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22章 你再给我说一次他强jian你
    人这辈子或许会有许多次转变,但是,没有人会忘记自己中学时代的纯洁。

    那时候,有时候会幻想女孩子脱光衣服的样子。但是,真正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大多数人心里动邪念的时候还会骂自己亵渎了她们。

    或许那些记忆会随着时间变的模糊如雨后江水上伴着烟雾的画面般那样模糊。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深深的印在内心深处的。不知道哪天想起来,就会鼻子微酸。

    或许在宾馆的床上会经历许多女人,也会有一个女人带来温暖,相濡以沫,相伴一生,到了中年时而吵架,两两相厌。但是,总会有个可能连手都没有碰过的人相忘于江湖,怀念一生。

    时间是贼,偷走了曾经的小暧昧。时间无刃,却割的人心疼。

    孙磊哭的一塌糊涂。他刚刚高中毕业,一切美好刚刚开始。他有很多幻想,他也有很多努力。他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与何小蕊相遇,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这个女孩儿,占据了太多。或许,这几年的人生。除了考试成绩出来之后超出自己所料的喜悦,剩下的就是她的一颦一笑了。

    “别哭了,小磊,注意下身体,你是个男子汉,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都要抗住,不要让你爸妈跟着操心,好吗?”

    张熙瑶劝着孙磊,自己却也是带着哭腔。

    强jian?

    对于这个她看着他出生,然后一点点长大的小弟弟,她是知道的。

    她是独生女,父母跟孙望他们家关系好的跟一家似的。当年孙磊出生的时候,她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记忆犹新。当时,父母告诉她,这是她弟弟。

    那一次,她知道了弟弟的概念。弟弟就是,要对他好,一辈子对他好。

    父母车祸之后,张熙瑶跟孙望他们家更为亲近,感情也更为深厚。

    张熙瑶时不时还会买些零食给他送到学校,孙磊或许经常不耐烦张熙瑶对他婆婆妈妈的照顾。但是,却并不是感情问题。而是孙磊从小就自立自强,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

    对于孙磊的品行,张熙瑶是清楚的。三岁看老,或许有些大。但是,一个人平日里的为人处事还是能看出这些人究竟能干出什么事儿的。

    孙磊根本不可能干出这些事。

    孙磊处于青春期或许与父母有些隔阂,平日里头除了跟爹妈叛逆的较劲儿,很少会有交流。但是,对于张熙瑶这个姐姐,他还是没什么保留的。毕竟,一个满脑子都是为高考冲刺的少年是很少有时间交知心朋友的。

    每当见到张熙瑶,他都会讲一些自己的困惑的。

    像他跟何小蕊的事情,他是毫无保留的告诉过她的。甚至于,何小蕊家里出事的,张熙瑶也帮过她们家。

    甚至于那些日子没人照顾何小蕊,张熙瑶都会把何小蕊叫到她那儿吃饭。

    虽然何小蕊碍于面子,去的少,但是确实有难处的时候,她还是会张熙瑶那吃顿饭的。

    甚至于,何小蕊的爸爸顾不过的时候,张熙瑶还去医院伺候了何小蕊她妈妈几天。

    张熙瑶跟何小蕊交流不多,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但是,孙磊的心思,她是一清二楚。她一直跟孙磊讲,爱情,有时候可以放在心里。要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大学。只有考上大学,才能给何小蕊一个美好的未来。到了大学,爱情就自有了,没有人反对,没有人阻挠,也没有了学习的压力。

    说不定,他可以跟何小蕊考同一所大学。

    两个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多么美好。

    孙磊听了,丝毫不为感情所羁绊。努力的考大学,想要放弃眼前这些。

    “姐,我明白,但是,我难受,呜呜”孙磊哭着说道。少年单纯的爱情很简单,没有掺杂世俗的权势、金钱,甚至于连.都不忍去触碰。但是,结果却是如此的残忍。假如说,何小蕊告诉他,她不喜欢他,他也不会这么痛。

    他只会当他是单相思。

    甚至于何小蕊诬陷他的时候,他都不会如此痛彻心扉。

    当何小蕊抱住蒋峰的那一刻,他感觉一下子天翻地覆。

    孙磊痛的是何小蕊竟然如此糟蹋自己。

    他是个聪明人,他虽然不知道何小蕊究竟为何这么做。但是,她肯定是有苦衷的。毕竟,他们两个就算不算其他交情,就是同学,何小蕊也不至于无缘无故诬陷他的。

    他更为怜惜何小蕊心里遭受的挣扎。

    张熙瑶冷冷的看着何小蕊,走到她跟前,凝视着她的双眼。

    何小蕊似乎是有些愧疚,不敢看张熙瑶的眼睛,后退了一步,说道,“熙瑶姐,我……”

    啪~

    张熙瑶朝着何小蕊脸上打了一巴掌,何小蕊疼的叫了一声,赶紧捂住脸哭了起来。

    “何小蕊,你这样做对得起小磊吗?”张熙瑶说道。

    “熙瑶姐,他强jian我……”

    啪~

    何小蕊话还没说完,张熙瑶的耳光又抽到了她的脸上,冷冷的说道,“你再给我说一次他强jian你。”

    “熙瑶姐,我知道你对我有恩,我以后也会报答你的,但是,你不明白的,我没有错,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女生,考上了大学都上不起的可怜女生。你明白吗?”

    何小蕊突然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

    “我对你没有恩,就算是不认识你,我见着你爸妈的情况,也会帮你爸妈的,不是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人,是你爸妈,那对善良的夫妇。你对得起你爸妈吗,你爸爸每天在超过四十度高温里的车间里工作是为了什么,你妈妈都病成那样了都不愿意吃药是为了什么,为了攒钱给你上大学。你爸妈无论多么困难,从来没想过干什么坏事。不管借了多少钱,你爸妈从来都想尽办法还上去。你家里虽然困难,但是你问问你们的邻居和亲戚朋友,谁说过你爸妈半句不是?你知道你爸爸每天在工厂里吃的是什么吗,馒头和水,除了回家当着你们的面怕你们伤心才吃一点咸菜意思一下。你对得起你爸妈吗?你想人家在背后戳他们的脊梁骨吗,你还让他们活不活了?”张熙瑶说道。

    “熙瑶姐,我也不知道我……”何小蕊眉头紧皱,不知道想说啥什么。

    “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你爸爸,让他现在过来看看你究竟做了什么,你究竟是怎么忘恩负义诬陷救了你的孙磊的?”张熙瑶说道。

    何小蕊突然大哭了起来,抓住张熙瑶的胳膊,嘶吼道,“我错了,熙瑶姐,不要跟我爸说,好吗?”

    何小蕊清楚的知道她那个爸爸要面子要的跟个命似的,要是知道她干出了这种事,哪有脸活下去。

    更何况他父母一直念叨的最多的就是报答那些帮过他们家的人。

    张熙瑶算一个。

    孙磊也算一个。

    要是她父亲知道她为了那几万块钱诬陷了孙磊。

    何小蕊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结果。

    “我错了,熙瑶姐”何小蕊抱着张熙瑶的腿哭喊道,“求求你了,熙瑶姐,别告诉我爸,好吗?你告诉了他,我情愿去死。”

    “张熙瑶,你……”蒋峰皱了皱眉头,他感觉再说下去,要出事,赶忙拦住何小蕊,冲着张熙瑶说道,“你干什么呢,她只是个受害者。”

    受害者?

    事情都到了这种程度了,竟然还说她是受害者。她都说了,她错了。

    “蒋峰,本来我对你印象不错,没想到你这么无耻”

    张熙瑶听了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啪的一声,猛的一巴掌又打到了蒋峰的脸上。

    她从小大都是一个乖乖女,从来没跟人发生过冲突。甚至说话都很少大声,更别说打人了。这是她第一次打人,还打了两个人。

    蒋峰脸上涨红,从小到大,他都是众人的中心。

    打他?

    除了他爸,谁敢打他。

    别人宠着他,怕着他还来不及。

    虽说这个叫张熙瑶的女人他有些兴趣,但是那又如何?他在夜店里碰到的那些长的漂亮的陪酒女也有过兴趣。难道那些陪酒女就可以打他了?

    别说是一个略微有些兴趣的珠宝店小店员了,就是以后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怕是也不能朝他脸上打。

    最重要的是,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

    有他爸,还有县委书记,还有这么一大堆县领导,以及陌生人。

    他冷冷的看着张熙瑶,阴狠的说道,“爸,赵叔,你们都看到了,这女人打我,当着你们的面打我。王所,我要求你把这个女人拘留起来。”

    赵兴军点点头,他此时颇为忌惮刘清明。但是,张熙瑶是谁他却不清楚,他甚至也不知道张熙瑶跟刘清明有关系。

    这个漂亮的女孩儿刚才咄咄逼人的架势让他也吓一跳,生怕张熙瑶给何小蕊逼的改了口。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儿,他早就是一只老狐狸了。事情的原委是怎么,不用怎么猜他就有数。明显这个叫何小蕊的女孩儿是着了蒋峰的道,在诬陷那个叫孙磊的男孩儿。

    不过,他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也挺苦逼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跟蒋天明这个常务副县长鱼死网破的。

    他自然不能看着蒋峰进监狱。

    他更搞不懂,这个蒋县长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要牺牲他的儿子。

    虎毒尚且不食子,赵兴军的确是怕了蒋天明了。

    无论如何,蒋峰不能有罪。这是底线,这这么做已经是在向蒋天明低头了。

    他身为一个县委书记如此低头,他蒋天明难道还要跟他鱼死网破不成?

    不至于。

    这个叫张熙瑶的白痴女人竟然还打了蒋峰。这个时候,赵兴军无论如何他都是要站在蒋峰这一面的。

    毕竟张熙瑶打人是事实。

    无论怎样,这个局面都得胡搅蛮缠的糊弄过去。至于说那个何小蕊,根本就经不住什么事,三两句话就能给忽悠住了。

    这个叫张熙瑶的白痴女人,抓了丢监狱几天,这事也就过去了。

    赵兴军阴狠的看了一眼张熙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想要从蒋天明这里得到什么了。只要稀里糊涂的把这事情糊弄过去。他安安稳稳当他的县委书记,蒋天明安安稳稳当他的常务副县长掌握县里的大权,二人继续井水不犯河水。

    不管刚才心里多么的愤恨,赵兴军还是恢复了理智。他还是有一定政治智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