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引路,伏羲衍算!女娲,三清!
    带着蚊道人,冥河虽然是后从血海出发,可速度却极快,血色的红光冲天而上,席卷了一股凶气一般,他竟是和三清、女娲、镇元子等先出发的大罗金仙佼佼者,同时踏入混沌,这样的速度,让那些被他超越,后面的大罗修者暗暗咋舌,抬头一看,见到居然是冥河,众多大罗金仙不由乖乖闭嘴,他们感受到,冥河惹不起啊。

    一步踏入混沌,苍茫一片,昏昏暗暗,哪怕三清、女娲、伏羲等大罗金仙中的高手,也是一时间没有了方向感,茫然望着前后左右,毫无疑问,不论朝那里看去,眼中尽是苍白之色,无天无地。

    而且,随着诸修踏入,仿佛受到刺激一般,混沌翻滚,滚滚灰白色气流狂暴的朝着众修倒卷而来,仿佛要把闯入混沌之修,全部灭杀绞碎一般。顿时,所有人心头一凛,马上各施手段防护起来。

    “二弟、三弟,我们走~~~~。”那边厢,三清之处,老子一拍额头,头顶天灵升起一片庆云,庆云之上三花聚顶,三花上,有着一尊宝塔,此宝悬浮而起,滴溜溜转动,一时放射万丈光辉,是那功德之芒,此芒玄奥无穷,任那混沌气流如何狂暴,也不能侵入。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果然不凡,立于头顶,万法难侵,先就不败吗?呵。”冥河站在混沌中,可奇怪的是,他这里竟没有被混沌气流攻击,其他第一批冲入混沌的修者,纷纷各施手段,防护自身,倒是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可冥河身旁蚊道人却震惊了。

    “嘶!这冥河道人,好厉害。”蚊道人偷偷打量冥河一眼,立刻低眉顺眼,他站在冥河身旁,倒也避免了混沌气流攻击。可是经过这一对比,蚊道人的心里对冥河敬畏更多了,....方才的事情,三清等人冲入混沌,就忙着应付混沌气流,一时间还没注意,可蚊道人跟在冥河身边,却是至少看出两点:第一,冥河速度超越三清、女娲伏羲等所有大罗金仙中的佼佼者,不然不可能后出发,还同时踏入混沌;第二便是,三清等人各施灵宝才能抵挡混沌,冥河不用!

    综上两点,蚊道人立刻判断,冥河的修为,乃是众人之中最强的?这么一想后,他立刻敬畏起来,心中唯一的一点不服都没了。

    老子三兄弟,头顶着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率先走了,冥河微微看了一眼,这才转头朝其他方向望去,却见遥远处一片混沌里,一个气息飘渺、仙风道骨的道人,脚踏地书,手持浮尘,寻一个方向前行,而在那道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一身红袍之修,脸带和善的笑。

    “此二人,便是镇元子和红云了吗?”冥河双眼微微一眯。

    “大哥,事不宜迟,我们也走吧。”陡然间,不远处一道霸气的声音响起,冥河与蚊道人转头一看,却见到两个穿锦袍的男子,眉宇间似带着威严一般,其中一人衣袍大红,看着另一人大声道。

    “二弟,躲在我灵宝庇护里!”那被称作大哥之人,点头说。

    只见他身体一震,头顶升起河图、洛书,此二宝玄之又玄,散发星辰之光,立刻兄弟二人,如同沐浴星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这两个人,这股星辰之光,我很熟悉,帝俊,原来当日与我血神子大战的那个人,就是你吗?”冥河看着二人中的帝俊冷笑。

    说话间他又转头,朝着女娲和伏羲方向看去,那里的情况却是让冥河微微一愣,只见遥远处一片混沌里,伏羲竟盘膝而坐,双膝之上摆着一架古琴,他十指纷飞,弹出琴音,一个个音符玄之又玄,汇集在一起形成浪潮一般,使得自己和女娲二人,没有受伤害。

    只是伏羲兄妹二人,并未立即离开,反而伏羲眉头紧皱,弹琴的同时,头顶庆云浮现,庆云之中,道道奇光流转,冥河在那光芒之中,竟然感觉到了一股衍算的气息,这伏羲,赫然在衍算紫霄宫的位置?而女娲却穿着美丽的衣裙,紧紧守护在自家兄长的身旁。

    “不知道哥哥这一次,能不能算出来?”女娲守在伏羲身旁警惕着,俏脸却有些焦急,因为她已然看到了,三清、镇元子、红云甚至北冥鲲鹏、帝俊、太一等人都已经率先走了,而后方,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大罗修者,从洪荒进入混沌,开始茫然的寻找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女娲突然感觉两道目光,看向自己,顿时她俏脸一变,警惕的望去,一看之下她顿时微微一愣,却看到冥河与蚊道人站在混沌里,并未展开灵宝、神通,可四方混沌却平静无比,甚至隐隐卷向八方,如不敢靠近冥河一般,这一幕,着实令人惊奇。

    “这道人法力雄厚,我看之不透,恐不是对手。”这么一想女娲顿时有些紧张,守在伏羲前方,美目死死盯着冥河,眼中闪过坚定之芒,好似一旦冥河有对自己哥哥不利的举动,就拼命出手一般。

    “鸿钧还没讲道,伏羲此人的衍算手段,便已颇有成就,看来此人不简单,不愧是未来开创先天八卦术,成就天皇之人。”冥河深深地看了伏羲一眼后,没有理会女娲的警惕,大袖一甩,带着蚊道人朝一个方向疾驰而走,见冥河走了,女娲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冥河虽然有混沌底蕴,但并不是每个方面都擅长,他所擅长的乃是灵魂,和血道,其他的对于阵法、衍算天机之类的手段,暂时来说却并不是很精通,毕竟在混沌里生存的时候,那是实打实的生死搏杀,根本没有借用阵法之说,更无衍算天机趋吉避凶的手段。

    因为混沌里,还没有天道,如果说衍算,总不能衍算大道的走向和轨迹吧?别说没有这种道术,就算有,算了之后也立刻遭劫!

    故而,看到伏羲坐下来衍算紫霄宫方位,他却是微微有些好奇,这才多看了几眼,不过对于这种算天机的手段,他也似懂非懂,只是凭借自己底蕴和眼力看出,伏羲的衍算手段很玄妙,至于能否真的算出紫霄宫方向,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冥河也不是万能的!

    “呼~~!呼~~!这道人,好凶的气机,被他看着,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以后得哥哥商量一番,最好是不要得罪此人。”女娲长呼几口气,美目深深地望着冥河离开的方向一眼,继续护法中。

    直至又是好久过去,一批批大罗修者闯入混沌,四面八方的寻找紫霄宫,当然也有一些实力不够,还偏要闯入之辈,遭遇混沌气流冲击,自然身死道消。当大多数敢进入混沌的修者都离开后,这片混沌之处,却是只剩下女娲和伏羲二人,眼看自家哥哥还是闭目衍算,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女娲不由俏脸焦急,有些担心起来。

    “嗡!嗡!”许久之后,陡然伏羲双目开阖,两道玄奥之光自眼中炸射而出,他的身体一震,霍然起身时,脸上露出一股笑容。

    “哥哥,你算出来了?”女娲顿时惊喜,看着伏羲急切道。

    “虽然不精确,但大致方向,不会错。”伏羲点头自信说。

    立刻伏羲头顶先天灵宝‘伏羲琴’,带着女娲朝一个方向而去,他衍算到的那个方向,赫然是冥河带着蚊道人,离去的前路。女娲不由俏脸露出一丝丝惊奇之色,暗道:“方才那人,蒙的这么准?”

    不过虽然在心里腹诽,但女娲也没有开口说出来,于是紧紧跟在伏羲的后面,直奔紫霄宫方向而去。可,渐渐地她脸色变了,一股浓浓的惊讶之色,浮现在她的脸上,却是根据混沌里一路上残留的一丝丝气息,她辨别出,冥河所走的方向,与伏羲带的路差不多,更有甚者,偶尔出现偏差的时候,伏羲总是皱眉算一算,接着立刻改道,朝冥河气息留下的方向向前走去,这说明什么?冥河去往紫霄宫的路,居然比自己哥哥伏羲算出来的,还要准确许多一般?

    “妹妹,怎么了?”久而久之,伏羲也发现女娲脸色不对。

    “哥哥,你跟我走,我知道紫霄宫方向?”女娲突然开口。

    说着便在伏羲古怪的神色中,拉着自家哥哥一路按照冥河留下气息的方向,快速而去。这股气息,对于女娲来说,好像一种指引一般,而这气息,除了女娲一人之外,哪怕身旁伏羲也察觉不到。

    她却是不知,这道气息,正是冥河故意留下来的,只有女娲能发觉,冥河会这么做,当然不是看了女娲美貌,特意的为其引路。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冥河对伏羲道人的衍算之法,心中很有些好奇,想知道对方究竟能不能算准,故而才留下气息,凭借这股气息,他便可以用特殊方法,感知到自己后面是否有人跟着过来。

    “咦!妹妹,你走的方向,居然真是正确的?”伏羲本来还要阻止女娲,可皱眉衍算后,不由惊讶无比,问道:“你算出来的?”

    “我哪能算出来,哥哥,我们快点儿,晚点儿再跟你解释!”女娲头也不回,带着自家哥哥呼啸而去,速度极快,她却是怕跟冥河,跟丢了可就不好了,到时候还得靠伏羲法力去算,怪麻烦的?

    “呃!这么急干什么?不过妹妹何时衍算一道这么准了!”伏羲带着一股茫然,只能加快速度跟在女娲身后,直奔紫霄宫而去。

    与此同时,一片昏昏暗暗的混沌,冥河带着蚊道人前行,某一刻开始,他的目中露出奇异之芒,暗道:“还真算出来了,伏羲!”

    心底暗暗记住,这伏羲的衍算手段非同小可,日后若是与之为敌,却是需要小心一点,虽然不惧,但如果被对方算计了,岂非落了面皮?又过一段时间,冥河一愣,古怪道:“这女娲倒很聪明!”

    在心中微微摇头一笑,冥河没有在意,没过多久之后,在蚊道人惊喜目光中,眼前一座古朴的道观,出现在二人前方,赫然是紫霄宫。冥河和蚊道人,自是先到,此刻倒是没有乱闯,等在外面。

    许久之后,兄妹二人,来到紫霄宫外,看到冥河,女娲微微一笑,谢道:“贫道还要多谢道兄引路,否则不知何时才找到紫霄宫?”

    冥河见此,也不好失礼,只淡淡道:“不引路,这位道兄也能算得出来?”女娲连忙客气几句,双方各自介绍了一下,伏羲一听女娲方才走的道路,居然是冥河指引,感激之余,心中也有好奇。

    几次想要提出与冥河讨论一下衍算天机之道,可冥河哪里擅长这个?他本来就知道紫霄宫位置好不好,如果告诉伏羲自己不懂衍算,岂非很没面子?于是客气几句后,冥河冷着脸,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这让伏羲很尴尬,女娲却美眸一瞪,气愤的哼了声。

    “大兄,紫霄宫,却是到了!”就在这时,陡然一道略微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微微扭头一看,却见到三清,头顶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却是第三批找到了紫霄宫,冥河顿时仔细打量了过去。

    “呃!居然有人先到?”三清道人打眼一看,不由脸色一沉。

    (多谢打赏!本来想两更来的,但今天状态不太好,有点儿感冒,只有这一更了,抱歉诸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