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尝试夺舍!失败!
    随着一场大战平息,无数魔神深深地记住,魂祖、古泽这个名字,那些神念观战的魔神,望着风魔神凄惨的下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一个个倒吸口气时,眼皮狂跳起来:“嘶?这魂祖,不能惹?日后行走混沌,若是遇见他,必须绕道,否则便可能被抢...精血!”

    一时之间,众魔神,对古泽这里的忌惮,前所未有的强烈。尤其因精血大量缺失,风魔神的嚎叫声,越来越凄惨,锥心泣血,好似发出了生命里,最为凄厉之音,这让众多魔神,更是悚然大惊。

    “魂祖,你不得好死,啊哇,还我精血~~~!”风魔神大吼。

    可惜古泽丝毫不理,一滴一滴,不断抽取属于风魔神的精血之中,当数十滴精血,被古泽抽取,风魔神凄惨,狼狈到了极致的时候,古泽猛地抬头,目光冰冷,傲视苍茫,哼道:“看够了没?”

    他蓦然开口,声音回荡八方,语气中,似透着无尽凶气般。

    “嘶!我等窥视,已引起这魂祖不满,速走。”一听古泽这话,顿时混沌各个方向,传出倒吸冷气之声,一个个魔神,纷纷骇然道。

    下一瞬,隐匿虚空窥探的神念,全部收回。不再关注古泽。毕竟这一场大战,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虐待风魔神了,没什么可看?

    至于风魔神那里,锥心泣血的悲叫,他们更不会在意,没有人同情,没有人会去拯救他,甚至不少魔神,恨不得古泽杀死风魔神?

    于是乎,眨眼间,古泽和风魔神所在苍茫,只剩下....二人!

    “魂祖,你究竟想怎样?啊,这已是我第四十三滴精血!”此刻风魔神的面容憔悴已及,蓦然发出锥心泣血的大吼,声音虚弱。

    “哼,平白无故,对我出手,......我的确杀不得你,取你五十滴精血,便算作此番的利息吧?一会儿还有更爽的,等着你呢?”古泽却是露出冷笑,露出狰狞之芒,不断抽取精血之中,他已经感觉到了,五十滴,便是极限,再多就会动摇风魔神的根基......,而排在前十位的魔神,好似有着大道庇护,不允许被动摇根基一般。

    “什么?五十滴,魂祖,吾必不与你干休!”风魔神也知道双方等于彻底对立,而且他自认自己死不了,不由怒吼而起,大骂道。

    “呵,风魔神,你想找我复仇吗?那也要等你此番伤势恢复了才行,而我也可以告诉你,等你恢复了,我将变得更强,......败给我一次,你便永远不能翻身,没有赢回来的可能?”古泽冷笑连连,周身闪烁一股血芒,不理风魔神的凄惨,不断抽取对手精血之中。

    而那一滴滴魔神精血,通过头顶的尖角,带着古老的气息,还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磅礴,轰隆隆融入古泽魔神躯体内,让他这里气机更为邪意,一对巨大的眸子之中,流露慑人心魄的血芒,......不仅如此,那一滴滴属于风魔神的精血融入身体,也让血本源震动。

    古泽体内,真灵中,有着一道血色的法则丝线,此乃本源!

    就在风魔神精血,融入体内之刻。陡然。这道本源巨颤而起,发出一股强大吸力,好似有所渴望,......在古泽意志的牵引下,一滴滴地精血,快速融入那血之法则线中,道韵缭绕间,本源之光扩散,这道丝线,立刻散出一股莫名之力,此力玄奥,在全身流动。

    “哈哈、哈哈,这股血本源散出的力量,在提升我的血脉?我感觉,我的肉身,居然变得更加强横了,这就是血脉提升的好处之一吗?如此下去,吞噬魔神精血,不仅锤炼血脉,更是提升肉身的一个途径。”感到血脉震动,仿佛蜕变,古泽身体颤抖,心头狂喜。

    混沌魔神的肉身,本就强大,再想提升,便需无尽岁月的修炼打熬。而如今,古泽这里,居然发现血脉提升之际,可促进肉身的强大,这一发现,让他立刻兴奋?不由得狂喜无比,兴奋连连中。

    “啊,魂祖,你、你、欺人太甚,我的精血哇呀!”风魔神吼叫中。他的容颜已苍,浑身瘫软无力,任由古泽施为,大声悲吼着。

    古泽自然不理会对方,不断抽取之中,......直至在这风魔神体内抽出,第五十滴精血,古泽身体一震。却是感觉到,冥冥中一股强大的威压,恐怖的气机,锁定住自己一般,似乎自己继续抽取下去的话,将会有种巨大灾难,降临自己身上,这便是大道示警了!

    “哈哈哈,魂祖,怎么?你不敢抽取了吧,有种你继续啊,我拼着受创更重,也让你抽取,哈哈哈,只怕你不敢,你不敢了吧?”风魔神身体一震,眸内露出狂喜,显然也感觉到了来自大道那里对于自己的保护,不由得面露狰狞,向古泽咆哮一声,以发泄悲恨。

    古泽面色一沉,目光凶狠,冷冷的瞪了风魔神一眼,停止抽取精血,缓缓的从风魔神体内,拔出尖角,顿时那股危机感便消失了。

    “魂祖,古泽,我还以为你多威风呢?还不是不敢了?”风魔神瞪眼大吼,望着古泽的目中,露出了讥讽,似带着一股嘲弄之意。

    在他想来,反正自己也死不了,而且,和古泽之间,怕是彻底对立,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加上之前那一战以及被抽精血的憋屈感,轰隆隆爆发,让他如蒙屈辱,......顿时歇斯底里咆哮了起来。

    “哼,风魔神,你也不用大骂?我早说过,这五十滴精血,只是利息,厉害的手段,还在后边,呵,你不会以为,我这就打算放过你吧?”望着风魔神,状似疯狂,带着大仇恨之色,凶残的眸,古泽丝毫不惧,他冷冷一笑,突然间开口,目中露出奇异之芒道。

    不知怎地?被古泽这种目光盯上,风魔神一瞬间,毛骨悚然,身体一个颤抖,激灵灵打个冷颤,身心居然涌现出了一股危机感?

    “你、你....魂祖,你要干什么?”风魔神眼皮一阵狂跳道。

    古泽打量虚弱到极致的风魔神一阵儿,陡然身体浮空而起,脚踏苍茫,犹如一个君王一般,气势笼罩八方,混沌也为之...沉寂。

    “夺舍之术,用在魔神身上,能不能成功?这一次,就拿你来试一试吧,呵,......此术逆天,若成功,风魔神,日后我就是你,你却不是我古泽!虽然此事有被反噬的风险,但如果不尝试,我不甘心!如果因反噬的危险而退缩,我将总是想着此事,犹如心魔。

    唯有试一试,不管成功、失败,则此后...我的意志顺畅,念头通达!”古泽目光森冷,在这无人的苍茫处,从高处向下俯瞰而去。

    心中想到这里,他的目内,露出一丝冷芒,更有坚定的执着。

    “不好,他要对我下狠手,之前疯狂掠夺我的精血,怕目的是让我虚弱到极致地步,更震慑混沌所有魔神,使他们神念退走,不再关注此地发生的事情,从而在无人察觉下,对我展开手段,嘶!

    只不过,前十位魔神,有大道庇护,没人能杀死,他究竟想怎样呢?究竟是何种神通,居然带给我如此巨大,的生死危机,不。

    现在他已动念间,用自己的气机,笼罩了此间混沌百万里,不论我的气势,还是呼叫之声,以我如今状态,都不可能传播出去。

    也就是说,目前我,就连向其他魔神呼救,叫破古泽秘密的机会都没有么?这,不可能?他不可能带给我如此危机的,我是不死的?不会的!”风魔神此刻身体颤抖,仰望古泽,眼皮一阵狂跳。

    他想站起身来,奋力反抗,或者逃离,可惜,居然办不到?

    “呵呵,风魔神,你别挣扎了,......看我道法!”古泽大吼。

    身体一震时,在他的头顶之上,一股幽暗,深邃的道光喷涌,这是灵魂法则,看似寻常,但却玄奥莫名,有着一股股奇妙的道韵闪烁。这一幕,让下方风魔神双眼收缩,危急关头,猛地咬牙,再度喷出精血,咆哮中,竟强撑着起身,轰隆隆奔走,要逃跑而去。

    “风魔神,你哪里跑?夺~~~~~~舍!”古泽陡然间大吼道。

    刹那,他的头顶之上,魂道本源扩散,立刻囊括混沌百万里,苍茫之间,尽是一片幽暗之空,虚无扭曲,混沌色变时,古泽眼中一瞪,神色中露出一股狰狞与癫狂,更有执着,猛地轻声一喝。

    下一瞬,那笼罩百万里混沌的灵魂道光,居然猛地收缩?一胀一缩下,如膨胀到了极致后,突然的紧缩,爆发出一股摄人心魄的恐怖魂力。这一瞬间,道韵缭绕中,百万里的苍茫,直接震动,颤悸了起来,这股灵魂道光,缩小速度极快,竟是包裹了古泽和风魔神?风魔神奋力挣扎,企图逃跑,眼中露出一股惊恐,更有骇然。

    “这?古、古泽,不可能,你居然要夺舍我?~~~~~~不!”

    对于古泽的疯狂想法,风魔神在这一刻,彻底骇然,倒吸口气时,心头浮现的,心惊肉跳之感,让他恐惧,让他颤抖,眼神惶然。

    那种生死危机之感,无尽灵魂道光,侵入自己体内,一寸寸在血肉,身体四肢百骸打下属于古泽的烙印,这烙印,似难以拔除。

    而且随着古泽这里,不断有魂道本源之力输出,这股夺舍之力,开始向风魔神体内占领而去,沁染五脏,弥漫六腑,向血脉中渗入。

    “不,不,怎么可能会有此术~~~~?”风魔神脸色狂变。

    声音之中,有着无尽的恐惧,方才哪怕被古泽抽取五十滴精血,他虽然愤怒,歇斯底里,却能勉强镇定,并未彻底惊慌。但这一瞬间,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让他恐慌,双目中流露一阵阵儿惊恐。

    与此同时,心中的悔意犹如翻江倒海,汹涌而出,充斥灵魂,这一刻,风魔神深深地后悔,自己,为什么招惹古泽,招惹魂祖?

    “我已在他的血肉中,留下烙印,开始沁染五脏、六腑,甚至魂力开始渗透血脉?如果一直这般顺利下去,还真有可能成功。”古泽自己的魔神之躯,也被夺舍之力包裹,与风魔神之躯相连接中,感受着夺舍一步步地进行,他的心头有些喜悦,却不敢放松丝毫。

    一时之间,苍茫之内,混沌中,风魔神经历着生命里,最深沉的痛苦,直面死亡的那种恐惧,是他第一次,去体会,去感受着。他的心在撕裂,双眼内弥漫大量的血丝,口中发出的咆哮无声,带着强烈不甘,更有一股大仇恨,更有后悔,可,一切都无济于事。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这场夺舍,依然继续,古泽的魂力已占据风魔神的肉身,弥漫五脏六腑,渗入了血脉,...风魔神意志疯狂挣扎,快要绝望,......直至夺舍之力,侵染风魔神三成血脉,古泽呼吸急促,想要向更多,进行下去的时候,竟陡然生变?

    苍茫内,这片虚无之空上面,骤然浮现一道法则丝线,本源之光缭绕,苍茫颤悸,轰隆隆时,这道本源,带着无尽风之力,穿透夺舍魂力形成的光罩,快速地向风魔神的身躯而去,风魔神大吼。

    “什么?这是大道法则,对魔神的守护吗?混账!”古泽面色一变,露出一股狰狞,蓦然加大魂力,轰隆隆,想要加快去夺舍。

    “哈哈、哈哈,魂祖,你不会成功的?混沌魔神,都是执掌本源的大道之子,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我乃排在前十位的魔神?你的道法的确厉害,但,最终还是要失败~~~~~!”这一刹那,风魔神如同看到希望,疯狂的挣扎起来,张口含住风本源的法则线。

    顿时一股无上之力,在他的体内衍生,向古泽夺舍魂力,轰轰碾压而去,......古泽喷出鲜血,面色露出狰狞之芒,狂吼了一声。

    “岂有此理?这法则线,居然得以大道力量加持?可恶!”

    他面色狰狞无比,露出无尽凶芒,不甘心失败的大吼,全力而为。可惜,古泽的道法哪怕厉害,虽然强大,却仍是不敌大道之力。

    无尽的不甘心中,心头狂怒时,不久后,嘭的一声,两大魔神分开,古泽喷出鲜血,风魔神瘫软在苍茫之中,露出心有余悸之色。

    若非本源法则相助,并借大道加持,他不敢想象......后果!

    “果然不行吗?也对,我这门道法,虽然厉害,毕竟难以撼动大道本源,哎,看来夺舍魔神的事情,却是不可行?”古泽叹道。

    低声自语后,他振作一番精神,不理风魔神,迈向苍茫一个方向。今次虽然失败,但总算尝试过了,他觉得,自己没有不甘心。

    如果说不遗憾,那是不可能的。但,古泽仔细一想,如此也对。说来自己夺舍魔神的想法,实在太过疯狂了,如若成功,有着足够时间,岂不是可以夺舍一个又一个魔神?到时候,无数个魔神分身,去围攻排在前列的魔神,将之打的油尽灯枯,强弩之末,再夺舍?

    如此一来,犹如滚雪球一般,自己岂非可以夺舍全部魔神!

    “哎,我的这一想法,实在太天真了?哪有这么简单!”低叹之中,语气内,带着一丝感慨,古泽的身影渐渐深入苍茫,走远了。

    “魂祖,古泽,好恐怖!”风魔神死死地盯着离开的古泽,目中露出怨毒,露出一股大仇恨,露出疯狂杀意,瞳孔内更有着一丝恐惧。这一次古泽虽然没有成功夺舍自己,但风魔神却是从骨子里怕了古泽,哪怕仇恨刻骨,仍是忍不住恐惧,夺舍魔神,这样的想法,单单是想一想,风魔神就身体颤抖,灵魂悸动,生出无限骇然。

    他甚至无法理解,古泽那里,是怎样的思维,才能想出这样恐怖的想法?死死地盯着远方,直至古泽的身影消失在目中,风魔神才缓缓闭目,开始快速吸收混沌灵气,疗养自身,恢复伤势之中。

    .....

    (今日第二更,4813字,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