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31章 画符
    女儿莫名其妙的昏迷,时不时在昏迷中还伴有恐怖的尖叫,就像是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女儿生病这几天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是对于李婉妮来说无异于度日如年。她每天抱着孩子坐飞机在全国各大医院做检查,得到的结果都是,不治之症。

    后来李婉妮的父亲李建军在老领导那儿求到了一个吕老医生诊所的号,不然,就是以她父亲莲城市副市长的身份,想要搞到一个号不难,但是觉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来看病的。在吕老医生诊所拿到号排队等待的领导家属们,因为没等上病死的都不在少数。

    当得知能给女儿这么快来看病的消息之后,李婉妮几乎是喜极而泣。女儿又希望了。毕竟,吕老医生的水平是世界级的。即使是得知可能吕老医生不会亲自出手,出手的是他大徒弟的时候,李婉妮也没有什么。毕竟,身为吕老先生大徒弟,杨医生也是一位成名的杏林好手。

    本地许多大人物跟吕老先生搭不上关系,就想法子跟他的徒弟搭关系了。杨医生身为吕老医生的大弟子,自然地位崇高。不止是市里,就是省里的领导杨医生也是座上宾。毕竟,有好多重病,病人无法移动。吕老医生哪里是那么好请的。来了都不一定给你看病,更何况是登门呢。

    李婉妮对杨医生报了很大的希望的。当杨医生告知她女儿的病不能治的时候她感觉天都塌了。以吕老医生大徒弟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等于是给她女儿判了死刑了。这让她绝望的几乎想要死去,她这辈子何曾有如今天在诊所门口这般下贱过,低声哀求过别人。不过,为了女儿她心甘情愿。但是,得来的结果却是杨医生的冷脸。女儿要是不能就过来,她活着也没有意义了。就在她打算跪死诊所门口儿的时候,一个丑的不像话的男人穿着白大褂来了。

    他这个装束,就跟张道明说的似的,完全是一个白痴一样的骗子嘛。

    就算是个骗子,最起码也得有个像样的行头吧。长这么丑,出来都把人吓死了,怎么行骗?更扯淡的是他那个白大褂竟然那么胖,明显不是他的。

    即使理智告诉李婉妮,这个人是个骗子。但是,李婉妮也不愿意放弃。毕竟,这是最后一丝丝的希望。就算他是骗子又怎样呢,反正女儿要是真没了,她也不活了。再被人骗一次又能怎样呢?

    本来李婉妮就烦张道明这个人,平日里根本就不搭理他。

    不过,这女儿到了这个地步,李婉妮再烦也不会说什么了。毕竟指不定他可能有什么路子呢。只不过,张道明找的那些医院和野路子医生这几天也见了不少,根本白搭,挡不上什么用。

    到了这个地步,突然蹦出来一个奇怪的人,说他能给女儿看病。张道明竟然还敢阻拦,李婉妮几乎就要怒不可遏了。张道明这是要掐断她女儿唯一的生机。

    她对张道明心里此时也是更加恼怒。

    “张先生,请您离开,您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李婉妮怒视着张道明。

    张道明心里那个气啊,他刚才说要报警抓刘清明。这李婉妮竟然他再不走就报警抓他了。以他的地位,这些年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啊。心里郁闷的只想生生撕了这个狗娘养的骗子。mlgbd,竟然敢惹到他头上,还敢作的这么深,只能是你的不幸了。张道明暗暗压下心奴的愤怒,阴沉着脸打量着刘清明的样貌,他记住这个人了。

    张道明也知道自己在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开着他的奔驰就飞奔而去。

    “医生,您赶快给思思看病吧,成吗?”看张道明走了,李婉妮赶忙冲着刘清明说道。

    刘清明看了看思思的脉门,笑了笑说道,“思思,你都看见什么了?”

    李婉妮皱了皱眉头,这些天思思除了会说梦话,什么也不会说了。这个医生竟然对思思问起了话,李婉妮有些觉得这个丑医生不太靠谱了。心里又是一沉。

    行家有没有,便知有没有。这人一说话,就感觉到不太专业。

    正在沉睡中的思思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又一次开口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姐姐在哭,天天都在哭,呜呜,哭的我也跟着哭,我不想哭了。”

    李婉妮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呆住了,她无论如何怎么跟女儿说话,女儿都没有理她。

    当然,女儿会说梦话,这是梦话吗?她也不敢确定。

    李婉妮暗自祈祷,一定不要是说梦话,这个医生一定是个有本事的医生,一定,一定……

    “去买一些朱砂,黄纸,和狼毫”刘清明冲着李婉妮说道。

    这小思思明显不是病,不然医院不会检查出来。而是精神出了毛病,按照现代医学来说,应该属于心理疾病和精神病的范畴。不过,这种病不是一般医生能医的。按照土话来说,这小思思是中邪了。俗称鬼上身。

    这种东西,普通医生就算知道了估计也被吓个半死,哪里还能医。

    小思思不是一不小心接触到了一些不太干净的超自然现象,要不就是被人下了黑手。

    无论什么原因,对于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儿也太残忍了。

    李婉妮愣住了。朱砂,黄纸,狼毫。这人难道是要画符吗?这人明明穿的是白大褂不是什么道袍或者僧袍之类的。

    这几天她为了女儿,不止找过一生,那些有名的道士和尚什么也都找过。不过,大多是骗子,得知她的背景,吓得也不敢行骗了,直接跑了。

    这好端端穿着白大褂的人怎么要画符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刘清明是不是骗子。李婉妮都顾不得了,招呼小秀去买东西去了。

    小秀差点儿没吐血,到了这时候,要是再不相信这人是个骗子的话,那还有天理吗。穿着个胖的奇葩的白大褂,竟然搞出了画符那一套。不过,李婉妮的命令他也没辙,只能执行。

    没多大一会儿,小秀就买回来东西了。

    刘清明拿起狼毫笔,在朱砂上随意的划了几道,划了一些谁都看不懂的图案。

    小秀一脸的鄙视,这人太不专业了。人家画符,赖好得搞身道袍吧。这人竟然穿了身白大褂。而且,她看到刘清明画的那图案啊,简直跟小学生闲着没事在叔书上乱画的乱七八糟东西差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