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7章 能不能饶了他这一回?
    “你跟蒋叔叔是怎么认识的?”

    张熙瑶发现他越发不认识刘清明了,他竟然认识那个传说中的蒋县长。那个传说中除暴安良,老百姓之间盛传的好官。当然最近她见识了蒋天明的儿子蒋峰,那个讨厌的坏蛋。这让她对那个蒋县长有些不同的看法了。不过刘清明这样的小业务员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认识蒋天明这样的大人物的。

    这两个人的生活是不应该存在交集的。

    “钓鱼认识的,老蒋也挺喜欢钓鱼的”刘清明冲着张熙瑶笑了笑。

    张熙瑶倒是知道刘清明喜欢钓鱼这事,她曾经也跟着刘清明钓过鱼。只不过,这个解释让她有些不相信,毕竟她看的出来,蒋天明跟刘清明的关系不一般。

    虽然她看的出来蒋天明对刘清明几乎是言听计从,但是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刘清明会比蒋天明的地位高。她只能认为,两人是关系非常好的忘年交。

    “县长,你还喜欢钓鱼?怎么没听你提过啊”王强傻乎乎的问道。

    蒋天明真想踹王强两脚,但是背着烟让他有些喘气,说道,“你才跟我几天啊,你不知道的躲着呢,你刘哥我们俩钓鱼的时候,你估计还没出生的。”

    没出生?王强摸摸脑袋,看看刘清明。不可能吧。刘清明看起来明显没他的年纪大,他要是没出生,刘清明怎么可能出生呢?就算是出生了,估计也是个娃娃。难道那时候一个娃娃跟蒋县长一起去钓鱼?

    王强嘴巴长的老大,显然是不相信。

    ‘噗嗤’

    张熙瑶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蒋县长真幽默,哪像个县长啊。根本就是个喜欢开玩笑的小老头嘛。他倒是相信刘清明跟这蒋县长是钓鱼认识的了,俩人的嘴都是那种跑着火车开着玩笑的那种。

    “你也不去帮帮蒋叔叔,他一把年纪了,来帮你忙呢,你还真让他背啊”张熙瑶数落着刘清明。

    蒋天明听到这话,脸上一急,加快脚步,跑了起来,“没事,平日里坐的腰疼,我正想锻炼锻炼呢,你们不用管。”

    “……”张熙瑶一阵无语。

    刘清明耸耸肩,表示很无奈。他也觉得,蒋天明锻炼锻炼对他的身体有好处。虽然才五十来岁,但是刘清明看的出来,蒋天明的身体已经出了些状况了。

    虽然说可能现在没有表现出来,就是去医院检查估计也是什么也检查不出来。但是,这病确实很严重,是致命的那种。

    ……

    “烟呢?”

    刘清明和张熙瑶当先走进来,孙望看两人两手空空,琢磨着这俩人是没买到烟还是忘了带钱了。

    “烟在这儿呢”王强背着烟走了进来,放到桌子上。

    ‘咦’

    孙望还以为这壮小伙是卖烟送货的呢。毕竟有时候买的多了,买家不方便带,卖家会派人把货送过来。后边的牛局却是突然叫了一声,然后笑着走了过来,“这不王队嘛,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一般县委书记的小车司机都贱人小车队队长。但是,在中阳县却是有个不一样的惯例,蒋天明的司机兼任小车队队长。

    王强刚来没多久。但是,这个小车队队长百分之百是他的。基本上领导们见了他都会客气的喊声王队,既是提前道喜,也差不多是实至名归吧。

    牛铁山虽是赵兴军的人,但是还是免不了得像蒋天明请示工作。对于王强这个新来的司机,自然也不陌生。而且牛铁山发现王强这人憨厚,两顿酒,就把王强忽悠的跟他称兄道弟了。甚至于赵兴军给牛铁山那箱烟,都出自于牛铁山的手笔。

    “孙总,这位是蒋县长的司机王队长,你家孩子跟蒋县长家孩子的事儿,我就琢磨着这事找王队长跟蒋县长沟通下呢,没想到王队长就来了。这事可就指着王队长了。”牛铁山给孙望介绍道。

    牛铁山正想跟王强握手寒暄呢,却见王强丝毫不动。

    王强却也是郁闷。他虽然脑袋瓜不像在机关里混了多年的老油条灵光,并不能代表他傻。领导在这儿呢,他一个司机去跟公安局副局长寒暄握手。

    至领导于何地?

    不知道王所的位置刚好看到蒋天明还是这他眼尖,第一个看见了蒋天明背着烟,一头的汗,赶忙跑了过去。不过可能因为紧张,王所一不小心绊倒了桌子腿上,肥胖的身躯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蒋天明把烟放到了一边,伸手把王所拉了起来,和声说道,“小心点。”

    王所一米六的身高,将近二百斤的体重,摔在地上,可把王所疼坏了。毕竟这么大个人,而且也有一定年纪了。不像是小孩儿摔了还能爬起来。

    有时候运气不好,搞不好得摔骨折了。

    王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摔成啥样,就算是没骨折。他琢磨着,疼成这样,多少也得有几天假期修养修养。

    不过,不管现在多疼,王所心里也很高兴。

    蒋县长来了。他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别说仅仅是一些违规的行为。就是真的违法犯罪了,又能怎么样呢?在中阳县这一亩三分地上,在王所眼里,蒋县长就是天。

    什么狗屁牛局,天涛传媒的陈总,甚至于说那位高高在上的县委书记赵兴军。只要是跟蒋县长作对,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如果说因为他帮了蒋县长的儿子导致而受到处罚,那更好了。

    蒋县长是出了名的宅心仁厚,知恩图报。可能因为一时受到处罚,以后的平步青云。就算是他到这年纪了,还有他儿子呢。

    所以王所现在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又是疼的难受,又是高兴的想笑。捂着脸坐在那儿不时发出奇怪的声音。

    “牛局也在啊,赵书记这两天还好吧”蒋天明主动跟牛铁山握了握手。

    牛铁山对于蒋天明的突然到来有些惊讶,不过也是转瞬即逝。他追随赵兴军这么些年,还是见过些场面的。对于蒋天明,他不得不佩服。但是,并不代表真的怕了蒋天明。凭着赵兴军的深厚的背景,即使与蒋天明较量失败,也打不了拍拍屁股换个地方继续当书记去。

    指不定如果有好的位置,还会升上个半级呢。

    毕竟,赵兴军坐到中阳县县委书记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来摘桃子上来了。这在大半年里头,履历上已经多了不少亮点了。

    牛铁山跟蒋天明讲了讲大致的情况。

    蒋天明却是越听越皱眉头,脸色也是黑青,很显然是气的不轻。

    而陈天涛和钱望此时有些瞠目结舌了。刚才牛铁山去走廊里给赵兴军打电话,不知道孙望让刘清明他们去买烟这事儿。但是他们俩自个不可能不知道啊。

    烟买回来了,不过跟回来的却是常务副县长蒋天明。

    难道刘清明没吹牛,他的确是认识蒋天明。

    孙望眼睛里爆出精光。刘清明这小子不简单,从头到尾联系到一起,孙望能感觉到一些不同的。他不像是张熙瑶那么单纯,活了一辈子了,经历了那么多挫折,而且又不是干的工人什么的,一辈子大都在领导岗位上。各种阴谋诡计,耍心眼的,也见的多了。老了也成精了。

    牛铁山也说了,夏茵宁不是那么简单。有能力把他们的事儿捅到京里。

    夏茵宁是刘清明的女人,这不正说明刘清明的更加不简单吗?

    刚才刘清明和张熙瑶进来的时候是空着手的,而蒋天明和他的司机却背着进来的。

    蒋天明和的他司机在刘清明跟前竟然仅仅只有搬东西的份儿。

    蒋天明是何等人物?

    他在刘清明跟前竟然只有个打杂的份儿。

    刘清明究竟是谁?

    孙望叹口气,刘清明搞不好就是哪个大领导的孩子呢。要是这样子,张熙瑶跟刘清明的距离就更远了,真不知道张熙瑶这样痴心是好是坏呢。

    陈天涛却是皱了皱眉头。

    他这些年能做下这番事业,虽然跟他做事不择手段有关。但是,从本质上也说明他这人的资质要比一般人要聪明的多。不然,不可能驾驭的了这么大的事业。而且,在一定层面久了,他也要比孙望更灵敏的多。

    自打他看见蒋天明背着烟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转过了许多念头。不过,他不像孙望那样了解刘清明那么多。他只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明明是那个叫刘清明的年轻人和张熙瑶出去买烟了,怎么蒋县长带着烟进来了。

    难道蒋县长真的和那个年轻人有关系?

    不应该啊,看那年轻人的穿着,应该不像是能跟蒋县长接触上的层次。

    只是接下来的情景,却是让陈天涛差点惊得给摔倒了。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两年太忙了,也顾不得管他了,我真是想不到”蒋天明走到刘清明跟前,低声说道,说的时候眼眶里已经喊着眼泪了,全身都在颤抖,“能不能饶了他这一回?”

    本来正在幻想蒋县长怎么碾压赵书记太忙的王所瞬间石化了,就连疼痛感都忘了。

    这什么情况?

    蒋县长这是在求情?

    一个常务副县长的官儿说大不大,但是在地方无论是在哪都是权倾一方的大人物。更何况蒋县长在这中阳县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历任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得给他几分薄面。

    在这地界上,他蒋天明说什么就是什么。

    求情这事儿,也只有别人向他求的份儿。当然,市委书记或者省委书记再往上的大官儿们自然是是一句话就能撸了一个常务副县长。但是,人家蒋县长上头也有人。

    不然,这么多年来来往往的县级大领导们不知道换了多少,能做到这个位置谁没个三朋两友的。更何况,省里,京里领导的亲戚们下来镀镀金的多的是。

    为什么没人扳倒蒋天明?

    难道没人试过吗?

    不过,每次总能有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最开始,说蒋天明市里的根子硬。后来市里领导都换了几次了,又说蒋天明省里的关系硬。再后来,就连京里某个大家族的公子爷跟蒋天明玩上了,最后人家蒋县长还是不动如山。说蒋县长通天的也有了。

    不过,见蒋县长多年寸步为进。那些传言好多也不攻自破。

    但是,蒋县长根子硬是肯定的。等闲人轻易惹不得。

    他能为了儿子求情,很显然是儿子他护不住了。究竟是什么人物,在中阳县这地界让他蒋天明连儿子都护不住,甚至于说连护都不敢护。

    “老蒋,不要让我失望”

    刘清明皱了皱眉头,他理解蒋天明作为一个父亲的苦心,但是,一个人做错了事不受到惩罚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

    如果这种事轻易揭过去,让孙望情何以堪。让孙望那个见义勇为的孩子以后如何再相信正义?而且,蒋峰会记住教训吗?

    “可是……”蒋天明欲言又止。

    “这事对蒋峰也有好处,你明白吗?你想让他一辈子不成器吗?做错了事需要惩罚,老杨,你跟他也蛮熟的吧?”刘清明说道。

    蒋天明眉头紧皱,老杨就是疗养院的那个大人物。

    说实话,蒋天明这些年在权力上做了好多出格儿的事儿。像逼走数任县委书记这种事,无论是哪里都是不能容忍的。

    他可以稳如泰山的坐着这个位置,是因为这个省里最核心的少数几个人都明白他蒋天明背后站了一个杨老。

    杨老虽然已经超过三十年对政事不发一言。

    但是,谁人敢忽视杨老的存在。别说是省里头那几位了,就是京里头,在做决定的时候也不敢不考虑那个姓杨的残废老瞎子心里是怎样的态度。

    蒋天明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不管是什么原因,隔段时间都能去疗养院伺候伺候那个老瞎子,这就是谁也动不了他的靠山。

    动了蒋天明,谁能扛得住那个老瞎子的半分皱眉。

    “老杨的几个儿子几十年前仗着老杨的权势,横行霸道,欺男霸女。当时国家新创,千疮百孔,各种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老杨对于子女也是疏于管教,终于有一天,大儿子惹了大祸,强暴了一个女孩儿。你知道老杨是怎么做的吧?”

    刘清明问道。

    蒋天明摇摇头,在世人耳朵里,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那位大人物竟然还有个大儿子。

    “他的大儿子跑了,老杨亲自追了八千多里,跑遍了大半个国家,亲手把他抓了回来。老杨在追他的时候还用枪打了他大儿子的腿。回来之后,老杨把他儿子交给了公安局。按照当时的法律程序,审讯,宣判,最后执行枪决”刘清明说道。

    枪决?蒋天明吓了一大跳。

    “后来,老杨整日以泪洗面,连眼睛都哭瞎了。其他几个子女痛改前非,努力上进,至今他其他子女的成就你也看在眼里。老杨为了这个国家流了多少血汗,建立了多少汗马功劳?可以说生人无数,按照古时候的说法,就是给他立祠都不为过。他都没有去徇私枉法,这个国家又有谁有资格徇私枉法?假如说当年老杨徇私枉法了,他的子女们如今会如何呢,别说现如今的成就了,怕是到老都得是啃老的寄生虫,跟百年前那些窝囊的八旗子弟没啥区别了吧?”

    刘清明皱了皱眉眉头。他本来不想解释的,但是,仔细想想,蒋天明这人还不错,他并不想轻易放弃。

    蒋天明叹口气,那位大人物的眼睛他还以为是难老体衰得病之后瞎的。却不想竟然是为了儿子哭瞎的。这个为了这个国家付出那么多心血的老人,竟然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断头台。老人为的怕不仅仅是惊醒其他几个子女,而是所有有可能会徇私枉法的人。老人是拿自己当了个例子,血一般的例子啊。

    虽然不忍心,但是那位为这个国家一生马革裹尸的大人物都没有资格徇私枉法,更何况是他呢?他才做了些什么,只不过为这个县城的老百姓做了一些小事而已。

    杨老一家数十口全部为国捐躯,只剩他一个残废苟延残喘尚且没有违反国法,包庇儿子。他有什么资格?

    而且,刘先生也说的很对。这事对他儿子也是一个契机,转变的契机,对他有好处。指不定以后就能痛改前非,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了。

    “我明白了,法不容情。”蒋天明整理了一下表情,脸上重新恢复了那种方正。

    蒋天明刚话音落地,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却是赵书记带着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过来了。

    “蒋县长来的挺快啊,哈哈”赵兴军走过来给蒋天明握手。

    赵兴军带的人大都是与他亲近的一些官员。但是,这些官员中大部分都与蒋天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与赵兴军亲近,也是出自蒋天明的授意。毕竟要是一个县委书记成了孤家寡人,这事搞不好得闹大。

    但是,很明显,如果让他们在蒋天明和赵兴军跟前选一边站的话。他们无疑会选蒋天明。

    本来赵兴军是打算来拿这事敲打敲打蒋天明的。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蒋天明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坚持依法办事。

    这让赵兴军有些搞不懂了。

    难道蒋天明提前得知他赵兴军会来发难?已经做好把儿子当做弃子的准备了?其实,赵兴军也清楚,蒋峰这事,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他早听牛铁山说了,干了这么久警察的活儿,眼睛被谁都尖,被关在里头的孙磊,只是看着严重,其实没伤到什么。那帮子二世祖,打人也都打出感觉了,哪疼往哪打,但是不喜欢伤人。毕竟伤人了有时候得赔钱。里头那个被铐在那的男孩,其实伤就没多重。要是司法鉴定,估计连轻伤都算不上。

    但是,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关监狱里呢,即使是几天。

    只要进去了,前途就毁了。虽说还可以做生意什么的,能够衣食无忧。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没有政治生命跟没了命差不多。

    赵兴军却是没有想到蒋天明连他儿子都可以不过。

    这让赵兴军很郁闷,他觉得他一拳打到了棉花上。而且他兴师动众的跑过来,难道就为了无功而返?搞不好有的人还得骂他,闲着没事来看热闹呢。

    毕竟人家蒋天明的儿子出了案子,自己是事主跑过来也情有可原。

    你一县委书记不去关心县里的大事,跑过来关心一个打架斗殴的案子,闲的没事有毛病吗?

    赵兴军决定转换下立场,既然这事没法压住蒋天明。如果他张口为蒋峰脱罪,蒋天明未必不动心。他觉得,蒋天明大义灭亲是为了跟自己掰手腕。不过,要是真的把蒋峰判了,赵兴军也担心蒋天明对自己恨之入骨。毕竟,中阳县的斗争也没有那么激烈。怎么可能闹到大佬的儿子进监狱的事情。

    他虽然想通过这事儿在蒋天明这儿扮回一局,却不想跟蒋天明决裂。

    毕竟,如果蒋天明的儿子要是进监狱了。这事儿怎么也得算到他头上。

    那可就是鱼死网破,不死不休了。

    赵兴军来中阳县是摘桃子来了,可不是帮下任县委书记扫平障碍跟蒋天明玩玉石俱焚的。赵兴军觉得还是让一步得好。蒋天明要破釜沉舟了,他赵兴军可没兴趣跟蒋天明拼命,就是不算下任县长,县里还有个背景不比他差的李县长在坐山观虎斗呢。

    “蒋县长,不必那样吧,小孩子打个架嘛,多大个事儿啊,至于这样吗,好好跟家属沟通沟通就成了嘛”

    “什么小孩子打个架啊,蒋峰意图强奸少女,还打伤见义勇为者。这事是小孩子打架吗,你这县委书记是怎么当上的?”刘清明训斥道。

    赵兴军抬头一看,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身上的衣服也是几十块钱一件的那种淘宝货。根本看不出来有任何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特征。

    这谁啊?

    神经病吗?

    别说是当上县委书记之后了,就是在单位里干小科长的时候都没啥人敢轻易插话了,更何况还是这样跟个炮筒似的指责他。

    他以为他是赵兴军的上级领导吗,是市委书记吗?就是市委书记要训斥他赵兴军也得客气点找话暗示啊,谁tm敢这么跟他赵兴军说话啊?

    “哪来的野孩子啊,滚蛋,是不想进号子里住两天啊”

    公安局政委叶小天看赵兴军面如寒霜,走上前去,指着刘清明的鼻子大声骂道,似乎刘清明再不滚蛋,他就要让人把他铐起来了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