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3章 你是蒋少的家奴?
    牛铁山心里其实也挺郁闷的。

    这事完全已经进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他可不像是陈天涛那种小人,说不要脸就不要。跑过来跟亲戚耀武扬威一番,然后得知对方势力比较大,就不敢惹,拍拍屁股走人。

    毕竟陈天涛在这县城里本就没啥好名声。

    可以说,他的不要脸是出了名的。不过是身份地位到了这个层面,没几个人敢揭他的短罢了。

    牛铁山的立场更多站在县委书记赵兴军的立场上。

    虽然赵兴军并没有出面,甚至于赵兴军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是,作为赵兴军的心腹,他出头了。要是没个结果,这对于赵兴军的威信打击很大。

    而且,关键是这事蒋天明连面都没出。估计也跟赵兴军一样连知道都不知道。甚至于那个事主蒋峰也不过是知道他是事主而已,据那个王所说,他连派出所都没来。

    要是这么灰溜溜回去,这不是开玩笑嘛。

    别说是他背后的县委书记了,他堂堂一个公安局长就这么来溜达一圈就回去也够丢人的了。

    “牛局,兄弟谢谢你能来这么一趟。改日我专程给你摆酒道谢。”

    就在牛铁山思虑对策的时候,陈天涛突然对他说道。意思很明显,这事就这样了,既然是啃到了硬骨头,结果无所谓。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他陈天涛还是感谢牛铁山的努力了。

    摆你娘的酒!!牛铁山暗骂一句,你娘的你不要脸,掉粪坑里了只当去游泳去了。别人可不行啊,得要点脸啊。

    牛铁山跟了赵兴军不少年了,明白赵兴军的脾气。别看他表面上温文尔雅,似乎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对于自己的局面一直都是用心经营的。

    在这座县城里,他赵兴军可以放弃实权。但是,他不能不要他作为一位县委书记的基本威严的。如果果真威信扫地,传了出去,即使上面有人保他,对以后的升迁也影响很大的。

    毕竟谁能相信连一个县城都管不了的人可以管更大的地方?

    陈天涛只是个外人,甚至连条狗都不如。赵兴军高兴了,让陈天涛帮他弄点钱花花,顶些恶名。当然,用陈天涛也是这家伙就跟个垃圾堆差不多,什么屎盆子都可以扣。这家伙是一点也不以为意。

    这次真是倒霉,要是真着跟陈天涛一样不要一点脸的跑了,那真跟当茅坑是水上乐园差不多了。

    估计过不了多久,县里就会传出一些县委书记跟蒋县长的各种黑幕。

    当然结果肯定是县委书记窝囊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说天涛啊,咱哥俩的关系,至于这样吗?多大个事儿啊?你放心吧,这事我牛铁山一定给你管到底”牛铁山义正言辞的说道。

    陈天涛差点一点没站住瘫软在那儿了,这牛局吃错药了吗,要跟蒋县长硬抗?

    他跟牛铁山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这种事风险很大啊,影响晋升是小事,搞不好连官儿都丢了。

    这事闹下去肯定得闹到赵书记那儿去。

    而且,要是闹到赵书记那里,他肯定会在赵书记眼里的印象有所下降。本来嘛,他为了给赵书记营造一个给他解决麻烦的印象已经费劲心力了。要是让赵书记有个他惹麻烦的印象,这就亏大发了。

    而且这事闹下去,上上下下的打点花钱不说。孙望那儿别说了,这事儿肯定得花大钱的。

    最重要的是人情啊,各种乱七八糟的人情谁还啊。全他是他陈天涛啊。

    但是,这事儿能明说吗?

    本来以为不过是小事儿,带着牛铁山过来不过是在他妹子一家跟前显摆显摆他们现在有多高的地位。实在没有想到显摆是显摆了,现在竟然闹成这样。

    “我说,牛局,你的心意兄弟明白。只不过,这事儿就这样吧,兄弟实在不想你为了兄弟得罪了蒋县长”

    陈天涛似乎是没明白牛铁山的意思,还以为牛铁山是在客气呢。

    牛铁山眉毛一挑,大声说道,“陈总,你不用说了,这事儿我牛铁山管到底了。不提你跟我牛铁山之间的关系。就是说这事本身,我身为一名公安局长也要管到底。把人打成这样,事主竟然到现在都没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想就是蒋县长到了,也是跟我的意见一致。我在中阳县为官这么久,从来没有听到过蒋县长徇私舞弊,贪污受贿这样的声音。你们谁听到过吗?你们倒是跟我讲讲蒋县长在哪个事情有徇私舞弊的事情?如果没有的话,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你,王大山,你究竟的问题很严重,我告诉你。”

    王所差点一下子没给吓的腿软了。

    怎么回事啊?

    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呢。怎么成他的问题很严重了,这关他什么事啊,他只不过是按照蒋少的吩咐办事嘛。就是你们要跟蒋县长玩玩,也不至于拉上我吧?

    “牛局,这不是我,是蒋少的吩咐啊……”王所有些紧张的说道,“不信你们问他们?老周,老黄,你们来说说。”

    两个警察支支吾吾的站在那儿不吭声。干了这么久的警察了,虽说谈不上政治觉悟,但是到底谁说了算还是能明白的。不过这情况变化的有点快,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实我们俩跟孙总他们都有些关系,应该避嫌的,这个案子的事儿,是不是不应该多说什么啊。”黄警官反应似乎比较快,小声说道。

    牛铁山点点头,走近王所问道,“你是说你听谁的吩咐?”

    “蒋少啊,牛局,您应该听的清啊……”王所急的都快哭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有时候不是别的,是上级给下级造成的压力。有时候随便一句话都能把下级逼的无处可逃。

    牛铁山脸色猛的一黑,大声吼道,“你到底是国家的派出所所长还是那个什么狗屁蒋少的所长啊?那么多法律条文你不听,你听那什么狗屁蒋少的吩咐?还吩咐,你是那蒋少的家奴?还蒋少,你以为你生活在封建社会吗?你身为一个国家干部的原则哪里去了,你的党性哪里去了?”

    王所满头大汗,不停的往后退,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一下子摔倒在地,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牛局,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希望你不要后悔,蒋县长和蒋少不会放过你的。别看赵兴军是县委书记,这中阳县到底还是蒋县长在做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