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5章 张熙瑶连给我们家小杰当二奶都不配
    牛铁山汇报给赵兴军之后,两人得出了这个结论。

    赵兴军也他们也没想过能巴结上夏茵宁。毕竟层次差的太远了,人家年轻女孩子估计也不会搭理他们。他们能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女孩儿。而且还不能声张,人家隐姓埋名在这儿个小公司工作,估计是有自己的目的。

    真大张旗鼓估计还惹得人家不高兴了。

    赵兴军也曾想过,设法引得蒋天明惹了夏茵宁。然后引得夏家震怒,免了这个手伸的那么长的常务副县长。

    不过,俩人似乎八竿子打不着。赵兴军也不敢搞出什么痕迹明显的东西。

    不然,指不定人家夏家没收拾了蒋天明,而把自己给撸了。

    牛铁山这次肯亲自出面跟着陈天涛过来,就是听到他说他这个妹夫是天成广告传媒的副总,想要跟孙望打个交道,说不定可能会有机会接触到夏茵宁。只要有一丁点关系,或许就受用不尽了。

    却是没想到,陈天涛竟然是来跟他们妹妹家耀武扬威来啦。

    当然,这时候牛铁山觉的是个机会。要是孙望真能让夏茵宁捅到天上去。估摸着赵兴军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坐收渔利。

    当然,要是孙望请不动夏茵宁。这也没啥,这事儿本身就让赵兴军多了些筹码跟蒋天明掰掰手腕了。

    孙望傻眼了,夏茵宁,他下意识的看向正远远蹲在那边玩手机的刘清明。

    刘清明虽然隔的远,但是,他是什么人,别说是屋里的动静了。整个派出所的任何动静都逃不出他的感知。

    本来嘛,这事儿等蒋天明来了,自然会有结果。

    只不过,这个陈天涛带来的公安局副局长态度实在有些蹊跷。后来,竟然扯上了周怡如和夏茵宁。特别是夏茵宁,让刘清明皱了皱眉头。别人无所谓,夏茵宁可是实打实他的女人。

    孙望琢磨着,他跟夏茵宁没多大关系。别看他是夏茵宁的领导,但是夏茵宁平日里也只是表面上对他尊敬而已。她做事直接由周怡如负责,事实上周怡如都没怎么干涉过她的决定。而且,以前夏茵宁做天成秘书的时候,公司的副总裁也得看她脸色。

    到底谁是领导,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孙望自觉面子不大,别说夏茵宁可能还有大背景,单单是在天成集团的表现,就不是他能请的动的。

    但是,有刘清明在。应该问题不大,那个女人跟刘清明搞不好都在一张床上睡过了。

    “牛局,让夏科长帮帮忙,问题不大”

    孙望跟刘清明对视一眼。刘清明一脸无奈啊,这老孙啊估计就指望他了。虽不知道牛铁山打什么主意,不过刘清明也不怎么放他眼里。这事儿根本扯不上夏茵宁,蒋天明来了,自然都有个定数了。

    牛铁山眼睛一亮,这个孙望真是给了太多惊喜了,握着的手更紧了。

    “牛局,蒋少他们一会儿就过来”

    王所走过来冲着牛铁山说道,脸上已经恢复了自信。刚才他给蒋峰他们打了个电话,蒋峰告诉他让他放心,他不止会亲自来,还会带上他父亲的秘书杨修。

    牛铁山眼睛眯着眼睛笑了笑,没理王所。就朝着门口走去,他要跟赵兴军打个电话。这事的发展让他颇为满意。

    打通电话之后,牛铁山介绍了大致情况,恭恭敬敬的说了几个‘是’。突然喊道,“什么,赵书记你也亲自过来。”

    声音之大,屋里的人都听清楚了。

    其他人倒是无所谓,陈天涛和王所两人都跟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控制了。

    “梦琴,孙望,你们带烟了没?要是没带,现在赶紧去整一箱吧。今天估计得好多领导过来,领导们不稀罕什么。但是他们的司机、秘书什么的,都得整上一条,明白吗?这事结果如何,我们谁都没辙了,只能看着办了。能做的就是不失了什么礼数,明白吗?”

    陈天涛招手讲孙望和陈梦琴喊过来说道。

    眼前的情况,陈天涛彻底没辙了。他不止赔人情,搞不好还得栽跟头。平日里头,他们见个领导,也得散烟什么的。别的不说,这个钱,他不能再替孙望给赔上了。

    孙望点点头,陈天涛这话在理。陈天涛混到了一定层面,这些场面还是知道怎么招呼的。

    “清明,跟我一起去买点东西”孙望喊了刘清明一声。

    “孙望你得留下,指不定哪个领导先来了,你这事主不在,怎么成呢?”陈天涛拦了一下孙望。

    孙望有些无奈,那烟虽说不沉,但是整箱搬也有几十斤的。而且,他要是不去,刘清明肯定不会接他的钱,搞不好自己出钱了买了。

    从今天的表现来看,他这些日子在公司对刘清明的照顾也值了。但是,要是刘清明出力又出钱,他这种厚道人心里也是不大愿意的。

    “孙叔叔,我们一起去吧,你就在这儿吧”张熙瑶拽起正拿着手机斗地主斗的热闹的刘清明,朝着孙望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孙望赶紧从皮包里拿钱,递给刘清明,说道,“小子,钱拿着,情我领了,成不?”

    “老孙啊,我都说了,没多大事儿,一会儿蒋天明来了你就知道了,你说你还没啥子烟啊”刘清明懒洋洋的说道,一脸的不情愿,根本就不去接孙望递过来的钱。

    陈天涛嘴角抽动,这小子也忒狂了吧,连个烟都不让买。他当他是蒋县长他爹啊,就是领导们给蒋县长他爹过寿,蒋县长也得意思意思给人赏几包烟抽抽啊。

    “你废话什么啊,赶紧走”张熙瑶朝着刘清明小腿上踢了一脚。

    刘清明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要是他还不老老实实买烟。估计张熙瑶这丫头就得揪他耳朵了。

    “清明,拿着钱,你不拿我心里估计不怎么舒服”孙望低声说道。

    “孙叔叔,我也带着钱呢,你把钱拿回去吧,一会儿小磊的事儿指不定还得用钱呢”张熙瑶挡住了孙望说道。

    刘清明叹了口气,说道,“老孙啊,你因为我被罚了一个月工资,这烟钱只当是我赔你工资吧。”

    “……”提起被罚的工资,孙望嘴角也是一阵抽动。不过想想也是,一会儿可能还得花钱,这钱刘清明先垫上了,以后还他得了。

    张荷花凑到陈天涛跟前,说道,“刚才牛局长表态要出头处理这事儿,我看你怎么不太高兴似的?有牛局长顶着,无论是我们自己个去跑这事儿,还是不管你这妹子一家都强的多吧?”

    ‘强你姥姥个头,白痴娘们,不知道人家把咱当枪使啊’陈天涛暗骂一句没搭理自己的老婆,转头又给孙望交代事情去了。这时候也不适合跟老婆解释那么多了。

    张荷花在陈天涛这讨了个没趣,又找陈梦琴去了,“刚才那小姑娘是谁啊,长的挺漂亮的,还有那个吹牛吹破天的年轻人,是你家哪的亲戚?。”

    “那女孩儿是熙瑶啊,张熙瑶啊,以前我们厂里老张的闺女啊。那男的叫刘清明,在老孙公司里当业务员,唉,以前见着小子就不怎么靠谱,没想到在正事上嘴也这么不把门,尽是瞎说。嫂子,您别介意啊。这回多亏您和我哥了啊。”

    陈梦琴还以为牛局长为他们大发雷霆是给她哥哥陈天涛面子的。

    毕竟中间的弯弯绕,她也搞不清楚。甚至于孙望也没搞清楚。只当陈天涛刚才的拒绝是客气呢。这位牛局肯如此激烈的帮他们处理问题,定然是她的哥哥陈天涛在背后使的劲儿。

    即使是刚才张荷花和陈天涛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陈梦琴也是只顾着想救儿子。别的也没多想,更何况现在局面的走向似乎是哥哥嫂子出了大力气了呢?

    “啊,老张那闺女,张熙瑶,是吧,唉,长了这么漂亮,竟然跟了个这么不靠谱的男人,真是亏了,我估摸着啊,早晚这闺女得吃亏,跟那个不靠谱的叫啥来着,刘清明是吧,他们俩肯定得分手。”张荷花摇了摇头,“唉,当年那个小女孩儿,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这闺女小时候就漂亮,她小时候我看着是多喜欢。呵呵,这么多年了,我估计她肯定都不记得我们了。那时候,我们跟老张开玩笑,想跟他们家定个娃娃亲,其实就是个玩笑吧,但是老张看不起你哥和我啊,硬是不愿意,还讽刺我们家小杰长的又瘦又矮,长大了肯定讨不了老婆。那时候家穷啊,营养跟不上,现在你看看,我们家小杰多高,多壮实,一米八多高,二百三十多斤,呵呵。”

    “哎呀,要是老张他们夫妇还活着,肯定后悔死了”陈梦琴唏嘘道。

    “呵呵,那可不是,也是活该老张他们俩倒霉,出车祸死了。也是他们生前太势力眼了,惹了老天爷都收了他们”张荷花一脸刻薄的说道。

    无论如何,都死者为大了。而且,陈梦琴清楚的记得,当年陈天涛和张荷花他们家艰难的时候,老张夫妇借给他们钱。甚至于到老张他们夫妇死,陈天涛和张荷花都没把账还上。张熙瑶的父母也是个厚道人,宽裕的时候,邻里亲戚不少人都接济过。甚至于现在走了,好多人都念着他们的好。

    陈天涛和张荷花就属于那种喂不熟的白眼狼。但是,陈梦琴现在无论如何不敢说的。

    “要不,现在让熙瑶跟你们家陈杰吧?这闺女很懂事的。”陈梦琴小声说道。虽然说陈天涛和张荷花人品都不怎么样,不过,他们家有钱。这年头,日子怎么样。最终不都靠钱吗?而且张熙瑶脾气温柔,想来也不会跟张荷花闹出什么矛盾。能跟了这么有钱的一户人家,张熙瑶以后也不用受什么苦了。

    张荷花笑了起来,“我说妹子,你这不是恶心你嫂子和你哥的吗?”

    “怎么?这话怎么说来着”陈梦琴有些紧张,他这时候就怕得罪了张荷花。

    “别说老张他们夫妇没死,就活着又怎么样呢?一家开烩面馆儿的小商贩,能配的上我们家小杰吗?更何况,现在她连爹妈都没了。简直就是一个野孩子,你让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嫁给我们小杰,这不是恶心我们是干嘛?就是给我们家小杰当二奶都不配。”张荷花不满的说道。

    “嫂子……嫂子,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以为你挺喜欢她的嘛。”陈梦琴小声说道,话里都有些带哭腔了。

    张荷花撇了撇嘴,然后说道,“我那是以前喜欢她,那不是个小孩子嘛,小孩儿不都那样嘛,看起来单纯可爱的。现在长大了,当然,样子长的也还行。不过,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要说长的漂亮,我们小杰缺漂亮女人吗?我忘了跟你说了,赵书记的夫人给我们家小杰说了个亲,咱们县财政局副局长的闺女,中原大学毕业的,一本,没用任何关系,凭自己的努力考上的公务员。那样子啊,漂亮着呢,张熙瑶比她,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