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37章 坐大厅
    “妈,你怎么这样啊”

    吴丽从小到大都是听话的闺女,平日里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她也觉得妈妈说的挺对,这家人来相个亲还得托关系借车,实在是有些虚荣。不过,她们要是这么走了,也太不礼貌了,伤人家的自尊。而且,她看张少阳挺顺眼的。

    “要是太这么走了,就太过分了,好歹得把饭成了吧”

    吴丽小心翼翼央求着陈梅。她还是个蛮善良的女孩儿的,看着张全夫妇的样子,能置办这一桌给儿子来相亲,也挺不容易的。不知道得在工地上受多少罪才能挣来。

    陈梅气是气,仔细想想也知道要是现在就走了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吴波跟张少阳这个年轻小伙子几句简单的交谈,还是蛮喜欢张少阳的。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体格健壮,精力旺盛,最主要的是说话逻辑清晰,虽然还没深入接触,但是简单几句对事情的看法,还是能看得出这小子是有些思考力的。

    总体感觉,吴波觉得这年轻人不错。

    “都别在这儿站着了,挡人家路了,叔叔,阿姨,不是让你们先进包间里歇着吗,你们怎么还出来接我们啊”

    张少阳看他们寒暄的差不多了,就招呼他们进去。

    不提包间还没啥,一提包间,吴波和吴丽脸上都有些不自然了。

    陈梅更是脸色难看的浮现出一股子铁青,“哪里来的包间啊,人家说没有。”

    本来陈梅就主张晚到一会儿,毕竟他们是客,晚到一会儿很合理。不过,她的丈夫吴波一直都是个老好人,不想在这种小事上得罪了可能成为亲家的张家。就主张早到个几分钟。

    吴波来了之后就有些尴尬,你们作为主家,多少也得早到个十分八分吧。

    他为了让张家人少等一会儿,还早来了几分钟。

    结果呢,张家人都过了约定时间十几分钟了,还没来。打了个电话告诉吴波他们,让他们先进包间里歇着,他们堵车了。

    吴家人也没啥说的,毕竟堵车这种事儿有时候你控制不了。

    可让吴家人想象不到的是,当他们进来找张家定好的包间的时候,被服务员告知这个包间已经有人了,不是张家定的。是位乡长定的。

    吴波没辙,只能在外头等着,看张家人来是什么意思。

    不过,陈梅可没那么好的脾气。张少阳一提包间的事儿,立马就带着生气的语气说了起来。

    吴丽拽了拽母亲,然后露出笑容冲着张少阳说道,“刚才我们本来想去包间坐着呢,可服务员告诉我们包间有人了,是别人定的。要不,你现在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张少阳皱了皱眉头,包间别人定了?他看向父母,他父母也是一头雾水。

    竟然出了这样的状况,不过他知道父母不识字向来办事儿状况频出。他不止亲眼见过,还听说过不少,早些年去交超生罚款都能被人骗了,交了钱,结果被办事员改成了办事员亲戚的名字,等于替办事员的亲戚交了罚款,还按了手印。

    张少阳也暗暗赞叹了一句吴丽这姑娘,脾气挺不错,也挺有耐心。要是别的姑娘,就算不说什么,估计脸上也得露出不满。这姑娘蛮善解人意的。

    “清明,走,咱俩去看看怎么回事”张少阳招呼着刘清明跟他一块儿过去。

    孙望看刘清明跟过去了,冲着吴波说道,“要不,咱一起去看看,这是出啥状况了。”

    吴波点点头,他理解,张家人不至于没定包间说定了包间来耍他们,肯定是饭店里这里出了问题。虽然他觉得张少阳这小年轻虽然挺有能力,但是毕竟年轻气盛,毕竟是相亲这样的大事儿,饭店要是搞的不像话,弄不好还得打架呢。

    毕竟,谁婚姻大事儿,任脾气再好的人指不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呢。

    吴波和孙望两人快步跟了上去,张全夫妇和陈梅母女也跟了上去。走过去之后,却是见张少阳已经跟他们争执了起来,争的脖子都红了。

    “凭什么啊,我们定的包间,你们凭什么给别人啊?你们这是看不起人吗?”张少阳大声冲着服务员说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经理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您要是愿意的话,就在大厅里用餐吧,要是不愿意可以去别处”

    女服务员皮笑肉不笑的冲着张少阳说着。眼里却露出了一些不屑,中阳饭店的包间挺多,一般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今天不赶巧,包间都定满了。一个乡长来了要包间,本来是没有,不过乡长跟饭店的经理以前似乎是战友。

    经理大笔一挥,就把张家人定的包间给乡长了。

    这点权力他还是有的。

    饭店基本上往来无白丁,不是当官儿的就是在县里有些地位的大老板。来了经理一般都认识。张全夫妇来定饭店的时候,他就琢磨着,这对夫妇真是有意思,竟然跑这儿请客,看他们的打扮,也不嫌寒颤的慌。

    “闺女啊,要不,你找你们经理问问,我们可是交了定金的啊”

    张全冲着女服务员说道,脸上显然有些慌乱,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定金条子。

    女服务员差点笑出来,来中阳饭店还定包间还交定金?这不开玩笑嘛,虽然饭店是有这么个政策,不过基本上就没施行过。因为来吃饭的主,别说订餐了,就是吃过饭签字的都是一般人,地位高的吃晚饭直接就走人了,刷脸就成。

    不过她看拿出的定金条,确实是真的,要是不给个交代,总是说不过去,就拿起吧台的电话给经理打了个电话。

    经理过来倒是客客气气的,冲着张全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出了点意外,包间装修呢,要不你们坐大厅吧,我给你们打八折,成吧?”

    陈梅脸色瞬间就黑了,他们刚才来的时候亲眼看见那个包间没装修啊。而且当时他们的服务员说那个包间是别人定的。这经理来了,就又说是装修。

    包间被人家临时给顶了,人家只不过找了个借口而已。不过,人家不让你用就是不让你用,这话说开了更是自讨没趣。

    坐大厅?

    陈梅想想心里头都不爽快。来给女儿相亲,搞了半天坐大厅谈去了,这事儿说出去丢人得丢的没地找脸了都。

    不过,事情到这地步了,也没辙了,吴波就说,“要不,就大厅坐吧,也宽敞,呵呵。”

    吴波是主客,他既然发话了,那一行人就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点完菜之后,吴波冲着张少阳说道,“少阳啊,作为长辈,我得告诉你点儿人生的道理。就刚才那事儿,我要是不说坐大厅也行,你是不是还得跟他们吵,跟他们争去?结果会咋样呢,我跟你说,没结果。别说,是这背景深厚的中阳饭店了。就是别的饭店,你跟人家闹啊,也没结果。当然,你要是以后有点儿实力了,那另说。你现在还年轻,不管啥事儿,都得低头。人家给你不公正的待遇自然有人家的理由。这就是社会的规则,你改变不了。”

    张少阳点点头,吴波说的在理。刚才他是打算再跟他们争来着。不过争到最后能有啥结果呢?人家不给你包间就是不给你。再吵一会儿,冲突要是闹大了,派出所来了,指不定向着谁呢。

    “还有,那谁,小刘,这话也是说给你听的,以后不管遇见啥事儿,都得低头,明白吗?你们还年轻,没经历过事儿。这社会上有好多不公平的事儿呢,你得学会去承受那些不公平。小刘啊,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吴波琢磨着刘清明跟张少阳应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也没客气,顺口教育道。

    孙望正喝茶呢,听到吴波教育刘清明的话,立马就激动的差点儿把茶水喷了出来。

    刘清明则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脸上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吴波摇摇头,这年轻人不听他说,他也没辙。他为人和气,也不至于生气。

    “吴叔,清明就这脾气,您别见怪啊。不过,他这人挺不错的,他知道您是好意说他的,”张少阳看刘清明那副不以为意的表情,赶忙冲着吴波说道,然后又冲着刘清明说道,“是不是啊,清明,你能明白吴叔的苦心的。”

    “明白,明白,哈哈”刘清明自然不会在张少阳的相亲宴上找不痛快,赶忙又打了个哈哈。

    “清明娃子啊,在这儿我得好好说说你了,你这娃子确实挺不懂事的,这么久了,连声叔都没喊过,一直喊我老张来着,还有刚才在家里,孙总给你倒茶那事儿,以后你得好好反思反思,这幸亏是孙总是你长辈,对你不错,要是到外头,你得吃亏。吴校长,这孩子估计是被家里惯的了,不太懂事儿,您别见怪就成”

    张全突然又冲着刘清明说了一顿,然后又冲着吴波说道。

    吴波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从事教育行业,对于像刘清明这种被宠坏了的90后,他还是见的多了,没啥大惊小怪的。不过,这种孩子大多得在社会上到处碰壁。不过,毕竟是人家的事儿,他也没辙了。刚才他该说的也都说了。这孩子听不进去。他也不想再关注这么个可能没啥前途的小年轻了。

    听到张全的评价,吴梅母女看刘清明的眼光都有些变化了。

    就连吴丽这个好脾气的女生都觉得刘清明实在是太不懂事儿了,竟然连张全一声叔都没喊过,一直老张老张的。这不但不礼貌,而且根本就是不懂事嘛。要是初中生还好说,不过这人看起来都二十多了,这么大的人了,这样能成吗?

    他爹妈得多娇惯他,把他娇惯成这个样子?

    建了个qq群,大家可以加一下:2741716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