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36章 打肿脸充胖子
    刘清明倒没跟孙望客气。

    孙望像以前那样对他,他也没意见。孙望恭恭敬敬像伺候祖宗一样对待他,他也没意见。

    这漫长的岁月里,他见到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了。

    孙望只是那万千面孔中略微熟悉的一个。不过,孙望对他的确不错。对于这个以前时常让他哭笑不得的老好人,刘清明对他的感觉还是蛮好的。

    在合适的情况下,刘清明不介意送他半生富贵。

    张全夫妇,赶忙过来拦住孙望,想把暖瓶和茶杯夺过来。就是客人,也哪有自己倒茶的道理呢,何况还是他们儿子的老总。

    还是个开奥迪的老总。村里那些包个工地的散活儿的小包工头儿都开着个破面包车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更何况孙望这种天成集团的正牌老总呢。

    “哎呀啊,领导啊,你看清明这娃子不懂事,连长辈都不知道尊敬,竟然让您给他倒茶,您看这弄这”

    张全一脸不好意思的冲着孙望说道。

    张全就一老实的农民,懂得不多。对人也挺不错,知道刘清明跟张海洋关系不错,时不时也挺替李清明上愁的。这孩子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不懂事,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些个年,大多家里都是独生子。个个都跟小皇帝一样。常常以自我为中心,被惯的连领导都不会尊重。这种孩子能有前途吗?

    张全摇摇头,也幸好这位孙总跟刘清明有些关系,挺照顾他。

    要是别人?哼,等着穿小鞋去吧。

    听见张全这么说,孙望头冒冷汗,斜眼看了一眼刘清明,见他悠哉悠哉的喝茶,没什么不满,也松了口气。

    权势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孙望现在就是想当刘清明仅仅是张熙瑶的男朋友都难,无论干什么,他总是下意识要看下刘清明的脸。不是他变的卑躬屈膝了,而是这才是社会的本质。以前孙望很看不起那些腆着脸巴结人的那些人,认为那些人都是小人,没出息,没本事才想着去巴结别人呢。

    现在面对刘清明患得患失的心情才让他明白。以前并不是他多高尚,而是他没机会,没路子去巴结人。他就算是想巴结人家,人家理他吗?知道他孙望是谁吗?人这一辈子的机会很少,能攀上一个能对人生有关键作用的关系差不多就是老天给的机会了。很少有人会假装清高,就死等着这辈子没啥出息的过着。真正那些装清高的,大多是跟孙望以前一样,连个巴结的机会都没有,吃不葡萄说葡萄酸。

    孙望看刘清明没啥不满的,就冲着张全他们打着哈哈。

    张全夫妇没见过世面,只觉得刘清明不懂事。但是,张少阳名牌大学毕业,跑了这么久的业务,要是没点察言观色的能力能做出来啥业绩?

    作为一名优秀的业务员,张少阳最近早已练出了一些心眼。

    刚才他去地窖里给孙望和刘清明搬西瓜。毕竟,这么热天的,他们家连个空调也没有,搬个西瓜解解暑最合适。

    他刚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孙望起身去抢暖瓶倒茶。

    孙望刚才看到刘清明起身倒茶的时候,是过去把暖瓶抢过来的,而且起身十分快,甚至有些慌乱,紧张的有些不像话。

    特别是看到孙望倒了茶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刘清明的时候,他都呆了。

    尼玛,开什么玩笑,到底谁是领导?

    张海洋还是见过以前孙望训刘清明的样子的。孙望差不多每次见了刘清明都得毫不留情面的训几次,那样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张少阳揉了揉眼睛,真跟见了鬼差不多了。

    这也就罢了,张少阳注意到,孙望虽然一直在跟他父母聊天,但一直却注意着刘清明。刘清明每个表情,他都会露出思考的神色。那样子简直比他们这些业务员见了客户还要关心。

    张少阳摇摇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假如说他不认识刘清明和孙望之间的事的话,他一定会以为可能是个人物。孙望这仅仅是在表达对他的尊重。

    可是他清清楚楚的知道孙望以前是怎么对刘清明的。

    张少阳甚至都怀疑自己没睡醒。

    “阿嚏”刘清明突然之间打了个喷嚏,然后皱着眉头说道,“那个狗日的王八蛋在骂老子呢。”

    孙望赶忙从兜里掏出纸巾,小跑到刘清明跟前,双手递过去。

    张少阳嘴巴张的老大。

    你孙总吃错药了还是得了神经病了?

    张全夫妇也是皱了皱眉头,这位孙总这是在关心员工吗?这关心的有点儿过了吧?

    ……

    张全夫妇定的饭店是县里的中阳饭店。是一家专门接待领导的饭店,规格很高。这其实不是张全夫妇的意思,他们俩当然拿自己的儿子的事儿不敢马虎。原来就想着在县里找个上档次的饭店说事儿。

    当时媒人跟他们随口说了句,中阳饭店档次是县里最高的。两夫妇就在那儿定了个包间。

    孙望开车挺稳,没多久就行驶到了县城的。只不过,刚好赶到下班高峰期,车堵在入城口了。

    而女方那边儿竟然比他们早到了半个小时,搞的也挺尴尬的。

    到饭店的时候,女方全家竟然都在饭店门口等着。

    女孩叫吴丽,长的白白净净,普普通通,还算可以,就是个子有点低。不过,也还算所的过去。腼腼腆腆的,不说什么话,很文静。以张少阳的条件,娶个这样的媳妇也还算合适。

    女孩的父亲叫吴波,中等身材,略有些清瘦,衣服虽然干干净净,但是显然已经洗得发白。看起来是个颇为朴素的人,下车之后,很客气的挨个给张家人打招呼,丝毫没有看不起庄家人的样子。

    倒是吴丽的母亲陈梅,一身金银首饰,打量人总喜欢斜着眼,显然是个颇为虚荣的人。

    作为主家竟然让他们等了这么久,陈梅脸上早是一脸的寒霜了。对着丈夫和女儿已经嘟囔的口舌都干了。

    陈梅见张少阳一家是从一辆黑色奥迪上面下来的,颇为有些惊讶,冲着张少阳的母亲刘彩玲说道,“这奥迪是你家少阳的?”

    陈梅也听说这家条件不太好,两夫妇都是靠务农和在工地上打零工挣俩钱。倒是孩子挺争气的,考上了名牌大学,现在毕业了工作也挺不错。要不然,她哪里会答应来相亲呢。

    “不是,少阳哪里买的起这个啊,是少阳他朋友借他们领导的,这不,他们领导也来了,就是那个开车的。”刘彩玲实话实说道。

    借的?

    还他朋友借的?

    陈梅脸上浮现出一些不高兴。她本来看到奥迪车那一丝丝欣喜之火顿时被扑灭了,一脸的烦闷,甚至都不想再搭理这家人了。

    借个车过来,朋友借他领导的。人拖人借个车过来相个亲,这不打肿脸充胖子嘛。

    想想最近打听到的张少阳家的一些消息,让她更为皱眉头了。虽然这张少阳现在算是工作不错,但也没出息到哪去。他这父母还都是糊涂蛋,在村里糊涂出了名的,办个事儿总得丢人。而且两个都是农民,家里没钱,养老金也没有。以后都是累赘,儿女的负担。村里大都从平房变成两层小楼了,他们家到现在家里还是八十年代盖的瓦房。

    越想越生气,本来她还想来瞅瞅。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孩子的名声还是不错的,算的上年轻有为了。

    不过,到事儿上了。借个车还得拖关系,算个屁的年轻有为啊?

    吴丽的父亲吴波得知孙望是张少阳的领导,再瞅瞅他开的奥迪,便更为客气的跟他攀谈起来。乡中学校长虽然官儿不大,但是,总也管着不少人呢。吴波为人虽然也是个老好人,但是毕竟也是见识过一些场面的,几句话就跟孙望熟识起来。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刘经理,跟张经理是好朋友,今天就是刘经理带我过来的,呵呵”

    孙望冲着吴波介绍刘清明。他可不敢只顾着跟吴波寒暄,冷落了刘清明。

    业务员之类的对外一般都称经理,天成广告传媒每个业务员的名片上都写着业务经理。这都是好多销售职位的惯例。毕竟出去写个销售,或者业务员之类的,身份太低,人家连搭理都不搭理,哪里还能谈生意。写个经理,人家总能给一些尊重的。

    张经理?吴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听这位孙总的意思,那位张经理应该跟他吴波认识的,不过,吴波就是想不出来哪个张经理。

    “就是少阳嘛,他和刘经理都是我们公司的业务经理”孙望看吴波有些迷茫,便解释道。

    吴波恍然大悟,原来是张少阳的同事啊,估计都是普通业务员,不过他也没揭穿,很热情的跟刘清明打招呼握手。

    刘清明也客客气气的跟他寒暄了几句。

    “妈,不是说张少阳是业务员吗,最近当经理了吗?”吴丽显然有些涉世未深,有些迷茫的小声问陈梅。

    陈梅一脸冷笑,一脸不屑的看了看刘清明和张少阳,低声冲女儿说道,“什么狗屁经理,还是业务员,他们这些人就是喜欢打肿脸充胖子而已。看他们开个奥迪过来,我还以为那张少阳真是个人物呢,没想到竟然是他借的车,还是他拖朋友借的,也真是够爱面子的,你看张少阳她妈,这事儿都说开了,竟然还没脸皮的,没一点儿害臊。这种人家哪能嫁呢。这饭要不别吃了,咱走吧,恶心不死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