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王牌仙尊 > 章节目录 第0662章 水浅王八多
    “都他妈的给我想想这是谁的地头,老子有多少兄弟在外头等着,就不用多说了吧?想死的就往前冲吧”

    艘不科仇独艘察陌闹远毫方

    狗剩冲着张志豪那边的人冷笑着说道。

    “住手”

    正在被歪瓜毒打的张志豪冲着他手下的人大声吼道。歪瓜和狗剩他们撕破脸的举动实在是有些突然。他们就这几个人,真要动起手了,估计没人能站着走出去。都是在道上混的,张志豪真不怕玩狠的。但是,莱依是他们礼爷的贵客。要是莱依有个闪失,他们都担待不起的。

    张志豪手下的人顿时都往后退了一步。

    “刘爷,这狗犊子惹了您,您招呼我们一声就成,哪用得着您亲自动手”歪瓜和狗剩走到刘清明跟前,冲着他说道。

    张志豪他们脸色顿时都是微微变了变。

    陶旭也是一愣,用有些诧异的目光看向刘清明。

    “真热闹啊,我也就是来给个晚辈接接风,就闹出这么多事情啊,呵呵”

    只见一个一身运动装的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进来,朗声说道。

    “礼爷”房间里的人齐声喊道。

    “礼叔”

    莱依起身,双手合十,冲着中年人说道。中年人叫余启礼,在八十年代的江城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但是,为人颇为低调,甚少与人发生冲突,倒像是个和善的生意人。江湖人称礼爷。后来金盆洗手,不再沾染江湖事物,一心扑在生意上。他旗下天雄集团的生意也做的有声有色,公司却不上市,财富几何,也无人可知。甚至于有领导邀请他进入政协挂政协委员他都婉拒。

    余启礼拍拍莱依的肩膀,然后看了一眼歪瓜和狗剩。

    “礼爷”歪瓜和狗剩恭敬的冲着余启礼喊了一声。

    余启礼没有理会歪瓜和狗剩,走到张志豪跟前,用手拨了拨张志豪头发上的玻璃渣滓,扭过头冲着歪瓜和狗剩说道,

    “歪子,狗子,你们把志豪打成这个样子,你们德爷知不知道?”

    歪瓜站在那儿看了一眼刘清明,没吭声。

    “德爷还不知道”狗剩低声说道。

    “德爷不知道你们就敢动志豪啊?”

    余启礼脸上露出一些讥笑,他早就感觉陈德义收的这俩人跟傻子似的,陈德义还整天当宝贝似的,把他们抬举起来了。这俩人的确够狠,敢玩命。但是,这年头儿还是够狠就能搏出位的那个年头儿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陈德义带着几个人走到了门口,似乎也喝了不少酒,脸色通红,眉头微皱。

    “德爷,你可算来了啊,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什么人都能到爷字辈了”

    余启礼看着陈德义,笑着说道。说话间也朝着刘清明和歪瓜他们看了一眼。

    “别把我跟你们说到一块儿,一群社会渣滓”刘清明冲着余启礼冷冷的说道。

    陈德义脸上顿时露出古怪,眯着眼睛中看向余启礼的目光中也带了几分幸灾乐祸,只见他从门口小跑到刘清明跟前,低声喊道,“见过刘爷呃不不刘先生”

    艘地远远情艘球陌月恨地我

    陈德义刚才突然想到刘清明说,不要把他和他们说到一块儿,立马改了口。

    刚刚歪瓜他们来的时候,有小弟看到歪瓜他们突然跟张志豪动起了手,就立刻通知了陈德义。陈德义今晚刚好也在这边见几个朋友,得到消息就立刻就从房间里跑了过来。毕竟张志豪也不是一般人。这事闹不好指不定会引发江城道上两大团伙的大规模冲突。他也在好奇,歪瓜和狗剩虽说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傻,但是心里头一个个也是贼精,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真的抬举他们。现在这事大致怎么回事他也基本上了然于胸了。他觉得歪瓜和狗剩不但无过,还有功,有大功。

    余启礼的眼皮子顿时微微跳动了几下。

    张志豪也是有些懵。

    一屋子人也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甚至有些人都怀疑是不是陈德义喝多了。毕竟陈德义现在的酔像很明显。

    余启礼往茶几旁边走了几步,拿出一瓶酒,放到张志豪旁边。

    张志豪看了一眼余启礼,脸色变换了好几次,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从茶几上拿了两个杯子,把酒倒到杯子里面,双手端起杯子,带着非常僵硬的恭敬走到刘清明,冲着他说道,

    “刘爷,是吧,是志豪今天有眼不识泰山,志豪在这里向您赔罪了”

    艘远仇远鬼孙恨战闹考战结

    艘远仇远鬼孙恨战闹考战结刚刚歪瓜他们来的时候,有小弟看到歪瓜他们突然跟张志豪动起了手,就立刻通知了陈德义。陈德义今晚刚好也在这边见几个朋友,得到消息就立刻就从房间里跑了过来。毕竟张志豪也不是一般人。这事闹不好指不定会引发江城道上两大团伙的大规模冲突。他也在好奇,歪瓜和狗剩虽说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傻,但是心里头一个个也是贼精,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真的抬举他们。现在这事大致怎么回事他也基本上了然于胸了。他觉得歪瓜和狗剩不但无过,还有功,有大功。

    刘清明没有接张志豪端过来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站着赔罪的吗?”陈德义淡淡的说道。

    “刘爷,都是混口饭吃,我张志豪比您可能算不上人物,但是,您哪天指不定也能用的上我的,对吧?咱们今天也算不打不相识。我也没别的想法,就是求您把我这杯赔罪酒喝了。就为一个站街女,您不至于这样折辱我吧?”张志豪冲着刘清明说道。

    “你说谁是站街女呢?”刘清明眉头顿时皱起。

    “好吧,不是站街女,是校鸡成了吧?”

    张志豪脸上升起了一些狰狞,他肯过来赔罪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刘清明竟然还不接受。他张狂了半辈子了,在狱中那些管教也称呼他一声豪哥,更何况是在外面呢。长这么大,他还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呢。

    结不地科酷孙恨由月艘地星

    “志豪,给刘爷跪下”余启礼沉声说道。

    “礼爷,我”张志豪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双眼通红的看着余启礼。

    “要我亲自动手吗?”余启礼冲着张志豪说道。

    “刘爷,我错了,不是站街女,不是校鸡,是陈怡同学”张志豪咬牙切齿的说道,左腿渐渐弯曲下去,右腿也跟着弯曲。

    “我不需要你给我跪下,我就问你一句,是谁打伤了陈怡”刘清明冲着张志豪说道。

    “你要是想要我的命,你就拿走,看现在这情况,我这我命我估计自己也做不了主了。我张志豪,干过的坏事不计其数,干过的好事就一件,就是从不出卖兄弟。”张志豪一脸冷笑的冲着刘清明说道。

    ps:感谢古时候的月亮的打赏和天龙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