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落了鸿钧面皮!
    鸿钧一朝成圣,立刻异象纷呈,气息滔天,在一股浩瀚的圣人气势笼罩下,日月星辰摇摆,苍穹大地轰鸣,除了冥河、三清、女娲、镇元子等少数大罗金仙中的佼佼者外,余者生灵尽皆跪拜。

    当然,跪拜的修者中,不包括四海海藏深处,不断炼化祖龙龙珠,增进修为实力的烛龙,甚至鸿钧成圣的滔天威势,对烛龙没什么影响,四海秘境外一层玄奥功德流转之间,便消除威压影响。

    “嘶!鸿钧他怎么去西方?要干什么?”许多修者惊讶的是,鸿钧成圣之后,立了紫霄宫,自己却没立刻去三十三天外,反而大袖一甩,卷动周身上下一股如狱如海的气势,一步步朝西方而去,这一行为,顿时让三清、女娲等修者惊讶莫名,一个个都疑惑起来。

    而与此同时,幽冥血海处,冥河脚踏十二品莲台冲出,站在海面上仰头望天,微微扭头看向鸿钧时,冷笑道:“鸿钧,看来你哪怕成圣了,但定力也还不够啊,呵呵,你终究还没有合于天道,不能做到天道那样,漠视众生,不在意造化机缘,....不过,这紫霄宫讲道贫道还是要去,顺便听道过程中,也观察一下圣人的实力。”

    说到这里,冥河的目中,闪耀了一抹寒光一般,望着西方。

    不多时,当那种种成圣的异象,滚滚滔天气势散去之后,无数修者这才敢抬头看向鸿钧的方向,三清、女娲、镇元....等修者也都神念散开,弥漫了开去,想看看那实力逆天的鸿钧道人去西方干什么?却见到,鸿钧脚下一步步迈出,踏入西方的那一刹,他整个人身体一震,圣道的光辉弥漫时,身躯仿佛化作无穷大,法天象地。

    “起!”鸿钧道人面目奇古,站在苍穹上,宛如一个巨人,与天地齐高,身体外道韵缭绕,右手抬起掐诀间蓦然一指,顿时西部方向大地轰鸣,一座座山脉崩塌中,陡然一道青色的光芒似被鸿钧力量刺激、挑衅一般,骤然冲天崛起,一股比之方才圣人气势还要恐怖的威严,直接爆发,电光火石之际,弥漫洪荒每一个角落。

    “嘶!这怎么回事?这股气势,比之鸿钧道人成圣时还恐怖强悍,虽然没有诸多瑞彩、异象,但这气势中,凶悍滔天,沧桑古老仿佛磅礴无尽。究竟是什么?”无数修者大惊失色,眼皮狂跳道。

    圣人威压散去,他们刚刚起身,可转眼又是被压得叩拜而下,在这股凶悍气势压迫下,万物苍生,无尽修者,身体颤抖,一个个五体投地的朝着西方青光叩首连连,仿佛那青色的光,代表不朽,代表一种无法理解的道?好似哪怕看一眼青光下面的存在,也都会自身压力暴增,修为跌落。众修心都在打颤,一个个恐惧莫名。

    哪怕各自道场中的三清、女娲、伏羲、镇元子等修者,也都身体颤抖,眼中闪过了一股大震撼,朝着那道青色光柱望去,颤声道:“这光死气弥漫,但哪怕陨灭,也都比之鸿钧道人成圣气势更强?”

    方才没有对比之下,众修者都敬畏鸿钧,毕竟圣人的气势实在太强,但而今这青色的不朽光,浩瀚气势,古老而强,顿时盖过了众修心中方才升起的对鸿钧的敬畏。原来,鸿钧气势,并非最强?

    至少那带着死气的青光存在,可以证明,在遥远岁月前,可能天地没有开辟的时候,有超越鸿钧的强者,这样的强者,不管往后还会不会出现,但至少在岁月长河里存在过,那道青光就是证据。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啊!哪怕陨落,也不比圣人气势差?”一时之间,三清、女娲、镇元等大罗金仙中的佼佼者,暗暗地惊道。

    “轰隆隆隆。”

    这股气势中,尽管带着死气,可却磅礴,仿佛永恒不可侵犯一般,这青色的光,化作巨大光柱,轰击苍穹,甚至大部分竟是直奔鸿钧那里,浩荡而去?鸿钧脸色一沉,身形狂退中,他探手一指。

    他这一指之下,立刻苍穹大地颤抖,道韵缭绕中,一股法力轰然幻化,形成浩大的圣光,此光磅礴,犹如匹练一般,直奔青色的不朽光,轰轰而去,二者速度之快,刹那在西方天上,对撞而起。

    这一击的碰撞,惊天动地,一道巨响轰鸣回荡,滚滚力量浩浩荡荡四散八方,天地之间,两股镇压苍生的大气势,从天而降,那青色的不朽光微微一顿,接着立刻势如破竹,撕裂圣光,直奔鸿钧打去,这一幕发生,让无尽修者立刻震惊,鸿钧道人竟不是对手?

    “噗,混账,汝早已陨落,而今安敢反抗,造化玉蝶!”鸿钧被青色的光追杀,身形狂退时,眼中露出一股大愤怒,吼叫一声。

    顿时道韵缭绕,他身体一震时,头顶升起庆云,庆云内三花聚顶,其中一个沉浮着的造化玉蝶轰然巨颤而起,此蝶一出,光芒万丈,闪耀无穷,好似刹那与整个洪荒的天道,形成共鸣,立刻鸿钧挥手间,修为仿佛暴涨,探手一抓,一个天道力量缭绕的遮天巨掌,朝着青色光芒,直接轰轰而去,二者对碰而起,陡然僵持了起来!

    “鸿钧道人刚成圣,造化玉蝶,就能让他勾连天道,调用天道力量了吗?”见到这一幕,洪荒其他修者,或许看不出什么,可血海中冥河这里,却是面色忽然一变,瞳孔猛烈一缩,心头凛然道。

    他死死盯着鸿钧头顶的造化玉蝶,仿佛要看透其中的奥妙一般,便在那边厢,鸿钧借助天道力量,与青色的光,僵持许久后。

    冥河这里突然眼中露出奇异之芒,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道:“这造化玉蝶,怪不得称之为天道法器,原来本身就是洪荒天道的一部分,而并非灵宝,鸿钧道人得此物相助,怪不得成圣这么快?”

    说到这里,冥河眼中露出思索,带着一股凝重之色,....眼看鸿钧那里与青色不休光,就这么僵持下去也没甚作用,不朽躯体毕竟陨灭了,没有生机,岁月无法伤,空间不可灭,一切诸法、因果对之无效,甚至而今完整的天道,也不能毁灭、损坏,但自主反击发挥出来的力量,却只能勉强与天道,形成一股对抗,难压制对方。

    “算了,如此也算落了鸿钧道人的面皮,他刚成圣确立起来的威望,可以说立即削弱大半,不宜继续耗下去。”冥河蓦然开口,微微长叹之际,眼中露出一抹奇异之芒,双手掐诀一指虚空,立刻一缕无形的气机在所有修者,甚至天道、鸿钧都没有察觉中,无声无息,朝西方飘荡而去,接着无尽修者只见,那青光居然退去?

    “嘶!那青色的光是什么?好生凶猛?连圣人鸿钧,开始都被压制,还是取出灵宝,这才勉强抵挡,可,现在怎么退去了?”无数颤抖中的生灵,张大了嘴巴,呆滞的仰望苍穹,疑惑不解之中。

    “那青光所代表的,是一个已然陨灭的古老存在,方才只是本能的自主反击,并不是有意识的攻击鸿钧道人,而今僵持一阵儿这才退去吗?”三清、女娲、镇元子...等大罗金仙佼佼者暗暗猜测着。

    但不论如何?在他们的心中,之前被圣人威压笼罩,而对鸿钧道人那里,形成的一股敬畏,无形中减弱了许多。他们依然还会去紫霄宫听道,甚至大部分,仍是以拜入鸿钧门下为荣,但,至少众修的心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认为,鸿钧道人是最强的!

    既然你鸿钧道人不是最强,那么,我等只要努力,将来未必没有机会超越,你鸿钧哪怕是洪荒第一个圣人,但我等说不定也有成圣的一日呢?一时之间,在三清、女娲等人的心里,仿佛有野心滋生,但很快这股野心就被压下,一个个将之深埋心底,不敢表露。

    却说青色的不朽光退去,苍穹之端,鸿钧道人也微微一愣,接着他若有所思,暗道:“你不管多强,终究陨灭了,虽然肉身的力量依旧磅礴,哪怕天道也无法损坏,是贫道不能撼动的强,,但你毕竟只有肉身的本能,这么说来,贫道表现出与你抗衡的力量后。

    只要不主动攻击,你便不会排斥,呵呵,如此就好,待吾将你挪到混沌紫霄宫处,慢慢研究,争取早日明悟,肉身成圣的奥妙?”

    说道这里,鸿钧目中露出一丝果断,大袖一甩,立刻洪荒西方,大地轰鸣四起,本就不多的灵脉,毁灭更多时,无尽生灵、修者只看到,在那西方大地下,一个庞然巨兽的躯体,从地底下升起来。

    在鸿钧全力维持,圣道力量拖动下,庞然躯体,带着一种万古沧桑的气息,直奔混沌方向而去。这个时候,无数修者才看到这巨兽的模样,却见此兽的身躯磅礴狰狞,似充满了力量,强悍无匹。

    轰隆隆间,众生仰望,万众瞩目下,好久之后这巨兽的躯体才被鸿钧挪移到混沌里,大量修者松了口气,心有余悸中,只有三清等少数有着传承的修者,才惊骇道:“魔神,必是混沌魔神躯体?”

    当一切平静下来,鸿钧也身形一闪,消失后,天地间才有他冷漠的声音回响:“今吾鸿钧,已成圣道,百年后紫霄宫开讲大道,有缘者,皆可来听。”他的声音淡漠,仿佛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嗯!这鸿钧道人虽然不能说古往今来最强,不一定无法超越,但,终究是目下洪荒最强之修,圣人讲道传法,却是大机缘。”这个时候,诸多修者才反应过来,三清、镇元子、女娲等人,以及许许多多大罗高手,纷纷冲天而起,轰隆隆间闯入混沌,在那苍茫中,寻找紫霄宫的方向,混沌广大,鸿钧不会给众人引路,因而想要有资格听讲大道,首先必须在百年内,自行找到紫霄宫,才算有缘。

    幽冥血海之中,冥河站在十二品莲台上,望了一阵天穹,才看了眼焦急等在一旁的蚊道人,淡淡道:“急什么,不是有百年时间?”

    他大袖一甩间,带着蚊道人,化作了一道冲天的血色虹光!

    .....

    (感谢诸位打赏,多谢关注和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