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1章 惹的是蒋县长的独生子
    刘清明摇摇头,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如何跟陈梦琴说了。要说老孙和陈梦琴都是一等一的好人,俩人对张熙瑶的关心和照顾也是毫不掺假的。在公司里,老孙对他的照顾更是没的说。至于说陈梦琴对他有意见,也都是出于关心张熙瑶而已。

    此时这句话说实在有些伤人心,但刘清明还是没怎么介意。他有些理解陈梦琴,这个张荷花和陈天涛或许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得抓住。

    说到底还是为了孩子,陈梦琴心里的难受是无法想象的。

    张荷花却是一把甩开了陈梦琴的胳膊,指着孙望说道,冷笑道,“不是问你,是问他。”

    孙望瞳孔急剧收缩,气的脸上青筋暴漏,紧闭着嘴巴不吭声。刘清明看不下去帮他们说了句话,这老娘们竟然逼他们表态,实在是欺人太甚。

    “老孙,你说句话啊,你倒是说句话啊”陈梦琴哭着冲孙望说道。

    “嫂子,求您了,帮帮我们吧”孙望低声说道。

    张荷花脸上冷笑更盛,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脸上得意之色形于表面,她早些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个孙望这样的男人。当年陈天涛没本事,她想偷偷勾搭孙望。虽然说早些张荷花颇有些姿色,但是孙望这样的实诚人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不伦之行。每次都严厉呵斥张荷花。甚至于有次张荷花趁着孙望喝醉酒,脱光衣服勾引他。却没想到孙望竟然被吓得酒醒,一巴掌把她的脸都给打肿了,还骂她不要脸。

    那些过去的事,早已刻在了张荷花内心深处。

    她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孙望可以在她跟前低头。

    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

    本来站在一边寒暄的牛铁山和王所虽然一直没吭声,但是却是被陈天涛家里这场大戏搞的有些愣住了。

    说实在的他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陈天涛这老婆也忒欺负人了。

    又不是外人,这还是陈天涛亲妹子家的事儿。至于这样逼人家吗?至于这样耀武扬威吗?

    女人小心眼这不是没有,姑嫂之间矛盾,多是常事。但是,老婆那样欺负自己的妹子妹夫,陈天涛这做哥哥的竟然没有任何要阻拦的意思。

    这是太怕老婆了,还是陈天涛太不是东西?

    王所觉得是陈天涛不是东西。因为陈天涛这人本来就不是个东西,像他放高利贷坑人,想起陈天涛的高利贷,王所嘴角就是一阵抽动。太tm肉疼了。

    牛铁山虽然也觉得陈天涛过分,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插嘴,他来这儿是帮陈天涛忙的,看那边闹腾的差不多了,就冲王所直说,“陈总的外甥被抓到你这儿了,听说是跟几个县里领导干部的孩子有些小冲突,是吧,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孩子过家家的事儿,不管什么原因,就算了吧。有谁问了,就说是我说的。”

    王所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几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直说”牛铁山脸上有些黑,他说的话王所竟然有犹豫,没有立即去执行,这让他这个代表县委书记的公安局副局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特别是他是来帮陈天涛办事的,别的单位不提,在公安系统里,他说话都不是那么好使。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陈总外甥的事怕不是那么好办,他惹的是蒋县长的独生子”王所低声说道。

    听到王所说这事不是那么好办,牛铁山还想大骂王所两句,后边听到蒋县长独生子,立马把话噎了回去,差点呛住了。

    “嗨嗨~~~”牛铁山脸上神采飞扬,瞬间变幻了几个表情。他还是知道蒋天明这个地头蛇究竟是个什么存在的。

    陈天涛的脸上也像是吃了个苍蝇般难看。早知道就不触这个霉头了,在这个县城,谁惹的起姓蒋的。

    陈天涛甚至有些同情他那个外甥了。

    不过陈天涛此时也很纠结,因为他现在也有些骑虎难下了。

    他们刚开始来的时候,只听到孙望说是孙磊惹了几个领导的儿子。他觉得,凭着孙望家的地位能惹多大人物啊。搞不好是个什么科长什么的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凭着他如今的地位,在县里说句话还是挺管用的。

    却是没成想,竟然惹的是蒋县长的儿子。

    蒋县长是谁啊?虽说这县城不大,骑着二十分钟都能贯穿整个县城。但是,蒋县长却是实打实的土皇帝。

    别说是他陈天涛了,就是县委书记赵兴军在提到蒋县长的时候,也是慎重慎重再慎重。在中阳县当官,谁都无法忽视蒋天明这尊大神。无论蒋天明是不是什么话了,只要他在那儿,任何人都不敢忽视。

    这事牵扯到蒋天明的儿子,以陈天涛的能量,是完全无法摆平的。

    即使是现在有这位牛局长在,也百搭。牛局长即使强下了命令,这位王所长估计也难执行。更何况,这位牛局长别看跟他关系不错,他敢轻易的捋蒋天明的虎须吗?

    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

    问题是他们是耀武扬威的来的,要是就这么走了,实在是有些窝囊。

    可是不走,又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呢?他陈天涛去找蒋县长谈谈?别说没那个胆子,就是他有那个胆子,也没那么资格。

    这事要闹下去,除了请县委书记赵兴军出头,没别的路了。

    不过,县委书记赵兴军肯出头吗?如果说是他陈天涛的儿子出了事儿,赵兴军肯定会念及情分说句话。但问题是,现在出事儿的是他陈天涛平日里八竿子打不着,甚至好多年没联系的外甥。

    “对不住了,清明”就在陈天涛他们在那儿沉思的时候,孙望走到刘清明跟前,低声说道,“人活着有时候免不了得说些违心话的。”

    “我说,老孙,咱俩的关系,至于这样吗”刘清明撇了撇嘴说道,“而且,老孙其实你不用给他们低头的,我刚才问孙磊了,这事儿不怪他,是蒋天明的儿子给他们班的一个女孩儿下了药,孙磊无意间发现了,把这事儿揭开了,跟那帮子兔崽子发生了冲突。孙磊这事儿说到底还算见义勇为,按理公安局还得褒奖他呢。”

    孙望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刘清明,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是他们的。就算是他儿子所说属实又能怎么样呢,现在还不是比铐在这儿吗。那些下药的王八蛋呢,搞不好正在哪个高级饭店里胡吃海喝享乐呢。

    不低头?可能吗。低了头,陈天涛使点劲,他们再花些钱,指不定能把孙磊捞出来呢。

    孙望深吸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王所长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刘清明,这小年轻说话挺逗的,十有.是刚从学校出来,没经历过什么挫折,以后搞不好得栽跟头。想想他的儿子,也这样,别看他现在是所长,前几年不过是个小警察,家里的日子也是紧巴巴的,儿子从小到大学习倒是挺努力。就是脑袋瓜有点不开窍,看社会太单纯。前几年他收了点黑心钱给他儿子知道了,竟然把举报信都交给了县纪委。要不是有亲戚在纪委工作,摆平了事情,估计他的跟头就栽大了。不过王所长只关心自己的孩子,刘清明算个啥,他只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了。

    倒是张荷花有些看不下去了,“我说,孩子,回家让你妈好好教教你啊,还见义勇为,褒奖?孙望他们生了个白吃儿子竟然挡人家蒋少的道,没想到还跟个白痴晚辈也这么亲近,得了,我有些理解你们了,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群白吃。”

    “行了,行了”陈天涛正烦着呢,冲着老婆说道,不让他多说了。

    “摸摸你的腿,好多水……”刘清明猥琐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刘清明看了看号码,正是常务副县长蒋天明的号码。

    众人对刘清明更是鄙视了。整出这么恶俗手机铃声的人能是什么人物吗?大都不就是那些成天游手好闲没啥品味的年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