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獒犬魔神!它....?
    苍如果算作一种颜色,那么,让古泽用来自上一世记忆里的思维来看,这是一种灰,它的灰,达到了极致时,让一切都苍白,故而为苍,它一成不变,对古泽来说,并不是一种令人喜欢的颜色。

    因为,当目光所及的一切,尽是苍白时,心头会有莫名的沉重之感。其他魔神或许会依赖混沌,喜欢混沌的苍白之色,但古泽这里,哪怕身躯的本能,想要生活在混沌之中,可心里却不愿一直如此,他要等待盘古出世,天地开辟,要进入多姿多彩的洪荒,在那里,闯出一片天地来!而茫,代表了模糊不清,代表了无限的可能与深邃.....,仿佛等待有人去探索一般,与苍融合,形成了混沌。

    “这里还真就什么也没有,除了厮杀、争斗的魔神?”此刻在这无边无际,仿佛亘古以来就没有什么变化的混沌里,有着一尊庞大身影前行,穿梭一片片苍茫时,他的口中,传出了低声地叹息。

    这是古泽的声音,而这庞大巨兽,赫然便是他的魔神之躯,他开口时,声音有些低沉,回荡在这苍茫时,缓缓闭上了目,在这一刹那间,他的身体之外,竟是闪耀了一层淡淡的血光?此光奇妙无比,近似本源。却是穿梭混沌,无聊之下,古泽开始闭目悟道中。

    .....

    混沌之中不记年,岁月恒在,飞一般的流转,渐渐地十万年、二十万年、三十万年......,直至过去了百万年,古泽在灰白的苍茫内,游荡太久。久到快要忘了自己的前世,如一个迷茫的寻道者!

    百万年,在这孤独与寂寞中,古泽渐渐也找到了打发时间的方法,这个唯一的方法,那便是修行,道无涯,似永远也无尽头!

    在这段儿悠久的岁月里,古泽基本上都是参悟灵魂本源以及血道之中,有过许多次苏醒,每一次醒来,他的目光便愈发深邃,更为沧桑!而在历次苏醒中,也有很多时候,是被来自外界的因素,惊醒过来,那样的情况,自然是混沌中,有不长眼的魔神攻击他!

    就这样行走着,不知过去多久,或许又是一个百万年流逝,某一瞬间,整个混沌悸动,有着一股股大道韵律回荡,苍茫强者尽皆有感时,一片混沌里,孤独前行的古泽,却是陡然间睁开了双目。

    在他双眼睁开的瞬间,整个混沌,骤然起了回旋之声,无尽的轰鸣响彻,这轰鸣滚滚跌宕间,仿佛整个苍茫在这一刹那,都被古泽所震慑,被他睁目时,身体散发的气息,所轰动,如要膜拜!

    刚刚醒来,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茫然,轰隆隆中,无尽混沌气流,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旋转开来,很快形成一个漩涡,这漩涡带着滔天气势,轰隆隆向着八卷动开来时,他目中的茫然才消散。

    “又有魔神出世了吗?我都快不记得,这是第二千九百八十三个、还是第二千九百八十四个了......,在我沉浸道悟的这些年,混沌里似乎,厮杀越来越惨烈了,这,莫非就是大劫来前的征兆吗?嗯,这魔神掌握的本源,却是影之道吗?此本源或许很奇妙,但你出世太晚了,在即将到来的混沌劫中,你注定是炮灰一般的人物!”抬头仰望苍茫,古泽目中再无茫然,而是露出奇异之芒,如闪烁了精光,这精光只是一瞬就消散,化作了平静,开口时,淡淡的道。

    不过虽然说是这么说着,但他仍是意志散开,勾连苍茫中与自己相应的魂道法则丝线,和那正出世的魔神影道法则去进行印证。

    但有魔神出世,点亮大道法则丝线,对于所有魔神来说,都是一次领悟大道的机缘,这造化,没有任何一个混沌生灵,愿意放弃,古泽也不例外,......在过去的一百多万年一来,也曾有许多次混沌魔神诞生,每一次古泽都像如今一般,苏醒过来,勾连本源参悟!

    然而,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印证大道感悟的古泽,乃至所有的混沌生灵,包括那正在诞生,咆哮中点燃法则丝线的魔神在内,所有修者都不知,......这一次的魔神诞生,不只是一个,而是两个!

    一片苍茫内,灰蒙蒙,混沌之上,有着无数法则丝浮现在虚空之内,一个身躯庞大的魔神,仰天嘶吼,身体喷出本源之光,此光玄妙,轰隆隆升腾,汇入那苍茫时,正在快速点亮法则丝线之中。

    “吾为影道之祖,自我之后,....混沌有影!”这魔神大吼道。

    他这里点亮法则丝线,进行的颇为顺利,丝毫没有察觉到,在这混沌之内,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另一尊魔神,也在此刻诞生了。

    ....

    另一处混沌内,苍茫中,还有一个魔神诞生,...它这里,猛地睁开双目时,本也仰天咆哮,企图召唤出法则丝线,然后以自己的明悟,去点亮,从而获取大道的认可。但,它对着苍茫咆哮一声之后,居然没有一点儿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儿?这魔神也微微一愣。

    “怎么回事?法则丝线呢?嗯~~~吼,给我出来!”它大吼。

    “不可能的,我是魔神,我是大道之子哇,居然没有法则?”

    “不会的,怎会这样?一切不该这样的,哇啊,吼,出来!”

    这魔神也极为庞大,山岳般的身躯,散发磅礴的气势,似具备不可撼动之力。而古泽若在这里,必定能看出,这魔神的样子,赫然是一直放大了无数倍的......狗的模样,它浑身上下布满长长地毛发,乌黑发亮,流转着一股幽暗冷寂的光泽一般,粗壮的身躯,仿佛蕴含了强劲的力量,头颅无比庞大,犹如一颗古老的星辰一般。

    此刻气急败坏,眼看法则丝线还不浮现,不由愈发焦急,仰天怒吼时,血盆大口对着苍茫,就像欲要吞天一般,......它的牙齿锋利至极,犹如一片大陆般厚重、庞然的爪子,露出的指甲似有无尽的锋芒,可以割裂混沌,破灭眼前苍茫似得,端是恐怖狰狞模样!

    它站在苍茫中,狂怒时,仰天大吼,希望召唤出属于自己的法则丝线,可是不论如何努力,居然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它不信!

    “不会的,我是混沌魔神,我是大道之子哇啊,吼!”怒叫中,他的身躯猛然膨胀,变得更为磅礴,狰狞着,怒吼,心中大骂‘大道不公’,凭什么别的魔神都有法则丝线,而自己这里却没有呢?

    它不甘心,可却只能怒吼,除此之外,却做不了其他什么!

    直至某一瞬间,弥漫整个苍茫的,大道韵律隐匿虚空,消失不见,而古泽等人也都纷纷睁目,各自眸内闪动明悟之色,结束这场机缘时,...这尊形状似狗的魔神,发出一声巨大嘶吼,震荡八方。

    那磅礴的身躯,恐怖到了极致,仿佛狰狞扭曲的面孔,在这一刻,让它看起来,好似已经不再是狗的模样,事实上,也不会有这么庞大的狗,......它是魔神,一个近乎最弱小,没有法则的魔神!

    此刻若以古泽后世的思维去看,它的形态,不像狗,而是如獒一般,古泽必定会认为,这是一只生活在苍茫内,强大的...獒犬!

    “大道不公哇啊,我没有,为什么我没有?”当这股弥漫苍茫的大道韵律散去,这獒犬魔神,终于再也忍不住,质问大道不公。

    陡然,他的面前,虚无扭曲时,苍茫中,出现了一抹道光,此光融入獒犬的体内,......这道光芒之中,带着一种因果之力,玄而又玄,无比奥妙。这光芒刚一出现,猛地化作一条绵延无尽,贯穿虚无之空的丝线,丝线刚一出现,散发奇妙波动,一头顿时融入獒犬魔神体内,另一头却是轰隆隆延伸,向着那苍茫的更远方而去。

    “嗯!这是?吼,可恶,居然有人抢了我的大道本源!”这獒犬魔神被丝线入体,先是一愣,接着一股讯息传入,令他狂怒起来。

    原来,属于自己的法则丝线,竟是被别人,抢走了吗?这真是欺人太甚啊哇?得到这样一个消息,獒犬魔神气的浑身颤抖,巨大的眸子,露出狰狞、凶狠之芒,露出滔天恨意,更有刻骨的怨毒。

    “是谁?你究竟是谁?大道都不知道....?但那又如何,顺着这丝线,我一定能找到你的,此仇此恨,不死不休?”獒犬魔神大吼,狂怒下,气势横扫八方,翻滚着混沌,轰鸣着苍茫,一瞬就冲出。

    在那丝线融入体内的一瞬间,它这里就有了冥冥中的感应,哪怕不知道对方是谁?怎样抢走自己法则,哪怕大道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对方必定强大无比。可这一刻,獒犬魔神不会考虑自己敌人的强大,它的心智被仇恨蒙蔽,它的魂已疯,一切的仇恨之意,化作了此刻的癫,......阻道大仇,必须要报,不死不休,难以化解!

    .....

    与此同时,在獒犬魔神那里,被一缕大道光线融入体内时。

    混沌中的一个永恒旋转的漩涡,好似一道飓风,在此之中,一个古老的存在有感,他双目开阖时露出沧桑之芒,语气带着不解道:“怎么回事?好像感觉一股不在我掌控中的因果线,一闪而默?”

    这古老的存在迷惑中,目内的奇异之芒,似蕴含了因果!

    如若古泽在此,必定会认出,此修,正是当初连同时间、空间等魔神,合起来一起攻击自己这里的,排在前五的魔神之一,而他执掌的本源,其法则,赫然便是......因果道!他却正是因果魔神。

    .....

    另一处苍茫内,大道韵律消散,古泽目中露出了明悟,眸内闪过了一丝感慨,正要继续在混沌中前行。可是,前方虚空竟扭曲了一下,苍茫炸裂处,陡然浮现一道奇异的...光,这光轰隆隆而来。

    “嗯!怎么回事儿!”古泽面色一变,双目一凝正要抵挡。

    那光线,已然降临,融入到了古泽的体内,...古泽身体一震,眼中露出疑惑之意,接着面色阴沉起来,沉声开口道:“这居然是因果线,大道因果线,此线之中,另一头,我感到了强烈的敌意!

    那是一股不死不休之仇,双方之间,存在的因果,使得我和对方无法在一片苍茫下,共存!嘶,如此之大的仇,不会是风魔神。

    那么,此修会是谁呢?嗯!莫非它真的出现了~~~~~~~!”

    说到这里,古泽如想到了什么,眸色渐深时,继续前行。

    .....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