个样,我也是非他不嫁了。”

    “配车?怎么回事,谁给你配的车?”沈望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张熙瑶说配车的事,就冲刘清明问道。

    开玩笑。优秀业务员,还给他配车?怎么可能?

    “老沈啊,给我配车这事你不知道?”刘清明嘿嘿的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沈望脸色一黯,周怡如为了鼓舞公司的干劲,最近却是添了几辆车。说是给公司拿几个业务特别强的业务员用的。

    可是刘清明怎么可能是优秀业务员啊,怎么也不该给他配车啊。

    难道是?

    沈望眉头紧皱,夏茵宁也太肆无忌惮了吧。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假公济私。还是在周怡如亲自处置刘清明的时候。这也可见夏茵宁跟刘清明的关系到底什么地步了,竟然不惜跟周怡如硬抗。

    这……

    沈望狠狠的看了一眼刘清明。

    “沈叔叔,你给说说,刘清明是不是在公司很努力,不然,公司怎么可能给他配车呢”张熙瑶冲沈望说道。

    沈望叹了口气说道,他觉得还是直说比较好,“熙瑶啊,这小子不是个东西,在公司跟他的上司勾搭起来了。这车啊,我估计就是他的上司给他的。”

    张熙瑶一愣,脸上露出几抹难受,不过随即说道,“是不是叫夏茵宁,我知道她。那个女人很漂亮啊,没想到她竟然看的上刘清明,嘿嘿,看来我还是蛮有眼光的。”

    沈望他们不知道,张熙瑶对刘清明虽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干净的比水都干净。刘清明从来都是张熙瑶的挡箭牌,虽说张熙瑶得知刘清明可能有女人,心里很难受,但是她并不觉得刘清明有什么不对的。毕竟他们之间实打实的不是情侣关系。

    陈梦琴听到张熙瑶这么说,气的脸色马上就黑了起来。

    沈望还想说什么,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喂,老周啊,怎么了,什么,小磊打人了?现在被关在派出所?什么?小磊打的竟然有刑警队长家的孩子?什么不止刑警队长的儿子,还有检察院院长的儿子,唉,这都什么事呢。小磊那孩子脾气挺好的,怎么会打人呢,怎么还一下子打的都是领导家的孩子。”

    陈梦琴正生闷气呢,听到这个,立马吓得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沈望。

    “嗯,好,明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去。老周啊,你一定要照顾一定小磊啊,该打点的你现在就先打点,回头我再把钱给你捎过去。你一定要想办法护住小磊啊,花多钱都行,千万别让小磊挨打啊。”

    沈望一脸严肃的在电话说着,一边说一边往卧室里走,打开保险柜,拿了几叠钱放在包里,冲着刘清明他们说道,“小磊出事了,你们要不先回去吧。”

    “老沈,你说啥呢,我们陪你过去看看”不待张熙瑶说话,刘清明就冲沈望说道。这老东西虽然他蛮讨厌的,但是沈望对他的确也不错。而且在公司刚替他扛了事。电话里他听的清楚,他儿子惹的事儿可不小,打的都是当地权力部门领导的孩子。沈望肯定摆不平。

    而且沈望那个儿子沈磊他也见过,性格还有点懦弱,怎么可能打人呢?当然得罪人是肯定的,这架势,明显是要好好折腾折腾沈望他们一家。

    “老沈,你让这小跟着去干嘛呢,他能办什么事,搞不好还得捣乱”

    几人刚刚出门,陈梦琴正有气没处发呢,冲着沈望说道。

    “姨,你怎么能这样呢,清明也是一番好心”张熙瑶冲着陈梦琴说道。

    沈望正头疼呢,哪有空管老婆的脾气,说道,“行了,人家是好心,能不能帮上忙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你儿子惹了什么事吗,刚才的电话你们可能不知道。法院和刑警队的领导就不说,你儿子搞不好惹了蒋县长了,知道吗,惹大祸了”

    陈梦琴吓得脸色一黑,说道,“常务副县长的孩子也在里头?”

    沈望点点头。陈梦琴拿出手机,说道,“我找找我哥吧,他认识赵书记,让他请赵书记说句话吧。”

    陈梦琴的哥哥早些年就是靠着沈望起家的,后来发达了,却是根本就不理陈梦琴他们一家。沈望在他那受了不少窝囊气了。近几年陈梦琴的哥哥陈天涛巴结上了县委书记赵兴军。虽说,沈望非常不想跟他那个大舅子打交道。但是,现在这情况,他知道他估计去了也很难找着说上话的人。跟他通电话那个老周只不过是个普通民警,根本就起不了多少作用。

    但是,事情到这份上了,不容得沈望不低这个头。

    而当沈望他们一行人到派出所见到情景却是令人无法想象。

    所谓打人者沈磊被关在审讯室里一个小黑屋,从外面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见,他满身是血的被拷在了暖气片上,特别是头上,看起来惨不忍睹,奄奄一息的样子,而那些所谓被打的人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甚至于也没有任何家属来交涉这些事情。

    “儿啊,你怎么成这样了”陈梦琴看到沈磊的样子立马大哭起来,想要冲过去找儿子,却被挡在了玻璃之外,喊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啊,你们怎么不叫救护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