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23章 您不要嫌我们老了不中用了
    在得到赵兴军的首肯之后,蒋峰略微有些得意。

    这个县城到底还是他爹在做主。

    即使是赵兴军贵为县委书记也不得不低头。

    就在蒋峰得意洋洋的看着张熙瑶,心里头幻想着把张熙瑶关进看守所之后,这个女孩儿求他的可怜样。是跪下给他服务,还是他用皮鞭抽她那细皮嫩肉的背?

    想着想着,蒋峰嘴角就露出了一丝邪笑。

    可是,令蒋峰想不到的是,他的父亲蒋天明竟然走到了何小蕊跟前,冲着何小蕊说道,“你说实话,事情的原委是如何。”

    事情的原委如何,蒋天明心里已经有数了。

    不过了,作为一名父亲,他内心深处无论如何也不希望会有一个坏结果。他这么问,其实是为蒋峰争取最后一丝希望。

    何小蕊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蒋峰,又看了一眼张熙瑶,说道,“蒋少占我便宜,孙磊过来阻止,蒋少他们打了孙磊一顿。然后蒋少刚才又找到我,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诬陷孙磊。”

    说出来之后,何小蕊长出一口气。心里放松了许多。

    她看了一眼孙磊,眼中带着浓浓的歉意。

    蒋天明却是像蔫了的茄子一般。这么多年来,他心里秉持了许多信念。也做了许多事,什么大放大浪都见了,却都稳如泰山。但是这一次,他却是有种彻底的无力感。

    儿子变成了这样,究竟是谁的责任?

    是他的母亲把他惯坏了?

    还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尽职,整天忙于工作,忽略了儿子?

    不管如何,子不教,父之过。

    蒋天明陷入深深的愧疚之中。他觉得他愧对所有人。儿子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他这个做父亲的是逃不了责任的。甚至于以后儿子坐牢所忍受的痛苦,根源怕都是在他的身上。而被打的满身是伤的孙磊,和被威逼利诱诬陷孙磊的何小蕊,他们的痛苦其实都源于他蒋天明的权势。他儿子借着他的权势作威作福。

    蒋天明更觉得愧对的其实是刘清明,他现在连看一眼刘清明都不敢看了。

    他明白,刘先生让他做在这个位置上是造福一方的。但是,他却做了什么?他看了一眼躲在一边,始终不敢发一言的杨修。跟了他这么多年的秘书,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了那么多的坏事。

    大变生于肘腋之间。

    这个杨修与那个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的九爷从小到大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不调查不知道,一查把蒋天明也吓住了。甚至于这个杨修很有可能已经被策反,早已成为了境外敌对势力的间谍。

    幸亏是刘先生对九爷产生了不满,让他开始调查九爷。

    不然,九爷作恶的话,他责任比较小。毕竟,境外势力的渗透这种事他一个县长的责任是微乎其微的。这种是隐蔽战线部门的责任。

    但是,杨修就不一样了。杨修作为他的秘书,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杨修做的许多事,其实都是得到了他的首肯的。蒋天明当时想想都后怕,如果不是发现的早,后果不堪设想啊。因为杨修做的那些事情,蒋天明根本想不到那些是一些恐怖袭击和刺探情报相关的。杨修到底获得了多少情报,以及这个情况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对于这个领域是门外汉的蒋天明来说,他根本就不清楚。但是,假如说,他没有调查,任由杨修和九爷继续发展下去,他蒋天明以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而且,儿子如今又利用他的权势在欺男霸女,横行霸道。而且事情东窗事发,他还不认错,还颠倒黑白,诬陷好人。可恶程度丝毫不亚于电视剧里面那些古代恶少的行径。

    就在蒋天明陷入深深自责的时候,赵兴军走过来冲着蒋天明说道,“蒋县长,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希望我们之间都是团结的。”

    蒋天明皱了皱眉头,点点头,示意赵兴军继续说下去。

    “我无意对你儿子下手,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我们之间应该继续合作下去。刚才那小姑娘已经说了,是那个孙磊要强jian她,蒋峰救了他。你相信你的儿子会稀罕这样一个小姑娘吗?刚才小姑娘不是被有心人挑唆而已。蒋县长要明智一点,不要受了挑唆……”

    赵兴军冲着蒋天明说道。

    刘清明摇摇头。他对赵兴军颇为失望。他其实与赵兴军是有些渊源的。赵兴军的父母和叔叔当年都跟着他做过一些事情,甚至于他的父母都葬身于永远无人知道的角落。

    他们的荣誉无人知道,仅仅是在那些特殊部门内部功劳薄上多了一笔而已。

    说的再近一些,赵兴军的母亲都是刘清明当年收养的孤儿之一。

    刘清明很其实很想对赵兴军宽容一些的。

    可是,赵兴军着实让他失望。蒋天明这里出了事儿,他打算过来借着人家的儿子来压一压蒋天明。后来他看蒋天明不包庇自己的儿子,以为蒋天明不惜牺牲儿子来跟他鱼死网破。他害怕跟蒋天明玉石俱焚,竟然力保起了蒋天明的儿子,想要跟蒋天明讲和。

    丝毫不管蒋天明的儿子是不是犯了大错,与他沆瀣一气颠倒黑白。

    完全不顾孙磊和何小蕊所受到的伤害。

    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任何的黎民百姓,没有善恶是非。法律和手中的权力,在他眼中只是一个玩物而已。

    根本就是一个政客行径。

    简直丢了他爹妈和叔叔伯伯的脸。

    更丢了他刘清明的脸!!!!!!!!!!

    刘清明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很久都没有拨过的号码。

    许多尘封的记忆就像是电影序幕一般一幕幕向他脑子里袭来。那些刀光剑影,那些血雨腥风,那些恩怨情仇。

    刘清明眼角不觉的都有些湿润了。

    那些可歌可泣的人和事情。没有人知道,甚至于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源远流长流淌着龙的血脉的民族从百年战乱走到世界第二强国,雄视欧亚大陆。这背后有太多太多的人付出了鲜血和泪水了。

    可是,他们只能默默的付出。为了那些亲朋好友的安定,为了让这个国家国泰民安。

    他们活着的,大多是残废,大多有心理创伤。

    好多人整天瘸着个腿,走到街上都会被一些人歧视。还有一些人,到老了,被送到了精神病院,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电话接通了,却没有常见的客套,传来的却是嚎啕大哭。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都记不清楚了,先生,您终于联系我们了,我们还没老,我们还能再战,我前几天去山里徒手干死了一头熊。您指哪,我们打哪,您不要嫌我们老了不中用了,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