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43章 刘大搬运工同志
    王强紧闭着嘴巴也不敢说什么了。他至今不知道刘清明到底是谁,刘清明说这话有些吓人。他打了叶乡长都是小事,他这是因为叶乡长这事生气了,要拿一大批人开刀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一个司机哪敢说什么呢。

    在他眼里,刘清明应该是个官二代。

    他对刘清明本质是看不起的,他从来都看不起那种靠着父母作威作福的人。

    但是畏惧其权势,王强在他跟前却是根本不敢表现出分毫情绪的。从蒋天明那里他就感受到刘清明是绝对不可得罪的。

    不过,刘清明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大了。

    这哪里是个二代嘴里头该说出来的话。

    不过,王强却不敢说什么。刘清明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向蒋天明转达就是了,该怎么做那是蒋天明的事。

    “王队长,哪位大人物来了,您怎么也不介绍介绍啊”

    一个妖艳的令人看了眼睛就很难挪开的女人款步走了过来,后边儿正是饭店的经理。

    这个女人就是中央饭店幕后的老板,叫岳燕,年纪看起来已经有二十六七岁。虽说走起来摇曳生姿,让人迷醉。一颦一笑,更是让人心神荡漾。但是,时不时脸上总露出一些让人恐惧的冰冷。

    基本上中阳县上点层面的人都是这个评价。她旗下产业众多,无论是人脉还是实力都是非同一般。虽说她从来没沾过黑的,但是就连九爷都对她畏惧三分。据说,有一些爷级人物对她垂涎,最后却都横尸街头。

    县城里有个叫袁老三的老头子,在建国前就是横行一时的老土匪。

    不知是何原因,后来竟然在中阳县安享了晚年。

    老头子看似每天只知道打太极看戏,却没有什么动静。县城里的人对他虽然关注不多,但是,却没有人敢忽视他。

    老头子八十岁的时候娶了张燕做老婆。那年张燕十六岁,虽然未到法定结婚年龄。但是,却风风光光的办了婚宴。那场婚礼,来了多少大人物,县里头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还是有人知道的。

    结婚没有半年,老头子就死了。张燕曾经办公开的说过,是她在老头子的脖子上扎了把刀。无论如何,老头子是死了。

    张燕却在县城里不温不火的成了一个谁都得礼让三分的女人。

    蒋天明对王强说过,在这县城里王强可以不理会的人有很多。但是,这个张燕,让王强客气点儿。

    “张总”王强客气的冲着张燕喊了一声。

    “不会是这位小兄弟吧,呵呵”张燕的声音笑的像银铃一样,她眼睛很尖,刚才就看到王强对刘清明的客气。

    她甚至看都不看已经躺在血泊中的叶乡长,似乎那就是一条死狗一般经不起她的注意。

    看王强点点头,张燕伸出纤细漂亮的手,想要跟刘清明握握手。县城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张燕从来不跟人握手。

    其实,他们不知道,张燕不是不跟人握手。而是县城里少有人有资格跟她握手。有些人,别说握手了,就是让她脱光衣服跪下,她也是笑颜如花。张燕曾经自己说自己就是一条蛇,被拔了牙可以温顺,要是拔不了她的毒牙,她随时可以咬死人。

    刚才经理那夸张的话,让张燕放下了她的姿态。

    一个让蒋天明都没资格在他跟前坐着的人,还得小心侍候。张燕多少能猜出一些蛛丝马迹的,当年那个老头子还是告诉了她许多辛密的。

    蒋天明是个小人物,但是,却巴结上了山上的大人物。

    有山上那个大人物撑腰,蒋天明是可以不用看任何人脸色的。

    王强的话绝对不会掺假。能让蒋天明有这样的态度,这个年轻人无论是谁。她张燕都得低三分头,即使她的身子侍候过再多老百姓难以想象的大人物。

    山上那个人发句话,什么人都不敢帮她。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法子结交这个年轻人。就算结交不了,她也不能得罪了。

    刘清明却是没搭理张燕。他对张燕早有耳闻,并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也并不想跟她有什么交集。

    张燕却是不以为意,笑着继续跟刘清明套近乎。

    “老孙,你在这儿跟王强一起把事儿处理了,我先走了,比把车钥匙给我”

    刘清明看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懒得在这里呆了,而且他很烦张燕这样的女人。

    孙望把车钥匙给刘清明之后,刘清明给张少阳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张燕的脸色却瞬间变的有些高不可攀了,说道,“底下这人怎么回事儿啊,谁敢在我店里打人。”

    王强把事情的原委给讲了一下。

    这时候,一大帮子跟着叶乡长一起出来吃饭的领导也过来了,看到叶乡长全身都是玻璃渣和鲜血,都吓了一大跳。

    “谁他妈不想活了,竟然敢跟叶乡长动手,mlgbd,怎么还不叫救护车把叶乡长送医院啊,经理,你看什么看,还愣在那儿干嘛呢。”

    首先大叫起来的是乡政府办公室主任田伟,他是叶乡长的心腹,多年跟着叶乡长作威作福,吃香的喝辣的,看到这情形,哪能不激动。

    几个跟着叶乡长过来的官员也跟着吼了起来,各个激动无比。毕竟能过来一起喝酒的,都是关系挺不错的。

    经理却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一边儿傻眼了,他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幕冲击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听了这群人的话,赶忙说道,“放心,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的。”

    张燕却是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高跟鞋根踩在了叶乡长的头上,找的还是他的伤口,疼的叶乡长在地下大声哀嚎。只听着张燕冷冷的说了一句,“人渣,喝点马尿,连自己外甥女都不放过。你这种人活在世上简直是在污染空气。”

    经理又傻眼了,他这老板是想干嘛呢,不过,他对老板的畏惧是深入骨髓的,心里暗恨,刚才那么多嘴干嘛,赶忙说道,“的确是个人渣,应该打死他”

    田伟脸色马上铁青了起来,拿出电话挨个打了个电话。心里头暗恨,好啊,原来是惹着硬茬了,不过堂堂一个乡长被打成这样。这种性质恶劣的事情,上边儿要是知道了,多硬的茬儿能抗住?田伟把他知道的领导的号码都打了一遍。特别是叶乡长的靠山,他详细的讲了下情况。以田伟的层面,对于张燕的了解还是有限。以为这个饭店只是有些背景而已。

    “把他扔到黄水沟里喂鱼去”张燕说道。

    北方缺水,黄水沟是中阳县最大的一条河了。叫沟,显然是这条河并不算大。不过近些年兴建水库等水利工程。黄水沟也逐渐拓宽了,平日里头里头飘具死尸什么的还是有的。毕竟,哪里都会有一些隐藏在阳光底下的世界。

    一群人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张燕在跟谁说话。却是过来两个黑衣人,拖着叶乡长就出去了。田伟想要阻拦,也被打了几拳,然后也被拖出去了。

    叶乡长的同伴中有个公安系统的下了一大跳,这俩黑衣人腰间都是别着枪的。虽然有衣服盖着,但是,作为一名老警察他还是看的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妹妹,别怕,这事儿姐姐给你报仇了,以后再遇见这种渣子,就告诉姐姐。”张燕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吴丽的头发,这个小女孩儿好像当年的她啊。不敢喝酒,不敢跟人大声说话。本来应该平平安安过一辈子的,却被一些畜生给毁了一生。

    ……

    夕阳的余晖洒在车窗上。饭店里是乱糟糟的场面和透进去的夕阳交织,街上还有掺杂着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交织的音乐。

    张燕不管屋子里的事情,自有人替她处置。妖娆的身躯望着刘清明走进车门的背影似乎有些失神。

    她现在是个有野心的女人。那个懒得搭理她的男人是她再进一步,甚至于上升无限可能的机会。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她这样做很贱。但是,她不这么觉得。要是她不贱,她到现在有可能都得忍受着那个老头子满身让他恶心的发皱的皮肤。

    好久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还是这样的年轻,张燕从来不会放过在她眼前的任何一个机会。

    “喂,你在哪,我现在去接你去”

    刘清明看了看站在门口巴望着他的那个女人,升起了车窗。

    这种女人他见的多了,她想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刘清明能给她的最多只有冷笑罢了。

    “不会吧?你怎么这么快呢”张熙瑶在那边儿说道。

    “刚才遇到了个渣子,我不高兴,拿酒瓶砸他头上了,心情不爽,不想在那儿呆了”刘清明说道。

    “什么,你打架了?你没事吧?你怎么跟人打架呢,你那小身子骨,能打的过谁啊”张熙瑶紧张的说道,然后又突然笑了起来,“去,又吹牛了,就你那胆子,敢跟谁打架啊,是不是人家相亲的嫌你碍事把你撵回来啦,哈哈?”

    “……”刘清明一阵无语,“张大美女,麻烦你说下地址,刘大搬运工同志马上就到。”

    “我在家呢,赶紧回来吧,估计你也饿着肚子呢,咱赶紧买完东西回来做饭”

    张熙瑶说着的时候,肚子正咕咕叫呢。心里却美滋滋的。刚才她告诉刘清明家里没米没面了,刘清明肯定是怕她饿肚子才这么快回来的。她是个很会省钱的姑娘,如果不是必要,她一般不在外面吃饭。刘清明不回去吃饭的时候,她甚至连肉都不舍得放一点。

    车子踩着夕阳缓缓起步,在鸣笛声中消逝在滚滚车流里。张燕却一直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

    本书qq群:2741716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