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一心求死!
    听着空间魔神冰冷之声回荡,众修者反应过来,明白自己等人从头到尾,都被空间给坑了,还傻乎乎的以为,可以借空间之手消灭古泽呢?还以为这一次终于可以报复,夺血之仇?还以为空间魔神承诺的出手,会在自己等人不敌之刻,进行援助,发动攻击呢?

    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坑!这时候,诸修也纷纷反应了过来,空间确实承诺过会出手对付古泽,但,绝没有说何时出手?

    自己等人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挡不住了,空间便会出手?可是,空间魔神心里的打算,赫然是等诸修都死的差不多,一定程度上,试探出古泽实力的时候,再行出手?那时,把握会更大一些!

    一时之间,被空间结界困在百万里苍茫内,众修身体颤抖,一个个立刻愤怒起来,对于空间魔神的仇恨,直接滔天,轰然爆发。

    “混账,空间,吾不想再战,偏要走你能如何?”心头狂怒中有修者大吼而起,带着神色中一股子凶悍之色,轰向了空间结界。

    “空间魔神,你这卑鄙无耻之徒,速速放开结界,可恶!”

    “你这是在激起众怒,吼!吼!诸位道兄,大家快出手。”

    “看我手段,道术....法天地,至尊古仙桥,给我破开!”

    ....................

    ................

    ......

    一时间,狂吼中,众人齐齐出手,本源浩荡,轰击结界!

    这个时候,狂怒之下施展全部绝招,甚至比方才搏杀古泽时候,还要凶狠,各种底牌展开,本源,道光弥漫,苍茫里震动惊天。

    可惜空间魔神这里的结界,非同小可,哪怕在全力出手,展开底牌,可也不能很快轰击破碎,不由一个个怒声中,充满了不甘。

    这一幕发生,让苍茫里,本来观战之修,陡然一个激灵,倒吸口气时,带着一股庆幸道:“嘶!空间魔神,是空间魔神出手,但他竟不是去对付魂祖,居然压迫众修和古泽拼死搏杀,他好狠!

    怪不得之前战了那么久,混沌八百修,被古泽斩杀五百多,他还没有出手,原来、原来他早就打算,让众修用自己的命,去试探?

    这,就是空间吗?排在前五的魔神?哈哈,我等早该想到。”

    一时之间,诸修骇然中,倒吸口气,内心如有轰鸣崛起,有的修者目内露出明悟之色,悚然惊醒,修者世界,混存苍茫里,强者为尊,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把自己性命,寄望在别人手里。

    想到这里,不少人纷纷自省,在心头一遍遍告诫自己,要小心!

    “吼,怎么如此坚固,这空间结界,给我破哇啊!”空间结界震荡不休,各种道法攻击轰隆隆炸响,却难以撼动,其内修者悲恨之中。这个时候,他们对于自己先前,接受空间诱惑,前来围杀古泽的行为,早已后悔!其实,能在混沌里活到如今,哪个也不傻!

    这八百修,之所以义无反顾的加入围攻古泽战团,第一是有空间承诺,觉得自己出手时,有了第一层底气;第二因被古泽抢夺精血,心头存在的憋屈之感,已有太多,化作的仇恨,让他们迷失。

    第三则是加入队伍的人越来越多,渐渐这底气和自信,变得更大,他们之前,甚至认为,不用空间出手,自己混沌八百修,对付古泽必定轻而易举。故而没有多想,加入了战团,可却再难回头!

    而更重要的一点儿原因,却是,如今已是混沌时代的末期,无人察觉中,混沌里,苍茫渐渐已有着一缕来自大道的,劫煞力量弥漫存在着,此力无形,却能对混沌生灵的心智,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使得部分混沌修者,被这劫煞之力迷惑,从而引发惊天杀戮。

    当然这最后一点儿,古泽不知,空间不知,哪怕作为当事者的吞噬、咒祖等八百魔神,同样不知,这一战,悄然开启了混沌劫!

    “空间,你不会得逞的,吼,放我出去!”众修悲恨之中!

    “哈哈哈哈,汝等这些弱者,也想反抗我,谁也逃不出吾之空间结界,哈哈哈哈,能让本座利用,试探一番魂祖的实力,也是尔等荣幸!”听着结界内,诸修滔天怒吼,空间无动于衷,冷声道。

    一时之间,这个时候,甚至众人,多半都不去关注古泽了。

    .....

    却说古泽和獒犬魔神这里,大道因果线,在苍茫内,衍生出一个带有奇妙力量的......界,此界内,只有古泽和獒犬魔神踏入。

    外面诸修,就连窥探里面情况,都做不到,空间等排在前五的魔神,同样如此!此刻,在那因果界中,古泽和獒犬魔神对立。

    “为何非要来找我?你现在的情况,没有法则,没有获取大道的认可,毫无本源气息,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混沌生灵,某种程度上不属于三千魔神之一,这样虽然弱小,但也让你能一直活下去,正因为没有本源和大道认可,不被大道在意,混沌劫才不会降临你的身上。为什么,非要找我结因果,就这样躲过大劫,不好吗?

    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你不可能不知道,来找我实在是自寻死路!你或许怨我夺你法则,此事无话可说,因为是事实!

    但你要明白,我抽取法则立道时,只是随便选中一根,并非特意针对你。而且,混沌苍茫内,力强者为尊,为了强大没有对错之分!就像我当年于大道那里夺取法则,不也是在搏命吗?稍有一丝差错,就会万劫不复,但成功,就获取强大的机会,谁会放弃?

    为了这一线度过混沌劫的生机,有的时候,不得不去赌一次,你刚诞生不久,混沌修者世界的残酷,或许不懂很多!好比为了强大自身,当我足够强大,可以抢夺外界魔神的精血,补充自身!

    实力够强,不论是报仇,还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什么都可以办到,你若实力够强,便能轻而易举杀我,抢回属于自己的法则。

    可现如今的事实便是,你没有实力。所以,....你不该来!”

    低声开口时,有些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因果界中,古泽复杂的望着面前狰狞的獒犬魔神,二者间成为生死大仇,非他所愿,可如今已成事实,难以更改?使得二人只要相遇,不共存一片苍茫!

    其实古泽明白,獒犬魔神如果不主动来找自己,自己也不去找它的话,那么在对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被大道所弃,同样代表游离大道之外,虽然只是大道不在意它,苟延残喘活过大劫。

    但是,终究有了一个躲过劫数的机会,好死不如赖活着!

    可獒犬魔神还是来了,带着心神里的狰狞与癫狂,来了!

    “吼!那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我不要,我本应是混沌魔神的,本应是大道之子,如果有法则,我会不断变强,纵横苍茫。可是现在一切都没有,全部没了,这样的我,只是大道弃子,苟延残喘的生存下去,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游荡苍茫,还要到处躲着你,如此卑微的活,我不能接受,不,绝不......!既然我来找你了,那便早就想好一切!身为魔神,既不能纵横苍茫,自在的遨游混沌,一死又何妨?出手吧,吼!吼!”獒犬魔神突然间冲着古泽大吼,在其神色的狰狞与癫狂中,轰隆隆间凶猛的扑来。

    它的速度极快,仿佛一往无前,双目弥漫的血丝,犹如两张大网,眼睛狠狠一瞪时,带着仇恨之意,那血丝,居然真的化作了网。

    这血网之中,带着一股绝命的癫,含着属于獒犬魔神不愿苟活的骄傲与疯狂,刚一出现,就撼动了因果界,直奔古泽笼罩而来。

    不仅如此,磅礴如山岳般的躯体,轰隆隆冲来,在古泽愈发复杂的目光中,它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喷薄着腥气,欲要撕咬古泽。

    獒犬魔神的选择,让古泽感佩不已,深吸口气时,心底的叹息,化作了目中的一丝感慨,他突然间觉得,这獒犬魔神,比之咒祖、吞噬等经历过太多修者厮杀、磨难的强横存在,更像一个魔神!

    混沌魔神,本就该纵横苍茫,在混沌里自在遨游!像是咒祖、吞噬、杀戮等存活太久岁月的修者,哪怕凶残,但深彻体会过混沌残酷后的他们,似乎在岁月里,已慢慢丢弃了魔神的骄傲与热血。

    獒犬魔神抱着必死之心,闪电般靠近,目内血丝幻化的大网,轰轰而来,直奔古泽笼罩。血盆大口,张到了最大,猛地吞噬。

    “既然你如此选择,那就做一个了结吧!”古泽的魔神之躯屹立苍茫虚空,其磅礴,似不可撼动,在獒犬魔神攻击来临的刹那,这一瞬间,他的躯体双目一闭,头顶冒出一缕魂光,此光刚一出现,轰然幻化,成为前世人身模样,他瞪眼中向着来临的血色大网,蓦然一指。轰鸣中,八方虚空颤悸而起,苍茫仿佛逆乱,无数闪烁幽光,透着无尽凶气的方天画戟,轰然幻化,轰隆隆斩向血色大网。

    獒犬魔神的实力,哪怕疯癫,即便绝命下,拼尽一切,可如何能是古泽的对手?血色的大网,轰然破碎,被方天画戟撕裂而开,下一瞬,在古泽意念转动时,庞大闭目中的魔神之躯,轰然向前。

    顿时这因果界内,就出现了恐怖的一幅画面,犹如一大一小两个磅礴山岳,轰然间撞击了起来,两股气势,让因果界抖了三抖。

    獒犬魔神颤抖,被古泽魔神之躯撞击的刹那,它脑海轰鸣,遭受雷霆重击,更因目**出的血色大网,被方天画戟斩碎,神通破掉,獒犬魔神被反噬,喷出大口鲜血,神色内露出更多的凶残时,却只能身体犹如炮弹一般抛飞而出,一路摧枯拉朽,呼啸中其速之快,撕裂了混沌,毁灭了阻挡自己的一切混沌气流,崩溃苍茫。

    无法抵抗,难以抗拒,在古泽的强大实力面前,自己,似乎连伤到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在面对古泽磅礴身躯的时候,獒犬魔神有种自身是蝼蚁的错觉,凄厉的惨叫传出时,他的身体跌落了苍茫。

    “啊!你果然强横,不愧是夺我法则之修,但那又如何?我有何惧?我是魔神哇啊,吼!吼!”身体的剧痛,血肉几欲分裂,这痛苦侵入心脾,融入灵魂,让獒犬魔神发出的惨叫,是生命里最为凄厉之音。但他没有退缩,踉跄起身,带着无穷气势,轰然而来!

    几乎就在獒犬魔神来临的刹那,古泽的魂儿,化作的人身,目光一瞪,隐去那瞳孔深处,闪过的复杂,轰鸣间,探手一掌拍出。

    道韵缭绕中,顿时,在獒犬魔神的四周,无尽的方天画戟轰然间幻化,成千上万,带着恐怖之力,裹挟本源之光,斩杀了下去。

    “啊哇!吼吼!你我之间,阻道大仇,不死不休!”獒犬魔神倒飞而回,喷出鲜血时,化作一道长虹,呼啸间再度冲杀了过来。

    这一刻,一股绝命中,癫疯的气息,在獒犬魔神体外,轰然爆发开来。古泽忽然从它坚毅目中,读懂了什么?那是....求死的意!

    是的,獒犬魔神决定来找古泽,本来就是要.....一心求死了!

    .....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