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24章 跪下
    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刘清明鼻子又酸了酸。

    “你们不是不中用了,是你们已经付出了太多了,该退休了,该享享福啦”

    “哈哈,享福也享够了,我现在儿孙满堂。还有啊,素萍的儿子,当然,我得喊嫂子,兴军,现在也长大成人了,已经做到县委书记啦。按过去的说法,这可是县太爷啦。我想我哥他们俩也该瞑目了”电话那头也笑了起来。

    刘清明叹了口气,他这漫长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人。所有的人,都会逐渐老去、死去,留下他品味着漫长孤独的岁月。

    他已经学会了如何去控制自己的情绪。

    “先生,我想见您一面,呜呜”说着,说着电话那头又哭了起来。

    刘清明深吸一口气,他其实很不愿意去见这些老人的。他们所剩的岁月不多了,见了会让他想起很多事情的了。见了很有可能就是死别。不过,他不忍拒绝电话那头儿为他那个付出太多东西的老人。

    当年两个雄姿英发的赵姓少年,跟着他炸了马索里海盗的军港。

    被人家追杀大半个地球,却从来没有皱过半分眉头。在欧美那些高端酒会上,不知多少贵妇少女为他们倾心。

    眨眼间已经半个世纪。

    一个少年已经成了黄土,另一个少年,刘清明能想象的到他是如何的老迈。

    头发白了,牙齿掉了……

    “会的,等我有空,我挨个去看看你们”刘清明说道。

    “谢谢先生,要是还有机会跟着您再去做些事就好了,当然,能见您一面我就是死了也够了”电话那头说道。

    “你个老货,想的太多了吧,好好享福吧,多锻炼锻炼身体,要是能多活几天,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能用的上你了”刘清明说道。

    “真的吗?”电话那头儿似乎有些激动。

    “用你这老东西来看大门很合适,现在的门卫不都大爷嘛,哈哈”刘清明笑道。

    “我愿意,给先生看大门也是我的荣幸”电话那头儿激动的说道。

    “我去,你这老东西真让人烦,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来了吗?”刘清明说道。

    “对不起,先生”电话那头儿似乎因为刘清明那句烦,情绪有些低落了。

    “行了行了”刘清明皱了皱眉头,“我找你是有事儿说,赵兴军,我对他很失望,他是你们赵家人,我希望还是由你们赵家管教。”

    “先生,兴军他……您要看在素萍的面子,您不要……”电话那头听到刘清明对赵兴军很失望,吓得结结巴巴,“我明白,我明白,按照您以前的性子,要不是看素萍的面子,您就直接抹杀了他赵兴军了。”

    “素萍姓刘,虽说嫁给了你们赵家,但是她还是姓刘。如果是素萍的原因,我直接废了他,免得丢我刘家列祖列宗的脸。我看的你赵知行和你哥哥赵合一的流的血,不多说了,你自己跟他说吧”

    刘清明把电话递给赵兴军。赵兴军皱了皱眉头,刚才的情况已经让他知道,这位刘先生搞不好是有大背景的。这时候让他结电话,难道是哪位领导?

    是市委书记?

    还是,省里的领导?

    能压住他的人有不少,赵兴军也猜不出来,不过,他还是接过了电话。

    接过电话之后,赵兴军一下子就蔫了,如果是领导的话。他赵兴军可能还是有些脸,可电话那头儿是他叔叔赵知行,那位对他有养育之恩的亲叔叔。

    赵兴军感觉自己的皮都被刘清明扒了,放在日头底下晒。

    此时此刻,除了憋屈感,就剩下畏惧感了。

    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大人物迹象的小青年到底是谁?

    他丝毫没有那些京里大纨绔的锋芒不露,也没有那些走入仕途的世家子们气势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贵气。

    如果把他放到街上,你很难分清楚他与那些芸芸众生的不同。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直接找到了他叔叔。拨通了他叔叔的电话。

    赵兴军虽然没有清楚的了解过他叔叔的底细,但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他可以看的出来。他叔叔的人脉和地位是他无法想象的。

    他叔叔的朋友甚至不止局限于国内,甚至于国外的好多大人物他叔叔都能接触到。

    说手眼通天绝对不为过。

    据他分析,国内能搬动他叔叔的人并不多。

    这也是他可以到中阳县来摘桃子的原因,虽说,他在他叔叔跟前没有多少说话的权力。但是,他的背景让那些大势力都得给几分面子。

    这个小年轻到底是谁?

    接下来他叔叔的话,却是让赵兴军更为震惊。

    “赵家的家训是什么?”赵兴军的叔叔在电话问道。

    赵家的家训。与其说是家训,倒不如说是一个实验。自从赵兴军开始记事,赵知行就开始让他发誓。并不是他一个人发誓,赵家所有人,上至赵知行自己和他的妻子,下至赵知行的儿女们。这是一个集体的誓言。

    赵兴军虽然心里腹诽过叔叔,但是他从来没敢当着他叔叔的面说过半分不是。

    他能看的出来叔叔对那一切的虔诚。

    “你忘了吗,你个这个畜生,你连赵家的家训都忘了吗?你当了个破县委书记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吗?”看赵兴军没动静,电话那头儿的赵知行激动的大骂起来。

    “叔,我没忘,赵家子弟,誓死效忠小生。如有赵氏子弟忤逆先生,赵氏全族必手刃之,子子孙孙无穷尽,不死不休。不尊此训者,死而不得入赵氏祖坟。”

    赵兴军一直都很好奇那个‘先生’到底是谁,或者说是一个组织。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誓言,就没有别的了。根本就没有半分‘先生’的影子。

    但是赵兴军一直都清楚,这个先生似乎跟他们赵家有莫大的关联。每次赵知行带着他们发誓的时候都会哭,甚至于赵知行的妻子也会跟着哭。

    “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呢,如果你不是素萍的儿子,我现在就去一刀剁了你的狗头”赵知行说道。

    赵兴军吓了一跳。

    他突然想到了,如有赵氏子弟忤逆先生,赵氏全族必手刃之,子子孙孙无穷尽,不死不休。

    他叔叔刚刚人他背了家训,现在又这么说。

    难道,这个小年轻跟‘先生’有关?

    赵兴军知道,素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叔叔一直喊他妈妈素萍,而不喊嫂子。但是,他关于妈妈的印象停留在五岁。

    自此之后,他就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那个呵护他爱护他的人了。

    那个时候,赵兴军感觉天都塌了。

    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没有妈妈,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虽然,他还有叔叔。但是,对于才几岁的赵兴军来说。叔叔又算什么,没有了妈妈就等于没有了世界。

    可是,他叔叔为什么会说,如果他不是他妈妈的儿子,他就提刀来杀了他呢?

    他叔叔为了他的母亲而违背赵家的誓言吗?

    他那位叫素萍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这位刘先生是‘先生’的后代,还是与他有什么关系?”赵兴军整理了下情绪,问向他叔叔。

    “在你眼前的就是先生,你个畜生,当着先生的面竟然都不认得他,呜呜,你竟然忤逆他,要是你妈知道了,在地下知道了会多伤心吗?”赵知行又激动的哭了了起来。

    先生!!!!!

    先生!!!!!!!!!

    先生!!!!!!!!!!!!!!!

    这个小年轻竟然是他从小念叨到大的先生,甚至于至今回到老家,他也得跪下背家训。

    赵兴军难以置信的看着刘清明,他的瞳孔急剧收缩,显然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这个小年轻看起来只不过二十多岁。不说他的叔叔,就是从他开始,已经将近五十年了。

    赵兴军只能把‘先生’当成一个组织了,这个小年轻是‘先生’的代表了。或者是里面有权势人物的后代了。

    可是他叔叔说他妈在地下会伤心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母亲也是‘先生’组织里的一员?

    “叔叔,我明白了,我一会儿会向先生道个歉的。以后先生但有所命,我赵兴军必当遵从,以圆赵家家训。”赵兴军说道。他不清楚这个‘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叔叔都这样说了,他除了低头也没别的辙了。

    看赵家的家训就明白,这个先生对于他叔叔来说是如何的重要了。

    “狗屁,你明白个狗屁,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明白,你个兔崽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跪下,快给先生跪下,你给他跪下一点儿都不亏”赵知行在电话那边儿都开始嘶嚎起来。

    跪下?

    开玩笑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这个小年轻跪下。怎么可能吗?

    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当众给人下跪?

    这可不比蒋天明故事里头那个被扒了衣服的县委书记要窝囊多了。

    无论如何也不能跪啊,就算回家他天天跪在叔叔跟前他也没话说。他叔叔养了他这么多年,够资格。就算是他叔叔要了他的命,他也没啥说的。

    但是,他叔叔现在这个命令,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遵从。

    要是真跪下了,这个脸可就丢大啦。

    赵兴军很为难,他能感觉的出来叔叔的情绪很激动。他要是违抗了叔叔的命令,不提会有所很么后果,他的叔叔肯定会很伤心。

    他不想让他这个养了他这么多年,头发已经花白的叔叔伤心了。

    他有老婆孩子,但是真正在他内心深处的却是他的叔叔。因为老婆是他取来的,儿子是生出来的。叔叔却是真正默默为他付出的。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跪下啊。

    “叔叔,你冷静下好吗,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跪下的”赵兴军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