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33章 你看思思多懂事,死的真是时候
    “你究竟怎么回事啊,人家张道明好心好意的帮你,你竟然因为一个江湖骗子就跟他说让他滚,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啊,你有毛病吧你?”

    李建军对着女儿李婉妮大骂道,丝毫不管女儿脸上的泪痕。

    “你是怎么想的,你竟然因为一个骗子得罪张道明,好吧,你就算是不愿意跟他结婚,成,可以,你为什么要得罪他,为什么要把他推到我们的对立面。你不知道张道明在莲城市的势力有多大吗?你知道你得罪了他,会给我制造多少麻烦吗?”

    李建军踱来踱去,拿上刘清明给李婉妮画的三张符猛的摔到地上,“还说不是骗子,这是啥啊,我的好女儿啊,符啊,符水治病,你还活在封建社会吗?你这大学白上了吗?你当年还高考状元呢,还水木大学的高材生呢,你都学到狗的肚子里了吗?”

    李婉妮赶忙把符从地上捡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看有没有损伤。看还是安然无恙心里总算是好些了。

    自从母亲去世,父亲再娶之后,父亲就很少关注李婉妮了。张道明其实不算什么,他只是某个大人物养的一条狗。本来以李建军的地位,不至于因为他跟女儿发火呢。前不久,那位大人物给李建军抛出了橄榄枝。李建军可谓是受宠若惊,立马想法子攀附上去了。大人物当时随意的说几句,李建军的女儿李婉妮现在是离异,张道明也是离异,刚好门当户对,不如结个亲家。

    大人物人物可能是心血来潮,也可能是开个玩笑。不过,李建军可不能不慎重。可是没想到的是,人家张道明对他恭恭敬敬,最近还帮他摆平了许多麻烦。让他觉得,除了能攀附那位大人物之外,有个这样懂事的女婿也不错。就是自己的女儿竟然那么不懂事,理解不透他的意思,百般拒绝。这不,人家张道明好心好意来帮她了,她竟然因为一个江湖骗子把张道明撵走了,还把人家气的不轻。这让李建军很愤怒。

    李婉妮摇摇头,满脸的痛苦。当年他父亲为了巴结省里的王家,让他嫁给王品源那个畜生,让她在王家百般受苦,还来不得不跟王品源离婚。

    当然,她父亲在王家的扶持下,从一个副县长一路坐到了副市长的位置,可谓是志得意满。不过,那时候他父亲对她还不错。当时她嫁给王品源虽然心里百般不愿,但是为了让父亲开心点儿,她也心甘情愿。王品源吸毒吸的脾气暴躁,天天打她,还打她女儿思思,而且公公婆婆还不帮他,只护着他们的儿子,一直刁难李婉妮。让她实在过不下去了,不得已跟王品源离婚。

    这也让李建军失去了王家的支持,多年寸步未尽。李建军对李婉妮可谓是相当的不满,看见李婉妮就黑着脸,去年他老婆去世,给老婆办完丧事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了,根本就不管女儿给你外孙女他们孤儿寡母过的怎么样。

    这几天关注她,竟然又是让她为了自己的官位去嫁给一个她恶心之极的人。身为一个在莲城市生活多年的人,李婉妮对于张道明的臭名昭著可谓是知道的不能再知道了,她父亲竟然还想把她推到火坑里。而且,她父亲今晚见了她之后,根本就没有谈过她女儿思思的事情。有这样的外公吗,昏迷都几天了,频临生死,他这个做外公的竟然一点关心的意思都没有。

    “爸爸,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李婉妮冷冷的说道。

    “你是我的种,我说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李建军怒不可遏,女儿竟然说不让自己管她。

    “你有管过我吗,你除了拿我当你获得过官位的工具,你有当我是你的种吗?还有,你关心过思思吗,她都快死了,你这个当外公的有关心过她吗?当年我们还在王家的时候,你对她什么样,你现在又是什么样,你好意思说吗?”

    李婉妮凄厉的喊道,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本来以为父亲今晚肯跟她们呆在一起,是以为思思可能要走了,陪思思走完最后的时间,却是没想到父亲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指责她跟张道明闹翻。

    这让她几乎对父亲都快要绝望了。

    她父亲除了生了她,没有给过她多少爱。她是她母亲一手拉扯大的,父亲只知道在外玩女人,家都没怎么回过。长大了,也只当她是个工具。

    她从小到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得到父亲的爱。可是她无论如何努力,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甚至于,她跟王品源离婚之后,事业都是靠自己一点一滴做下来的。好多人都以为她是靠父亲的地位才能将生意做的那么大,没有人知道,她父亲根本就没有关心过她们母女的死活,全是靠她自己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

    说到这里李建军脸上露出了一些尴尬,声音小了些,不过还是在狡辩,“我怎么不管你们了,思思去吕老医生诊所挂诊那个号还不是我给你求来的?”

    李婉妮冷笑一声,的确是她父亲求来的,不过是有条件的。假如说思思病好了,她就得嫁给张道明。为了思思救回来的希望,李婉妮只能答应。

    “好了,好了,我们父女之间非得搞的这样僵吗?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迷信了,好不好,你毕竟是我李建军的女儿,竟然在家里搞符水治病这一套,要是传出去了丢我的脸,知道吗?想法子跟张道明修复下关系吧,跟他作对,别说是我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你的事业就能不受影响吗?就凭他现在的势力,想捏死你那点儿生意,跟玩差不多。杨医生都说了,思思没救了,刚好,思思死了,你也没拖油瓶了,嫁给张道明,婆家长辈估计也少些意见,你看思思多懂事儿,死的真是时候。”

    李建军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再不要脸也知道女儿说的都是实话,他无论如何怎么狡辩都掩盖不了苍白的事实。

    死的真是时候。。。。

    李婉妮的眼泪有一次迸了出来,他一个做外公的这话是怎么说出来的。

    李婉妮不再理会父亲,走到思思跟前,抚摸着他的脸颊,几天没醒来,没进水米,都瘦了,白皙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些黑色了。

    李婉妮看着手里的符,心里知道,这是唯一的希望了。要是这符不管用,她就和女儿一起死了去。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李婉妮心里有些激动,拿着那几张刚才被李建军扔的时候揉的有些发皱的符,就像是厕纸一样。却如拿着什么宝贝一般。

    李建军摇摇头,女儿还是执迷不悟了,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人信符水这一套。

    李婉妮站起来,拿出一张破邪符,把其他符规整的放在一边。退后两步,把符放到女儿的头顶,盯着钟表的时间。虽然那个丑大师说十一点到一点之间都行,李婉妮觉得,还是在正好十二点的时候比较好。

    看着指针接近十二点的是偶,李婉妮闭上眼睛,成败在此一举了,举着符,低声喝道,“临”

    突然李婉妮惊讶的睁开了眼,手中的符似乎是突然出现了某种力量一般在李婉妮手中颤抖起来,继而脱离了李婉妮的手,在空中飞速的旋转起来,然后迸发出刺眼的光芒。

    事情完全脱离了李婉妮的意料之外,她即使幻想过这符可能会有用,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

    电视里那些僵尸片的道士门用符的时候,符都是烧了起来,变成火了。

    这道符,却在空中盘旋,发着白光。那些光芒不停的射入小思思的身体里。

    现在的骗子多了,好多在现代化学和物理的基础上,又发明了更多的骗术。可是眼前的情景,那是现代化学和物理能做出来的东西吗。

    一张黄纸用朱砂画了写图案而已,那张黄纸还被她父亲给揉皱了。

    这难道真是传说中存在的符箓?

    那个丑大师真是个神仙?

    是上天派来帮她们母女的。

    想到符可能真的是能救女儿,李婉妮全身都在颤抖,蹲下身子,伏在女儿跟前看女儿的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