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41章 清明娃子,你惹大祸了
    王强不大一会儿就把中阳饭店转了一大圈。

    中阳饭店是两层楼,其实并没有多大。

    他甚至于挨个把包间都偷偷的看了一眼,却丝毫发现不了刘清明的身影。这让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幻觉了。

    不过,见不到刘清明王强心里还是不踏实。

    他在整个饭店里踱来踱去,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时候,王强突然在大厅的一桌上看到了孙望。他心里一喜,他知道那位刘哥跟这位孙总有关系,上次在派出所就是替这位孙总在出头。

    王强赶忙走过去,冲着孙望喊道,“哎呀,孙总啊,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您。”

    看到是王强,孙望赶忙站起来跟王强握手,毕竟是蒋县长的司机,孙望无论如何也会跟他打好关系,蒋县长日理万机,而且层次高,孙望不好意思跟他过多的打交道,孙望以前分析,跟这个王强打好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有时候好多事,领导不好亲自出面。像王强这种司机,能办的事估计比蒋县长还多。

    “你好,你好,王队长,真是巧了啊,哈哈”孙望伸出手跟王强握了握手。

    陈梅本来还在吹嘘叶乡长的事迹,数落刘清明,看到王强过来,便停了下来。毕竟,孙望还是有些地位的,他们多少得尊重下孙望。

    就在一桌人好奇王强是谁的时候,孙望冲着吴波喊道,“吴校长,快过来认识下,这位是县委小车队的王队长,同时他也是蒋县长的司机。”

    看孙望喊他,吴波本来正打算客套一下呢。听到孙望后边儿的话,他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倒了。蒋县长的司机,吴波还没接触过这个层次的人物呢。

    一大桌子人轰的全部站起来了,都不是傻子,全都有些紧张的看着王强。

    这位孙总路子也太野了吧?

    竟然连蒋县长身边的人都认识。

    想想刚才自己竟然带着他去见那个叶乡长,竟然还被轰了出来,吴波脸上又升起了一些羞愧。不过,他赶紧用双手用力握了握王强的手。

    王强听到孙望介绍,这个吴波是乡里头中学的校长,却是没多大认识的.,只是碍于孙望的面子,跟他客气的寒暄了一下。

    不过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王强的态度转变了。

    “今天是清明的朋友少阳来相亲的,清明这不让我过来兼职司机的嘛,呵呵,那个就是少阳,这都是少阳的长辈。这位吴校长是女方的父亲”孙望笑着介绍道。

    “哪的话啊,孙总你太客气了,这是请您来主事呢,什么司机啊,您看您说的”吴波和张全他们纷纷冲着孙望说道。

    王强却是没管其他人,听了孙望的话,松了口气。总算找着人了。

    王强瞬间就理顺了关系。接下来他按照长幼挨个给他们倒了个酒。却是让吴波他们有些胆颤心惊的感觉。

    蒋县长司机倒的酒,在这中阳县,有几个人敢安心喝了?

    吴波他们纷纷阻拦,却是拦不住王强。最后只能,无奈接受了。却是让他们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这到底是什么状况,这位王队长怎么对他们这般客气。

    不过,王强倒的酒还没人敢不喝。就连陈梅和刘彩玲平日头基本上就没喝过什么酒的女方都喝了一杯白酒,全部脸色通红。

    陈梅还客气的跟王强嘻嘻哈哈的扯了几句,王强也客气的喊阿姨。让陈梅心里美滋滋的,回去在她那些打麻将的牌友之间又可以吹嘘了。她这是等于认识了蒋县长的司机了,还喊她阿姨呢。

    轮到张少阳的时候,王强脸上的笑容更胜了,“张哥,您跟刘哥关系不错,咱认识一下吧,小弟叫王强?”

    “不不不不~~~王哥,您别喊我哥,我看您比我大,我喊您哥吧,您叫我少阳就成,您跟清明认识?”张少阳有些激动,赶紧拒绝。心里头也怀疑,孙望认识倒也没啥,毕竟孙望是位老总,应该有些社会关系的。可刘清明怎么也认识,这么厉害的关系。而且,这王强还喊刘清明喊刘哥。他看着这王强年纪比他和刘清明要大个几岁的样子。

    王强跟张少阳互相礼让了一会儿,张少阳心里浑身都像燃烧了一样。王强对他很客气,似乎有刻意结交的态度。这让张少阳很激动,要是有王强这么个朋友,以后不管办啥事儿都顺手的啊。

    待到王强给吴丽倒酒的时候,吴丽却是一脸的害怕,怯怯弱弱的想要躲开。她从来就没喝过酒,不过,她知道这个壮汉不能得罪。人家过来倒酒是表示对她的尊重,可是她就是不想喝酒。从来她就没喝过。

    吴丽求助似的看向了父亲,父亲吴波脸上露出一些紧张,不过更多的却是无奈,想说话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似的。总之,意思是,这酒她得喝了。

    吴丽又看向了母亲,母亲竟然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意思是让她喝了这杯酒。

    这么大一杯酒,吴丽看着都快哭了。她以前闻见酒气就想吐的。这么大一杯白酒,让她怎么喝啊。

    王强倒满了酒,双手端着递给了吴丽。吴丽一脸紧张就是不接,甚至懦懦的想要后退。

    张少阳有些紧张。他刚刚跟这位王队长建立了一些关系,他并不想搞僵了。不过眼看着吴丽这样害怕的表情,让张少阳很揪心。他蛮喜欢吴丽的,就算是吴丽跟他成不了,他也不忍心看到吴丽这样。

    鼓了鼓勇气,张少阳说道,“王哥,吴丽她可能不能喝酒,要不,这杯酒我替她喝了吧,不行我再自罚三杯,要不自罚一瓶”

    张少阳有些紧张。其他人也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王强的酒都倒满了,端在半空中了。吴丽不接已经够失礼了,竟然又过来一个挡驾的。

    “少阳,坐下,别胡说”张全有些紧张,他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酒桌上的事儿他还是懂一些的。

    就连吴波和陈梅脸上也有些担心。蒋县长的司机可是要比那什么乡长要难缠的多了,更何况人家这是给面子才倒酒的。要是那叶乡长,等着吧,你给人家倒酒人家喝不喝还看心情呢。刚才就被人轰了出来了。

    你张少阳算个什么东西,一个破业务员竟然敢拂了王强的面子?

    张少阳在说过话之后,心里也担心不已。脸上充满了烦闷,不过,他只能硬着头皮硬冲了。

    突然之间,王强不知道怎么回事手突然抖了一下,手里的酒一下子洒在地上了。

    王强的脸上也是表情变换迅速,一下子把一桌子人弄的更加紧张了。

    “对不起啊,王队长,他们都年轻,不太懂事,您担待个”吴波硬着头皮赶忙过来拿着纸巾给王强擦。

    接下来却是让一大群人大跌眼镜,在他们眼里本来应该发怒的王强,却表现的像个犯了错的小弟一样,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

    “别别别,真对不住了,张哥,我没想到嫂子不喝酒,您别介意”王强赶忙冲着张少阳说道,然后又冲着吴丽说道,“嫂子,是我的错,我给您认个错,我脑袋瓜笨,反应慢,真是没搞明白您不喝酒,我这去拿瓶饮料去”

    说着王强就在一桌子人瞠目结舌的表情下跑到了吧台拎了瓶果粒橙跑了过来,给吴丽倒了一杯,客气的说道,“对不住了,嫂子,您别在意啊。现在像您这样不喝酒的好姑娘真不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吴丽看到这个却是心里放下心了,脸上露出一些微笑,也跟王强道了个歉。她还是很懂礼貌的,刚才实在是那酒把她吓到了。

    张少阳看到这情况,总算是松了口气。其他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吴波心里却是郁闷,同样是个人物,而且这位王队明显要比那个乡长要有地位,人家怎么就这么好呢。那叶乡长怎么那么看不起人?

    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情,吴波和陈梅却是对张少阳的看法又有些改观了。这孩子的确不错,有担当。即使遇到事儿也能抗住,要有他们家能在县城买个房子多好呢。

    就在王强跟他们聊的正开心的时候,那个叶乡长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显然是喝了不少了,“王队,您在这儿干嘛啊,不会是喝多了,找不到地儿了吧,哈哈”

    “哟,哈哈,这有小姑娘,长的不错啊,我说王队,不少你不回来,原来是掉温柔乡里了啊,呵呵,不错,不错,长的就是不错,而且还年轻,嘿嘿,真有你的,王队”

    叶乡长迷迷糊糊的说道,看了一眼吴丽,又看了一眼王强,眼里露出了一些淫邪的目光。

    张少阳气的全身都在颤抖。

    吴波也是气的满脸通红,这叶乡长太不是东西了吧,吴丽可是他的晚辈啊,他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呢。

    “春风哥,她是小丽啊,你外甥女儿啊”叶乡长叫叶春风,陈梅脸色有些难看,她跟叶乡长的亲戚关系虽然比较远,但的确是有亲戚的。这叶乡长就算是喝多了,也不能这样吧。

    “外甥女儿,嘿嘿,我最喜欢外甥女儿啦,这外甥女儿长的行,虽然个儿不高,你看那胸,嘿嘿,王队,你真有眼光”叶乡长淫笑道。

    ……

    “大少,你暴漏身份了,就不回来了吗?”刘清明接通张熙瑶的电话之后,张熙瑶就阴阳怪气的说道。

    “什么狗屁大少啊,你说什么的啊”刘清明答道。

    “你还不承认?你快告诉我你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张熙瑶说道。

    “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啊,我家祖上好几代都是贫农,要说吧,我应该算是个富一代吧,嘿嘿”刘清明想了想,他从来不喜欢说谎,他说的都是实话。

    “屁,就你这德行,还富一代呢,你富屁代吧,不过,你跟赵书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个电话就压住他了,你给谁打的电话,你要不是大少,这个你作何解释?”张熙瑶问道。

    “我跟他确实有关系,我是他长辈”刘清明说道。

    张熙瑶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赵书记他长辈,那赵书记少数也有四十多岁了,刘清明竟然说自己是他长辈。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打的电话是他叔叔,我辈分比较高,论的真了,他得喊我喊外公呢”刘清明说道。

    外公?

    张熙瑶也太能扯了好,这简直太不靠谱了。不过,张熙瑶突然想到,在农村经常会有一些年轻人辈分比一些老人还高出几个好几辈。

    刘清明是不是这情况?

    “你跟赵书记的母亲是一个村儿的?”张熙瑶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关系其实挺近的,应该算是一家的”刘清明答道。

    张熙瑶觉得,刘清明的意思,应该是一个家族的意思。毕竟,好多农村大多都是一家两家人繁衍下来的。村里说到上头,都是一家的。

    “所以,赵书记应该喊你喊外公的,但是他喊不出来,就让喊你喊先生了,是吧?不过,你真是白痴啊,有这么近的关系,你竟然不知道利用啊。像别人能有个什么局长,乡长什么的亲戚下巴都仰到天上了,好多人能有个科长什么的亲戚都整天巴结。你有个县委书记的亲戚,你竟然不去巴结,刘清明,你果然没救了。而且关键的是,你竟然还跟县长关系不错。有这么好的关系,你还上啥班啊,直接做生意去啊。就算不想做生意,让赵书记和蒋县长给你安排个工作多好,去政府上班,说出去也倍有面子”

    张熙瑶气呼呼的说道。更多的是对刘清明不知道上进,整天吊儿郎当的有些气恼。

    “……”刘清明有些无语。

    “你就是个白痴,有关系都不知道利用,假清高,到你老了后悔死你了。楼下那个钱大爷就后悔死了,他战友在咱县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他没去巴结,老了也一事无成,那些巴结他战友的人,个个都混起来了。你不要当傻子啊。有关系不用,过期作废”

    张熙瑶骂是骂,不过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原来刘清明不是大少,还是那个不务正业的小青年。不过,这个小青年是个潜力股啊,竟然跟县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都关系。他其实一直挺担心刘清明是个大少的,要是刘清明真是个大少,他们俩可能就没有未来了。毕竟,门不当户不对。

    而且看孙磊的事儿,都是能用的上那种关系。

    这种关系,是别人不知道花多少力气想巴结都巴结不来的。

    张熙瑶都搞不懂,刘清明这个白痴,怎么运气这么好。

    张熙瑶琢磨着,想着以后的生活。她决定,张熙瑶不懂得经营这些关系,她帮他经营。

    蒋县长和赵书记都是大人物,应该不缺什么好东西。搞点土特产什么的估计更好,张熙瑶决定这两天要是闲了就往老家跑跑,看老家有什么东西,遇到什么节日了,以刘清明的名义给赵书记和蒋县长他们送点儿。

    “你既然不是大少,你还不滚回来?”张熙瑶气呼呼的说道。

    “今晚张少阳,你应该记得呢,那个傻小子,他今晚相亲呢,我陪他相个亲,一会儿我就回去”刘清明说道。

    “什么傻小子啊,人家可比你强,我听孙叔叔说了,他在你们公司是最优秀的几个业务员之一。你应该向他学习。好了,你在那儿陪他相亲吧。事儿完了赶紧回来,我要去超市,家里,米啊,面啊,什么的都没了,你滴给我要快快滴,明白不”

    张熙瑶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情迷脸上浮现起一条条黑线。这丫头给他打电话的最终目的原来是让他当苦力,她去超市买米面,让他当搬运工。

    刘清明感觉好无奈啊,他是何等人物。曾经纵横天下,干的都是让人无数英雄折腰的大事,现在竟然成了这个小丫头的搬运工。还是长期的。

    不过,说实在的,刘清明还是很喜欢这种悠闲平淡的生活的。

    每当看到那个失去父母的小姑娘脸上少一些孤单,多一些幸福的时候,他心里就很开心。

    ……

    刘清明走到大厅的时候,突然发现饭桌上多了两个人。

    喝的有些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叶乡长此时却正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玩女人的经历,时不时在点评几句吴丽。毕竟,这桌上只有吴丽一个还算漂亮的年轻女孩儿。

    “那啥,外甥女儿,你要多多跟王队玩啊,你看王队身体多棒,肯定能让你爽到底的,哈哈,女人还是要多滋润,多调教才好。王队,你玩厌了,让我玩玩呗,我还没玩过外甥女呢”

    叶乡长大声的笑着。

    刘清明看了看气的青筋暴露,满脸通红的张少阳,拎起放在桌子上的泸州老窖的瓶嘴,猛的一下就砸到了叶乡长的天灵盖上。

    “你跟他挺熟,还要跟他一起玩女人?”刘清明淡淡的问了句王强。

    砰~~~~~

    在刘清明话音落地的同时,叶乡长脑袋被开瓢的声音也同时响起,鲜血缓缓从流了满个头,只听见他嘴角还说着,“那漂亮小寡妇的.真大……疼……哎呀……我的妈呀……疼。”

    “哎呀,清明娃子,你干嘛呢,你惹大祸了,你知道不,你给我们家惹大祸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张全突然吓得大叫起来,赶忙站起来走到叶乡长跟前,似乎是心里怕的要死,都吓得哭了,紧张的说道,“叶乡长,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我,我,我,那小子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不认识他,叶乡长,你没事吧,我们不认识那个叫刘清明啊,今天我们没有跟他一起来啊,他是他自己,跟我们没关系,叶乡长,叶乡长,你不要有事啊,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本书qq群:274171683

    抱歉更的晚了,今天的气温是今年最高的,各位读者注意避暑。用电高峰期,经常停电,刚刚来电,更新时间请担待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