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25章 神仙一般的人物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你竟然敢顶嘴了,好啊,赵兴军,你翅膀硬了是吧,你这个畜生……咳咳”

    电话那头儿的赵知行气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本身年势已高,身体本就有各种病。一时间竟是咳嗽的止不住了。

    “叔叔,你别激动。你想想,让我当着众人的面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下跪,合适吗?”赵兴军紧张的说道。

    二十多岁的小年轻?

    赵知行追随先生多年,早已见识过他当年的绝世风姿。至于说刘清明的神奇他更是见识过不知凡几。假如说不是当年从先生那儿得来的一套功法,他这肺病早就要了他的命了。哪里还能让他苟延残喘至今。

    当年他还以为先生功力卓绝然后才有延缓衰老的效果的。

    却是没有想到过去这数十年了,先生依旧风采依旧。

    这究竟是何等人物?

    就是传说中那些神仙般的人物,怕也不过如此。

    他赵家最初仅仅是山里的一户农民,兄弟几个务农打工度日。如大多数浑浑噩噩的老百姓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现如今是何等的显赫。

    赵兴军因为从政,赵知行并未跟他讲太多关于赵家的东西。可赵知行作为赵家的掌舵人,这些年赵家的发展如何他可是一清二楚。

    虽说表面上赵家依旧隐居深山,看起来如山民一般。但是,赵知行的触角伸向了任何他能伸到的地方。虽说这些都是他他们赵家三代人在建国前就开始的苦心经营。但是,赵知行明白,这一切源自于何处。

    赵家与先生的渊源可以上溯到赵知行的父亲,也就是赵兴军的爷爷。

    没有先生,赵家仅仅是一介山民。甚至有可能在战乱中就消亡了,被灭门了。

    但是,与先生扯上了那一丝丝的关系,让赵家在战争年代就开始显赫一方。而后来,赵知行的哥哥娶了素萍。

    这是赵家真正兴旺之始。

    没错,刘素萍,赵兴军的母亲是赵家兴旺之始。

    刘清明一再强调他们是战友。赵知行却自始至终都不这么认为。他赵知行算是个什么东西,哪有资格当先生的战友。他这么些年,一直自居为奴。

    甚至于赵兴军的父亲赵合一,甚至于他的爷爷,自始至终都自居为奴。

    他赵兴军因为他母亲素萍与先生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赵知行心里暗恨赵兴军不成器,根本不知道,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场天大的机缘。更可恨的是,他还敢对先生不敬。

    “唉,有些事,的确是不想多说,你知道你这母亲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赵知行问道。

    提到母亲,赵兴军似乎触动了某跟心弦,颤声问道,“我母亲的心愿?您,您从来没有提过啊。”

    “呜呜,素萍,就是你母亲,也是我嫂子,其实,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做的事,就是叫你妈叫嫂子,我喜欢她。可是她却与你爸爸,就是我大哥相爱并结婚。素萍是个可怜的女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爹娘。她第一个记事的地方却是一个妓院,大概四五岁的年纪。任何一个女人当明白自己未来的命运是一个妓女的时候,心都会如死灰一般。后来,一个人改变了她的命运,把她救了出来,把她养大了,还让她成为了一代天之骄女。什么民国女神,才女之类的。在你母亲跟前都得黯然失色。她,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各个都是一时人杰。毕竟,被先生调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不出色呢?”

    赵兴军张着嘴巴,难以置信的听着这些过去。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母亲命运会这么悲惨,小的时候竟然会是在妓院生活。后来还会有这么丰富多彩的生活。

    “素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琴声爹娘是谁,她甚至于都只当自己没有爹娘。毕竟,把她买到妓院里的父母,无论有多大难处,素萍都不可能不恨他们。但是,素萍这辈子心里最亲近的人却是你眼前的小年轻,你知道吗,素萍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喊你眼前这个小年轻一声,‘爹’。素萍当年告诉我,先生把他们寄样在一个能吃饱穿暖的大宅院里,平日里读书练武,每逢过节的时候,先生会回来教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所有人都当先生是他们的父亲,可是先生从来不同意他们喊他父亲”赵知行说道。

    赵兴军已经彻底陷入崩溃之中。

    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竟然是他母亲的养父?怎么可能?他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

    看着应该是个都市里上班,工资少的连民工都不如的那种小白领?

    穷的连身上的衣服都得在淘宝找便宜货,连专卖店都不敢进的那种?

    这不科学。

    这完全违反自然规律。

    可是,赵兴军明白,叔叔再怎么老糊涂,也不可能在这事上跟他开玩笑。

    这就是先生当面。

    从小到大,他们每天早晚必背家训中的先生。

    那位他们曾经无数次在脑中想象的人物,或者组织。竟然就在眼前,还是在这样一种奇怪的情形下。是以赵兴军多年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也早已失了分寸。

    “虽然先生始终不同意你母亲以及舅舅,姨娘他们喊他父亲,但是,先生就是他们实质上的养父。如果要论的真的话,先生应该是你外公。”赵知行说道。

    外公?

    赵兴军接近崩溃了。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他的外公。

    “你不止是为你自己做错事跪的,也是为你母亲跪的。你母亲临死前最后悔的就是,先生把她养大了,她却还没来得及孝敬先生。”赵知行叹了口气。

    “叔叔,我……”赵兴军欲言又止。

    “希望你好好把握,能与先生相遇是你天大的机缘,虽说你让先生失望了,但是,我希望你以后好好做,争取不要给你母亲丢脸。以前先生收养的孤儿们,先生最喜欢的就是你的母亲。我希望,你要以你母亲为榜样。争取得到先生的认可。你要明白,这也是我们赵家继续兴旺下去的一个机会。有先生做后盾,你们只要不违法乱纪,行凶作恶,在这个世界上,能动的了你们的人很少。更重要的是,你要完成你母亲的遗愿,好好孝敬先生”赵知行说道。

    “我明白啦,叔叔”

    赵兴军挂了电话,打量着眼前的年轻男人,走到他跟前,这就是他的外公。

    小的时候,别人的孩子都有爷爷外公,他却连父母都没有。

    每到过年,别的孩子总有外公发的压岁钱。他却没有。

    赵兴军几乎不假思索的就要跪下了,想起记忆里已经模糊的母亲那张绝美的容颜,赵兴军已经顾不得什么县委书记的名头了,也顾不得别人的看法了。

    赵家子弟,誓死效忠先生。如有赵氏子弟忤逆先生,赵氏全族必手刃之,子子孙孙无穷尽,不死不休。不尊此训者,死而不得入赵氏祖坟。

    赵兴军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如此刻这样念的如此虔诚,誓言与母亲依稀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让他脑袋一片混沌。

    亲情,信仰,还有悔恨。

    他终于能理解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他的眼神为什么会有长辈看晚辈的那种感觉了。

    他也读出了这个年轻人眼神中的浓浓的失望。

    那种失望的眼神此时却是让他绝望。即使是一句空话在脑中回荡了数十年,也会变成变成一种无法磨灭的存在的。

    先生对他失望,让他下意识的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而且先生还与她母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即使’先生‘什么也没做。那种失望的眼神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叔叔为他蒙羞。

    甚至于身在黄土中的母亲也为他蒙羞。

    母亲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竟然是喊’先生‘一生父亲。可想而知,母亲对先生的一个肯定是何等的在意。

    假如母亲知道了她生的儿子得罪了先生,让先生失望,甚至于有忤逆先生的行动,会是怎样的愤怒,怎样的悲痛。

    他现在心情很复杂,各种关系交织在他的脑中,让他几乎有些无所适从。

    几乎满脑子都是母亲失望流泪的眼神,这让赵兴军几近崩溃。只想嚎啕大哭一场。

    赵兴军没有了任何杂念,此刻,他只想长跪不起,为他所做的事忏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