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6章 得买中华烟
    刚出大门,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缓缓驶来。

    这种车子现在街上已经很少见了。政府机关里前些年比较多,不过近几年房地产大热,政府财政都挺宽裕的,大都鸟枪换炮,换好车了。

    这种车,估计乡镇都少见了。

    这正是蒋天明的座驾。他是那种很怀旧的人,用上一件东西能用很久,除了坏了。就像是县政府,还有他的家。

    咯吱~~咯吱~~~

    车子来了个急刹车。县政府里的司机一般都是老司机,车子都开的很稳。特别是蒋天明这种实权人物的司机更不可能找那种不靠谱的人。

    很显然是车里的人突然看见了什么,来了个急刹车。

    车子就停在派出所大门口。

    周围有不少人侧目看了一眼,这哪里的白痴车啊,竟然敢挡在派出所门口。

    丫的挺的还那么正,刚好挡住出口。这不是老鼠舔猫,寻找刺激嘛。

    不过下一刻他们看到桑塔纳车牌上一溜的零,虽然零后面仅仅是个四。但是,这已经证明了一些东西。人家这车别说堵了派出所了,就是堵了公安局大门,也没人敢说什么。

    “刘先生,您不是在里面吗,怎么出来了,有什么事?”蒋天明匆匆从车里下来。

    刘清明看见是蒋天明,拉住正准备往前走的张熙瑶。这时候司机也将车调正,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派出所大院里,下来一个看起来很是忠厚的精壮汉子。

    白衬衫,西裤。衣服的质量明显有些粗藏,皮鞋看起来也是那种皮革制的廉价货。很明显与县长司机该有的装束不太匹配。

    “他是我的司机,叫王强,特种兵退役。就是嘴有点笨,见识少些。不过,人不错。退伍之后在建筑工地上打工,除了养了自己家的一大家子人,还养了三个战友的爹娘。”

    蒋天明给刘清明介绍道。他可是煞费苦心,上次的事情过后。他不仅疏远了杨修。毕竟县长的秘书要是换也需要一个过程,杨修这些年在他身边有相当的地位。不是说换就换的。但是,他直接换了跟杨修有些亲戚关系的司机。

    用这个王强因为他觉的,刘清明对那些有情有义的人有一些特别的关照。

    这个王强要说能力,真是不足以干他的司机。本质上可能是忠厚、实诚,但是在外人眼里,这小子着实有些缺心眼。干司机,忠诚之外,没有点儿眼色可不行。这王强差的不少。不过胜在人着实是厚道人。而且还是那种很少有私心的厚道。

    果然,刘清明听了蒋天明的话之后,脸色果然与刚看见他们时候缓和了不少。打量了几眼王强的面相,就明白,这人是个忠厚的人。相由心生。刘清明许多之年就研究过奇门之术,虽说大都是忽悠人的多些。但是,还是能从一些原理看出人的善恶和大致的命格。

    “刘哥”王强恭恭敬敬的冲刘清明喊了一句。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刘清明。但是,他见蒋天明对刘清明很尊重,就表示出了恭敬的态度。虽然说,看面相,刘清明似乎要比他小几岁的样子。但是,干了几天蒋天明的司机,他还知道些分寸的。没喊出来‘刘兄弟二字’。他也天天教导他,遇见大人物,要想法子套套近乎。这不,当着蒋天明的面儿就开始跟刘清明套近乎起来了。还好,没喊出刘兄弟几个字儿。不然蒋天明估摸着得考虑换人了,人再忠厚,不能傻缺啊。

    “叫刘先生”蒋天明头冒冷汗,他这么些年都没敢在称呼上跟刘清明套什么近乎。

    刘清明微微动了动眉毛,说道,“喊啥都一样,喊哥就喊哥吧”

    “还不赶紧谢谢你刘哥”蒋天明借坡下驴说道。

    “谢谢刘哥”王强皱了皱眉头,他觉得刘清明有点装。明明看起来没多大,还好多年没喊他哥了。不过,凭着蒋天明对刘清明的态度,他自然不敢说出来这些。而且,他也感觉到了,刘清明对他确实挺喜欢的。当然,王强打骨子里还是不怎么看上刘清明的。因为,他觉得刘清明应该是哪个高官的儿子。不然,蒋天明不会这么卖命的巴结。他对于那种靠着爹娘余荫庇护才获得社会地位的人一向是不怎么看的上的。当然,如果他发现刘清明身上的确是有本事,他也不介意对他佩服。

    刘清明点点头,冲蒋天明说道,“你们先进去吧,我们俩去那边商店买点烟。”

    买烟?蒋天明有些疑惑,说道,“刘先生,我兜里有烟啊”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特供烟。

    “不行,你这烟不行,钱叔叔说了,得买中华烟,而且你这也太少了,我们最少得买一箱”张熙瑶突然说道。

    噗~~~~~

    王强差点儿没忍住笑了出来,但是却没敢笑,他明白眼前这个漂亮小妞儿能跟着那位‘刘哥’怕是不怎么好惹。敢笑话她,估计倒霉的是他。他虽然脑袋瓜反应慢,但是,作为一个经常抽烟的人,他还是能分出好坏的。

    王强脸上的表情说多奇怪就有多奇怪,想笑又不敢笑。傻愣愣的挤眉弄眼,搞的有多难看就多难看。

    你这烟不行,得买中华烟?

    中华烟虽然贵,但人家蒋县长的烟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关于这烟,王强可是肚子里的蛔虫可是没少垂涎。但是吧,连蒋天明都不舍得抽,给他一个司机?可能吗?王强只能做梦想想了。

    “张小姐”

    蒋天明狠狠的瞪了眼王强,似乎是在警告王强。然后恭恭敬敬的冲着张熙瑶说了一句。这是他第二次见张熙瑶,但是他明白这个女孩儿跟刘清明似乎关系非同一般。

    所以,他丝毫不敢怠慢,虽然他心里清楚他这烟的珍贵,他还是不敢说出来。

    这烟是省里领导赏给他两盒中的其中一盒。

    就连省里的领导也仅仅是在京里顺了一箱而已。

    他今天拿着这一盒是等着刘清明想抽烟的时候孝敬孝敬的。

    他当然不敢跟张熙瑶说这烟比中华好。

    “既然这样,有我在这儿,买烟这种小事儿哪能劳驾您呢,让我去吧”蒋天明笑着说道。

    刘清明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王强却是说道,“那啥,县长,刘哥,车里有两箱中华,您看够不够用。早上县委赵书记给我发的,说这是福利。说实在的,中华这么好的烟,我哪舍得抽啊,回去我也是卖了。您把钱折给我得了,我便宜算您,按市价的一半卖给您,够意思吧?”

    蒋天明皱了皱眉头,这王强脑袋瓜真是实在啊,发福利发两箱中华烟。这明显是赵书记在拉拢他这个新书记。不过,他清楚,王强这榆木脑袋在他手掌心里也闹不出什么,根本不担心什么。

    不过,赵书记这两箱烟送的也太真是时候,竟然刚好赶上刘先生要用。

    就是这王强也忒不知好歹了吧。他蒋天明费尽心思的巴结刘清明,这小子运气好,逮着一个,竟然不好好珍惜。

    你说就是朋友要用烟,你那刚好有,也能让朋友用用啊。

    你丫的竟然还要钱???

    最扯的是,你王强竟然还说给便宜一半,够义气吧?

    问题是这两箱东西,严格意义上可以说是贿赂。这小子竟然还当着领导的面明目张胆的拿出来卖。要是跟着别的领导,十有.得被别人推进坑里。

    蒋天明心里是无比的纠结啊,“那啥,小王,这两箱烟算我账上,回头我发工资还你,成吧?”

    王强脸上露出难色。他对蒋天明是感激的,蒋天明不止把他从一个民工变成了村里人眼里头混的了不起的领导司机。他回家的时候,从来见他都懒得搭理他的村支书屁颠屁颠的给他端茶倒水。就连乡长那些以前见了他都不认识的乡里领导们,都纷纷跑到他家里跟爹妈交流感情。甚至于就连他那几个战友家里,蒋天明都关注了下,把那几个侵吞部队补贴的狗官给抓了,清还了所有部队发下来的烈士补贴。

    别说没有这些感情因素,就是别的,他也不好意思拿啊。要是蒋天明说报账,那也好,毕竟单位里有好多人都报账。但是,蒋天明竟然说发了工资还他。

    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收啊。

    “得得得,我带着钱呢,用你的钱还干嘛。这不才市价一半嘛,我还赚着呢,回头要是老孙非得给我报销的话,我还赚一半钱呢。”刘清明白了一眼蒋天明,从包里拿出一大叠红油油的钞票递给王强。

    王强脸色涨红着不敢接,看向蒋天明。蒋天明黑着脸点了点头,王强才高兴的接过了钱。

    张熙瑶杏目一挑,又朝着刘清明小腿踹了一脚,“你要是敢黑孙叔叔的钱,看我不掐死你。”

    说着比划着掐人的动作,刘清明却是嘿嘿一笑。

    “我说,刘哥,我不哄你,这几天有好多人给我送烟,县政府门口那家烟酒店市价三成都给我收了,太坑人了,你要是以后还要烟的话,找我,我不挣你钱,也按市价三成卖给你”

    王强低声冲着刘清明说道。

    “咳咳~~~”蒋天明都快忍无可忍了。

    “蒋……叔叔,您是县里的那个蒋县长吗?”张熙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蒋天明,最后看了看年纪,还是喊蒋天明叔叔比较合适。本来,他还琢磨着刘清明怎么可能认识县长一级的人物呢,这回看蒋天明这司机车里都带着两箱中华烟,显然不是一般人,很像是个领导。

    蒋天明吓了一跳说道,“张小姐,您叫我老蒋得了,别叫我什么叔叔了,我是咱县的县长。”

    张熙瑶恍然,怪不得刘清明一直说他认识这个蒋县长。原来是真的认识,只是自己一直对不上号。只不过,刘清明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呢,而且这个蒋县长跟刘清明的关系似乎很近。不像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有些像是上下级。当然,刘清明跟蒋县长不可能是像上下级,更像是朋友,很好关系的忘年交。不过,就算是忘年交,蒋天明这态度也有些太过分了。

    “蒋峰是您的儿子?”张熙瑶问道。

    蒋天明一愣,怎么扯上他的儿子了,说道,“是啊,您认识峰儿吗?”

    张熙瑶点点头,说道,“认识,我很讨厌他。他是个坏蛋。”

    蒋天明头冒冷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但是心里却是很害怕。这个女人明显是刘先生的女人,她说她很讨厌蒋峰,蒋峰是个坏蛋。

    蒋峰究竟惹了什么祸?

    这两年对于儿子疏于管教,这时候蒋天明开始有些后悔了。

    “刘先生……”蒋天明有种无力感。

    刘清明摆了摆手,直接向蒋天明的车子走去,冲着王强说道,“烟在哪呢?”

    王强打开后备箱,递给刘清明一箱,自己背起一箱,说道,“嘿嘿,刘哥,咱俩一人一箱来吧。”

    刘清明也笑了笑,正准备接呢,蒋天明赶紧抢先接过来。

    王强愣了愣,县长今个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着。

    就是这刘哥是中央领导的孩子,也不至于巴结到这个地步吧?

    竟然自己亲自上阵搬起了东西,还搬的那么吃力。

    别说是领导的孩子了,就是领导亲自来,也不会怎么见这种情况。救灾的时候作作秀也倒罢了,但是现在这是干嘛?更何况王强清楚,这位蒋县长从来都不喜欢作秀。

    不过,王强倒是不敢违抗蒋天明的命令,只好把烟放了上去。

    虽说蒋天明也是农村里爬出来的泥腿子,早些年更是在安南战场上尖刀连里冲锋陷阵。年轻时候也是个力大无穷的壮汉。但是,这么多年养尊处优。虽说他一直生活也很简朴。但是,已经至少二十多年没碰过体力类的活计了。

    这箱烟虽然不重,也有几十斤,还是把他压的满头大汗。

    “县长,您这是干嘛?”王强皱了皱眉头,看着蒋天明样子,有些紧张的问道。

    蒋天明吃力的扛着东西低声说道,“你还年轻,不明白,有机会给刘先生干点活儿是我们的荣幸。”

    “县长,我确实不太明白,我这人嘴巴直,他一个二世祖,不就靠他爸妈嘛,给他干活有什么荣幸的”王强撇撇嘴。

    蒋天明笑笑,没跟王强解释什么。

    靠爹娘的二世祖?

    最早的时候蒋天明也这么认为。年纪越大,蒋天明心里就越明白。哪个二世祖,可以让山里疗养院那个大人物对其如此尊敬。

    别说二世祖了,这世上能让那位大人物仰望的人都屈指可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