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震慑五强!精血损耗过大!
    巨响滔天,虚无扭曲时,古泽的怒吼之声,蓦然散开,回荡八方。这一刹那,苍茫之中,混沌顽石上面,古泽魔神之躯狰狞。

    其头顶魂海幽暗,此刻巨颤而起,五大蕴含古泽意志的魂兽,身体融入了血龙,整个身躯闪耀红艳之芒,各自气势崛起,轰隆隆间撕裂了混沌,透着无尽凶狠的气势,呼啸而出,直奔魔神幻身。

    战斗之音,立刻打响,惊天动地,五大魔神幻身纷纷面色震动,一个个神色之内,露出不可思议之芒,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何种原因?导致第六魔神....古泽这里,突然间的大爆发!

    .....

    浩海幽暗,尽是魂力弥漫,一处战场,巨浪翻滚,战斗之声惊天动地,三头三目的时间魔神那里,此刻神色骇然,露出一股大震撼之芒,望着眼前身体忽然涌现血光,变得无比凶猛的古泽这里。

    “混账,魂祖,你这是何术?啊,过去、现在、未来,岁月生!”时间魔神神情之震撼,前所未有,面色变化时,爆发嘶吼,声音回荡的刹那,他的三目同时闪耀道光,此光玄妙,分别代表过去、现在、未来三种力量,无比诡异,在他前方融合时,蓦然化作一条长河,这是一条岁月长河,代表时光,无始无终,看不到尽头一般。

    岁月极为诡异,化河而出,降临时,蓦然散开,在时光魔神的四方围绕,如形成一个防护罩,似任何力量靠近都会被岁月抹消。

    “吾为魂祖,看我手段,吼~~~~~!”古泽意志魂兽发出大吼。

    他的身躯缭绕血意虹光,散发妖异之芒,目光凶残无比,在岁月衍生的光芒外,带着执着轰轰冲来,呼啸中临近时,张嘴一吐。

    顿时他的口中喷出魂力,磅礴无尽,但与之前不同的是,这股魂力之中,掺杂了血色,使得本是幽暗的魂道法则,如披上了血衣。

    而此道力量,冲入苍茫,立刻衍变,形成方天画戟,足足万丈大小,刚一出现,便有一股至凶气机迸射,回荡八方,撼动苍茫。

    在古泽眼睛一瞪时,这方天画戟,携带凶气,狠狠斩向时间魔神周围环绕的岁月光罩,二者相撞,岁月扭曲,极力维持,企图抵挡。但古泽这里的方天画戟,似具备一种撕裂一切的力量,骤然斩下,轰鸣间,在时光魔神骇然目光中,岁月光罩竟是出现了裂纹?

    “啊,这不可能,那血色的,是什么力量?”时光魔神眼皮一阵儿狂跳。惊吼而起,震撼的看着撕裂岁月,轰轰间,斩杀而来的方天画戟。他不明白,那股后加入的血色,是一种什么力量?怎会让古泽这里,陡然间爆发,刹那,如同崛起,对自己,形成碾压。

    “时间,你不需要了解,这道法则幻身,留下吧,正好滋补我的灵魂法则,哈哈、哈哈,这是你们自找的,非要来招惹我。”古泽面色狰狞,在画戟斩破岁月长河的刹那,目泛血意,轰然冲来。

    靠近时,魂兽张开大口,发出咆哮之声,猛地一吸,顿时无尽力量从口中迸发而出,好似要把时间魔神的幻身,吞噬入腹一般。

    “不、、魂祖,你敢如此?”时间魔神大骇,发出一声惊吼。

    他这里因苍茫中,大道本源,法则丝线的隐匿,与本体失去了联系,本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渐渐消散,通过冥冥中的牵引,回归本体,重新化作本体对于本源的一股道悟。但,若在消散前被古泽吞噬,那,这一股道悟,便会永远消失,也就等于道行...抹消一截。

    别看只是一小截的道行消散,可,却需不知多少岁月,才能修回来,他如何不怒,如何不急?奋力反击,大声怒吼时,想要抵挡,但是,一则他与本体失去联系,二则方才施展岁月长河消耗极大。

    此刻面对古泽这里凶猛的吞噬,却是抵挡不住,....被古泽魂兽大嘴一吸,顿时,惨叫、悲吼恨声之中,化作一缕道光,被吞噬。

    .....

    魂海之上,另一处战场,同样这一刻。魂兽、魔神对战!

    苍身无面魔神,此刻爆发绝望中,带着不甘的嘶吼,本来白纸一样的面孔之上,居然一阵扭曲,出现了双目,他眼中露出大仇恨之意,死死地盯着古泽,仿佛要记住吞噬自己之修的,样貌一般。

    他怒吼一声:“魂祖,你敢吞我,本体不与你干休、啊!”

    .....

    与此同时,空间、时间之外的三大魔神,遭遇相同。

    一个个纷纷悲恨,爆发嘶吼,不甘心中,被古泽魂兽吞噬!

    这一刹那,混沌苍茫中,五个方向,传来不同的嘶吼之声,却是五大魔神,纷纷怒吼:“魂祖,尔敢吞吾道行,我不会放过你。”

    下一瞬,整个混沌沉寂了下来,通过各自的怒吼之声,五大魔神却是明白了,其他几人,与自己一般,也被古泽吞噬了一道法则幻身,如此一来,心里稍稍感觉平衡一些。但,转念一想,古泽那里领悟的魂道法则,吞噬自己的同时,还能吞其他几人,由此可见其强?他们冥冥中,隐约感觉到,古泽对付自己法则幻身时,并没有后来继续加入更多的道悟,还是之前那些,只不过,融入了一道莫名其妙的血光,便导致威力暴涨,自己根本不敌,处处被压制。

    “嘶!那血色虹光,乃是何术?”想到那血虹之内,展现的滔天凶气,仿佛透着一股大恐怖,即便五人身为魔神,也是眼皮狂跳。

    一个个怒吼着,对古泽的行为,表示愤恨,和不满的时候,却是在心里,对于魂祖古泽这里,产生了一股忌惮之意,面色凝重。

    就这样,五股强横气势,从苍茫中崛起,轰鸣的怒意,持续好久,眼见古泽之处,并没有回应,五人也是无法,纷纷收回气势。

    苍茫太大,在这混沌时代的前期,古泽不展露气势,他们也无法定位,之前古泽虽然大声宣告自己的名字。但,那时候正是点亮法则丝线之刻,整个混沌都被大道本源之力弥漫,更是不能定位。

    是以,也就导致了,五大魔神哪怕愤恨,也找不到古泽,反倒五人彼此之间,因为方才的气势爆发,各自知道了,对方的方位。

    ——————

    苍茫之处,渐渐恢复平静。幽暗魂海,巨浪一样平息,五大魂兽吞纳魔神法则幻身,身体一震,闪耀奇异道光,....骤然有风吹来,此风奇妙,如来自虚无之空,拂过时,五大魂兽身体一震,炸碎而开。各自化作一缕光芒,光芒散开,融入幽暗魂海之内,消失了。

    “尔等五修,无故向我出手,如今被吞了道悟,也是因果报应,哼哼,我古泽岂是任人欺凌之辈?这一次对你们,也是一个教训。

    你们不知道我的方位,可,方才尔等各自气势爆发,却暴漏了你们五人的位置,等我修养好伤势,实力足够强大时,必会一一回访?让汝等领略一番,吾灵魂大道,本源法则厉害,还有,血!

    此役之战,虽然通过‘命运石板’,借取一线生机,展开改命之术的过程,损失大量的精血,但,我却成功获取一道法则本源。

    这道法则本是模糊,没有苏醒,要等待不知多少岁月后,有一尊魔神孕育之刻,出世时,以自身的传承道悟,点燃这道法则。

    如今被我逆夺,凭此为根基,以血立道,成就自己的...道路!等于是自此之后,三千法则丝线、大道本源,永恒少了一条,不知道,最后三千魔神,会不会也少一尊呢?呵呵,此事还是未知。

    不过,不论如何,此战,虽然损失精血太多,却改了命?从此获得了一个新的,具备无限可能的方向,不再被大道限制、掌控?

    虽然同样失了大道之力的加持,道之途,会很难,但,总算利大于弊,以此血道,我这里,与其他魔神,已有不同,必可崛起。”

    古泽的声音之中,透着沧桑,带着感慨之意,在混沌回荡。

    于此同时,随着他这声音一道道的落下,他头顶之上,磅礴的魂海,闪耀幽暗之芒,不断浓缩,从之前的万万丈,化为五千万、三千万、两千万、一千万....,直至缩小为百万丈大小之后,幽芒一闪下,顿时化为一道长河垂落,融入了下方,古泽的魔神之躯内。

    不多时,古泽那磅礴的魔神之体,显露在了混沌之中。...只不过,与之前相比,哪怕仍然庞大,但,却明显的枯瘦了许多一般。

    他的魔神头颅,乃是青色的龙头模样,此刻看起来不再如出世时那么霸气,给人锋芒毕露之感,...此刻古泽的头颅,仿佛苍老无数,有着一种迟暮之意,甚至脸上血肉都少了许多,仿佛皮包骨。

    这却是借命运石板,施展改命之术,付出的代价,之前那短短时间之内,他这里,损失的精血,太多太多!否则,不可能凭此血意,硬生生在冥冥中的大道那里,夺一道模糊的法则,成就本源。

    “哎,这一次,真是精血缺失太多了,虽然我以血立道,可以不断修炼恢复,但,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才可以完全恢复呢?

    而除了闭关苦练,以血之大道催动,让魔神之躯,衍生精血补充之外,还有另一个办法,那便是掠夺精血,融合了其他魔神血脉的长处、优点,使我血之大道攀升,到时候自可衍生出大量精血。

    不过,如今这个时候,乃混沌初期,还没混乱起来,时辰他们五个,各自强横无比,比我全盛时期,也是丝毫不弱。现在我精血没有恢复的状态,前去找他们,却是万万不可,根本不是....敌手。

    而且,我刚刚得罪他们五个,虽然已锁定他们方位,但只要我去找一人相斗,必定气势暴漏,到时候,其他几个也会发现我的踪迹,从而赶来围攻于我,此事却是万万不可。一旦被五人围住,别说掠夺精血,让自己血道进阶,怕是还要再被他们联合起来重创。

    哎,看来唯有先安心修炼,悟道,等越来愈多魔神出世,混沌乱起来的时候,再展开行动,在那之前,我则要低调,避免被时辰他们五个发现行踪。也罢,反正如今,混沌什么也没有,不如修炼。”

    说到这里,古泽身躯盘坐在混沌之内,顽石上,领悟之中。

    他的身躯之下,混沌顽石,仿佛有着某种奇异之力,在古泽闭目悟道、修炼的时候,闪烁之间,能够聚集大量的混沌之气涌来。

    不知道多久后,古泽魔神之躯的四方,已形成混沌风暴。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a>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