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057章 你可能死了都没资格进刘家的祖坟
    readx;    刘清明到的时候,周天成正拿着水壶正在给自己种的韭菜浇水。

    “老周啊,你肺上有病我知道,脑袋啥时候也有病了,你女儿是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着,非得塞给我。别跟我说是领导的决定,怎么回事,我心里清楚。”

    刘清明一屁股坐到了周天成停在路边的观光车上。

    周天成眼中闪现出几道精明的目光,说道,“既然你啥都知道,小刘,我也明人不说暗话。我女儿也挺漂亮的,嫁给你,你不算吃亏吧。而且我还白送给你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吗,真要说出去,这全世界都得抢疯了吧。”

    “你这老周啊,满嘴瞎话,我都懒得跟你说话了。当年你卖假老鼠药坑的人可不少吧,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总让你这种人发财。你那女儿啊,谁想要谁要,你这种人坑死人不偿命,还不知道你啊。”刘清明眯着眼睛快睡着了。

    “小刘啊,咱们就实话实说了。刘书记家里有一子一女。没有第二个儿子,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应该是刘书记的私生子。刘书记或许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帮帮你,但是,你要明白,你不可能得到刘家的资源的。甚至于,你可能死了都没资格进刘家的祖坟。”

    周天成眯着眼睛说道。

    私生子?刘清明差点儿吐血了。他早知道周天成他们把他当刘同的儿子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可是老周是怎么搞的,竟然又把他当私生子了。这老周也真会想。

    死了都没资格进刘家祖坟,这老周也真是个会激将的人。

    要刘清明真是刘同的私生子,十有.就答应了。毕竟,以天成集团的财势,是完全可以跟刘家的权势相提并论的。天成集团与刘家的纽带式人物,十有.比刘同儿子获取的资源还多。

    这也可以看的出来,周天成对刘清明的看中。

    周天成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么些年来,他从未看错过人。活到这个岁数,他已经阅人无数了,从来没有一个像刘清明这样让他看不透的。

    他想让刘清明当女婿,并不是像李博远说的那样,是想给周怡如找个废物。

    而是想给周怡如找个靠得住的男人。自问这么多年来,周天成从未见过如刘清明这样的人中之龙。他能从一阶农民,平日里靠倒腾假老鼠药坑人混到如此地步。靠的就是一双慧眼识珠的眼睛,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价值。

    刘清明是被国家派来处置天成研究所问题的,说明他不是白身,他是国家在编的人员,是要走仕途的。

    与境外顶级势力直接交手,刘清明却一直稳坐钓鱼台。其实,现在的局势周天成都紧张了。但是,刘清明却似闲庭信步。周天成觉得,自己都没有这个年轻人沉得住气。

    刚开始周天成还觉得是不是来了个纨绔子弟看不透其中的厉害关系。

    领导们都傻了吗,派个这样的人操控这样大的事。

    后来经过几次试探,周天成明白了。这个年轻人并非是不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而是胸有成竹,似乎天成集团的事儿在他那儿根本就不算个事儿一般。

    这样的人,周天成也遇见过。都是站在权势金字塔顶的几个老狐狸,就连周天成见着他们也多是战战兢兢。却不想,竟然在一个年轻人这儿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年轻人,以后能有多大成就,周天成都不敢想象。

    甚至于周天成都想过刘清明登顶的可能性。

    所以,周天成现在不惜血本的想投资刘清明。当年吕不韦投资嬴政,一飞冲天。虽然吕不韦并未善终,的那是吕不韦却执掌秦国大权多年。周天成虽未想过有吕不韦有那么大的成就,但是,他一旦投资成功。

    刘清明的儿子就是他的外孙。

    若刘清明踏入顶级序列,整个周氏一族都会跟着崛起的。周天成也很头疼,别说他那些侄子了,就是他的兄弟们也都是庸碌之辈。没有一个理解他苦心的。甚至于他的女儿也理解不了。他又无法跟女儿解释清楚。

    在周天成眼里,这个男人还未完全发迹。是个真正的宝啊。

    若是没了刘清明,周天成甚至于担心,他死后,他女儿连局势都无法控制。毕竟掌握着如此微妙的分寸,就是他周天成都有些渐渐失控的感觉。

    虽说他女儿能力很强,但是,周天成还是不认为他女儿能控制住这些东西。

    若是没有刘清明,他周天成死后,十有.是就是天成集团分崩离析,甚至连女儿都被人生吞了的可能。

    “清明,我也希望你理解一下,你身为刘家私生子,要是我把女儿连同集团一起陪送过去的话,太显眼了,对于这个阶段的你还不适合锋芒毕露。但是,天成集团你会拥有最大份额的股份,你来周家不是做上门女婿的。我是来请你做周家之主的”

    周天成认真的跟刘清明说道,他这算是跟刘清明托底了。该如何抉择他就没法控制了。但是,他觉得刘清明应该不会拒绝。

    事实却出乎他的所料。

    “老周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用想太多。你的女儿我消受不了,你那点儿钱啊,我还真看不在眼里。你死后,我保你天成集团不会完蛋就行了。想的太多就是妄想,明白吗,老周,不要心存妄想。”

    刘清明懒洋洋的说道。他不想跟周天成解释太多。他也懒得管周家的事。但是周天成眼光却是准,这些年上的项目全部都是工业升级的关键项目之一。若是天成集团崩溃,这些项目会受到很大影响的。所以,在天成集团是完整性上,他跟周天成的意见是一致的。

    周天成脸上充满了失望。但是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知道基本上定了。对于刘清明这种人物,说一就是一。别人根本就无法改变他的想法。这种人才是能举重若轻承担大责任的人物。

    周天成也明白,是他把女儿娇惯的了。凭着他女儿的姿色,他相信任何年轻男人都抵挡不了诱惑。但是,凭他的观察,他看的出来,刘清明对于他女儿的脾气很讨厌。这让他女儿丧失了可能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机会。

    “老孙人不错”刘清明突然说道。

    周天成知道,这是刘清明在跟他商量他死后集团的高层人事安排。刘清明几乎上从来没有干涉过集团的人事。这是他第一次提到某个人。他明白,这跟刚才刘清明说保天成集团不会完蛋有关。

    “孙望?”周天成想了想,疑惑的说道,“这个人挺忠厚的,但是资历和能力有欠缺吧。”

    “你信我吗?”刘清明突然笑了。

    “信啊”周天成一脸疑惑,不明白刘清明的意思。

    “那你还说那些干什么呢?”

    刘清明起身准备离开,看了看这周天成。说他是个好人吧,他一辈子坑人无数,不知道多少人被他坑的想哭。说他是坏人吧,他又为国家做了许多贡献。还捐了许多钱,建了许多孤儿院和学校,修路搭桥,一个事儿都没跑过。

    周天成也笑了。有刘清明在,孙望无论有没有能力都无关紧要。既然刘清明提了,他照办就是了。说那么多都是废话。孙望无论是虚晃一枪,还是真的有本事,并不重要。他觉得,这个年轻男人掌握着一切致胜的因素。细枝末节,在那些大势之前只能被碾压而已。

    “我这几天着手把孙望提到集团副董事长的位置。你和怡如的婚事,会如期举行。这段时间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我这点家当,就是京城的大人物也不至于不屑一顾。我女儿就是一点小脾气而已。”

    周天成冲着刘清明的背影喊道。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这也许是他给他女儿这辈子留下的最大一个机会了。

    刘清明笑了笑,继续前行。周天成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想什么。

    “博远哥,那个刘清明出来了,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刘清明这样的白痴呢,傻乎乎的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当然,他还遇见了我二伯这种奸商,算他倒霉,哈哈。”

    周涛看见刘清明从里面走出来,一脸的嘲笑。

    “我刚才打电话调查了下这个刘清明的背景,说是刘同的私生子。呵呵,他应该也是没辙,私生子这种生物其实是很苦的,一般情况下连家门都进不了。他肯定以为娶了你姐就是一个机会,呵呵。不过,说真的,当个上门女婿不是一般的丢人。”李博远说道。

    “刘书记的儿子?就算是私生子,那也挺厉害的吧”周天一脸惊诧,他还不知道刘清明的背景。他作为一个集团小股东的儿子,省委书记的儿子,就算是私生子他也差的太远了。

    “厉害?呵呵,别说是他一个私生子了,就是刘同的嫡子。见了我喊我声哥,我都不一定答应他”李博远一脸的不屑。

    周涛倒是知道李博远的背景,听到这个一脸的谄笑,巴结的说道,“李哥,你截胡呗,刘清明那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我姐啊。我觉得,我姐应该跟你这样的人物。”

    周涛一直想巴结李博远,要是周怡如真跟了李博远,他也跟着沾光。

    “不用,回头我当着刘清明的面玩你姐,他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信不信,呵呵”李博远扶了扶金丝边框的眼睛,“小涛,你跟你爸回去说说,时间不多了,跟着我,我保你们父子富贵一生。要是你们敢玩出什么花样,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手段。我的背后可不仅仅是京城李家,我背后的那些人,是你们根本无法想象的存在。如果不是大人物们看上了天成集团的一些小玩意儿,你们这点儿钱,呵呵,说实话,连我都看不上,更何况是他们呢。希望你们看清形势。我再给你透漏一个消息,你二伯的肺癌其实并不是自己得的病,而是被人下了病毒。原因嘛,呵呵,你二伯有些不太识抬举。”

    周涛听了之后全身都在颤抖,满脸的恐惧。他只是个普通的纨绔子弟,平日里打个架都在最后边儿虚张声势。但是,他并不傻,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之中。

    这个阴谋牵扯天成集团,牵扯京城李家,甚至于省里的刘家,似乎还有一些他无法想象的大人物。

    他的二伯,天成集团董事长竟然是感染了病毒。

    周涛突然觉得,他们周家正在一个风口浪尖上,他们却又是这场风浪中最任人揉捏的那一方。特别是他父亲仅仅是天成集团的小股东。

    这样的较量,他们很有可能就是炮灰。周涛突然后悔来巴结这个李博远了。他父亲说的对,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个王八蛋李博远竟然说要当着他堂姐丈夫的面玩她。

    那毕竟是他的堂姐,他想让他堂姐嫁个大人物跟着沾光。但并不代表他愿意让他堂姐受到侮辱。那毕竟是从小到大他对他都挺照顾的姐姐。

    那个漂亮的姐姐,一直都是他从小幻想崇拜的人。想到她可能要遭受的侮辱,周涛都快哭了。但是,他清楚,他根本无法做任何事。他只能给这个他内心又恐惧又恨的男人跑个腿,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他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

    他这几天都做了些什么事呢,周涛心里懊悔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