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42章 是谁让他当上乡长的
    吴波看了这一幕,激动的猛的站了起来。

    吴丽毕竟是他的独生女。从小到大,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大的。可以说,他这后半生就是为这个女儿而活的。

    他什么时候让女儿受过委屈啊。

    叶乡长的话像是个刀子一样在他心头割着,这条老狗竟然把人欺负到了地步,仗着喝了点酒竟然当着他的面那样侮辱他的女儿。

    吴波很想冲过去狠狠的打那个肥头大耳一脸淫笑的男人一顿。可是,无论怎么给自己鼓劲儿,他始终都没有那个勇气。

    刘清明走过来的时候,他是看到了。不过,他正心里难受的要死,哪里管这个本来在他眼中跟空气差不多的人呢。

    却是没有想到刘清明拿起了一个酒瓶就砸到了那个让他恨的咬牙的男人头上。

    动作是那样的潇洒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拿瓶子,砸上去。干脆的如西门吹雪的剑,如李寻欢那把三寸长的飞刀。

    这一刻,吴波甚至有些崇拜这个在他眼里不怎么懂事的孩子。

    刚才要是他砸上去的有多好。

    吴波他们这一代人是在武侠文化的熏陶下长大的,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他很想从刘清明脸上找出一些不同寻常的痕迹。但是,他找不到。此时此刻,他除了没有如往常般的懒散,但还是找不出什么让他感觉与那个不懂事孩子有什么不同的东西存在。找不到西门吹雪的遗世**,也找不到李寻欢忧伤中的潇洒随性。但是,吴波却在这份平淡中感受到了一份真实。

    他窝囊。他不是武侠剧里的侠客,只是一个在现实中挣扎的小人物。在自己受到侮辱的时候,他选择默默承受,还给人家赔笑脸。在女儿受到的侮辱的时候,他甚至连敢站出来都不敢。

    年轻多好,不懂事多好。如此铲奸除恶,如此快意恩仇,方能不枉此生。

    吴波全身颤抖着,冲着刘清明说道,“小刘,谢谢你,这事无论是什么后果,我都跟你扛下去,哪怕这个狗屁校长不干了,哪怕倾家荡产。”

    “小梅,对不起,这事我够窝囊了,我要跟他站在一起,他是为小丽才闯的祸”吴波说完又冲着陈梅说道。

    陈梅和吴丽本来心里就憋的想哭了,看到刘清明一下子把叶乡长砸的满头是血。她们俩一下子就吓哭了,她们哪见过这么血淋淋的场面啊。

    陈梅只顾着抱着女儿哭,哪里听得见丈夫说什么啊。

    刘彩玲吓得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也是大声哭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相个亲啊,怎么闹出这么的大事儿啊,老天爷,老天爷,怎么办啊……

    张少阳也被吓傻了,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拎起自己的包,递给刘清明,着急的说道,“快跑,清明,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钱都在包里,你赶紧拿着钱跑吧”

    这事实在是太大了,也叶乡长在中阳县的社会关系和人脉。搞不好,刘清明得进去。至于判多少年,张少阳无法想象。以叶乡长在外的名声,在监狱里把刘清明搞死都可能。

    乡长挨打这事性质太过恶劣了,而且还是拿酒瓶子把乡长头砸的全是血。

    假如说叶乡长要是伤非常严重,那更是可怕。

    “清明娃子,你是个混蛋,你个王八崽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啊,你说这事怎么收场啊,你看看你得连累多少人啊。”张全一边跟满脸是血的叶乡长陪不是,一边骂骂咧咧的数落着刘清明。

    张全又朝着张少阳骂道,“你是个白痴啊,他要是跑了,谁负责啊,你负责啊,他不能走,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走,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吃儿子啊。”

    张全赶忙拦住刘清明的去路,担心他跑了。

    “没事,放心吧”刘清明淡淡的冲吴波和张少阳笑了笑,然后皱了皱眉头看着王强。

    这王强难道干了几天县长司机,就变了吗?刘清明很讨厌失望的感觉,他以前对王强印象挺好,很不想他变成一个肮脏的人。

    “认……识,不……不……不认识,不认识,认识,不认识”

    王强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清明了。心里全是忐忑不安,说认识也不成。

    他快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跟这叶乡长出来吃饭了。刚才更应该阻止叶乡长胡说八道的。他其实早就想阻止叶乡长在那胡说了。不过,叶乡长毕竟是个乡长,是个领导。他肯折节跟王强结交,完全是在借王强的关系走走蒋天明的路子。但是,王强毕竟不是蒋天明,哪里能随意的揉捏叶乡长呢。

    王强一直在找用什么方式点一下叶乡长呢。

    却不成想,刘清明过来了,刚好听到了叶乡长那些污言秽语。还给叶乡长狠狠的来了一下。

    刘清明打个乡长,王强自然不担心什么。他担心的是刘清明对他的看法。跟他很熟,还要跟他一起玩女人,两句话把他吓的个半死。

    “今天叶乡长请我来吃饭来着,他刚才过来找我,好像是喝的有点儿高了,就开始胡说了,我正想法子阻止他胡说呢。不过,他毕竟是个乡长,我是个司机而已,有些话说的太直接,也不太好,是吧,刘哥,我也的确不知道,这叶乡长竟然这么没素质,竟然在张哥的相亲宴上说这么恶心人的话,早知道我就不来赴他的宴了。”

    王强想了想,还是直接对刘清明说实话比较好。掩饰的结果可能更坏。

    刘清明看向他的目光稍微缓和一些了,“乡长?什么狗屁乡长啊,明明是恶霸嘛,有什么不能直接呢,还跟他说什么呢。下次遇到这种人,不管是谁,直接给我打。”

    “是”王强赶紧说道,不过,他接下来脸上又露出难言之隐,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这种人是怎么当上乡长的,是谁让他当上乡长的?给我查清楚,有一是一,有多少抓多少。你告诉他们,不管他们的背后是谁,给我一查到底。有问题找蒋天明。有谁挡着,就拿下谁。拿不下,让他上山找老杨。就说是我说的,一查到底,绝不容情。我们好多爱民如子的领导干部,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就是因为这些狗东西累死累活干了一辈子,还要替这些狗东西担坏名声”

    刘清明脸上愠怒的说道。

    孙望眼里突然迸发出精光。

    他一直都在高估刘清明的背景,但是听了这话之后,孙望觉得自己低估了。

    刘清明他父亲到底是谁?

    不是老爹的实权大到了这样的地步,谁敢说这样的话?

    孙望仔细的思考着电视上出现过刘姓大人物的脸,想要找出哪个跟刘清明比较相仿的,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出来。

    所有人都傻眼了,无论是吴波还是他正在哭的老婆女儿都傻眼了。

    张少阳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孙望和王强对刘清明的态度,让他心中突然觉得这个不怎么务正业的朋友有些不简单。

    “清明娃子是什么情况,不是在说梦话吧”张全喃喃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