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19章 别跟着刘清明这傻叉受罪了
    毕竟刚才刘清明的话对于赵兴军来说实在有些过分。这事,无论是在哪,让人先控制住刘清明都合情合理。毕竟要控制局面啊。不然,几个大领导在一起谈事情。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小年轻在哪胡闹,怎么也不合适。无论是在哪里的政府,出现这样的情况,赵兴军的处理方式都无可厚非。

    甚至,一般情况下。蒋天明主动出手让人控制住刘清明更为合适。

    但是,蒋天明不但没有这么做。还阻止赵兴军派人控制刘清明。

    这事明显有些大了。

    别说,这事赵兴军占着理呢。就是其他时候,蒋天明占着理的时候,蒋天明也从来没有这样挑衅过县委书记的权威。即使大家都明白,蒋天明有这个实力去做。但是,赵蒋二人都很克制,矛盾从来不在表面。底下人有时候闹闹得了,放到台面上赵蒋二人谈的时候,总是皆大欢喜。

    蒋天明这是第一次挑衅他赵兴军作为县委书记的权威。

    甚至于以前蒋天明那种温和的态度,让他都有些怀疑蒋天明以前那些传言是县委书记太不是东西被撵走了杜撰出来的。

    可是现在,赵兴军终于发现了蒋天明狰狞的面庞。

    只不过,赵兴军觉得蒋天明忒不是东西了。刚才他明明是因为替他儿子开脱,才被人指着鼻子骂呢。蒋天明竟然就在这事上跟他较劲儿。

    毕竟在赵兴军眼里头,蒋天明这么做就是为了跟他较劲儿。

    毕竟,赵兴军不可能知道刘清明在蒋天明心中的地位高到什么地步。

    他更不可能知道,刘清明是怎样恐怖的一个存在。

    不然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他县委书记的脾气的。毕竟脸面没有命重要,被骂几句,只不过是丢些脸。要是把刘清明得罪狠了,乌纱帽丢了都是小事儿。

    “蒋县长,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赵兴军铁青着脸说道。

    牛铁军和叶小天二人退了回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二人能够决定的了。

    无论如何,自有蒋天明跟赵兴军商量。要是他们还一意孤行,继续去抓刘清明,搞不好得闹出大笑话,大冲突。而且,他们二人在县公安局干了这么久,自然明白,中阳县警察的枪口最终会对准谁。

    “蒋叔叔,你一定不要让他们抓清明啊,清明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臭嘴”张熙瑶紧张的冲着蒋天明说道。

    蒋天明却是没有理赵兴军,而是恭恭敬敬的冲着张熙瑶说道,“让张小姐受惊,是我的不是。您放心,没人能动的了刘先生。谁要是想抓刘先生,得从我蒋天明的尸体上踩过去。”

    话音落地,所有人身体都是一颤。

    却是张荷花被吓住了。堂堂蒋县长竟然恭恭敬敬的冲着张熙瑶喊张小姐,喊那个刘清明喊刘先生,而且用那样严重的话表示要护着他们。

    张熙瑶难道不是那个死去老张的女儿,是什么大人物的女儿不成?

    张荷花摇摇头,很明显是那个叫刘清明的身份不一般。刚才刘清明大骂县委书记的时候她就吓一跳,觉得这小子是傻了。却是没有想到,蒋县长竟然为了他跟赵书记杠上了。

    这刘清明究竟是什么人物?

    竟然可以让蒋县长做出这样的事情。

    张荷花觉得今天是看走眼了,明明是只大鱼,却看成了小。早知道就好好巴结了,她们家跟钱望家有亲戚,而且跟张熙瑶也有故旧。很容易就能跟刘清明拉上关系的。

    无论是陈天涛和张荷花都是彻头彻尾的势力小人。

    他们的小人是没有任何掩饰的。看谁得势,巴结的是不余一力,那样子跟条哈巴狗差不多。

    这些年他们夫妻能够成功,这种可以不要脸的巴结人能力或许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赵兴军也愣住了,难道这个小年轻真是个什么人物,是省里或者京里的领导的孩子?

    不然,蒋天明怎么会如此巴结?

    省委刘书记!!!!

    赵兴军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中原省省委书记刘同。

    只不过据他了解,省委书记只有一儿一女,在一些特殊场合他赵兴军都见过。别说不是眼前这个小年轻了,连样子也是差之千里。

    而且,如果是刘书记的公子的话,蒋天明喊的应该是刘少,刘总之类的称呼。

    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先生二字。

    如果说这个小年轻是个领导或者大人物的话,年纪也不对啊。

    赵兴军整理了一下情绪。他觉得今天有些冲动了,不止跟蒋天明撕破脸了。而且似乎还得罪了一个摸不清深浅的人物。

    刚才他是气的丧失理智,这回想清楚之后,他就有些后怕了。

    单单是蒋天明在县城的势力就让他忌惮不已,与蒋天明今天撕破脸之后,以后会有很多麻烦的。搞不好他就得整理包袱滚蛋,去别的地儿当领导去。

    最关键的是那个小年轻,看着他古井不波的面庞。还有看向自己失望的眼神,让他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那个小年轻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有点像长辈看晚辈没出息的那个样子。

    他赵兴军已经四十出头了。从小父母双亡,跟着叔叔长大。叔叔虽然不是暴露在世人眼前的大人物,却是一位做过许多大事的人。

    甚至于他可以在仕途上平步青云,都与他叔叔的余荫有关。

    早些年,他叔叔带着他见了许多故旧。有地方大员,有京里高高在上那些只有在新闻联播里才能见到的人物。

    虽说,之后他叔叔就不怎么管他的仕途了。但是,无论他怎样做,似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他向上走。即使他做错什么事,似乎也有人护着他。当然,他也没什么太出格的事情。而且又什么危险,譬如说谁陷害他之类的事情,最后总是别人倒霉。

    后来,在他从科级晋身副县级的时候,他叔叔带着他进京拜会了一位老人。并且让他谢谢那位老人。

    赵兴军这才明白,原来这些年他叔叔虽然没露面,却一直都在关注着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兴军明白的更多了。逢年过节,他回家之后,深山里那座他住了十几年的茅屋总会来许多人。小的时候他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只以为是亲戚或者叔叔的朋友。

    进入了官场,赵兴军就明白了。来的人没一个简单的。

    都是各个圈子里的大人物。有富甲一方的大商人,也有红遍两岸三地的大明星,还有各种官员。厅级、处级的不在话下,连部级干部都登门看望他叔叔。

    而那些跟他叔叔平辈论交的长辈们也只有京城才能见到的。

    但是,那个叫刘清明的小年轻的眼神让他很熟悉,很像是那些长辈的眼神。

    他叔叔一生风流成性,儿子都有十几个。他作为侄子,能够被推上县委书记的位置,已经是因为他没有父母,叔叔对他格外关照了。

    但是,从小到大,他都想做出一些成绩让他的叔叔看看。想再多得一些关爱。

    所以,他很在意那些长辈对他的态度。每当那些长辈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失望的时候,他就惴惴不安,久久不能释怀。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怎么会在这个小年轻眼里看到这样的眼神。难道他的精神出了什么毛病?

    就在赵兴军纠结的时候,一大群吊儿郎当的青年冲了进来。

    “哪个不长眼的腰跟我们蒋少玩玩啊,真是新鲜事啊,在中阳县还有人敢跟咱们蒋少玩的,也真是出了奇事儿了”

    一个暴躁的跟金属碰撞的声音传了出来,让安静的审讯室顿时更为寂静。

    一个看起来又胖又凶猛的壮汉站在门口,一脸的嚣张。屋里有不少人都认识,这个是县法院法警队队长的儿子。从小到大都不老实,成天惹事生非。县城里的人最恶心的就是他了。但是,这家伙在蒋峰跟前就跟个猫似的。所以,蒋峰一直护着他。蒋峰要有什么事,这家伙总冲在前头。

    “王所,你怎么成这样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了,马勒戈壁的,谁动的手,想死的嘛,王所,你放心,蒋少在后面呢,这就到了。我听说他们家有赵书记撑腰是吧,放心,没事,在中阳县,有蒋县长在,他赵兴军就是个屁。”

    说话的却是张熙瑶同事的男朋友何亮,看状况,显然是正式晋身为蒋峰的狗腿子了。

    有蒋县长在,他赵兴军就是个屁?

    赵兴军嘴角抽搐,甚至于一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也都皱了皱眉头。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这话说开了就不好了。不合适了。这事要是传到上级领导耳朵里,对蒋天明也不好。

    这是哪个白痴家的孩子啊?

    说的这是什么话。

    很明显的是那种极为不长眼。

    何亮毕竟家里只是个做生意的,爹妈其实在这帮子领导跟前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别看他平时吹的挺大,就连张熙瑶都以为何亮是个挺有社会关系的人,拉着刘清明巴结他。其实,他根本不算什么,这帮子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没一个认识他的。

    估计就是县委县政府里头,也只有他们科的科长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就连保洁大妈见了他估计都认不出他是谁。

    “咦,这不是那谁,刘,刘什么来着呢,刘清明嘛,哎呀,熙瑶也在啊,你们在这儿干嘛啊。你开车撞了人,不应该去医院给人家看病吗?”

    何亮在县政府上班,平日里头跟领导的距离很近,却是没怎么见过。毕竟他的层次太低,见了也离的远远的。工作了这么久,他只近距离接触过一位没什么实权的副县长。至于说蒋天明和赵兴军,他见过也不知道是谁。

    毕竟放赵兴军和蒋天明只在本地电视台出现。但是,这年头,别说年轻人了,老年人估计都不怎么看本地电视台了,纯粹是摆设。

    至于说蒋峰,那是跟朋友在一起认识的,知道蒋峰是谁之后,他就立马腆着脸巴结上了。

    所以,无论是赵兴军还是蒋天明,他都自动忽视了。

    何亮说话时候的得意溢于言表,他跟蒋峰牵了线,蒋峰对张熙瑶也挺喜欢的。他看见刘清明开着车来接张熙瑶,灵机一动,一个阴损招数就来了。

    他早把刘清明调查清楚了,就一普通业务员,根本就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钱。

    他甚至觉得,刘清明那车都是借来的。

    所以,他找了个碰瓷的折腾刘清明。穷人嘛,遇到点事儿,特别是跟钱扯上关系的,免不了生嫌隙的。

    那个碰瓷的恶心一段刘清明他们,把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腰包讹诈干净。他就不信,张熙瑶还死心塌地的跟着刘清明。

    刘清明不赔钱,报警?

    开玩笑,别说是蒋峰这尊中阳县的大衙内了,就是他何亮找关系都能玩死他刘清明。

    所以,这事他跟蒋峰说了之后。蒋峰很高兴,蒋峰都说了,何亮给他立了一功,他不会亏待何亮的。

    这也是何亮今晚这么嚣张的原因,他自以为蒋峰是他的靠山。

    自然,他给蒋峰冲锋陷阵也卖力了。

    “熙瑶啊,我也跟你明说了,跟着这么个没出息的穷货干嘛啊,咱蒋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好好想想,别跟着刘清明这傻b受罪了”

    何亮又冲着张熙瑶说道。其实他是蛮垂涎张熙瑶的,只不过有蒋峰在,他不敢染指。这会儿蒋峰不在场,他过过眼瘾还是可以的,带着.的眼睛像刀子一样在张熙瑶的蜂腰翘屯上扫来扫去,让张熙瑶恶心的紧皱眉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