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48章 别把我的琴弄坏了
    readx;    雨越下越大。

    刘清明将车停在一个砂锅面摊跟前,吃了碗砂锅面。给张熙瑶又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后来干脆关机了。

    刘清明一阵无奈,只能去夏茵宁那儿了。

    夏茵宁的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很精致。除了简单的家具之外,还有张钢琴。

    刘清明来的时候,夏茵宁正在弹琴。琴声与七月的雨夜相和。宛转悠扬,似夏夜中少有的清凉。也有些女人心中对童话般美好的无限向往。

    “你能听的懂吗,呆子”

    音乐逐渐放缓。夏茵宁纤细精灵般的青葱玉指逐渐停止舞动,一袭如红酒般优雅的长裙包裹着世间罕有绝美的曲线。轻轻起身,看刘清明沉浸的表情,不由得掩嘴轻笑,“你装的挺像,你听的懂吗?”

    “看不起我?”刘清明笑了笑。

    “用的着我看的起你吗,你连钢琴有几个键都不知道吧?”夏茵宁笑道。

    刘清明笑了笑,说道,“这玩意儿我虽然好多年不玩了,不过,这世上能比我玩的更好的人可不多。”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除了修炼。各种事物,他几乎上都玩到了顶尖水准。别说是钢琴这种乐器中的显学了。就连那些部落里的原始乐器,他都能玩到极致。

    刘清明性子虽然平淡,但是却有一股子常人看不到的执着。

    刚刚张熙瑶的事情让他情绪波动很大,心里这会儿有忐忑,有希冀,也有一些迷茫。他很想发泄一下。任何方式,似乎都不如用这架琴的音符来表达一些东西。

    刘清明起身坐到钢琴边,用手指挨个点了下那些黑白的键盘。

    夏茵宁笑了起来,刘清明真像是个没见过钢琴的人。第一次见到钢琴,好奇的去摁拿下按键。还这世上能比他玩的好人可不多。夏茵宁笑的都有些止不住了。

    “好了,别把我的琴给整坏了”

    夏茵宁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这架琴了。看着这个平凡的男人,夏茵宁心里很复杂。喝一次酒就跟他发生了关系,说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东西会上瘾,一旦沾上了就很难逃离。特别是,刘清明看起来那么清瘦的小身板。让夏茵宁都怀疑,怎么可能有那样强大的爆发力。虽然夏茵宁没经历过其他男人,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各种信息如爆炸一般,夏茵宁还是能推测出别人究竟怎么样。不提别的,在那方面,刘清明绝对是牲口级的。每次都让她都对他迷恋几分。

    但是夏茵宁明白。迟早两个人都会相忘于江湖的。她跟刘清明的事情可以作为她人生中一次小小的错误。但是,并不代表她的一生都会错下去。上天给了她最尊贵的身份。她注定要背负许多责任的。虽然可以暂时的逃离,但是,最终还是要回到轨道上去的。她要去嫁给那个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的。那个男人也注定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那群人里头的一个……

    虽说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层面上,夏茵宁承认她对刘清明已经产生了一些贪恋。但是,理智告诉她,刘清明跟她不合适。两个人差的太远。刘清明也比着那个男人差的太远。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甚至于努力一生连他的衣角都沾不上。

    夏茵宁有时候在想,自己怎么会跟这样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如果说这段关系沉寂在闪烁的霓虹中也倒罢了。以后若干年,要是被有人心人挖出来,她的脸估计也丢个干净了。

    就算是年轻时候想犯错,最起码也要找个像样的男人吧。

    清醒的时候,夏茵宁也在想。其实那个男人也挺不错的。不说别的,那个人弹琴就好听,比她谈的好听多了。夏茵宁可能不想嫁给那个男人,但是,夏茵宁却很喜欢听那个人弹琴。每次他弹琴,夏茵宁就会心里有种期待。

    夏茵宁看了一眼刘清明,他站在钢琴前就像是个让人嘲笑的小丑。

    跟那个男人一比,微不足道到了让人不忍提起的地步。

    夏茵宁闭上眼睛,想象着那个男人优美动听的音乐。她觉得,或许这是她结婚以后唯一点美好的东西了。可是那个男人集万千人的目光于一身,现在就忙的见不着人。哪里会有时间给她弹琴呢。估计,她就是他们家一个传宗接代和政治交易的工具而已。

    今天晚上,家里又来电话,让她回家完婚……

    以前她拒绝,今天晚上她虽然没有同意,但是却沉默了。没有拒绝。

    “刘清明,别玩了,我们说说话,可能我们之间的时间并不多了,过了这个月,我,我们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夏茵宁坐在沙发上说道。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夏茵宁的心里突然一痛。理智是一个想法,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又是一个想法。或许,这就是爱情吧。她从来没有体味过爱情。但是,她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让她这样为之牵肠挂肚过。

    “我理解”刘清明没有离开座位,他跟夏茵宁第一夜过后就说过,两个人谁都有谁的生活,两不相欠。虽说后来又发生了几次关系,但是,毕竟早就约定好了。两个人都互不打扰对方的生活。

    夏茵宁这会儿脑子有些乱。理智告诉她,刘清明不纠缠她,是对她最好的结果。可是内心却有种汹涌般想要痛哭的感觉,她不想离开刘清明。

    成年人的理智毕竟总能战胜情绪……

    夏茵宁脸上又浮现出以往的恬淡。拼命的想刘清明的不堪,拼命的想那个男人的出类拔萃,卓尔不凡……

    “你真是个没什么用的男人,还长的其貌不扬,我以前也真是瞎了眼的”夏茵宁不停的告诉自己。毕竟,刘清明本就不该属于她的世界。她的理智告诉她,只有这样,她才能渐渐忘了他。

    琴声响起。

    夏茵宁脸上露出愠怒,正准备告诉刘清明,不要让他碰她的琴的。几个音符组合在一起,虽然平淡,但是却也算顺耳。这是会谈琴的人才能敲出来的。

    夏茵宁睁开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刘清明。开什么玩笑,这小子竟然会弹琴?

    在她印象里,这种.丝每日的少年生活应该是打各种网络游戏度日的。哪里会有耐心却学琴,就算是有耐心,又从哪里学呢。钢琴毕竟不便宜,而且学费也不低。家庭条件不好的人,谁舍得让孩子去学钢琴。

    夏茵宁动用关系早就把刘清明查了个底朝天。毕竟,跟她发生关系的男人,她要是一无所知,那就太危险了。不过,她得到的信息,是刘清明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长大后一直到处漂泊,打工度日。

    夏茵宁当然不可能知道,她动用的关系是不可能查到刘清明的身份信息的。

    毕竟共和国最核心的情报信息数据库的最终权限在小杂毛那里,他怎么可能把他最为尊敬的师叔的信息让人轻易查到。即使夏茵宁让人调查孤儿院的时候,孤儿院里头都的确有过一个叫刘清明的年轻人在那儿长大。

    不说别的,要是他师叔的档案公布于世,不知道要掀起滔天巨浪。任何人都承受不了,不提他师叔可能长生不老的惊天消息,单单是他师叔曾经为这个国家干过的那些大事,足以让各方势力暗流涌动,甚至发生战争都有可能。

    可以说国家的尖端科技能够如此发展,他师叔是最大的原因。

    每次只要任何国家有新的技术出现,都会莫名其妙被盗。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金钱,最后竟然为他人做了嫁衣。他师叔最坏的就是临走之前,把人家的研究所给炸了。研究人员威逼利诱,愿意跟他走的就走,不愿意跟他走的绑架走。搞的人家大多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在就算是搞出新技术了,也大多藏的严严实实,再也不敢轻易公布出来了。

    要是让人知道这些事都是刘清明干的,得有多少组织、国家、势力会抓狂啊,搞不好都得集体全球追杀刘清明。发生战争真不是危言耸听。刘清明窃取的资料,都是在军事上具有划时代发展的资料。每一份资料的重要程度都是足以引起一场战争的。

    就在夏茵宁怀疑的时候,一个个音符从刘清明之间敲了出来,让夏茵宁更是愣住了。

    刘清明的确是会弹琴,的确是会弹琴……

    不止是会弹琴,简直是太会弹琴了。夏茵宁相信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曲子,但是她感觉她的心跳都开始跟着这首曲子跳动了。

    刘清明却是沉浸在乐曲之中。

    这是他即兴而作。

    曲子里全都是他今天和过去的情绪。

    渐渐的,刘清明有失控的感觉。手指的速度几乎上已经接近钢琴能承受的临界值了。

    夏茵宁脸上全是震惊。这种指法,就是传说中的炫技派祖师李斯特怕也难以达到地步。

    这个不堪的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在小县城里隐藏着这样一个站在时代顶尖的钢琴大师,甚至于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夏茵宁有感觉,这种水平估计都是后无来者的。

    这还是那个不堪的男人吗?

    为什么这样的大师她从来就没有听过呢?

    为什么他不让他的才华让世人知道。就这一曲,他足以站在世界上最伟大的那群人的行列,无论是权贵巨富,还是贩夫走卒都只能仰望他的份儿。

    他在钢琴领域的成就足以让任何人黯然失色。

    为什么他要在这小县城里当一个看似不务正业的小业务员,被好多人看不起。

    夏茵宁双目满是泪水。她现在心中满满的都是骄傲,什么权势,什么金钱,什么地位,在这琴音之下都是狗屁。这种艺术的极致,哪里是权势能金钱能换来的。

    他可能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难以出的人物。那种人物她只能在书里仰慕,如今却活生生站在她跟前。

    只要他的才华公诸于世,估计都是各国争抢的国宝大师级人物了。什么权势能撼动他,就算是那个男人再恨刘清明,怕也是不敢对他不敬。

    夏茵宁觉得,甚至于是自己的家里怕是都会重新考虑。虽然政治联姻能够带来巨大的利益,但是,一个空前绝后的世界级钢琴大师给她们家做女婿,如果单存荣誉上更大。毕竟,那个男人虽然优秀,这世上却并不算少见。如果全拉出来,估计也是成群结队,更何况,他还不是最优秀的那个。

    刘清明却是空前绝后的难得一见。

    夏茵宁喜极而泣。

    刘清明却是已经陷入癫狂了,全身力量忽然之间汹涌了起来。

    各种过去的负面情绪一时间全部袭来。

    刘清明暗叫一声不好,他被情绪又带进了走火入魔的境地。他又彻底失控了。

    天空中本来正下着雨的乌云突然似乎被什么牵引着剧烈的运动起来。

    本书读者qq群:2741716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