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紫霄宫闹剧,鸿钧现!
    随着时间流逝,混沌里,越来越多修者到来,紫霄宫外渐渐热闹起来,不时地有着三三两两,相互间较为熟悉的道人,低声讨论了起来,如此,那红云道人更是开始忙个不停,不断与在场众修者交流,简直烦人极了,三清、伏羲、女娲、鲲鹏等人看在镇元子面子上,不与之计较,那些普通大罗金仙眼看自己不是对手,也只好僵硬着脸色,和红云道人交流一番,实则心里却早已经厌烦至极。

    而那红云被人不待见,犹不自知,居然不时地大笑三声:“哈哈哈哈,想不到今日紫霄宫热闹,能见到这么多道友,吾心甚慰。”

    “混账,这红云道人,简直可恶,要不是看你有着大罗金仙后期修为,贫道等人早灭了你,哼。”不少修者心中暗暗鄙夷,骂道。

    红云不知收敛,不多久甚至脸带笑容,朝着冥河与蚊道人打坐的空旷混沌,靠近而来,看样子打算畅谈一番,众修者纷纷无语。

    “红云,贫道没工夫理你,滚。”眼看红云晃悠悠走来,冥河可不管其他,双目开阖时,眼中一瞪,似有一股凶气爆发,对红云整个人都形成了一股大冲击。红云身体一颤,只觉得刹那间,自己仿佛置身尸山血海之中,无数的死气、凶机浮现脑海,心惊肉跳。

    这个时候,那边厢打坐的镇元子看不下去了,道:“红云,百年期限将近,想必紫霄宫即将开讲了,你还是回来,静心等待吧。”

    “呃,好,镇远道兄说的是~~~。”红云望着冥河,尴尬道。

    “嘶!这冥河道人,好生凶狠,得罪一个大罗金仙后期,竟毫不在意,甚至连镇元子,也都不忌惮,好生凶狠的人物。”一时间无数大罗金仙修者,眼看冥河居然如此果断,丝毫不给红云和镇元子的面子,直接大骂,感受着冥河身旁一股凶气,不由眼皮狂跳。

    就在这时,轰隆隆间,遥远处翻滚的混沌里,两道强悍气势席卷而来,冥河猛地双目一开,扭头望去,却看到巫族后土和玄冥联袂而来,二女周身气息强悍,却是堪比大罗金仙后期的高手,当下所有人不敢小觑,就连三清、女娲、伏羲等人,也纷纷睁目望去。

    “后土、玄冥,见过冥河道友。”后土二女不理其他人,来到冥河的这边儿,微微见礼,声音轻柔的开口,似多年不见的好友。

    “两位道兄久违了,怎么只有你们俩来,其他诸位道兄呢?”冥河虽然大致知道帝江、祝融等人没来的原因,但还是笑着问道。

    “大哥他们说,我巫族修炼自成体系,没有元神,不可以参悟天道,就算来紫霄宫听道,也没甚作用。后土妹妹坚持要来试一试,问问那圣人鸿钧,我巫族有没有其他证道之法,我陪着后土来的。

    冥河,想不到多年不见,你修为越来越强了!”玄冥高兴道。

    后土有些古怪的看了玄冥一眼,暗道:“说要来紫霄宫的时候,你比我更积极好不好?还有,平时在盘古殿里,你怎么没这多话?”

    “哈哈,原来如此,你们巫族传承于盘古一脉,哪怕没有元神又如何?相信上天不会亏待你们的。”冥河看着后土、玄冥,笑道。

    二女一听这话,俏脸露出一丝高兴的神情,盘膝打坐了起来。

    “这两个女修,究竟来自何方?实力雄厚不说,居然还与那冥河道人,相谈甚欢,好似早就相识一般。”此间各大修者纷纷好奇。

    “这两人身上,有股让人厌恶的气息!”帝俊、太一目光冰冷的看着后土和玄冥。巫妖二族乃是死敌,哪怕如今没有冲突,但未来的妖皇和祖巫相见,却也本能的感受到,对方是自己生平大敌。

    “她们俩身上,盘古血脉气息很浓。”三清惊讶的望着二女。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哐的一声,紫霄宫大门开了,所有人神情一动,扭头望去时,却看见一对儿金童玉女,走了出来,显然是类似看门童子的角色,但这两个小童的修为,却让人在场不少修者瞳孔收缩,一个个眼皮狂跳,露出一丝惊骇,大罗金仙中期?

    紫霄宫内,两个看门童子,居然也有大罗金仙中期修为吗?

    “昊天、瑶池?”冥河看着两个看门童子,眉头微微一皱。

    这时候,那童子望着众人,大声开口:“诸位道兄,百年时间已到,老师即将开讲大道,紫霄宫内,不得喧哗,尔等速速进来。”

    “道兄此言大善!”众人一听,纷纷点头称是,向宫内走去。

    可刚一进入大殿,众修陡然一愣,却见大殿主位,讲道云台之下,有着六个蒲团,仅仅六个,这蒲团看似如常,实则仿佛蕴含一股玄奥的气机缭绕一般,这么一来,众人如何还不明白,这蒲团必定代表一种大机缘啊?但紫霄宫里,不好斗法,只能是狂冲而去。

    “嗯!这些蒲团居然是天道力量凝聚的,怪不得传闻中代表圣位呢?坐在上面听道,的确可以辅助修行,加快对天道的明悟,可对我冥河来说,却没有吸引力。一旦坐了,便好似欠下天道一份人情一般,哪怕最终不是像圣人那般,借鸿蒙紫气成道,可这人情不还给天道之前,怕也有所约束、影响,哼。”冥河目中露出奇异之芒,瞳孔收缩的望着那六个蒲团,眼中沉思着,突然发觉有人拉自己袖子,不由奇怪的向着旁边望去,却是玄冥和后土拉自己一下。

    “二位道友,怎么?”冥河惊讶的看着二女,奇怪的开口。

    “我们巫族不修元神,要这蒲团机缘无用,对你来说却不错,我们挤过去,帮你抢来一个蒲团。”玄冥焦急的传音,回荡在脑海。

    “呵呵,不必如此,这蒲团我不想坐。”冥河一愣,摇头道。

    说着他在紫霄宫第一排蒲团后,最靠前的位置,带着后土、玄冥和蚊道人几个,坐了下来,对于紫霄宫里众人推挤,争夺蒲团毫不在意。他的这种淡定,其他人没注意,后土、玄冥却暗暗焦急。

    “主人为何不抢,莫非蒲团有古怪!”蚊道人心头揣测着。

    几人心思各异,但这一切心理变化,冥河等人落座的行为,看似复杂,可实际上却是刹那完成,而紫霄宫乱哄哄一团,众修争抢蒲团,很快也就有了结果,三清福缘深厚,盘古正宗,抢到了前三个位置;女娲在哥哥伏羲帮助下,坐在了第四位;至于剩下的两个位置,却是被擅长速度的鲲鹏道人和红云道人抢夺下来,坐稳了。

    “不想却是被他们几个占了先机。”众修见状,纷纷无奈。

    待得镇元子、帝俊、太一、伏羲....等没有蒲团的大罗修者无奈的想要找靠近讲道云台的地方坐下时,却忽然一愣的发现,第一排六个蒲团之后,最靠近讲道云台的位置,却是已经被冥河等人占了。

    “冥河,居然没去强蒲团?哼。”当下众修狠狠瞪了冥河一眼,马上找适合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多久,紫霄宫坐满了人,寂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就在所有人静心等待鸿钧道人出现,开讲大道的时候,宫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所有人神情一动,冥河也扭头望去,却看见两个道人,神色焦急,浑身上下很是狼狈的踏入。

    这俩道人,眼看紫霄宫大殿全身修者,而且最前方六个蒲团,一个个更是已经坐满了,不由面色难看,其中一人,眼睛一转竟是大哭而起,其状甚悲,嚎叫道:“师兄,想不到你我师兄弟二人不远万里听道而来,本想为西土众生,求一大道之方,可却连个座位都没有哇,如此,还不如死了算了。”道人悲呼中,一头撞向柱子。

    “师弟,切不可如此,你我随便在角落里坐下,亦可听道。”另一道人见状急忙阻拦,脸露疾苦之色,一副死了爹娘的模样一般。

    “道兄,不可如此!”诸多修者大多冷眼旁观,淡淡的说道。

    至于冥河这里,更是连开口都欠奉,他的目光看向前方坐着的红云道人。陡然,就见到红云道人突然起身,大声道:“道兄万万不可,贫道此位让与你也是无妨。”说着,他就上前拉住那道人。

    “多谢道兄。”那道人见状大喜,随口道谢,急忙坐了下来。

    大殿之内中多修者脸色顿时僵硬,看着红云,望之如看傻子!

    “既然坐了蒲团,便是欠了天道因果,你主动放弃,这因果依然在,呵呵,巫妖量劫中,你红云道人不死,谁死。”冥河冷笑着。

    而这时候那坐了红云蒲团的道人,看到师兄没有座位,打量前五个坐蒲团的修者,一番权衡后,目中露出果断,骤然向身旁鲲鹏道人发难,喝道:“你是何人?怎有资格与我等同坐,还不退下。”

    “混账,你,你说什么~~~~?”鲲鹏道人大怒,吼叫着道。

    这时候元始天尊却是鄙夷的望了鲲鹏一眼,冷哼道:“这位道兄说的不错,披毛戴角之辈,没资格坐此尊为,还不让与这位道兄。”

    当下众修纷纷起哄要让座,鲲鹏目中带着一股大愤怒,更有不甘之意,可碍于众怒却不得不起身让位,面色阴鸷的走了开去。

    “多谢这位道兄相让,贫道感激不尽!”面色疾苦的道人说。

    大殿里发生的一切,不论是红云的傻,还是准提的不要脸,鲲鹏的怨毒不甘,又或者元始天尊的傲,冥河都看在眼里,但他没有插手,此番来紫霄宫的目的,只是听道而已。至于众修恩怨,与他冥河何干?他冥河道人修悟血道,还不屑利用鸿蒙紫气,靠天道帮助,欠下天道大因果,才成就圣道!更不会拜入鸿钧道人的玄门!

    便在准提、红云...等人这一场闹剧结束之际,前方云台上,陡然一个面貌奇古的老道,缓缓显出了身形,他气息飘渺却又晦涩。

    这个道人,不是洪荒天地间的第一个圣人鸿钧,却又是谁?

    ....

    (感谢打赏,多谢关注和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