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血道冥河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要吞吃功德的敖犬分身?
    极品先天灵宝,被冥河与三清瓜分了,诸位准圣大能留下来眼看没什么意义了,于是纷纷驾云飞走,临走时,望着冥河这里的眼神带着强烈的忌惮,毕竟之前冥河手段,化出**个堪比准圣的血神子分身的一幕,实在很惊人。哪怕一向自傲的帝俊、太一,也仿佛没了脾气一般,连讲道都不继续了,直接就想太阳宫回转而去。

    当然,帝俊和太一临走之前,还命令之前早已收服的白泽、九婴等大罗金仙境界的妖神,留在不周山之处,继续招揽妖族强者。

    女娲、伏羲道场离不周山不远,二人回去,仍是讲道之中!

    苍穹战场之处,虚无之空,八方死寂,只有冥河一身血袍,冷冷的望着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等三清远去的方向,他的目中闪过一股冷锐之芒,道:“你们成就圣人之道,贫道则欲证混元大罗金仙,你我双方本就有了敌对理由,早得罪晚得罪又如何?呵。”

    说到这里,冥河不再理会三清等人,而是仰头望天,他的目光仿佛穿梭虚无之空,可以看到混沌屹立的紫霄宫,双眼顿时一眯。

    “我倒是希望你鸿钧快点儿合道,合道之后,你应该很少出现在洪荒了吧?量劫不到最后,鸿钧不出,呵呵,那时候你被天道所限制,至少在你没把握挣脱天道之前,贫道却是无需忌惮你了。而等你能挣脱天道,按照自己意志干涉洪荒三界的时候,贫道还会比你弱吗?哼。”沉默中,冥河想到之前的事情,虽然看似自己威胁鸿钧,让对方吃瘪,但他明白鸿钧不是怕了自己,而是不想因为自己这里,而被天道反噬,打乱计划。在鸿钧看来,要在冥河这个小辈面前被威胁,服软的低头,自然是憋屈无比的。但是冥河这里,一样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感觉,现在的自己,还是太过弱小了些。

    鸿钧因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想承受天道反噬,才不动手,说直白些,鸿钧认为冥河是蝼蚁,为了蝼蚁,不值得自己被反噬?

    这种感觉,让冥河根本高兴不起来,此刻冷冷的望了一会儿苍穹,大袖一甩间,他正要回转幽冥血海,继续闭关苦练,可陡然间身体一震,赫然转身时,却是看向獒犬巨身所在,目露奇异之芒。

    “天地初开以来,你的主意志,还是第一次传出讯息,快要苏醒了吗?”冥河望着獒犬巨身屹立之地,眼中精芒闪耀,仔细感受脑海中,突然涌现的一股讯息,半饷后他瞳孔一缩,道:“居然要功德?盘古开天功德被你融合那么多,现在你还要功德?岂有此理,贫道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功德给你?不过你居然能靠功德变强?本来你被大道所弃,没有法则,只有肉身,应该是难以更强啊?”

    说到这里,冥河语气之中,带着一股疑惑,身体一纵,轰的一声直奔獒犬巨身而去,不一会儿,他盘坐在了獒犬头顶,双目紧闭时,神念弥漫开来,散入獒犬巨身内查探,顿时感知到一些讯息。

    “竟然会是这样?真是奇了。”许久之后,他的双目一开,目中闪耀奇异之芒,惊讶道:“融了那么多盘古开天功德,加上当时天道的毁灭力量轰击身体,獒犬发生蜕变,不仅仅抹除混沌魔神的气息,可以在洪荒世界生存,更是已然可以修行,但獒犬的修行特殊,除了肉身慢慢打熬之外,竟是要靠吞噬功德,增强自身,这?

    功德多了的确能增强修为,但一般也就是让感悟更快而已,可獒犬这里却不同,竟是纯粹的将功德当做食物吞吃,让自己更强。

    嘶,如此一来,得需要多少功德啊?那么多开天功德,现在已然被你消耗一空,还没醒来,还要更多功德,才能真正苏醒吗?”

    说到这里,冥河脸色一阵阵阴沉,如今刚刚紫霄宫第一次讲道,他去哪里找功德去啊?况且,这还不是少量功德,而是需要很多?

    眉头紧皱时,冥河陷入了思考,现在獒犬没有苏醒,需要功德自然得靠冥河这里想办法,等冥河用功德喂饱了,让獒犬醒来,才可以让獒犬自己谋划功德,变得更强。但苏醒之前,却不知要多少?

    “算了,反正你我一体你既然要吞吃功德才能醒来,我也只能想一些办法了,哎。”许久后,冥河长叹一声,目中露出果决之色。

    他整个人盘膝坐在獒犬巨身头顶,身体一震时,身下出现了一座十二品莲台,莲台旋转而起,闪耀血色的光,这光璀璨,磅礴似无尽,比吞噬十二品青莲本源之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紧接着冥河双目一闭,整个人坐于莲台上,宝相庄严,头顶庆云升腾,庆云之中三花聚顶,胸中五气朝元,一股股道韵自他体内爆发,席卷。

    “吾冥河道人,开讲大道,有缘者皆可来听!”冥河淡淡道。

    他的声音如轰雷,一字字炸响八方,回荡时,立刻在千万里范围内扩散而开,于无数修者心头,掀起惊涛骇浪一般。这些修者之中,有妖族、有各种天地孕育的修者,甚至有一些游荡在外,无所依靠的先天百族生灵,听了冥河的声音,纷纷脸色狂喜的冲过来。

    “嘶!冥河道人,不就是幽冥血海之主吗?他实力之强,我可曾经看到过,一人独斗九大准圣,不落下风,更是硬生生抢夺极品先天灵宝本源力量,敢和鸿钧道祖叫板?这种狠人,要讲道了?”无数知道冥河威名的修者,一个个眼皮狂跳,极快的聚集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冥河已然开讲,他口吐玄音,身体四方有道韵散开:“血,乃生命之源,万物之精也,血之道,集苍生一念,化万方诸法,~~~~~~~~~~~~~~~,吾以血问道,以血求道,欲证道。”

    冥河开始讲道起来,他的道音回荡,弥漫八方,虽然没有圣人讲道那般,诸多异象,但也着实不凡,听得许多修者如痴如醉,沉浸此中,但那些妖族大罗金仙高手,眉头紧皱,仿佛不能理解一般。

    在这些大罗境界的高手听来,冥河讲的道,很是奇怪,有许多地方和自己从前的认知,大不相同,于是一个个纷纷凛然,警惕道:“这冥河道人讲道,实在诡异?而且他这种凶狠人物,无缘无故岂会大发善心给我等讲道,莫非故意宣讲错误道法,以惑吾等众修?”

    想到这里的一些大罗金仙妖族,纷纷心头凛然,一个个悄然退了出去,跑到女娲、伏羲道场听道去了,更有大罗金仙妖族,抓住机会,小心的向女娲和伏羲提问,是否冥河所讲错误,误导自己。

    “冥河道人所讲,乃高深道法,只是与尔等所修,有所相悖,故而难以明悟,而那些低阶修者,之所以能沉浸其中,是因为,他们悟道修炼的方向,还没有定型,没有开始寻道,故而容易接受冥河道人所讲,汝等既是听不懂,却也不必强求。”女娲、伏羲二人分析一番冥河所讲的内容之后,倒也实事求是,并未故意抹黑冥河。

    “原来如此,谢女娲娘娘,伏羲道长。”众妖族大罗恭敬说。

    望着退下的妖族大罗金仙,女娲和伏羲对视一眼,各自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女娲奇怪道:“哥哥,这冥河讲道,是为什么?”

    “吾也不知,此事我们别管了,接着讲道吧,我们毕竟答应了帝俊、太一,帮他们俩聚拢妖族的。到时候,妖类立族,你我二人分别为娲皇,羲皇,享妖族气数和功德?还可以安心修炼,他们俩为妖帝、东皇,需管理妖族事务?”伏羲皱眉算了算,摇头道。

    “给这些人讲道,所得功德,很是微弱,他不会是为了功德吧,这不太可能?若靠讲道积攒功德修炼,不知道要多久?”女娲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小声嘀咕了几句,这才重新开始宣讲妖族的道法。

    然而,女娲却不知,冥河讲道,正是为了那些微的一点点功德力量,讲道功德虽少,但总胜过没有哇?遇到獒犬的情况,冥河也没办法,现在冥河甚至希望,女娲快一点儿成圣,那样自己或许就可以谋划争取一番造人功德,以此功德,想必能够让獒犬苏醒吧?

    随着冥河宣讲,一丝丝功德力量,从虚无之空涌来,被冥河隐蔽的融入坐下獒犬巨身之中,獒犬巨身仍是纹丝不动,可若有人仔细观察,有的时候,会见到其瞳孔之中,不时地有精光闪耀一般。

    岁月流逝,冥河讲道八百载,下方听道者众,但都是那些实力弱小之辈,并无大罗金仙修者,因为大罗金仙,听冥河的血道,会有浑身不自在,要走火入魔之感,却是大罗金仙已有方向,难改?

    “我一个人,八百年讲道,才积攒这么点儿功德?”冥河微微停顿,睁开双目时望着剩下獒犬巨身,脸色一阵难看,许久后,他才深吸口气,果断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看来还要先挪用一下。”

    这么说着,他双目紧闭,一道讯息飘荡向四海海藏深处。同一时间,海藏之内,盘旋修行的烛龙双目一开,低叹道:“你我一体,挪用龙族功德,也是无妨,可海藏里积累的功德,恐还是不够哇。”

    声音传开时,海藏空间缭绕的功德之力,化作一股涓流,透过虚无之空,传递到冥河的身躯之内,不周山处,冥河立刻将功德灌入獒犬巨身体内。这一刹那,獒犬犹如山岳般的躯体,轰然一震。

    隐隐有古老的气势要爆发,可转眼当龙族多年积累的功德被消化一空,这气势立刻沉寂下去,这一幕发生,让冥河脸色一阵僵硬。

    “哎,看来龙族有的忙了!”冥河长叹一声,打发了众多听道之修,无语的盯着獒犬巨身,低声道。他此刻已有决定,不继续讲道了。经过之前的试验,冥河悟了,讲道杯水车薪,还不如让龙族勤快点儿,兴云布雨,使洪荒风调雨顺,这样才能获取更多功德。

    想到这里,给烛龙传递了讯息,让他命令龙族积累功德,而后他霍然起身,直奔血海而去,看也不看獒犬分身,眼不见心不烦!

    .....

    ...