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罗睺,你知道太多了!
    天地轰轰,西方苍穹大地颤抖,滚滚力量,在诛仙阵中爆发,摧毁了大片西方的灵脉,可此时的鸿钧等人,根本顾不得这些,在罗湖诛仙剑阵的压力之下,阴阳老祖等三个修为稍弱者,隐隐不敌。

    随着交战的持续,鸿钧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情况,无奈之下,他只好掐诀中,一拍头顶,大吼道:“诸位道友撑住,贫道以三尸之法相助,善、恶、执三尸身者,为吾鸿钧道人,证道成圣之法。”

    顿时冥河就见到,鸿钧身体一颤时,头顶庆云升起,其内三花聚顶,三花之上各自跳出一个道人,这三个道人气息各不相同,却与鸿钧相貌仿佛,此际各持灵宝,轰隆隆去相助其他三大修者了。

    “吼,鸿钧老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罗睺怒吼而起。

    这个时候他也是压力大增,脸上带着狰狞之色,连连催动剑阵之中。不过罗睺没有丝毫的慌乱,似乎哪怕鸿钧如此厉害,他也有绝对的把握一般,此刻一边对战四大修者,百忙中他却微微抬头,望着青色的光,瞳孔收缩,道:“你死了,但肉身,是我罗睺的!”

    低声自语时,他目中露出奇异之芒,一边与鸿钧等四大修者轰战,一边掐诀中,一指点在眉心之处,刹那道韵缭绕中,他身体外一股黑气升腾而起,这黑气居然直奔青色的光柱缠绕而去,他的确不能撼动青色的光柱,可在这一刹那,身体里散出的黑气内,仿佛带有一股奇异之力,却能在青色光芒中,吸取一丝丝不朽的力量,让自己体内法力得以恢复,甚至他的气势,也渐渐崛起,变得更强?

    “什么?这怎么可能?罗睺,他怎么做到的?居然在吸收那股造化之力?”这一幕发生,让鸿钧等三大强者,脸色狂变,鸿钧这个时候第一次失去了镇定,露出一股骇然的光芒,冥河能吸出青光?以那磅礴不朽力量,作为补充,岂非修为、力量能源源不绝?

    “不可能的?造化玉蝶!”鸿钧怒吼一声,展开造化玉蝶。

    顿时诛仙阵门在他的全力出手之下,轰隆隆间,似要被撼动,可却仍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而罗睺却吸取一丝的不朽青光,虽然仅仅只能吸取一丝,但仅仅这一点儿,就让他法力几乎恢复巅峰,隐隐一股更为凶悍,狂猛的气势,冲天崛起,这凶气古老而强!

    “嘶!难道天亡我等,可以吸取青光的秘术,才是罗睺最大的自信所在吗?”鸿钧等四大强者,一个个眼皮狂跳,面露悲哀。

    而这个时候,站在青色光芒最上方的冥河,却是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看着罗睺那里,目光有些不同寻常起来,深深打量好久之后,他才冷声开口说道:“看来的确如传说中一般,你罗睺,跟脚是来自混沌,只是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是残存的意念化形,还是魔神怨念修成的。呵呵,但你选择窃取吾肉身不朽之力,作为补充。

    这却是会害了你自己啊,你若是不碰此光,我还真不一定能奈何你,可你却是主动送上门来了,那可就怪不得我,摄魂道法出。”

    说到这里,冥河看着下方罗睺,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右手抬起掐诀一挥,青色的光,微微一颤之下,好似在这青光中,凭空出现一股奇异的吸力,这吸力磅礴,竟是直接撼动下方罗睺的魂儿?

    “什么?不,这怎么可能?噗!噗!”这一刹那,罗睺整个人将近一半的魂力,居然被青色的光芒,吸纳而走,顿时脸色狂变。

    他喷出鲜血,带着神色里的骇然一声惊吼,面孔也扭曲起来!

    这一刹那,他直接被重创了魂儿,整个人气息萎靡。鸿钧等人虽然不明所以,但却大喜若狂,急忙全力轰击诛仙剑阵之中,罗睺被吸纳了一半儿的魂力,急忙不敢再触碰青光,他整个人披头散发,犹如疯魔癫狂一般,脚下踏着一座十二品黑色莲台,轰隆隆冲出。

    “你们几个,都给我死!”罗睺大声嘶吼,狰狞着探手抓出一件灵宝弑神枪,此枪锋芒无尽,带着滔天煞气,直接刺向阴阳老祖。

    “什么?罗睺,你居然还有此等宝物?”阴阳老祖大吼着。

    鸿钧等人也面色变化,震撼于罗睺的凶猛,却没人去相助阴阳,而是各自加大了手段,全力攻击诛仙阵门之中,滚滚力量冲击八方。

    .....

    而与此同时,青色光柱最上方,此刻仿佛形成一片浩瀚磅礴的世界一般,冥河穿着血色道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一缕魂儿。

    这魂儿的模样,赫然是罗睺?此际罗睺的魂儿,望着冥河这里露出不可思议,带着骇然之色,陡然惊叫道:“你,你是冥河道人?

    不对,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不朽之光里,不可能的,我都进不到最深处来,你怎么可能做到,不会的,变数,你是变数,原来如此吗?最关键的时刻,你这个变数才出现,让我重创,争道失败。

    这一切难道真是冥冥中,早有定数吗?哈哈哈,莫非大道真向着盘古,让他哪怕陨落,可所化的大千世界,也能一直存在下去。

    可是,你,冥河道人,是如何来到这不朽之光中心儿的?”

    罗睺面色扭曲,整个人如癫似狂,死死地怒瞪冥河之中,他的一缕魂儿,此际被青色的光压制,根本就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一般。

    “你是黑暗的残魂,还是怨念化形?”冥河突然间开口问。

    罗睺乍一听此言,陡然一愣,下意识就叫道:“你如何知道?吾之魂儿早已散尽,这只是一缕怨念,寄托第一量劫争道者之体在洪荒诞生,嗯,什么,你,冥河道人?”说着说着,罗睺忽然一惊。

    他望着沐浴在青色光芒中心的冥河,想到曾经在冥河身上察觉的一缕熟悉和看不透,又望了望青光大地下,那庞然的巨兽之身,陡然间罗睺的这一缕魂儿,身体颤抖,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指着冥河惊恐的叫道:“你,冥河道人,你,莫非是....?”他说不下去了。

    只感觉青色光芒中,有着一股恐怖压力,让他颤抖,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去开口说接下来的话,这时冥河开始一步步走了过来。

    “罗睺,你知道的,却是太多了。”冥河微微一叹,淡淡道。

    (第二更,2100字,求支持,求关注,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