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一战震百族,惊祖龙!
    数十尊大罗金仙齐齐杀来,各逞手段之际,神通术法滔天,看起来声势浩大,让那天地色变,风云倒卷。一时间,哪怕盘古殿里的十二祖巫,见到这等声势,也面色变化,一个个倒吸口气中。

    “哈哈,这血袍道人狂妄,实则不过跳梁小丑尔。”北部大地虚空震颤,大量强横的神识降临而来,百族都有修者在关注此事。

    “先天百族,只有这点儿手段吗?呵呵,可笑。”冥河站在苍穹之巅,眼看大罗金仙攻击临近,他的目光一冷,掐诀中大手猛地一挥,顿时在他的面前,一片血河轰然幻化,波浪滔天,血水掀起大浪向八方扩散而开,其内更有一个个穿着血色铠甲的战将闪现。

    这些战将,乃是冥河灵魂之力,分化而出,用血河之水凝聚了身体,一个个目光凶残,带着悍勇之意。领头者,身穿战袍,更是实力滔天,赫然具备大罗金仙气势,这战将却是时冥河的模样,面色冰冷。他望着对面敌修,猛地一声大喝:“入我血河,尽杀之!”

    “吼!、吼!”其余的一众战将,顿时齐齐一吼,凶气崛起。

    “嗯!这难道是分身之术,哈哈,血袍道人,你以为,小小术法就能挡住我等吗?看我手段。”麒麟老者率先闯入血河范围,一步迈出,目中闪耀寒芒,他蓦然掐诀一拍,一个掌罡抓向了战将。

    “小小麒麟,接我一剑!”那战将眼中一瞪,陡然一声大喝。

    却见他探手一抓,虚无扭曲时,一柄古朴的神剑出现,剑是那青黑古色,道韵流转,一股惊天煞气,冲霄而起,端是一把凶剑!

    战将把剑一挥,咻的一声,刹那一道惊天凶芒,直奔老者斩去,麒麟族长老身体一颤,这一瞬间,他面色大变,露出了惊慌失措之色,惊叫道:“这是极品先天灵宝,吼,不可能?不,你敢?噗。”

    他被斩中一剑,顿时倒飞而回,落入血河之中,嘭的一声冲出时,现出了麒麟巨身,高有百千丈,他的目光骇然,身体胸前赫然有着一道巨大伤口,鲜血横流,他望着战将手中的剑,露出惊恐。

    “嗯!好剑,这极品先天灵宝,当有德者居之,血袍道人,你不配持有此等灵宝,大家一起上,碎了血河神通,再杀此修。”身后凤凰族长老,以及其他大罗金仙听到惨叫,看到那麒麟老者下场也是眼皮一阵儿狂跳,但望着那凶剑,却忍不住露出强烈的贪婪。

    “嘶!这血袍道人,居然有极品先天灵宝,还有这种分身神通,果然手段非凡,怪不得狂妄的,敢去招惹麒麟、凤凰族,只不过这一次他多半是要小命不保了,极品先天灵宝哇,就是凤祖、祖麒麟都会忍不住出手抢夺?哎。”这一幕发生,顿时震惊了观战的百族之修,他们望着冥河这里,一个个倒吸口气,神色中露出了骇然。

    “好凶的剑,够强,哈哈。”四海之地,祖龙目露奇异之芒。

    凤凰族、麒麟族老巢之中,凤祖和祖麒麟,更是在极品先天灵宝现世的一刹那,霍然起身,目中露出强烈的光,仿佛志在必得!

    “哼!有先天灵宝又如何?你终究是大罗金仙!”凤祖和祖麒麟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冷笑的望着冥河那里,认为那些长老足以对付冥河了,于是等待着,冥河战败被杀后,再行出手去争夺灵宝。

    却说北部战场之处,当数十敌修,卷动大罗金仙气势,带着贪婪之意,冲入血河范围之刻,踏在苍穹之巅的冥河这里,双目一冷时,一步迈出,他的身影消失,出现已在血河里,眨眼与那持剑的血色战将,融为一体,顿时大罗金仙中期巅峰气势,轰隆隆崛起。

    “哈哈哈,凤祖、祖麒麟不来,你们就都给我死在这儿吧,杀!”冥河陡然一声大喝,踏着翻滚的血水,急飞而出,一剑斩向一个凤凰族女修,此女手段滔天,具备大罗金仙后期修为,本来正在轰灭一个个血水衍生的战将,但战将无穷无尽,刚灭了一些,转眼又有无数冒出来,将她围住,正在心烦意乱时,陡然她竟是花容色变?

    “什么?不,老祖救命.......。”她感受到一股生死危机,向自己锁定而来,面色狂变,正要后退,却见冥河手持杀剑,破开前方浪潮,带着神色里狰狞的杀机,轰轰而来,宝剑一挥,向自己斩来。

    “哈哈,凤凰族吗?可惜你反应太慢了,死!”冥河冷笑。

    顿时在那女修花容惨变中,剑气带着凶芒,一斩而过,仅仅一招,这名女修,便身体一分为二,化作凤凰之身,跌落在血河里。

    她的羽毛美丽,生命却已苍白,没有了任何的生机存留,只余尸体漂浮在血河上面,滚滚鲜血流淌着汇入了血河中,彻底陨灭。

    “大罗金仙后期,太弱了?呵。”冥河看都不看,一步迈出,向着另一个大罗金仙后期修者,轰轰杀去,那人立刻恐惧,面色大变,身体颤抖,他看到方才凤凰族长老的下场,此刻已然心胆俱裂。

    “老祖,救我,我们不是对手,这血袍道人太强了!”这人脸色狂变中,快速后退,希望逃出血河范围,可后方血色的大浪骤然滔天而起,形成一股飓风一般,阻挡了他的去路。这一瞬,冥河面色平静,踏破血色的浪潮,已然一剑向此修斩杀而来,凶气滔天。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只是电光火石间,冥河快速斩杀两尊大罗金仙后期高手,其凶悍,其强势,让无数观战之修,心神震动。

    从外界虚空看去,却见那悬浮在高空的大河,骤然掀起血色的光,此光惊天,刚一出现,刹那扩散,弥漫苍穹八方,仿佛让洪荒北部的天空,成为了血色。那血色的光,掩盖了战斗的过程,使得哪怕祖龙、凤祖、祖麒麟一时间也看不透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可所有人都能听到,接连响起百族之修,凄厉的惨叫,似那绝命之音!

    “什么?这怎么可能?此人只是大罗金仙中期巅峰修为,可却斩杀大罗后期,如屠戮鸡狗,这、对了,一定是那把剑!那把凶剑的厉害?嘶,好厉害的极品先天灵宝。”这一幕发生,让百族观战之修身体震动,一个个倒吸口气,旋即眼中的光芒,更为贪婪了。

    听到血色光幕里面,自己的族人求救,显然不是对手,麒麟族老巢之内,祖麒麟赫然起身,带着贪婪与目中的寒芒,一拳轰出以堪比准圣初期的肉身,破碎虚空,直接朝着北部大地,降临而来。

    “血袍道人,你敢杀我族长老,老夫岂能饶你?”祖麒麟刹那降临北部大地,他的声音蕴含冷意,回荡苍穹大地,气势轰隆隆散开,惊天动地时,一掌拍出,带着一股大气势,向眼前血河轰去。

    “哼,麒麟,你真是虚伪至极,直接说看上先天灵宝,不就得了,何需摆出这幅嘴脸?”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处虚空扭曲,五色的光,照耀了北部的苍天,一个绝美至极的女修,直接降临,也是轰轰然出手,直奔血河打去,这二人目的,显然是打算灭杀冥河。

    “嘶!凤祖和祖麒麟都出手了?血袍道人这下完了。”洪荒大地百族之修,一个个面色大变,尽皆认为冥河这里,要完蛋了,而四海内的龙族祖龙,也都忍不住踏步而出,准备着随时争夺灵宝。

    盘古殿中,眼看冥河危险,玄冥花容色变,担心的叫道:“冥河才大罗金仙中期,如何敌得过凤祖、祖麒麟,大哥,我们怎么办?”

    开口之时,她很是紧张,仿佛就连她自己,也都不知为何?

    “我们也不是这二人对手,为今之计,要救下冥河,唯有施展还不太熟练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马上出手,以阵法将冥河卷入盘古殿,在盘古殿范围内,无需惧怕任何敌人!”帝江面色阴沉,但他们祖巫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既然认定的朋友有危险,他们自然要全力相助,十二祖巫,没有人反对,当下正要冲出盘古殿助战。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那血河之内,最后一道惨叫凄厉传出时,冥河冷酷的声音,带着一股张狂和自信,瞬间传遍苍穹大地:“哈哈哈,凤祖、祖麒麟,你们俩终于忍不住出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

    与尔等一战,正好突破大罗金仙后期,你们,别让我失望!”

    他的声音平静,丝毫没有大罗金仙,面对准圣的惧怕,刚说完血河震动,里面的情况,完全暴漏在洪荒所有人的目中,只见那血浪之中,数十具庞大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之上,散发浓浓死气,血水具备腐蚀的力量一般,嗤嗤之声传出,不少尸体都开始了融化。

    “嘶!这血袍道人,真乃一个凶人,短短时间,一人屠戮如此多大罗金仙,面对凤祖、祖麒麟,丝毫不惧。此役他若不死,来日必定是一方豪雄。”观战之修立刻震惊,一个个倒吸口气,暗骇道。

    祖麒麟、凤祖二人气得脸色发青,怒喝着,纷纷出手:“血袍道人,你这是找死,看我灭了你。”两人踏步而来,气势堪比准圣。

    “这血袍道人,有些奇怪了,居然面对凤祖、祖麒麟,还能面不改色,目中始终镇定,莫非有什么底牌?”四海之地,正要出手抢夺宝物的祖龙忽然间微微一愣,皱眉望着冥河这里,奇怪的道。

    祖龙这一瞬间的犹豫后,转而面色大变,神色露出震惊,望着北部方向,看着冥河那里,很是惊疑不定:“这?怎么可能?他的气势在变强,莫非隐藏了实力,不,不对,他明明是大罗金仙,难道是一种奇特的秘法,倒要看你的实力,能飙升到什么样地步?”

    不怪祖龙吃惊,实在是冥河这里的变化,惊人无比。却见洪荒北方大地,苍穹战场之处,面对两大准圣齐齐攻来,冥河面色一冷,神色里露出了讥讽的笑,带着自信,大袖甩动轻轻一喝:“血海!”

    顿时脚下血水翻滚而起,滚滚血浪倒卷而上,轰隆隆间,融入冥河身体之内,而这一瞬间,他这里的气势,直接暴涨,大罗金仙中期巅峰,后期,后期巅峰,转眼间,就达到了大罗金仙圆满?

    而且,这一切,还没停止,随着更多的血水倒卷,融入冥河的身体之内,他这里气势暴涨,如同崛起,越来越接近准圣了?这一幕发生,让所有修者面色大变,这血袍道人,难道要达到准圣吗?

    “你休想完成秘术!”凤祖、祖麒麟脸色一沉,身体巨震时,倒吸口气,同时呼啸而出,各自展开术法,发出惊天光芒攻击而来。

    “哈哈哈,凤祖、祖麒麟,你们以为,我的手段,需要时间准备吗?来战吧,借此一战,我当突破为大罗金仙后期。”冥河见此却是陡然大笑而起,脚下一踏,冲天而起时,他的气势轰然爆发开来,从之前的大罗金仙极致,轰隆隆中,冲破了那瓶颈,成为了法力堪比准圣的高手,那凶悍的气势,让风云倒卷,苍穹大地轰鸣,他仰天狂笑,笑声里带着强烈的自信,毫不犹豫,一剑斩向凤祖。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秘术,凤凰天火~~。”凤祖娇喝道。

    “麒麟五德,噬天裂地。”祖麒麟也面色变化,骇然大叫。

    三大强者,于苍穹之巅,一瞬碰撞而起,滚滚力量,对撞。

    道韵缭绕,轰隆隆间,天地苍穹变色,虚无也都扭曲开来。

    “哈哈,你二人,不过如此?”冥河脸露狰狞,一剑斩去。

    一时间,三大强者在苍穹之端,恶战起来,一次次碰撞中,凶悍的气势,席卷八方,洪荒百族,无数强者看到这一幕,震撼莫名。

    四海之地,当冥河吸纳血海力量,战力冲破到准圣初期地步的一刹那,海面翻滚,祖龙一步迈出,他的眼皮一阵狂跳,目中带着惊骇道:“真冲破了大罗金仙极限的力量,堪比准圣,这,此人?”

    祖龙震惊无比,心神里如有轰鸣崛起,是那久久难平的浪潮。

    .....

    (感谢书友‘瘟神来了’、‘逸明軒’打赏,多谢关注和支持!!)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