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26章 你没有资格跪在我跟前
    不知道怎么回事,赵兴军却没有跪下去。并不是他心里有什么,而是他跪不下去了。无论他怎么用力,他的双腿都难以弯曲。

    难道是双腿失去知觉了,麻木了?赵兴军想,不过他活动了下腿,还是能动的。他又捏了一下大腿上的肉,还是很疼。

    似乎是由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控制着他的双腿一般。

    一股子恐惧的几乎想要匍匐的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人类天生对于神秘的事物有一种委屈感,有时候仅仅是一些幻想和猜测就能把人吓的精神失常。

    更何况亲身经历呢?

    一个人双腿没有任何毛病,而且有知觉,还有疼痛感,竟然想跪就是跪不下去。

    这不跟见了鬼差不多吗?

    赵兴军往四周看了看,目光还是锁定在了‘先生’身上。

    不提从小虔诚的发誓言为这个人效忠在心中形成的神秘光环,仅仅是这一刻感受到的东西,就让赵兴军的世界观完全崩塌。

    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这位‘先生’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却依旧风姿依旧。如二十岁青年般年轻。

    他是做了整容手术吗?

    可是,不管是怎样的整容手术能有这样的效果。

    这完全超脱了科学的范畴。

    近些年生命科学有大发展,但是,在延缓衰老方面也有一定的成果。医学方面也攻克了许多疾病。人类的寿命大大延长。但是,人老是挡不住的。而且,很少有人能年纪能超脱八十岁这个天数了。

    赵兴军虽然不知道刘清明的具体岁数。但是,他从叔叔的话里还是能分析出来的。刘清明能收养他的母亲,至少是他爷爷那一辈人。

    而他爷爷早已过世,就算活着也已经九十多岁了。

    这位‘先生’的,年纪至少已经超过九十岁了。

    难道他是神仙?

    半个世纪过去了,一个人的容貌没有丝毫变化。这件事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发生自己身边,还是自己亲眼所见。赵兴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毕竟这种事难以置信到了那些荒谬的传说一般。

    而且,刚才那一幕更为匪夷所思。

    身为赵家人,自然对武学不会陌生。他虽然没有多么夸张的功力,但是三五个壮汉同时出手他还是能招架的住的。

    全力出手的功夫,估计连电视里那些职业拳击手都扛不住。

    更别说平常人了,一拳下去,搞不好就得骨头折了。

    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硬气功而已。就是在民间也是多有常见,军中特种兵训练也多有硬气功的修炼法门,算不得什么。只不过,硬气功练多了伤身。配合他们赵家的独门吐纳方法,却是可以毫无障碍的修炼那些硬气功。

    当然,他们赵家独门的吐纳方法据说也来源于先生。

    令赵兴军匪夷所思的是,刚才控制住他双腿跪不下去的力量。

    这简直已经超脱了武学的范畴了。可以与电视里头那些武侠剧的内功相提并论了。赵兴军一直都以为那些武侠剧里的内功是胡扯。毕竟他也是一个练武之人,知道一些力量的锻炼方法,本质上与西方那些科学的训练方式没什么区别。

    可是武侠剧里那些内功,高来高去,刀光剑影之间有如激光武器交战一般。

    其实跟神话差不多。

    而先生拖着他那股子神奇的力量,却让他神奇的感受到了先生在容貌数十年未变之外的真正奇异了。

    这完全是一种与鬼神相接的神秘力量。

    他似乎也理解了叔叔带着他们发了数十年誓言背后的东西了。

    先生实在是太奇异了。

    奇异的让人不相信他的确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或许,只能用神仙来形容了。

    赵兴军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叔叔带着家人向信仰神一样信仰这个人是为什么了?

    可是在赵兴军思绪纷乱的时刻,先生的一句话却是让他瞬间跌落谷底,让他有如被冰封了一般寒彻骨髓。

    “你没有资格跪在我跟前”刘清明冷冷的说道,连看都没有看赵兴军一眼。

    “先生……”眼泪瞬间从眼睛蹦了出来,就像是翻了醋委屈的孩子一般。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这个样子着实有些令人感觉有些怪异。

    蒋天明的急剧收缩。

    下跪这个词,刚才在赵兴军的电话里他就听见了。

    当时他就觉得匪夷所思。他知道刘先生的身份贵不可言,可是下跪这种事在现代也就只有宗教祭司这样的仪式。不过,那都是跪神的。在现代社会,除了在拿压岁钱的时候可能会像长辈磕个头什么的。不过,这几年也渐渐不多见了。

    蒋天明虽然听的糊涂,不明白赵兴军在电话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是,刚才刘先生的话他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他说赵书记没资格向他下跪。

    蒋天明有种被颠覆整个世界观的感觉。刘先生无论如何尊贵,也不至于让一位县委书记跪在他跟前吧。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刘先生还说赵书记没资格跪在他跟前。

    而赵书记此刻战战兢兢的看着刘先生,那表情还有假?

    一个电话,仅仅是一个电话而已。

    蒋天明没听明白与赵书记对话的人是谁,不过却是又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刘先生的神秘,眼神中也又多了一抹敬畏。

    刘清明则走到张熙瑶跟前,安慰她了一番。毕竟孙磊哭成这个样子,张熙瑶作为他的姐姐,脸上也是满是难受。

    刘清明越安慰,张熙瑶却是越哭的厉害,最后直接扑到了刘清明怀里。

    赵兴军却是时刻注意着刘清明的的情形,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记住了张熙瑶的模样。这个女人是先生身边很重要的人。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往先生怀里钻的。

    想他的母亲,一辈子最大的心愿竟然是喊先生一声父亲。而先生竟然始终都没有同意。

    他无论如何都要弥补,先生对他不满,让他无法入手。他看到张熙瑶却看到了一些希望,多年在官场钻营的经验,让他瞬间就决定了要好好的在张熙瑶这里想想法子。

    上天似乎理解了赵兴军的苦衷,给了他一个机会。

    本来老老实实在那边儿想法子求饶的蒋峰却突然疯了一般。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蒋天明和赵兴军。

    更用复杂的眼神的看着刘清明。

    真是日了狗了,竟然看走了眼。他没有想到刘清明竟然是个有背景的人物,竟然可以让他父亲不顾父子之情要依法处置他。

    更让他想不到,连县委书记赵兴军都被他一个电话搞的服服帖帖。

    这小子难道是什么世家子?

    这年头儿,什么世家子能让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如此俯首帖耳?

    领导是一说,领导的儿子又是一说。毕竟是国家干部,给那些世家子一些照顾可以。但是,脸面毕竟总得要些了。

    但是,蒋峰发现他父亲和那位赵书记竟然毫不顾忌这些。

    这小子到底是谁的儿子,地位竟然如此崇高?

    心里头虽然闪过了一些关于刘清明的东西,但是蒋峰一想到自己要被关进监狱了,就害怕的要死,朝着蒋天明喊道,“爸,我错了,我不想进监狱,求求您了,原谅我吧。”

    赵兴军这次不再发话了。

    蒋天明却是脸色铁青,一巴掌抽到了蒋峰脸上,不发一言。

    到了这个时候求饶,不是太晚了吗?

    如果仅仅是喝醉了耍个流氓,打个人,这事说到底也没多大。最多拘留几天。

    可是,蒋峰竟然污蔑人家孙磊。

    这事要是不给孙磊他们一个交代,不给法律一个交代。刘先生会同意吗?

    却是没有想到绝望之下的蒋峰竟突然扑向了张熙瑶,大骂道,“都是你个骚娘们坏了老子的好事。我明明已经做通了何小蕊的工作了,你竟然让她翻了供,我杀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