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53章 别磕了,把头抬起来
    readx;    抛开因为他被搞来当交警的郁闷,余薇心里却是对刘清明充满了审视。

    以刚才那样的车技,绝对是世界级车手。为何会在一个小县城里默默无闻。

    能将车玩到那样出神入化的境界。

    这人是怎么练出来的。

    毕竟没有打过架的武术家,永远都是花架子。

    这样的车技,必然是在漠视生死以及无数次让人难以想象的车祸中锻炼出来的。

    平常人谁会这样疯狂的挑战自己的极限,就是那些真正的职业车手怕也是以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能玩出一定的速度。

    这人,刚才的行为完全是体验自杀式的快感。

    最起码在余薇的印象里,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竟然敢在速度里玩到那样的速度。

    很明显,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平常人哪里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很显然,这人必然过着常年在生死之间徘徊的生活。所以才会对自己的生死如此的不在意。

    如果她不是一个警察,她肯定会崇拜这个脸上懒懒散散的男人。

    毕竟,从小到大,她心中的那个大英雄就是如此潇洒。

    但是,她是一个警察。她绝不能放任这个危险的男人在外面当一个定时炸弹。不提别的,他要是哪天再来一次这样的玩法,只要稍微出点儿问题,可能就不是一条两条人命。毕竟在城区,人口稠密,那样的速度,绝对是横扫一大片。

    上次的事儿,所有人都说他是好人。这次逮着他了,应该会牵出一系列大案的。看有谁还再说他是好人。

    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很可能会能立下一个天大功劳。

    鬼才知道能将车玩到地步的人究竟做下了多大的案子才藏在这小县城的。

    不然,就是凭着这手车技,也该去国际化大都市享福去啊,窝在在小县城干嘛。

    她不但可以洗脱中无脑女警的绰号了。

    想到这个绰号,她的美目中又露出了一些郁闷,嘴角很不爽的翘了翘。

    “快来人啊,有人抢包了,那是我们家的救命钱啊,大家帮帮忙,呜呜”

    就在余薇思绪飞扬的时候,不远处喊传来了求救声音。

    余薇马上把注意挪走了,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正是陈大妈一边儿撵着前面的中年人,一边儿在呼救。中年人拎着个黑包,正是刘清明给陈大妈装钱那个包。

    那些钱虽然不多,但是对陈大妈一家来说无异于救命的钱。没有这些钱,他们家基本上就没法过了。

    这里是陈大妈的固定工作区域,附近的小贩们也跟她颇为熟悉。

    看到这情况,几个小贩中的青壮男人,一边喊人一边去追抢包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忽然停下来了,看着追上来的几个男人,嘴角露出一些轻蔑,从腰间抽搐一把沾着血迹的砍刀。

    几个中年男人立马就止住步了。如果是几人涌上去抓个人,他们不怕,毕竟几个人不可能打不过一个人把。不过,这人竟然拎了把刀,上面还带着血。这让他们心底都打颤,他们都是在街上讨生活的小人物,平日里几个虚张声势的混混都能把他们治的畏畏缩缩。

    更何况是拎着带血刀的狠人。

    一个个纷纷退后,相互看了看,却没人敢上前,甚至于有跑开的迹象。

    毕竟都是有家有口的,虽然陈大妈挺可怜的,他们也都想帮帮她,但是,这情况搞不好连命都搭这儿。就算是没被砍死,就是砍伤了,那得去医院啊。去医院的钱谁出?在医院住着,不能出来挣钱,家里吃什么?

    陈大妈是厚道人,但是,以她家的情况又能怎么去厚道呢?

    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无奈,一个胆大四十多岁中年男人说道,“兄弟,这陈大妈家不容易,你抢个富贵的也成啊,你抢了苦命人,她们家俩病人,一个白血病,一个现在在u病房,你这么做是坏良心的啊”

    劫匪脸上露出一抹羞愧,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脸上充满了怨气,“苦命人,我才是真正的苦命人,这世道上有谁还比我苦……我就坏良心了,我管她们干嘛,别人在做那坏良心的事时候,怎么没人帮我们说说话,可怜我那媳妇和孩子啊,我为这个国家和社会付出了多少血汗,得来的却是这些吗,算了,你们也听不明白。你们赶紧滚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今天在我手里已经有十几条人命了,不差你们几个。”

    几个人一听这个,立马吓得赶忙后退。

    陈大妈却是不停的追赶过来,哭骂道,“你个天杀的,怎么这么不是东西,那是我们的救命钱啊,那是小刘给我们的救命钱啊,你怎么这么坏啊……”

    劫匪看陈大妈接近,眼中闪现出一道寒光,不过想到刚才那几小贩的话,脸上又出现一些犹豫,本来砍向陈大妈的刀瞬间收了回来,转身向远处逃去。

    刘清明微微眯着眼睛,这个男人无论是步伐还是抽刀的姿势,都是经过训练的。还是上过战场,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老兵。

    不像是国内的人。毕竟,国内的兵很少会有这种在战场上见血的机会,更何况这人绝对是在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主。

    “我说你别过去啊,你打不过他的,他很危险”刘清明看到余薇想要冲过去好心提心道。

    余薇冷冷一笑,“呆在这儿别动,我抓了他再来抓你,你们都跑不了的。”

    刘清明差点儿吐血,抓了那个匪徒,再来抓他。他要真是个坏人的话,估计不是跟那个劫匪合伙把她收拾了,就是跑了。

    余薇毕竟是一名颇为优秀的警察。

    奔跑速度绝对是顶尖,在那几个男人被劫匪吓的退缩的时候,就已经接近了劫匪。

    “你已经被捕……”

    余薇冲着劫匪冷冷的说道,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感觉到了一股寒颤骨髓的冰冷。

    那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感觉。

    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劫匪虽然没有动刀,仅仅是像盯猎物一样盯着她就让她几乎无法动弹。

    余薇有些后悔了,那个飙车的王八蛋说的不错,这个劫匪她确实打不过。不止是打不过,简直是连让她升起抵抗的心都没有。这种感觉,她以前遇见过,遇到的是一位曾经在前线出生入死无数次的老军人身上感觉到的。不过,那位老军人是她的长辈,是她非得央求着跟他练练,他才露出来的一些气势。

    这个劫匪,怎么可能也这么厉害?

    他上过战场吗?

    刀离她越来越近。余薇思绪万千。她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她的老领导和导师。

    她后悔做警察了,她父母一直不同意她做警察。认为警察太危险,他们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从小逞强好胜,什么都可以做到最好。现在,她这个警察还没有做到最好,就要死了。她对不起父母,她是他们后半生的精神支柱,她要是死了,他们以后怎么活啊?

    她还没来得及孝敬父母呢,她不想死。

    为什么不来个白马王子英雄救美呢?她突然幻想道。

    想想也就笑了,刀这么近,谁能救得了她呢。

    她又突然想到了刘清明,那么好的车技。要是她不是警察,她肯定会想办法跟他学学。她是个浪迹天涯的杀手,还是个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气定神闲抽烟的雇佣兵?他的世界一定很精彩,要是没死的话,一定要跟着他去看看。

    “我是怎么了,这块要死了,也疯了吗,竟然要跟着个大罪犯跑”

    余薇在心里暗骂自己。

    突然之间,余薇睁开了眼睛,这么久了,刀怎么还没有割到自己的脖子上。

    她感觉到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正是那个让她无比郁闷的男人。

    是他救了她吗?

    劫匪又是一刀砍了过来,无论是角度还是速度来看,余薇都能感觉到这刀的实力。别说是她了,就算是她在警校的格斗教练怕是在这一刀下都得挨个结实。

    这个劫匪为何厉害如斯。

    但是这个男人抱着她的位置却正好背对着劫匪。这让余薇很担心,以她的认识,不管多么厉害的人,也不能把后背留给别人。

    他还抱着她,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果然,刘清明没有躲。余薇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都跟你说了,你打不过他,你是个白痴吗?你这粉嫩粉嫩的样子,就应该去唱歌跳舞悦人耳目,非得干这打打杀杀的活儿,就你这大脑,迟早得吃大亏。”刘清明却是冲着余薇骂道。

    “没看到那刀都砍过来了吗,这时候还有心情拿我开涮,到底是我白痴还是你白痴啊,你躲啊,你倒是躲啊,你快躲啊……”余薇在心里大骂道。

    可是让余薇没有想到的是,刀似乎没有砍刀刘清明身上。

    ‘扑通’

    劫匪的刀在接近刘清明的时候,他竟然停住了,突然扔了刀,跪在地上大哭起来,不停的磕着头,嘴里头念叨,“先生,先生……”

    刘清明皱了皱眉头,有些迷惑。有资格这么喊他的人不多。

    以这个劫匪的年纪和实力,应该不是有资格喊他‘先生’的那些人。

    更何况,要是他的人敢出来当劫匪,他直接就出手抹杀了。

    不过,这劫匪竟然真的喊出声了。这人就算不是他的人,怕也跟他有些,竟然跑出来当劫匪,这让他脸上露出了一些不快,淡淡说道,“别磕了,把头抬起来。”

    本书读者qq群:274171683感谢沉默的陨石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