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玄冥!
    从不周山离开,冥河这里,速度极其之快,直奔洪荒北部而去,他这一腾云驾雾,快速疾驰,却是让后面,循着气息追杀而来的凤凰、麒麟两族长老恨的牙痒痒,他们的速度,显然追不上冥河?

    “可恶,这血袍道人,莫非知道我们有办法感知他的气息,故而拼命往北逃去,哼,倒是警觉的很,我看你跑到哪去?”凤凰族一名女修,踏步飞天时,身放五彩光华,璀璨生辉,怒气冲冲的道。

    “得罪我们麒麟族,不管你血袍道人,有何本领?都要死!”麒麟族一尊老者,面色阴沉,带着神色里的狠戾之芒,轰轰追杀中。

    不只两族,在两族的后面,还有百族里,其他几个族群势力派出的高手,同样因有族人被冥河杀死,故而在后方因循气息追来。

    可他们却不知,这遗留下来的气息,却是冥河故意如此的?

    “呵呵,你们速度太慢了,不过这样也好,贫道先去那北部大地上,寻找一番十二祖巫,然后等着你们到来,呵,凤祖、祖麒麟吗?”洪荒大地广袤,青色的苍穹之端,一道血虹划过,速度之快超越八方一切,使得虚无也都微微扭曲一般,虹光内赫然是冥河。

    不周山大开杀戒后,他的确是故意留下气息,好让凤凰、麒麟等族群高手追杀而来。在冥河想来,自己若是想要在量劫内得到利益的话,鸿钧、魔主那些大神通现在惹不起,首先要从三族下手。

    那么,这样一来,便要先引起祖龙、凤祖、祖麒麟的注意,只有在量劫大战中,以外援的身份,加入一族,才顺理成章的大开杀戒,在战斗和鲜血的洗礼中,明悟血之道,从而让自己修为精进。

    如今有了之前的不愉快,冥河已经基本确定,自己在量劫中可以合作的一方,便是龙族了,但他冥河要的,不是自己送上门去,那样只能算投靠龙族,如果换成祖龙亲自邀请,那才能算是合作。

    “祖龙、凤祖、祖麒麟,你们三个自以为是?小小实力,便想称霸洪荒,呵呵,很快贫道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血色的虹光,骤然一停,冥河却是降临了洪荒大地北方。对于其他大罗金仙来说,从不周山到北部,或许需要数百年,哪怕善于飞行的凤凰,也是如此。但冥河这里,血虹展开,很快就赶到。

    他的目中泛着冷光,微微回头看了一眼不周山的方向,冷笑道:“你们至少还有数百年,才能赶到这里,不过放心,贫道就在这北部大地等你们,又如何?正好趁着这现在,在这里寻找一番祖巫。

    十二祖巫若已经化形,我这里想找到他们,却是可以办到。毕竟天地初开的时候,进入幽冥血海,在本来的冥河没有诞生意志,还是一滴盘古心头留下的鲜血之时,我吞了它。这不是夺舍,而是直接取代,故而我的血身里,继承了洪荒天道下,冥河的身份。

    那一滴血海中,被我吞掉的即将孕育冥河的鲜血,虽然比不上盘古精血,但也是含有盘古血脉,我以血道吞它,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得我的自身血脉进化后,包容、具备了盘古血脉的优点。

    如此,凭我的血脉,若是祖巫已化形,应该能有所感应!”

    说到这里,冥河目中闪耀奇异之芒,右手抬起掐诀,一指点在眉心之处,瞬间,他的身体之外,有着一股血意流转,弥漫大地。

    “咦,找到了。”过了一会,冥河突然脸色一喜,开口道。

    他扭头看向北部一个方向,双目一凝,跨越无尽空间,视线降临一处虚空,那处虚空蓦然波动了起来,仿佛其内,隐藏着什么。

    冥河见此,感受着一股奇妙的牵引,马上向那里踏步而去。

    与此同时,洪荒大地极北,在这天地初开的时代,也是灵气遍地,只是这里的环境,却是比之东、西、南三个方向,更恶劣许多,这是因为北方遍布着无尽大地浊气的缘故。也正因如此,就连洪荒百族,也少有愿意在这生存、繁衍生息的!可这里并非没有生命?

    极北方位,十万大山,山势起伏,具各雄伟、险峻,而在这群山的最中心一块儿地方,有着一片空地,那里空旷无比,看似如常,但若大神通者或者冥河这样有见识的,能看出,那空地并非什么也没有,而是有着一座恢宏的神殿,神殿气息古朴,似浩大无边一般。

    就在冥河这里,散开了自身血脉里,与盘古血脉极为相似的那一抹气息之刻,这十万大山中央,阵法掩盖下的神殿,却是轰然一颤,在内殿中央,一个巨大的血池,鲜红滚热的血水,伴着大地浊气沮沮流动。在这血池的周围,十二个男男女女,闭目修炼之中。

    他们盘膝而坐,呼吸之间,血池里,就有大量血水以及大地浊气,被十二人吸收,体内隆隆作响时,这十二人,仿佛越来越强。

    突然间,一缕奇特的气机飘荡而入,十二人中,一个身穿蓝色衣裙的女子微微皱眉,忽然的睁开美眸,她的眼中泛着丝丝冷气,倒并非敌意,好似她的性格里,天然就有冷傲。她扭头看向一个方向时,惊讶的道:“这是血脉牵引,洪荒大地之上,除了我们兄妹十二人,居然还有其他的父神血脉吗?我们兄妹约定,修炼的时候必须有一个人时刻警惕,其他人一心苦修,这三百年,正好轮到我。

    想不到还剩二百年的关头,竟然来了这么一个人?去看看!”

    这女子美丽无比,开口时,语气内带着一丝丝好奇和喜悦,但神色始终未变,仍是一副冷傲的模样,仿佛与生俱来,就是一副冷面孔一般。此刻她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剩下十一人,终究起身踏出。

    十万大山之内,阵法涟漪波动,美丽女子娇躯包裹在蓝色的衣裙之内,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浓厚的雨意,显露了出来,她抬头向着前方望去,忽然的竟神情一动,俏脸微微一变,道:“好快速度!”

    下一瞬,却只见前方虚无扭曲,一个身披血袍的男子,出现在她的视野之内,他穿着血色道袍,相貌并不平庸,也不是绝世俊朗,从那天际出现,一步步走来,浑身上下透着大罗金仙中期巅峰的气势。这让蓝衣女子美眸一亮,大罗中期,在她看来,已是很强了!

    “贫道冥河,本是游历洪荒,来到北方大地,骤然感觉到一股血脉牵引,故而寻来,若有失礼之处,还望道友见谅一二。”冥河自然看到面前的蓝衣女子,感受着她娇躯缭绕的雨意,心下便有了几分明悟,但他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颇为客气,双手抱拳见礼。

    “贫道玄冥,见过道兄!道兄你的血脉,似乎与我们祖巫一脉有所联系,敢问道友来自何方?”玄冥感受到,来自冥河身上的一股令人很舒服的气息,轻呼口气,放下了几分戒备之意,开口说。

    她的声音清脆,仿佛不带丝毫笑意,但冥河能感受到,这一刻玄冥的心中,是存在了一股小小的喜悦的。这或许是在冥河身上,感应到了盘古血脉的气息,又或许,因为无尽岁月来,一直修炼,第一次见到闯入自己修炼道场的外人,这让玄冥,有一些好奇一般。

    “呵呵,既然玄冥相问,贫道自然不会隐瞒,这洪荒天地间,有着一片幽冥血海,这血海是盘古身化万物时,体内最后的血液以及肚脐衍化而成,吾冥河,正是来自血海!”冥河对着玄冥笑道。

    他自然不会说,自己用血道,吞了血海孕育的,那一滴本来应该化形成为冥河的盘古心头血,只是模糊的说,自己来自血海。

    “哦!原来是这样,不想道兄也是父神血脉,不如就到我殿中一叙,如何?”玄冥也不疑有他,只以为冥河是血海中,盘古血液化形而出,却不知冥河是以自己血脉为主,吞了盘古那滴心头血。

    “道兄相邀,贫道自然从命!”冥河见此微微一笑,点头道。

    接着他和玄冥一起,一边闲聊,一边进入阵法之中,踏入了那神殿之内,双方刚认识,玄冥自然不会邀请冥河,进入内殿,毕竟那里是他们十二兄妹闭关苦练的地方,眼前这冥河,虽然看似挺好,仿佛没什么恶意,但玄冥还是心中存在一丝戒备和警惕,防范中。

    可她却不知,进了盘古殿,凭借冥河的感知力,对于内殿外殿的情况,都一清二楚。他的感知力磅礴,却无形,清楚的‘看’到了内殿中,一汪血池沮沮流动,滚滚大地浊气,汹涌而上,血池周围更有十一祖巫,正在吸纳血力和大地浊气,苦苦修炼肉身之中。

    “玄冥道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冥河知道玄冥对自己还有戒备,又不想翻脸为仇,故而神情一动,开口欲拉近些关系。

    “哦!冥河道友有何话?但讲无妨?”玄冥有些好奇的道。

    “我观你盘古血脉精纯,远胜过我?是也不是?”冥河道。

    “的确是如此,冥河道兄感官敏锐!”玄冥凤眸一凝,瞳孔内闪过了一股寒芒,心底里凛然,暗暗戒备着道:“他这么说,究竟是何意?莫非看上我这里,血脉精纯,是盘古正宗,要吞噬我以增强自己血脉?此人有大罗金仙中期巅峰修为,我才初期,还不到巅峰地步,一旦大起来,必不是对手,到时候,要立刻叫醒其他人。

    哼,冥河道人,你若不起恶念还好,若是对我出手,我们十二祖巫齐出,不信对付不了你,况且,这里是盘古殿,我们的地盘。”

    玄冥俏脸冰冷,掩盖瞳孔内的寒光,暗暗戒备,随时动手!

    “既然真是这样,那贫道就不明白了,你那里,既然是盘古正宗,却为何没有元神?而且我观道友身上,煞气缭绕,越来越多,难以收敛,这样下去,恐怕多有不妙?而且盘古正宗,却没有元神,这岂非不明天数,修途坎坷,一路上有无数艰险!”冥河故意装作没看出玄冥的戒备和心思,而是眉头大皱的看着她俏脸,沉声问。

    “呃!”玄冥这里本来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即将忍不住对冥河这里先下手为强了,可突然间听到这话,不由脸色一僵。这冥河说什么?不是要吞噬我增强血脉,只是奇怪为何我没有元神?又看冥河眉头紧皱,目中似乎有着一股担心一般,玄冥顿时知道误会了。

    “多谢冥河道兄关心!”玄冥看了看冥河,语气带着一丝歉然,接着解释道:“我们十二祖巫,是父神精血,本来也应该有元神的,只不过天地初开时,垂落大地,与大地浊气相融,那个时候我等还没有自身的意志,不知不觉中,元神灵魂,就渐渐被大地浊气侵入体内,从而染了煞,元神与肉身相融,再也修不出一股灵魂了。

    哎,等到我们诞生意志,醒来发现,却为时已晚。不过也正因如此,我们兄妹可以借助大地浊气,专修肉身,实力不会弱于元神。”

    玄冥祖巫对着冥河,开口解释之中,自己都没发觉,二人之间的气氛,不经意间,被冥河一句话,变得更融洽起来。又因为方才在冥河的目中,看到一丝担心,玄冥冰冷的心,似有了一丝喜悦。

    “哦!大地浊气,原来如此?”冥河作恍然大悟状,点头道。

    其实玄冥说的这些,他岂会不知道?只是问这个问题,故意这样表现一下关心,想让玄冥这里,放下对自己的一丝戒备而已。这不是冥河阴险,事实上,双方没有仇怨,冥河对巫族,并无恶意。

    谈话交流中,这样的小手段,算不得阴谋,只是拉近关系,让交谈的对方,更容易对自己放下戒备而已。当然,这也是因为玄冥没有出洪荒游历,历练过,否则也绝不会这么容易,放下警惕。

    一时间,盘古殿外殿之中,冥河与玄冥,交谈甚欢的样子。

    .....

    这个时候,凤凰、麒麟等族群,仍在追杀冥河之中!

    十几尊大罗金仙高手,朝着北部大地,轰隆隆而来。

    而这个消息,渐渐也在百族之中传开,引起各大势力,族群的阵阵哗然。什么?一个血袍道人,斩杀百族中,好几个族群的长老,甚至灭杀凤凰族和麒麟族,两尊大罗金仙高手?这人逃往北方?

    “嘶!这血袍道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不过,能斩杀各大族群那么多大罗金仙高手,实力必定极为强横,非同小可。”洪荒百族各自议论纷纷,虽然为冥河实力所震惊,但却并不看好他这里。

    毕竟,那可是凤凰、麒麟大族哇?长老出动追杀,你血袍道人纵有一些本领,却又如何能够躲得过,凤凰、麒麟两族的追杀呢?

    “呵呵,血袍道人吗?自不量力而已。”四海之地,祖龙也得到消息,对于冥河此事,他并没放在眼里,只是面露讥讽,淡淡道。

    各大族群和祖龙却不知,用不了多久,冥河就会用实力和血腥手段,告诉所有人,是自己自不量力,还是你们先天百族坐井观天?

    冥河在盘古殿中停留,对洪荒百族议论,却是丝毫也不知。

    .....

    (4500字大章,感谢书友‘守护&者’、‘花开别样红’打赏!!)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