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入劫,游历与结仇!
    血道至凶,强大毋庸置疑,但,前行的道途上面,一样充满了荆棘,在过去的三个元会数十万年岁月里,坐拥血海研究盘古血脉的过程中,冥河对血道的艰难,已深有体会,每一丝修为的前进都无比困难一般。以致于三十万年过去,修为才大罗金仙中期巅峰。

    这不是冥河资质不够好,而是血之道,已被大道摒弃,不似灵魂道那般,有大道法则,可以借助参悟,虽然冥河也有本源线,但那本源线是自己从大道那里抢来的,强行赋予血意,以此立了道。

    从当时选择立道开始,他就明白,自己的道途,必定比别的修者艰辛太多,因为血之道,本来是不该存在的,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他指点,大道不行,天道自然更是没资格!他这里能做的,只有靠着自己,一点点明悟,当然,和其他修者论道,印证别人对于天道、大道的领悟,也确是促进自己的道行提升方法之一,但这种提升,实际上幅度是很小,比之其他修者,直接参悟天道、大道要困难许多。也正因如此,三个元会过去,冥河修为才突破一阶!

    幽冥血海深处,盘膝而坐的冥河,因被龙、凤、麒麟三族强势宣告,欲称霸洪荒的行为而惊醒,缓缓睁开了眼,双目开阖时,目光闪过一丝深邃,又含着一股无奈般,叹道:“龙、凤、麒麟三族已然彻底崛起了吗?可,祖龙你们三个,才只有大罗金仙圆满的修为,就敢叫嚣称霸洪荒?呵呵,简直是被量劫煞气,迷昏了头脑。

    现在的洪荒,九霄苍穹上,已经开始有劫煞气息衍生,劫却是快来了,而我这里刚刚炼化两成血海,道行修为的进境,也很慢。

    看来吾之血道,不是光靠着闭关苦练,就能成就的,或许在这劫起之日,我也该出去走走,在这场量劫彻底爆发前,游历洪荒。

    还有,一定要去不周山,看看獒犬分身处,究竟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冥河双眼微微眯起,目中闪过一股坚定之芒般。

    他自然明白,入了劫中,除非度过,否则难以抽身。如果他决定在天地第一劫的时候,躲在血海中苦修,也不是不可以,因为他毕竟不是这次量劫主角,只要不出血海,便不属于入劫。但有的时候,有的事情,哪怕明知凶险,明知目前修为不够强,也要做。

    修者世界,弱肉强食,所谓修途,本就是一个与天地争,与众生夺的过程,关于这一点,早在混沌里,冥河就明白了。所以哪怕进入量劫会有凶险,但性格里的果断和坚毅,却让冥河立刻决定。

    他,不会在幽冥血海中,逃避此番量劫,要深入劫中,杀一个来回,以对手的血,铺筑血道前进的路!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这量劫即便凶险多多,但我冥河岂是那么容易死的,哼,这幽冥血海,虽然只炼化了两成,但我那一片‘死海’,已经与洪荒血海彻底相融,一死一生,死海占据一半,等于现如今的整片血海有超过一半儿,都在我掌控内,此海之力加持,我可实力暴增。

    况且以我对量劫的了解,加以谋划,小心行事的话,未必不能获取更多机缘。如果不出问题的话,这一量劫之后,用不了多久,鸿钧便会成圣,到了那个时候,紫霄宫开,三清、帝俊、镇元子等大神通都纷纷出世,我这里,如果不在这一量劫中,获得造化,哪怕闭关苦修无尽岁月,等鸿钧紫霄宫开启时,最多也就大罗后期。

    紫霄宫开启时,三清等人,大约也就是这个实力,但,与尔等齐平,我冥河岂能甘心?哼,但出去之前,还需谋划一番才可!”

    说到这里,冥河目光闪动,微微抬头,仿佛看到了洪荒的天,他的目中闪过道道流光,仿佛正在思索这一次进入量劫中,如何行事一般?如今可不是混沌里横行无忌的时候了,自然要小心行事。

    “这天地初劫,是天道自我完善,此劫过后,天道完整,鸿钧作为胜利者,必可成圣,那么现在这个时候,鸿钧、魔祖等人,至少都已经是准圣后期,甚至大圆满修为了,以我如今能力,遇到他们,必定麻烦?故而,我这次出血海,还需先从龙、凤、麒麟三族下手,参与到杀伐中,一步步提升修为,......至于鸿钧,魔祖这些人嘛?呵呵,我自有办法引开你们的注意,哼!”眼中闪过思索之芒,冥河声音低沉着开口,又道:“而且,还要试一试,能否找到十二祖巫藏身之所,杀了他们,会遭受天道攻击,但趁着他们没化形,研究一番,促进我血道领悟,总没问题吧?哈哈,就这么办!”

    既然有了决定,冥河也不拖延,霍然起身时,脚下一踏,十二品莲台收入体内,大袖一甩间,脚踏血海而上,一步步走出幽冥。

    于是乎,在龙、凤、麒麟三族,甚至于仅存的几个大神通,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冥河这里踏入洪荒,这一去,便是入了此劫!

    “先去不周山看看獒犬,到底怎么回事?”踏出血海,面对广阔天地,望着这无垠的大千世界,冥河很快确定方向,踏步而去。

    不周山是盘古脊梁所化,擎天立地,其磅礴,其浩瀚,使得站在洪荒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看得到那亘古神山。故而对于不周山的方向,冥河根本不需要寻找,穿着血色道袍,直接踏步而去。

    当然,因为距离量劫爆发,还有一段时间,故而冥河也不着急,而是一路慢行,一边游历洪荒山川大地,一边向着不周山赶去。

    就这样,整整用了八百年岁月,他才来到不周山,找到獒犬之身所化的雕像。在那岁月里,冥河游历中,翻越一座座山,跨过一条条河,见过洪荒大地上太多的瑰丽景观,渍渍称奇的同时,心情如同豁然开朗,整个人似乎找到了第一世,旅游观光的感觉,不知不觉中,他隐隐觉得,这一路之上,自己似乎明悟了什么,可这明悟,能感受到,却摸不着,看不清,有些迷蒙的感觉,难以名状。

    不过这一路上,也并非没有遇到阻难,如今是先天百族称霸的年代,冥河这一路便遇到许多百族之修,在岁月里,他们似乎已忘记了曾经被凶兽如何欺辱?如何卑微的求存挣扎?他们只记得,自己如今就是洪荒大地的主人,尤其龙、凤、麒麟三族则更为猖獗。

    龙族居于四海,冥河倒是没有遇见过,但凤凰族、麒麟族,他却是遇到过几次,说实话,冥河对于凤凰、麒麟族,并没好印象。

    因为那百族之中,有许多修士,因觊觎冥河这里,独自一人游历洪荒,出手拦路企图抢劫宝物,被冥河毫不留情斩杀,这样的事情一路发生不少,渐渐百族修者死的多了,便引起凤凰族、麒麟族的注意,于是派出不少凤凰、麒麟,对付冥河,其后果自是陨落。

    如此一来,可以说一路上,冥河与凤凰族、麒麟族结了仇!

    不过他也不在意,不管后方集结追杀而来的各族修者,终于在踏出血海的第八百年,抵达了不周山,朝着獒犬雕像处,走过去。

    “我感觉到,三成开天功德,已完全融入身体,你,为何还没苏醒过来?”踏在獒犬雕像头顶之处,冥河盘膝而坐,默默感应。

    许久之后,他忽然间睁目,眼中露出奇异之芒,凝重道:“果然是魂分无数,而且,你的每一道魂儿,都在孕育**的意志,这?

    有的小意志,已然在开始苏醒,更多魂儿内的意志,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而真灵和主魂儿,其上属于魔神的印记气息,的确被开天功德,完全抹除了,如此一来,第一劫后,哪怕天道完整,獒犬这里,也无需去混沌修行,哈哈,在洪荒里,你也是我的帮手。

    不过真灵和主魂儿,虽然没有分裂受损,却不知何时苏醒?哎,算了,只要獒犬这里没事儿,我也可以放心,先去北部大地看看。”

    说到这里,微微摇头一叹,仿佛感慨獒犬这里的状况一般。

    他缓缓起身,大袖一甩,正要去往大地北部方向,陡然却双目一凝,眸内闪过一道寒芒,冷哼着看向身后:“竟然追的这么快吗?看来你们凤凰、麒麟,还有其他几族,死的人,终究是太少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刻,却见远方天际,几道流光,闪电一般冲来,当先**道强横气息,多数堪比大罗金仙初期、中期的地步,而让冥河瞳孔收缩的是,那些敌修中,更有两尊,一男一女,气势滔天,是那大罗金仙后期修为,男傲气冲天,脸上带着霸道神情。

    女的则是美丽万方,身材窈窕,望之恨不能上去咬之一口!

    “血袍道人,杀我百族那么多修者,你,难道还想逃吗?”那麒麟族男子,看到冥河,双目闪过杀芒,冷冷一喝,轰轰来临时根本问都不问,带着傲然,带着语气中的霸道,掐诀间,直接出手。

    他一拳打出,拳劲凶猛,一个闪耀无数金光的拳罡,带着一股大气势,直奔冥河轰隆隆杀来,好似要一拳,将冥河,砸扁一般。

    “血袍道人,给我纳命来!”凤凰族女修,娇喝一声,拔下头顶一只金钗,轻轻一划,一道炙热的火光,霍然而起,如同焚烧苍穹一般,直奔冥河这里蔓延。更有百族中其他大罗修者,各逞手段,齐齐出手。他们根本不问冥河与自己族人之间,因何争执搏杀,不管对错,追来的目的,只是杀死冥河,捍卫自己先天百族的尊严。

    一时间,九尊大罗金仙,杀意强烈,神通术法滔天,滚滚力量撼动苍穹,让大地也都轰鸣,除了不周山以及獒犬巨身所化的大山意之外,周围方圆十万里内的山峰,齐齐摇晃,如同被撼动一般。

    “哼!一个个,都死吧!”冥河冷哼一声,大袖一甩,袖中飞出一片血河,血河之中,一股股凶气滔天而起,巨浪翻滚,席卷八方,此浪滔滔,轰隆隆中,竟是直接压灭凤凰天火?紧接着在冥河法诀掐动下,血河摇身一变,成为一条血色苍龙,此龙凶残,仰天咆哮一声,苍穹震动,风云倒卷,一股恐怖的凶气,让敌修骇然。

    “什么?你、你这是什么神通?”那凤凰族女修,花容色变。

    “我的神通,岂是尔等可以觊觎的,灭!”冥河目光冰冷,并不为此女的美貌所动,右手抬起,蓦然一指,顿时血色苍龙大吼中卷动一股大气势,龙躯一甩,向敌修九名大罗金仙,轰轰然杀去。

    “吼吼!麒麟五德,镇压大地,给我死!”麒麟族高手怒吼。

    “涅之术,不灭火!”凤凰族女修,也都慌忙展开神通,企图对抗冥河的血龙术法,其他百族高手,自然更是如此,一个个出手。

    “若是凤祖和祖麒麟二人来了,贫道还会有所忌惮,你们吗?只有陨落了,呵!”冥河讥讽一笑,右手法诀之际,一指那苍龙。

    顿时天地轰鸣,只见那血色苍龙,猛然间大口一张,口中吐出一剑,那剑是青黑古色,道韵缭绕,带着凌厉无比的凶气,在血龙摆尾,逆乱了这天穹,使得四方一片混乱时,那柄古剑也轻轻一划。

    “刺啦!”“轰轰!”“轰轰!”..............。

    轰隆隆间,虚空被那剑气撕裂,豁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股至凶至强的气息席卷八方,直奔来临的九尊大罗金仙,斩杀而去。

    冥河虽然目前实力只是大罗金仙中期巅峰,但他的实力,岂是普通?虽然法则道悟,多半都被‘命运石板’封印,但他在混沌里参悟、创造的诸多神通,各类手段,战斗经验,依然还在。更何况如今有先天灵宝伴生,普通的大罗金仙,又怎能是他的对手呢?

    此刻修为,哪怕不能奈何祖龙、凤祖、祖麒麟三人,毕竟三人修为大罗金仙大圆满,肉身却堪比准圣初期。但冥河,有自信,面对三人,自己可以不惧,若没有一定的手段自保,他岂能贸然出来。

    如今洪荒里,真正让他忌惮的,只有鸿钧等几个大能力者!

    “这、这是极品先天灵宝,不,速退!”凤凰族女修面对古剑早已花容失色,她的娇躯颤抖,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化作凤凰之身企图后退,可却仍是晚了一步,直接被古剑凶气,划过身体陨落。

    “不,你敢杀我,吾乃麒麟族长老!”麒麟族高手惊吼而起。

    他面色大变,心惊肉跳时,突然化作麒麟巨身,高有百千丈,张口咆哮着威胁,可下一瞬那剑气临体,他却是悲吼中,陨落了。

    “啊,血袍道人,你没有好下场的,吼!”其余修者也道。

    冥河望着这一幕,面色始终平静,收了血河、灵宝后,右手掐诀虚空一抓,顿时在每一具尸体之上,都有一滴鲜血凝练,轰轰然飞入了他的掌心,接着冥河大袖一甩之间,踏空破云而上,直入青天,向着北俱芦洲方向轰隆隆而去,他的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这真是,一入杀劫难回头,想不到刚踏入洪荒,我这里还没展开行动,就先得罪了麒麟、凤凰族,还有其他几个族群吗?呵。”

    冥河感慨一声,去往洪荒大地北方,却不知,这一刻,凤凰族、麒麟族老巢,却是翻天覆地一般,所有凤凰、麒麟,都愤怒滔天。

    派去追杀什么血袍道人的长老,居然陨落了?血袍道人吗?我们凤凰、麒麟,可是百族中的最强,就连龙族遇到,也要忌惮的!

    如今居然有长老被杀?莫名其妙的血袍道人,死,必须死!

    顿时凤祖、祖麒麟下令,派出更多长老,前往不周山方向,追杀血袍道人之中,两族各自派出三名长老,具各大罗金仙后期修为,卷动滔天气势,带着怒意,朝不周山方向,轰隆隆间,追杀而去。

    “不知道现在,能否找到十二祖巫藏身之所,他们此刻,又是否化形而出?他们若是化形成功,我倒还有可能找到他们,如果没有化形,他们必有天道保护,藏身之所,定会被天机遮掩,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却是很难寻找他们,算了,去试一试吧?反正如今距离第一劫爆发,还有一段时间!”一路呼啸中,直奔北部大地方向。

    冥河血袍鼓动,迎着狂风疾驰之中,丝毫不知,凤凰、麒麟二族,已然派出大批高手,向着自己这里追杀而来。不过,就算知道这一点儿,他也不会在意。量劫中,虽然要小心,但这小心的对象,绝不是龙、凤、麒麟三族,更非先天百族,而是鸿钧等少数大能。

    .....

    (五千字章,感谢书友‘你快叫爸爸’‘影弹’‘199606218’打赏,多谢关注和支持!!)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