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紫霄宫外起冲突!红云的傻?
    身为盘古正宗,三清一向自命不凡,老子和通天还好一些,一个城府甚深,一个性格相对直爽,没有让不悦表露特别明显,可元始天尊那里就不同了,眼看在自己等人之前有人到了紫霄宫,不由脸色阴沉,感觉自己仿佛被落了面皮一般,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三清里最终还是通天教主率先开口,打破尴尬,只见他大袖一甩,对着冥河、伏羲等人,双手抱拳客气道:“诸位道兄请了,贫道通天,这两位却是大兄老子、二兄元始天尊,不想诸位先到了。”

    通天一开口,老子、原始两人也不好太过失礼,扯出僵硬的笑容,朝着冥河等人点了点头。眼见如此,冥河心头冷笑,自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抱拳还礼,和通天教主客气几句后,便盘膝打坐。

    “这三清道人之中,除了通天外,其他两人,倒是傲气的很,殊不知,你们的修为,比之冥河,差远了,哼。”蚊道人一直沉默的跟在冥河身边,察言观色之下,心头冷哼一声,坐在冥河旁边。

    事实上在场众人,确实能够彼此感受一番各自的修为,此间的几人,唯独让人看不透深浅的,唯有冥河了!而冥河这里自然能清晰的感受出几人的修为,蚊道人忽略不提,其他几人中,女娲、伏羲兄妹,都是大罗金仙后期强者,尤其让人惊讶的是,女娲比之伏羲还强横一些,冥河猜测可能因伏羲心思放在衍算之道较多的缘故。至于三清道人,尽皆大罗金仙后期巅峰,倒也的确不弱,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修为相仿,差别不大,但老子那里,却是气息有些晦涩一般,冥河一眼看出,这是即将突破大罗金仙大圆满的征兆。

    “呵呵,老子不愧是三清之首,可惜,你还是很弱。”盘膝打坐时,冥河暗暗冷笑,他的体外混沌气流倒卷,根本不能侵入三丈范围,这一幕自然也看在其余修者眼中,各自瞳孔收缩,忌惮中。

    就这样,转眼三年过去,冥河与蚊道人闭目打坐,其他众人也大多如此,只有通天教主和伏羲道人,不知怎么的,凑到一起,开始论道,研究起阵法和衍算天机的手段起来,二人仿佛相谈甚欢。

    “大哥,前面就是紫霄宫?”这时候,陡然一个声音响起。

    紫霄宫门口众修神情一动,扭头看去,冥河也猛的睁开双目,望向了前方,却看到帝俊、太一这兄弟二人顶着河图、洛书,来到了紫霄宫外,看到紫霄宫前众人,帝俊二人微微一愣,脸色一沉。

    尤其望着冥河,身穿火红道袍的太一一声冷哼,突然看向冥河身旁的蚊道人,讥讽道:“小小大罗金仙初期修为,竟然也能先我等一步,抵达紫霄宫外,你也真是走运,找了一个好主人啊,哼。”

    “你,这是贫道的事,与这位道兄无关。”蚊道人脸色羞怒。

    大罗金仙成为别人奴仆,本就不好听,而今被太一当场揭穿,他顿时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却知道自己打不过太一,只好咬牙叫道。

    “太一,贫道血海一脉的事儿,轮到你来管了吗?”冥河冷声开口,看着东皇太一那里,眼中露出一股凶光,身后两道剑光冲天,仿佛一言不合,随时出手一般。与此同时,他更是一步迈出,大罗金仙圆满的气势,伴着凶意,骤然卷向太一而去,众人纷纷色变。

    “嘶!大罗金仙圆满?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女娲伏羲、三清等人瞳孔收缩的望着冥河这里,眼中露出强烈的忌惮,他们之前看不透,本就猜测冥河强悍,可想不到,冥河比想象中,还要强。

    “混账,看我灵宝,东皇钟。”东皇太一脸色一变,怒喝道。

    身体一震时,他的周身上下,一股大气势冲天而起,火热之意如要焚尽八荒,话音落下时,在他头顶上方,庆云之中,赫然升起一尊古朴大钟一般,此钟滴溜溜旋转,奥妙无穷,散发浑厚气息。

    “混沌钟,可惜此宝与你无缘,你太一不配拥有。”冥河冷哼时,眼中一瞪,顿时他的大罗金仙气势,卷动混沌,仿佛化作一尊狂暴巨兽似得狰狞昂首,凶狠无比的朝着太一那里,轰隆隆而去。

    顿时一道无声的巨响,席卷八方,滚滚力量浩荡散开,冥河身躯屹立不动,太一却是闷哼一声,蹭蹭后退数步,面色微微苍白。

    “冥河道人?你休得嚣张!”太一感到很没面子,顿时怒吼。

    他待要举起混沌钟打向冥河,可这个时候,一旁帝俊却是拉了他一把,示意其收敛一点,并双手抱拳,郑重道:“冥河道兄,却是我家二弟之错,你们血海之事,的确与我兄弟二人无关,抱歉。”

    “大哥,我们怕他干什么?你~~~~?”太一大怒,吼叫道。

    可帝俊却与冥河赔礼后,拉着太一,走向了另一片混沌之处坐了下来。太一还是满脸愤怒,却被帝俊拉着,很是不甘的坐下来。

    “哼,太一,不知道你是真性格如此,还是装的。”冥河冷冷的看了帝俊二人一眼,也没有多说,缓缓盘膝坐在了那片混沌里。

    方才发生的一切,说来话长,实则只是短短一刹那,眼看冥河强势替自己出头,蚊道人立刻感动,传音恭敬地道:“多谢主人!”

    “无需如此,身为血海一脉,不必惧怕任何人。”冥河道。

    蚊道人深深地将这话记在了心里,他忽然间发现,似乎有了冥河这样一个主人,也并非让人难以接受之事,一时之间,更忠心了。

    经过这小小插曲和不愉快后,紫霄宫前,再度寂静下来,只是气氛仿佛比之之前还要紧张一般,三清时不时就盯着太一看,各自眼中都有冷光闪耀,尤其元始天尊,更是眼露愤恨,心头咆哮之中:“可恶,先天至宝混沌钟,乃是盘古至宝,理应由我盘古正宗执掌,你太一小小金乌,如何有资格得到此等宝物,混账,岂有此理?”

    这也不怪三清愤怒,他们虽然是盘古正宗,但却穷苦的很,除了老子那里,有着‘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之外,他原始和通天,却是没甚能拿得出手的灵宝,而今看到混沌钟在太一手里,岂能不恨?甚至三人心头尤其赞同冥河的一句话‘你太一不配拥有哇!’。

    “不好,哥哥,冥河一句挑拨,让三清盯上了太一,若是打起来,我们怎么办?”女娲看出情况的不对劲儿,传音给伏羲问道。

    伏羲脸色难看,皱了皱眉,传音回道:“先静观其变,看看!”

    那边厢,帝俊、太一盘坐之处,兄弟二人也是一阵传音,经过帝俊一番解释和安抚之后,太一一看三清的态度变化,不由也反应过来,心头咆哮道:“可恶,可恶的冥河道人,先欺我兄长,而今更是在这里挑拨离间,真是岂有此理?大哥,我们不能放过冥河。”

    “先安分点吧,日后再作计较!”帝俊却是在安抚太一之中。

    这倒不是帝俊怕了冥河,而是看出眼下形势,一旦打起来,冥河大罗金仙圆满修为,自己兄弟二人能不能打过不说,....怕是到时候三清觊觎东皇钟,也极有可能趁机出手发难,到时候自己二人岂非遭遇围攻,而剩余同为妖族的女娲、伏羲,会帮自己?还是落井下石,和三清、冥河一起参与围攻?这是帝俊不确定的,不能赌!

    帝俊、太一和女娲、伏羲也是头一次相见,虽然同是妖族,但对彼此性格、心性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帝俊不会寄望于伏羲、女娲帮助自己!于是,情况显然对己方不利,帝俊选择了暂时隐忍。

    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时间流逝,甲子岁月过去,突然有大笑声传来,众人神情一动,却看到镇元子大袖飘飘,脚踏地书而来,身旁还跟着红云道人,镇元子还没说话,红云便大笑道:“不想诸位道兄却是先到了,贫道红云有礼,这位是镇元子道兄,见过诸位。”

    “贫道镇元,见过诸位道兄!”镇元子收了地书,稽首见礼。

    “镇元道兄有礼了~~~~。”众人纷纷还礼,镇元子也看出场中气氛有些古怪,暗暗猜测自己来之前,发生了什么,正要拉着红云到一旁混沌里打坐。可红云道人却不领情,他好似热情过度一般,一会儿到伏羲那里闲聊几句,一会又去向三清请教道法,一会甚至来到帝俊、太一跟前儿邀请二人,听道后去镇元子五庄观品人参果,那阔气模样,好似五庄观人参果乃是他的一般,令所有人都无语。

    “呃,哈哈,红云道兄说的是,贫道五庄观里,种有人参果树,若有闲暇时,还请诸位道兄前来品尝,我等也好论道。”镇元子一听红云把自己的家底儿抖了出来,不由脸色一阵僵硬,恨不得劈了红云一般,苦笑一声,只得起身微微抱拳,向着所有人客气的道。

    “镇元道兄客气了,改日定登门拜访!”在场众人纷纷还礼。

    谁也没有将此事当真,对于这红云道人,一个个都很是讨厌。

    不过,经红云道人这么一搅和,方才紧张的气氛,骤然缓解。

    “这红云道人,傻子一般,本来刚才众人即便打起来,也与你和镇元子无关,可你这一搅和,此事表面上化解,可却深埋在在场几人心里,矛盾还是存在,....而你那里,却也参入了这项因果中。”冥河盘膝默坐在混沌里,淡淡瞥了一眼被镇元子拉住的红云,望之如看傻子,通过体内那一道奇异的‘因果线’,冥河发现,自己居然能看出在场诸修之间因果牵连,这功能以前没发现,此刻才显露。

    “哈哈,总算找到紫霄宫了!”陡然,一个大笑声传出,众人一看,却是面色阴鸷的鲲鹏道人,来到了紫霄宫外,他单独找了一个地方,盘膝默坐下来,不理会其他人,红云却跑上去与之攀谈。

    渐渐地,岁月流转,百年时间近了,越来越多的修者赶来,紫霄宫外一时间热闹起来,不时的也有三三两两之修,低声讨论着。

    .....

    (多谢诸位打赏,多谢关注和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