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2章 捅破天
    “刘先生,您在哪,有个事情要跟当面您请示下,就是前几天您吩咐的那个赵九的事儿”

    电话里传来蒋天明的声音。

    蒋天明整理了下衣冠,然后又整理了下面部表情。虽然仅仅是打电话,没有直接面对那位大人物,蒋天明还是习惯性的让自己慎重的去面对。

    “怎么?”刘清明不明所以。一个黑社会而已,该抓抓,该判判,至于再跑来请示吗?难道其中还有因由。

    “电话里不方便说,赵九那里可能有捅破天的事”蒋天明答道。

    捅破天?刘清明皱了皱眉头,有这么严重吗?难道赵九果真跟什么大人物扯上关系,让蒋天明忌惮他吗?

    “你不用忌惮任何人……”

    刘清明刚刚开口,蒋天明就打断了他,这或许是他第一次打断刘清明讲话,“刘先生,不是那些事,前些日子那些恐怖袭击可能与赵九有关。?”

    “你过来吧,我在开发路派出所。刚好把这的事儿也跟你有关,你也来处理一下吧”

    本来那种很随意的表情在刘清明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少有人见到的凝重。

    就连在他不远处的张熙瑶都感觉到了一些东西。这个大男孩平日里跟她打打闹闹,嘻嘻哈哈,有些不务正业。虽说整体上算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是怎么看也是那种不太成器的家伙。但是,这一刻,张熙瑶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那种表情让人很信任,给人有种一言九鼎不容置疑的感觉。

    “谁啊?你找了人过来帮忙?要不别了,就让小磊的舅舅看着办吧,咱们这个年纪也没啥顶用的社会关系,搞不好帮倒忙的,你看刚才陈姨的样子,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搞不好说话又得罪了你朋友。”张熙瑶小心翼翼的问道。

    “前几天见过的,就下雨那天晚上我们碰见那个中年人。这事啊除了他别人估计办不了。”刘清明笑了笑说道。

    张熙瑶恍然,印象里是有这样一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小,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也体体面面的。这样的人,应该是有些社会关系的人。这样年纪的人过来了,总算比几个半大孩子说话要强一些。而且刘清明也说了,这事儿除了他,估计别人办不了。搞不好真有些谱呢。

    “说大话谁不会啊,还除了他谁也办不了,你以为孙磊惹的是阿猫阿狗啊,那可是蒋县长的儿子,得了,估摸着你们连蒋县长是谁也不知道。没事别瞎咋呼,影响了天涛他们谈事。”

    张荷花从包里拿着小镜子,不停的在眼角嘴边抹抹蹭蹭。真不知道他这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打扮的跟夜店的三陪似的。要是半夜出去,估计得把人吓一跳,以为是从哪个棺材里蹦出来的。

    孙望皱了皱眉头,显然对张荷花的话很不满,问向张熙瑶,“那人是谁啊,你见过?”

    “孙叔,我也不认识,就见过一面,身材中等,其他我就不知道了?”张熙瑶说道。

    “刚才我听到清明说,这事儿跟那人有关,是不是那人跟蒋县长有什么亲戚,或者朋友?”孙望抱着一丝希望说道。毕竟这事要是刘清明有朋友刚好有路子,那就实在是太好了,他是死都不愿意看张荷花那张臭脸。

    “认不认识蒋县长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好像也姓蒋,叫啥,叫蒋什么明啊?”

    张熙瑶这种小女孩,跟他说哪个明星他可能知道,领导?估计除了一号首长,底下的一大群手握亿万人民生杀大权的大官儿们他连脸和名字都难对上号。

    更别说底下县城的领导了。估计好多老百姓,领导都换几任了,要是没特别的事儿,估计领导姓什么都不清楚。

    说蒋县长她知道,听的多了。知道县里有个很厉害的县长叫蒋县长,还是那天晚上同时介绍那个蒋少的父亲。其他的他就不清楚了,至于说蒋县长叫什么,估计好多小老百姓没关心过。当然,那些在一定层面的人是没人敢不清楚的。

    蒋什么明?孙望有些打鸡血的激动了,不会真是蒋县长的兄弟什么的吧?不然怎么名字这么像啊?

    “对了,我想起来了,刘清明当时喊他天明,应该叫蒋天明”张熙瑶说道。

    咳咳~~~~

    孙望差点一下子没被呛住?

    蒋天明???开玩笑吧。要是刘清明认识的是蒋县长的兄弟什么的,倒也还有些可能。毕竟县城不大,指不定什么拐弯亲戚就拐上去了。

    可是刘清明怎么可能认识蒋天明呢?就算是真有那么点小关系,凭他一个广告公司业务员可能请的动吗?

    孙望可是狠清楚,刘清明这小子履历上是无父无母孤儿。

    他不可能跟蒋天明有太大关系的。

    孙望皱了皱眉头,若说刘清明这不靠谱的家伙吹牛倒也好说。可熙瑶这姑娘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不可能说过界的话的。难道刘清明真认识蒋天明?

    孙望突然想到了夏茵宁。那样优秀的女人怎么会爱上一个一无所有什么的普通业务员呢?还有张熙瑶,虽说不是像夏茵宁的耀眼,但是,嫁个普通官二代富二代,还是没多大问题的。竟然成天缠着刘清明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小子。

    孙望别看嘴上不说。张熙瑶和刘清明的关系,他是透心的明白。刘清明对张熙瑶是一种肝胆相照的爱护,就像是对妹妹那样的爱护。反而张熙瑶对刘清明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和老伴儿想尽办法拆开他们,也是担心刘清明有一天会把张熙瑶伤害了。

    这些事一想透,刘清明似乎确实不太简单。长的又不帅,又没钱,也没家世,这两个优秀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同时对他有感觉。张熙瑶还说,单纯简单,因为刘清明对她的爱护所感动,产生了感情。但是夏茵宁呢?那样一个厉害的女人会简简单单的爱上一个人吗,还是那样的飞蛾扑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