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蚊道人?这样的话,又如何?
    洪荒东方大地,富饶广袤,而今生机勃勃,各类修者纷纷出世,紫霄宫里,道台上盘着坐的鸿钧老祖,却是停下了修炼,深深地望着血海方向,眸色深邃,许久后,他才凝重道:“这冥河道人,以血海幽冥做根基,修成四亿八千万血神子,每一具都有大罗金仙初期之力,的确非同凡响,但,单纯的血海之水,不该让血神子具备大罗之力啊,最多只不过能达到太乙金仙大圆满,为何是大罗?

    此事奇怪,似乎这冥河道人,在修炼血神子的过程中,加入了其他东西,呵呵,血海不枯,冥河不死?虽然是取巧,但此子也算大毅力,大智慧了,可惜,不成圣,终是蝼蚁,不死也无实力。

    再有一个元会,贫道这里,便该成圣了,教化洪荒之责吗?”

    说到这里,鸿钧收回关注血海的目光,微微摇头说着,他盘坐在蒲团上,身体一震时,头顶冲出造化玉蝶,无尽玄光流转,道韵缭绕,那玉蝶中,似有滚滚天道力量倒灌下来,助鸿钧道行精进。

    与此同时,血海恢复了风平浪静,大浪不复,天穹上的血色也缓缓褪去,因冥河的警告,虚空中窥探而来的各大修者神念,也纷纷撤回,三清、镇元子、鲲鹏....等大罗后期修者,虽然不信冥河那里能做到‘不死’,但也感受出了冥河的厉害,纷纷倒吸口气,神色里露出强烈的忌惮,道:“冥河此人极凶,却是不可轻易得罪。”

    恒古炙热的太阳星,看起来无比磅礴,大量的太阳真火,化作火炎毒龙,在太阳星表面咆哮肆虐,这龙狰狞,虽然没有灵智,但每一条到了洪荒大地,都能够焚山煮海,此星一个炎热的深谷里。

    谷中一棵火红色的大树,扎根太阳星,正缓缓吸纳太阳星的力量,茁壮成长一般。而在那树下,却有两个道人盘膝打坐,此际面色难看,其中一人身穿红色道袍,沉声道:“大哥,这就是打伤你的冥河?此人果然是狂妄啊,居然敢号称‘血海不枯,冥河不死’?”

    另一修者道袍蓝色,仿佛沐浴在星辰之光里,此刻听了这话却是微微摇头,望着血海方向,神色里露出了凝重和忌惮,道:“我早已经说过了,这冥河并非简单之辈,手段高明,当日一战我这里虽然有所保留,但他何尝不是如此?而且在凤凰族做客卿的那段日子,我还听说此人有着一种秘术,可以让修为攀升到准圣地步。

    今日他既然号称‘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哪怕此事有些夸张,但也必定修成了某种大神通,让他自己难以被灭杀,非同小可。”

    这开口之人,赫然是被血神子打败,退回太阳星的帝俊,而另一个却是执掌东皇钟的太一,兄弟二人,显然也听到冥河的话。

    帝俊和太一,如三清、镇元子等人一般,都不相信冥河能够修成不死之身,但,与冥河血神子曾有一战的帝俊,却是知道冥河的厉害,告诫自己弟弟太一,日后若是遇到了冥河,需小心行事。

    太一虽然不以为意,但见帝俊郑重其事,也只好点了点头!

    却说幽冥血海底部,冥河这里,修成了血神子神通,四亿八千万堪比大罗金仙初期的血神子分身,可谓无比强悍,此刻他身躯盘坐在十二品莲台上面,眼中闪过了一股满意,道:“呵呵,我的血神子之术大成,日后只等待血海之水越来越多,我的修为提高,血神子也自然缓缓提升,呵呵,若是有朝一日,血神子能一个个堪比准圣的话,即便面对圣人,哪怕不敌,贫道也是不惧,只是此事太难,到了那个时候,我这里的道行、修为,必定已是半步混元了。

    如今第一劫后,两个元会过去,天道已恢复正常,想来用不了多久,鸿钧道人就该成就混元圣人之身了,到时候紫霄宫讲道,我却是要去凑一凑热闹,见识一番各路洪荒修者。呵呵,还有鸿钧的斩三尸道法,也是非同小可,此术玄奥,斩出善、恶、自我,每斩出一尸,修者的道心便会更为澄明,瞬间获得一股大明悟,借此可推动道行、修为的进步,虽然贫道修炼的,乃是血道,但二者并无冲突,我这里正好可以借助斩尸之法,那一股大明悟,提升道行。

    而且,哪怕我的血道艰辛,道行上突破较难,但如果我能够三尸尽皆斩出,灵台清明,悟性大增,不仅可以加快道行攀升,更能一举将本体法力达至准圣大圆满的地步,接着慢慢明悟提升道行。”

    说到这里,冥河目中流露一股果断,决定到时候去紫霄宫听道一番,毕竟,血道艰辛,与别人印证道悟,也是一种提升的手段。

    这般想着,低头沉思之际,冥河突然神情一动,掐诀中探手抓出一道玄奥的本源之力,低声道:“这十二品黑莲的本源,却也是我第一量劫的收获之一,正好融入我的红莲之中,不仅可以使之威力更强,我也能借机加快炼化十二品莲台,如此,也算增强实力。”

    说话间冥河探手一指,顿时这道黑莲本源,化作一道幽暗的流光融入了身下的十二品红莲之中,刹那,道韵缭绕间,一股玄之又玄的红光,在他体外掀起,此光很是磅礴,轰隆隆间,仿佛极强。

    “莲台本源,给我融合。”冥河猛地一声低吼,声音回荡,让整个幽冥血海微微震颤起来,而他身下的十二品莲台之内,隆隆作响时,居然旋转了起来,仿佛正在进行某种蜕变,成为更强一般。

    “呵呵,有此本源,吾之莲台,当超越其他十二品莲台许多,只可惜,这混沌青莲根基损坏,不论有多强,哪怕四大莲台合在一起,也只是威力增强,不可能再长出第十三品,混沌至宝再也不能恢复了,哎。”望着自己的十二品莲台,闪耀璀璨之光,显然在不断变强,冥河眼中露出一丝遗憾,略微感慨的说,接着缓缓闭目。

    他的身体一震,轰鸣中,将自己的法力,滚滚冲入十二品莲台之内,借着本源相融之际,加快炼化此宝的速度,血海平静下来。

    天地悠悠,岁月就是这么眨眼即逝,莲台本源的融合,持续了整整三万年,终于轰的一声,停止旋转时,一股更为玄奥的波动从莲台之内,散发了出来,冥河睁开双目时,眼中闪过一股满意般。

    “威力提升了三成,不错,哈哈。”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喜色,哈哈一笑时,神念查探了一番洪荒大地的情况,发现此际洪荒,各个方向已经欣欣向荣了起来,天道之下,有大量的生灵孕育而出。

    “我的道行,已是大罗金仙极致,此刻三清、女娲、伏羲等人都在闭关,外出游历也是没有意义,倒不如继续炼化另外几件伴生灵宝,一来增强实力,二来等待鸿钧成圣,紫霄宫开。”冥河沉吟一番,当即目中露出一抹果断,取出元屠、阿鼻古剑,更拿出北方玄元控水旗,这三件极品先天灵宝,也需要更深程度的炼化一番。

    于是,冥河开始进行自己的炼宝大业,渐渐地又是五万年岁月过去,洪荒大地上,各路大罗修者也都纷纷出世,昆仑山三清道人开立道场,自诩盘古正宗,修为高深,洪荒少有势力敢于招惹。不周山不远处,也有道场现世,却是女娲、伏羲这一对儿兄妹露面。

    东方、西方交界处,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子大罗金仙后期修为,每日苦悟仙道,以地书为镇山之宝,更有人身果树,他为人和气广交好友,经常邀请四方各路大罗境界的道仙,去五庄观品一边品尝人参果,一边论道,真是好不逍遥自在啊,....不仅如此,这镇元子更是在论道的过程中,与那同样喜好交朋友的红云道人成为至交。

    北冥海之处,更有鲲鹏道人出世,创北冥宫,称霸北冥海。

    ..............

    ..............

    凡此种种,便在冥河炼宝的五万年岁月中,洪荒内的大罗金仙修者,如三清、女娲、镇远....等人,却是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了出来,他们不再只闭关修行,反而开始于洪荒各处游历走动。

    而这个时候,五万年岁月过去,死寂的血海深处,冥河仍然闭目炼化自己的三件伴生灵宝。三件灵宝之中,北方玄元控水旗已炼化到极致,另外两件元屠、阿鼻神剑,却是还没有彻底炼化,但如今也是进行到了最后关头,只见冥河端坐莲台,面前两柄青黑古剑微微颤动,仿佛挣扎着想摆脱冥河意志,不甘心被炼化更深一般。

    “吼,由不得你们。”冥河一声低吼,脸上露出一股狰狞。

    “轰!”一股更为磅礴,凶狠的意志,轰轰灌入元屠、阿鼻。

    这股意志磅礴,强悍无比,顿时元屠、阿鼻神剑微微颤抖中无法动弹了,任凭冥河法力灌入,冲击一道又一道禁制,炼化之中。

    就这样,又是两万年岁月流逝,冥河这里对于双剑的炼化,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陡然,元屠、阿鼻巨颤而起,闪耀幽暗之芒,两股滔天凶气,直冲而起,滚滚冲击血海,显然是快要炼化到当前实力所能掌控的极致地步。而就在这个冥河心无旁骛炼宝的时候,血海之中,却是有着变故发生,距离他这里好远,也是海底一处。

    陡然,轰鸣崛起时,伴着如获新生,带着兴奋之意的嘶吼,滚滚血色的大浪,滔天而起,一个巨大的蚊子冲出海面,它全身血色气息凶残,滚滚力量,扩散八方。这气势刚一出现,立刻高空雷云滚滚,闪电轰击而下,却是化形天劫出现,这蚊子开始渡劫之中。

    轰隆隆间,凶残的气势爆发,扩散向天地八方,经过一番波折后,这蚊子的渡劫,好在有惊无险,成功化形,他也算跟脚深厚,出自血海,天地中第一只血蚊,这一化形就有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虽然比不得三清、镇元子、女娲等人化形后的大罗初期巅峰,更比不得冥河这里刚化形就是大罗中期修为,但这血蚊也算不凡了。度过化形劫,吸纳天劫中的造化力量,血蚊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面色阴鸷的道人,他刚刚诞生,立刻化形,此际很是兴奋一般。

    “幽冥血海,这就是我蚊道人诞生的地方吗?哈哈哈哈,从此以后,我蚊道人就是这血海的主人,这里,是我的道场。”蚊道人刚刚诞生灵智,化形而出,只以为血海孕育的自己是唯一生灵,此际望着无边无际,浩瀚无穷的血海,他仰天狂笑,好似止不住兴奋。

    “哼,蚊道人,幽冥血海的主人,只有我冥河。”这时候,一个冷酷的声音,带着霸道之意,响彻了起来,回荡整个血海幽冥。

    “呃,混账,是谁?”蚊道人脸上笑容陡然一僵,怒吼道。

    他带着愤怒,瞪眼望去,却看前方一道血浪掀起,其内与冥河样貌相同,一个大罗金仙初期的血神子踏步而来,周身凶气滔天。

    “什么?你也是血海孕育之修?”蚊道人脸色一沉,凝重的望着冥河的这道血神子,自己只是刚刚化形,而冥河却是在自己之前便出世,虽然这血神子看起来,也只是大罗金仙初期,但也应该比自己厉害一些。想到这里的蚊道人面色一阵阴沉,却也毫不退缩。

    “呵呵,你这只蚊子,想死还是想活?”血神子冷声说道。

    “你也是大罗金仙初期,比贫道早出世几年而已,安能如此嚣张,大不了你我各占一半血海就是,哼。”蚊道人怫然不悦,喝道。

    “是吗?那现在呢?”就在这时,左侧骤然一个声音响彻。

    蚊道人大吃一惊,急忙后退戒备的望去,却见左侧百丈外,一道血色大浪掀起,其内又是一个身披血袍的血神子走了出来,周身气势爆发,血色的光,惊天动地时,赫然也是大罗金仙初期强者。

    “你,冥河道人,想不到你还有另一个分身?好,血海划分,贫道四成,你占六成,如何?”蚊道人瞳孔收缩,却是面色难看。

    “哦,那这样的话,又如何?”他话音刚落,陡然身后一道血浪冲天,蚊道人瞪大了眼时,又是一个血神子出现,他顿时震惊。

    可紧接着,蚊道人已经不是震惊了,而是身体颤抖,眼中惊恐,却看到自己还没说话,哗啦哗啦,一道道血浪掀起,前前后后在血海中踏出十数个大罗初期的血神子,各个都气势滔天,锁定而来。

    “你,你,你,冥河,你究竟想怎样?”蚊道人的心都打颤儿起来,此刻望着十几个血神子,眼中一瞪,有些色厉内荏的吼道。

    同时他的心里也在替自己悲哀,本以为自己坐拥血海,能成为一方霸主,可想不到,血海还有另一修者,冥河这里,如此恐怖。

    .....

    (4408字章!!求关注,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